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Raf Simons 2018 S/S 是你近年來最值得收藏的系列?

你常在設計師身上聽到我不回頭看這句話,縱是這向前走是個方向,但這不一定適用在 Raf Simons 上,尤其是在 2018 春夏之中,曾經與圖像藝術家 Peter Saville 合作的經典又再度搬上舞台,Raf Simons 表示:「我想要回到品牌最初的開始,年輕人會自己打造風格穿搭,如同龐克、新浪潮和新浪漫主義,但方式可能會更加極端,與過去有所相連。

 

不要怪環境不好,一張唱片封面就足以改變一生

Raf Simons

Raf Simons

若說誰要比 Martin Margiela 和 Helmut Lang 更早啓發了 Raf Simons,那可能就是這張 Peter Saville 所設計的專輯封面,「在我非常非常年輕的時候,我從唱片行第一個買走的東西就是 Peter Saville 的作品,當時他還在為唱片公司 Factory Records 工作時,」Raf Simons 在接受 the Talk 訪問時表示,「我成長於只有 6,000 人口的小鎮,什麼柏林倫敦紐約都與我無緣,我什麼都不了解,因為這專輯的封面所以我有了想買它的想法,我們必須回到過去那段時間,沒有電腦、手機,什麼都沒有,那是某種真正孤立無援。」這卻給予了 Raf Simons 極深刻的印象,其早期的作品,主題便是環繞在孤獨、焦慮以及青年文化所帶來的衝擊、還有藝術音樂上的變革。

延伸閱讀:
改變 Raf Simons 人生,Martin Margiela‬ 的那場秀
Raf Simons 最愛的樂團之一,Cigarettes After Sex(事後菸的餘韻)​

 

在圖像設計的世界中,作品是關於他人而不是自己

70 年代晚期,Peter Saville 參與了流行文化的改變,作為一個藝術系的學生,在後龐克的時代,他覺得自己有著為青年文化呈現新視覺語言的責任。「我們似乎正處於一場青年文化縮影的革命,我們不得不向前提出更新的東西,所以我開始做擬似早期現代主義,像(俄羅斯前衛藝術家)馬列維奇的《黑方塊》、建構主義、德國的現代主義、荷蘭風格派運動、馬里內蒂的未來主義。」(註:德國現代主義設計是一次真正的設計上的革命,通過這次運動,設計才第一次成為為大眾服務的 via 泛談德國設計/QUENCY
 

641

joy Division《Unknown Pleasures》

joy Division《Unknown Pleasures》

隨後 Peter Saville 加入了曼徹斯特傳奇唱片公司 Factory Records,當 Joy Division 在準備《Unknown Pleasures》時給了他一些素材(《劍橋天文學百科全書》CP 1919 脈衝星的脈衝輪廓的圖片),「收到素材後我就很自由,能隨意改造。當來到第二張專輯,他們會來問我有什麼想法,之後就是《Closer》專輯封面。」

 

 「我們現在的文化相當依賴於熟悉感,這就是我的作品吸引人的原因。
— Peter Saville

 

Joy Divison《Closer》,圖為義大利 Appiani 家族的墓碑,由美國 Bernard Pierre Wolff 所拍攝。

Joy Divison《Closer》,圖為義大利 Appiani 家族的墓碑,由美國攝影師 Bernard Pierre Wolff 所拍攝。

不同的符號在不同的環境有不同的意義,他們因為編排而有了新的思考,這是後現代挪用主義的精髓,也是 Peter Saville 以圖像和排版所善用的技巧,我認為有價值的東西常有讓人懷舊,人們會去追求真實性和意義,使得有著真實和內涵的事物是永遠不會滅亡的,因為它們遠比表面來得有意義,人們仍會講關於 Coco Chanel,因為她改變了女性,但女生不會用 Chanel 去賺錢,而是用 Chanel 來表達她自己以及她所在乎的事。許多公司企業會利用這些價值,好像基因改造一樣,不斷採集收割,直到觀眾和市場厭倦,無利可圖為止,它們會不斷壓榨直到什麼都沒有,看到世界是這樣運作也是蠻絕望的。」Peter Saville 在接受曼徹斯特獨立店鋪 Oi Polloi 受訪時表示,「這些封面不是在於音樂,它們是反應當下的時空,音樂也是如此,它屬於我們文化的一部份,我們有興趣的是當下,音樂家用聽覺來表達,而我是用視覺。

Henri Fantin Latour《Basket of Roses》

法國巴洛克時代畫家拉圖爾 Henri Fantin Latour《Basket of Roses》

New Order《Power, Corruption & Lies》

New Order《Power, Corruption & Lies》

 

Raf Simons x Peter Saville

Raf Simons F/W 2003 "Closer"

Raf Simons F/W 2003 "Closer"

2003 秋冬,這是 Raf Simons 設計師生涯當中最令人難忘的時刻之一,他首度借鏡 Peter Saville 的作品於系列當中,從 Joy Division 的《Unknown Pleasures》和《Closer》以及 New Order《Power Corruption & Lies》、〈Love Will Tell Us Apart〉等封面圖像或是詞句裝飾在德國軍裝長大衣以及皮夾克上,如今這些系列的轉售價已非比尋常。

Raf Simons FW04 perfecto
rAF SIMONS


為什麼?

