Lotta Volkova,Demna Gvasalia在Balenciaga和Vetements的左右手

「當我和Lotta Volkova工作時,我們心靈相通,可說是某種二度交換意見。我倆非常的要好,非常了解對方,我們已是朋友,而非主僱關係。」在Demna Gvasalia與Alessandro Michele於《紐約時報》的聯訪當中時他曾說道。

LOTTAvia le 21eme

身為Demna Gvasalia的心腹左右手,32歲的Lotta Volkova如今在時裝界的地位可不小,除了本身是Balenciaga、Vetements、Gosha Rubchinskiy和紐約新牌Sies Marjan的造型師外,她也兼任了模特兒、面試官和品牌顧問身份(還有《Re-Editon》雜誌資深時尚主編)。光是俄羅斯出生這點,就給了她無比的力量,「對我而言,從俄羅斯來的女人必須堅強,而女人也常被描繪成非常強勢有力量的樣子,尤其是在共產主義的海報上。我對女權運動有非常不同的見解,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弱於男性,在我們的文化,女生比男生強悍多了,至少她們是這樣表現出來的。」她接受《032c》雜誌訪問時表示。

13525304_1698526330409116_360148647_n
via Lotta Volkova's instagram

也是Saint Martins畢業的一員,更在就學後創立了龐克品牌Lotta Skeletrix(曾在倫敦Dover Street Market販售過),隨後從設計師身份選擇變成造型師,輾轉巴黎闖蕩。比起時裝她更愛衣服,「對我來說,服裝就像是一個人展現相關文化的制服。」也曾在接受《Dazed & Confuzed》訪問時表示:「我一直都對制服帶有的時尚感、功能性、還有讓人可以看起來乾淨、合適、美麗這幾點感到非常著迷。」給予她第一個啟發的是Jean Paul Gautiler和Antoine de Caunes共同主持《Eurotrash(歐洲廢物)》,「兩個人裸著身子在樹上訪問對方實在是他媽的太屌了!」

隨後透過友人牽線在派對與Demna Gvasalia相遇(但在此之前,她其實早已認識Gosha),看過Vetements第一季系列後,便直言「衣服好看,但造型很爛。」這番話讓Demna遞出邀請:「要不你來幫我做造型?」兩人的緣分從此開始。

holding-vetements-school-uniform

關於Vetements,她形容道:「它是個非常重視態度的牌子,致使外形是非常重要的,我們試著讓心情轉化成線條和輪廓。直到遇到Demna以前,我從沒想過衣服可以這樣做。他真的很熱衷于製作很有態度的外套。舉例來說,像是一件外套長得跟你剛下機車的樣子一樣,Demna解構了袖子,讓外套看起來像是你正騎著機車的樣子,這是在解構衣物上全新的概念,非常的有雕塑感。」

vetements

可態度再怎麼與眾不同,終究是要拿來販售的,Lotta Volkova和Demna Gvasalia對時尚的看法倒也如出一撤,「我對商品非常的感興趣,我知道最終這是個商品,我們不是在兜售夢想或藝術品,它們必須是製作精良的、必須是個能吸引到不同消費者的商品。」

彷彿「實際」已成Vetements的座右銘,如果你愛Vetements將「概念轉化成吸引人商品」的想法,或許這麼說也沒錯,撇除設計扎扎實實地依賴在Martin Margiela身上外,1+1大於2的真理在Lotta Volkova和Demna Gvasalia的合作上展露無疑,如今他們所創出的另類「惡趣味」潮流,社群成了絕對有利的工具且招招正中人心,這或許跟Lotta Volkova的過去息息相關。「我12歲開始知道網路後就一直迷上它,我在上面找尋有關時尚和音樂的資料,對此是非常癡迷的,畢竟,在前蘇聯時代可是什麼都沒有,沒有雜誌、沒有西方電視節目,網路是唯一能提供我所需資訊的途徑,當然,現在也是。」

13385676_128567807566006_424356993_n
via Lotta Volkova's intagram

他們善用社群的快,準確地用話題吸引群眾(瞧瞧2017春夏那18個牌子的聯名系列),甚至在IG上招募面試模特兒,成為時尚圈內社交媒體的成功營銷的案例,眾人將潮流和時尚的未來押在Vetements身上,讓Demna Gvasalia成了Balenciaga巴黎世家的創意總監,Lotta Volkova則成了四個品牌的造型師。看似反制度、反社會的態度成了年輕人的最愛,在這消費者導向的市場,只要有話題,印有Snoop Dogg的復古Tee賣上$924美金依舊是有人買賬。


via WWD

然而,Lotta Volkova中肯的道出世代的變遷,「很明顯地,現在已經沒有什麼次文化可以發掘了,至少在西方世界已經沒有了。如今不外乎就是將信息重新混搭。現在的小孩,用很不同的方式思考。他們對“次文化”毫無概念,畢竟這和他們沒關系了。穿龐克tee不代表你就得要聽朋克音樂或是反社會,他們沒有這種心態。我們這一代,你風格如果是Grunge,你就真的要是Grunge。這是一種思維定勢。這就是為什麼現在我對社會特定服裝所蘊含的“符號標籤”很感興趣。我和Demna討論過很多。」但這不禁讓人納悶,被Thom Browne認為“毫無風格可言”的現代,如果Vetements等同於很有態度的話,那是否年輕人穿上它,即便不是發自內心,也能將自己視作很有態度的人呢?

Lotta Volkova的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lottavolkova/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