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Gucci x Dapper Dan 是你 2018 最該值得期待的合作聯名?

Dapper Dan via Interviewmagzing

Dapper Dan via Interviewmagzing

5月時,鬧得沸沸揚揚的 18 早春 Gucci 致敬 Dapper Dan 羊腿袖外套事件,時尚網路酸民巴不得把品牌鬥得體無完膚,即便當時《紐約時報》已報導 Gucci 官方一直想與盜版 Logo 訂製始祖 Dapper Dan (本名:Daniel Day)聯繫,但時尚正義魔人是不理會這「致敬」的意味,以「抄襲」汙名蛋洗,如今好了,Gucci 正式宣布將與 Dapper Dan 合作,並順勢請他擔任 Tailoring 廣告廣告模特兒(地點便是在他家附近哈林區)。

當 17 早春系列 Gucci 將 Bootleg T 恤送上伸展台時,知名時尚網站 Fashionista 就訪問過 Dapper Dan(也因為此時,時尚界開始大力注意到這位藝術家),他回應:「看到 Gucci 的新設計我是又敬佩又好笑,這現象非常的有趣,彷彿在上演你抄我、我抄你之究竟誰抄誰?」在 Gucci 不同的地方是,因為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對文化歷史的癡迷和深入遠超過其他人,他迷上了 Dapper Dan 與 Gucci 80 年代在美國的文化,進而催生了 2018 年早春系列那個引起軒然大波的羊腿袖外套。
 

延伸閱讀:
假貨上T台?Gucci做了一件盜版貨的原因是?

從Gucci致敬Dapper Dan盜版羊腿袖事件,淺談時尚產業文化挪用現象與爭議

 

 

Dapper Dan,願意讓 Gucci 奉上雙 G 鑽石紋的男人

Dapper Dan

Dapper Dan

在他風光的全盛時期(1982 -1992 年),Supreme 進行惡搞叛逆的時代之前,Dapper Dan 便能將許多事物幻化成時尚物品,《紐約時報》內文指出,「Mr. Day 著實創作了屬於他自己的 Gucci、LV 和 Fendi 給不同的客戶,尤其是這些款式和造型是精品大牌絕不可能會去做的,在很多情況下,Mr. Day 的設計遠早於那些精品大牌。」

9BBOY

根據他 2015 年接受《Interview》雜誌訪問時表示,「某一天有個顧客帶著 LV 手拿包走進店來,每個人都對那個包非常有興趣。我說:『如果顧客都對這包這麼有興趣的話,想像變成外套穿在身上會怎樣。』起初在開店後一兩年,我會把部分包包剪下來縫在衣服上,但這不能覆蓋全部,我必須去了解如何把印花印在布料和皮革上,經過許多次實驗和失敗,我甚至不知道我們在使用的是危險的化學藥劑,美國政府最後把我使用的原料給禁了。但最後我們大量採用絹印來完成系列,主要是一位猶太人朋友幫我所做的墨水。」

 

「品牌是一切,它能讓幫派份子向其他人說:
『我有你沒有!』品牌 Logo 會讓人變得更屌。」

 

若你還不曉得他受人尊敬之處?若是說 Marc Jacobs 受聘於 Louis Vuitton(1996)以及 Tom Ford 進入 Gucci(1994)之前,他就已經用 Logo 花紋做出(仿)精品成衣是否一切變得相當驚奇?促成這次 Dapper Dan 與 Gucci 合作的媒人(品牌行銷公司 Translation 創辦人)Steve Stoute 表示:「我認為 Dapper Dan 所做的,是他教會了那時代的人如何和精品打交道,畢竟那並不適合我們(指非裔美國人)。每當我走進 Louis Vuitton 買球鞋或是褲子時,我都會想到這些都是 Dapper Dan 的功勞。」

 

 

就羊腿袖論,這是文化挪移還是致敬?

1211900
在今年 6 月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坦承 Gucci 已提出合作請求,但還在周旋中,而於其他訪問時,Dapper Dan 對 Gucci 的羊腿袖子事件發表了意見:「我很訝異,每個人都嚇到了其實,因為太像了。」面對時尚界的「撻伐」,《Bof》用了一篇〈為什麼說時裝產業離不開文化挪用?〉來告訴世人真的無需大驚小怪,除了 Gucci 官方聲明外,Alessandro Michele 也在日前表示:「對我來說,我們可以大方的討論文化挪移,我並沒有想占任何便宜因為很明顯它們兩個很像,我只想讓人們多了解 Dapper,對我來說這就是致敬。」他補充道,「我知道我把自己置身一個險境,但我喜歡黑人文化,我認為他們在時尚界有很大的影響力。」
 