根據 The Fashion Law 2013 年的專題表示,Raf Simons 2003 秋冬系列是在反應「青少年的成長並重新思考成年」,而值得注意的是,Raf Simons 的方向從廣泛年輕的符碼轉變成更純粹的形式和輪廓,其靈感以青少年穿搭到上班族,當中更有著來自貧民窟的影響,這也使得爾後品牌推出的長大衣(無論是 2015 春夏的攝影集、Robert Mapplethorpe 或是 Isolated Heroes)如此受歡迎的一大原因。

FotoJet (2)

面對「Closer」成了高價位搶手的夢幻逸品,《AnOther Man》雜誌認為:「或許因為這是一個流行文化與時尚結合的極致,猶如 Peter Saville 所呈現的後龐克視覺與 Raf Simons 特有的造型風格擦撞出不一樣的火花,縱使專輯封面的歷史已來將近 40 年(而大衣也即將也要有 15 年),但他們看起來依舊現代,兩者在青年文化上的琢磨表達,儼然已成為經典。」

FotoJet


回到故事當初,Peter Saviile 在接受加拿大電商 Ssense 訪問時表示,到了千禧年交替時,Peter Saviile 厭倦了,他覺得藝術設計的價值正在被奢侈品集團所壟斷,他稱一個品牌的興起叫「設計和廣告的可怕混合」,參與其中有種不道德感,他在 2000 年初(前)便停下了工作,專注在自己 2003 年設計博物館的回顧展上,此時,Raf Simons 與 Peter Saviile 聯繫,希望能使用他的作品。必須說,要是在這時間點之前,這項企劃是無法形成的,因為 Peter Saviile 的作品散落在倫敦各地,唯有因這次回顧展而恰巧整頓準備在同一處。

Raf Simons 知道 Peter Saviile 的作品有著與他同世代的人相同的影響,大家都去唱片行受到他那卓越的設計所吸引過。到了 2003 秋冬巴黎男裝周,Peter Saviile 並不知道 Raf Simons 將設計什麼,他也沒有出現在秀上(因為沒錢去巴黎),「之後我收到秀的影片,我不太懂,尤其是風衣,每樣東西都不合理的湊一起,我心想:『我的天啊,他在幹嘛阿?』然後 Anna Blessmann(他當時的女友)說:『你不覺得這其實很像粉絲會做的事嗎?他們在表明自己的歸屬。』然後我就明白了,這一切變得很合理,很酷。Raf Simons 所呈現的幾乎就像是記錄片一樣。」
 

延伸閱讀:
為了 Raf Simons 賣腎?
連同名歌曲都為他做了,到底還有誰比A$AP Rocky更愛Raf Simons?

 

而 A$AP Rocky 曾為《時代雜誌》寫道:「我感覺 Raf Simons 對這文化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建造了一個時尚的信仰,他替男孩女孩打造了一個相似的世界,其背後的爭議也成就了他的偉大,Raf Simons 過往作品和經典比起如今任何事物都還要重要且息息相關。當你理解他在 90 年代和 2000 年早期用時尚和設計所定義出的未來,你便會了解為什麼 Raf 是這方面的最棒的。」

 

Raf Simons 是將地下文化藝術轉變成現代時裝的偉大成就者之一。
— Peter Saville

 

從音樂面切入流行來說,權威音樂雜誌 Billboard 在 Raf Simons 2018 S/S 秀後認為,就算沒聽過 Joy Divison 的歌,或多或少也對這被廣泛重複使用的圖案有所印象,但 Raf Simons 的手法不同,他並非以商品化的方式在消費藝術,反同於 Peter Saville 受訪時所說:「我只是在分享,當中沒有任何商業面,也沒人想試圖藉此提高唱片銷售量,」然而,這系列的影響顯然不是立竿見影,但經過幾十年的催化,毫無疑問它改變了當代時尚的軌道。
 

FotoJet
FotoJet (1)

2005 年知名造型師 Marie-Amélie Sauve(曾為 Balenciaga Nicolas Ghesquiere 左右手,現為《Mastermind》雜誌共同創辦人)說過:「Raf Simons 的設計總是能先人一步,很多人都在之後抄他。」爾後 Kanye West 的 Yeezy 系列,還有尊 Raf Simons 為神的 Virgil Abloh 便也是其案例之一。他們替年輕人開啟了這種設計師模式,年輕世代的設計師則酷愛使用這種「指涉主義」「挪用主義」來呈現自己的作品,可這般氾濫也僅止於模仿,而非創新或另帶社會反思,正猶如 Demna Gvasalia 的 Vetements 逐漸失靈般,總是流行易得,風格難求。

當 Raf Simons 使用了 Closer 系列的同時,他也創造了一個混合致敬的系統(Peter Saville 稱這為 interzone(Joy Division 專輯當中的一首歌),是一個介於藝術、設計、時尚、音樂、電影、攝影、建築、室內設計…等的空間,就像人們現在所謂的融合。Raf Simons 則說這是一個他與 Peter Saville 共同創造與世界息息相關的時空。),其反應了如今圖像流動的迅速,Peter Saville 和 Raf Simons 的合作,除了生產讓人賣腎也想要的服裝外,也是 21 世紀視覺文化最經典的例子,曾經,Raf Simons 將文化音樂和時尚交互結合,15 年後,他又再度將當初青年文化的好(另外再加上電影)呈現給新的年輕世代。

延伸閱讀:
Robbie Snelders,當初 Raf Simons 身旁的那個少年

大師對談,Raf Simons和Miuccia Prada探討當代時尚的衝突與矛盾
 

RafSimmons__0200

Raf Simons 18 S/S via Grailed

Raf Simons 18 S/S via Grailed

Raf Simons 2018 S/S via Antinioli

Raf Simons 2018 S/S via Antinioli

Raf Simons 2018 S/S

Raf Simons 2018 S/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