Gucci Pre-Fall 2017 Campaign

Gucci Pre-Fall 2017 Campaign


《紐約時報》在公佈雙方合作新聞的同時,也為 Alessandro Michele 那太過藝術的內涵感到可惜,畢竟系列當中致敬的不僅僅只有 Dapper Dan(為何大家隻字不提?),甚有波提且利(Botticelli, 〈維納斯的誕生(1985)〉的作者)和布龍齊諾(Bronzino), Alessandro Michele 儘是將這些截然不同的風格混在一體呈現,毫無疑問,他將 Danpper Dan 與 15 世紀文藝復興的藝術家視作同一水平。


延伸閱讀:
重回品牌發源地,透視Gucci 2018 早春度假系列的背後故事

Gucci榮登最受歡迎的時尚品牌,Alessandro Michele的復古再造歷程

 

 

會讓人覺得「天啊,他怎麼做到的?」這才叫做 Dapper Dan!

 

 

#Repost @moorinformation (@get_repost) ・・・ "It’s official: The New York Times confirms that Gucci and Dapper Dan are coming together for a collaborative capsule collection, but it doesn’t stop there. The fashion label is even helping the legendary Harlem tailor, whose shop was shut down in 1992 for multiple copyright infringement violations, reopen his uptown atelier. And it’s going to furnish him with upscale fabrics with which to do as he pleases. The partnership comes shortly after the Italian fashion house was accused of copying one of Dapper Dan’s designs for Olympian Diane Dixon—a puffy-shouldered fur bomber originally emblazoned with Louis Vuitton monograms. In response, creative director Alessandro Michele clarified that it wasn’t a copy, but rather an homage to the tailor’s work." #moorinfo @walkerwear @iamaprilwalker @tammyfordagency #dapperdanharlem @alexandra_zamor @balleralert @theshaderoom @dapperdanharlem @ilovelushhair @stevestoute @gucci #gucci @lrpeoples @fvshiondvting @jacobyork @misahylton LINK IN BIO!

Diane Dixon(@dianedixon)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在 Dapper Dan (因為侵權控訴)關閉工作室選擇待在幕後 25 年後,這個經典的曾經在 Gucci 的支持下再度開啓。與 Gucci 的合作,「Alessandro 和我就像是兩條平行線,但美好的事情卻發生在不可能的交點上,經過交談後,我注意到我們的經歷和成長背景非常相像,以及他是如何受到我的啓發影響。」

Gucci-Tailoring-fall-2017-ad-campaign-the-impression-02

 Dapper Dan Gucci Tailoring ad campaign

Dapper Dan Gucci Tailoring ad campaign 2018

Dapper Dan Gucci Tailoring ad campaign

Dapper Dan Gucci Tailoring ad campaign 2018

Dapper Dan Gucci Tailoring ad campaign

Dapper Dan 從未想過羊腿袖會演變成這種狀況,「顯然,大家比我還要生氣,」他確實想過 Gucci 這件外套會是一種致敬的表現,畢竟 Dapper Dan 也沒經過大牌精品同意,可多年來對於大家頻頻取經借鏡(設計)卻也不告知一聲,「我試著這方面低調一點,我不想要把事鬧大,因為我答應過我兒子(如今為 Dapper Dan 品牌經理)。」Dapper Dan 表示,「當我決定開店時,我就已做好自己會被抄襲的準備。畢竟當時 1982 年的環境是,因為我的膚色根本沒人會賣給我名牌(起初他是向扒手收購來轉賣)。那段日子與現在是天壤之別,我現在只想要滿足我想滿足的人。」他有信心粉絲仍會在 Gucci 這項新企劃上挺他(據報導指出,他還是有接訂製服務,不敗拳王梅韋特 Floyd Mayweather 便是鐵粉顧客之一)。

PicMonkey Collage (2)

在今年底,他將以訂製工作室的身份重啟 Dapper Dan,其合作系列將在明年春季於全球 Gucci 店鋪販售,「偷偷告訴你一點,最讓我開心的就是我能夠正大光明的拿雙 G Logo 來創作了。」品牌將經典鑽石紋雙G Logo 雙手奉上,望大師能自由發揮,他說:「我不會接受任何其他聯名低於精品層級,不然就會對這文化造成損害,尤其是當 Alessandro Michele 願意提供我這些資源的時候,這堅持相信會讓挺我的年輕人相當驕傲。」


延伸閱讀:
Gucci 酒神包(Dionysus)的十大真相

Alessandro Michele 表示:「我們意識到他作品威力的強大,對我來說,這訊息在某方面來說是讓我們能夠去認同品牌的歷史。是時候要告訴世人,時尚不僅僅只是高級百貨公司的櫥窗,而是關於文化,關於自我表達,關於觀點的呈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