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追殺夏娃》Jodie Comer,讓大家愛上反派的新生代天才演員

英國新生代女星 Jodie Comer,未滿 30 歲卻已囊括如艾美獎、英國電視學院獎等影劇界多項指標性獎項,從 BBC 熱門影集《追殺夏娃》到進軍好萊塢的《脫稿玩家》,近期更聯袂多位資深演員的《最後的決鬥》(Last Duel),不論是歷史或現代,Jodie Comer 角色多變不說,自在切換多國口音也不成問題,演員的挑戰之於她如無物,也十分樂在其中。

當外界強調年僅 27 歲的她是異軍突起,倒不如說她只是依然享受從 12 歲便開始在做的事。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Jodie Comer(@jodiemcomer)分享的貼文

 

天才演員的開端
.

1993 年,Jodie Comer 出生自英國利物浦 (Liverpool),為英格蘭西北部充斥濃厚龐克能量與自由風氣的工業大城,也是英國傳奇樂團披頭四的故鄉。

據英國《衛報》資訊,12 歲時,Jodie 聽從媽媽建議,以個人獨白參加利物浦戲劇節才藝表演,在上台前讀了 1989 年希爾斯堡慘案的獨白(發生於英國雪菲爾希爾斯堡體育館的推擠踩踏死亡事故),隨即應聲淚下,Jodie 的戲劇老師因此注意到她的表演天份,並替她爭取 BBC 廣播劇的試鏡機會。而後,她也順利得到這份工作,成為該劇組唯一非專業出身演員。

「她告訴我,如果我能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讓它們來去自如,我就能成為一名演員。」

Jodie Comer, photo via Wonderland Magazine

接著往後幾年,Jodie 開始在各個劇組中客串配角。有別於今日多數英國成功演員的中產階級背景,Jodie 的父親為運動治療師,母親則在大眾運輸業工作。即便艱苦,她依然下定決心一輩子從事表演。她曾向英版《Vogue》 說:「我曾經一整年八、九個月沒任何工作。你早上起床、準備試鏡、到火車站坐兩個小時的火車、去面試,在那裡待十分鐘,然後回家。有時一週這樣重複三次。」

「後來我意識到,越是不工作,越是會散發出一股絕望的氣息,最終會變成:『我真的需要這份工作。』然後試鏡時他們就會嗅到人的絕望。」

Jodie 在專訪中提到,爸爸年輕時算是足球神童,原可成為職業選手,最終卻因生活而耽誤了未來,所以十分鼓勵 Jodie 去追尋自己所愛。「他說:『我在 18、19歲時犯了錯,開始和酒肉朋友廝混。如果妳真的想當演員就去做,別半途而廢。如果這是妳想要的,那我們會全心全意支持妳。』」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Jodie Comer(@jodiemcomer)分享的貼文

 

靠電視劇反派紅遍全球
.

2018 年,改編自英國作家 Luke Jennings 原著系列〈Codename Villanelle〉的影集《追殺夏娃 / 刺殺伊娃》(Killing Eve)於 BBC 首映,第一季八集,每集僅 40 分鐘,開播後迅速在影評界與商業取得廣大成功。

其中,Jodie Comer 飾演具有反社會人格的俄羅斯職業殺手 Villanelle,與警探 Eve(Sandra Oh 飾)展開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隨著劇情發展,彼此間亦發展出一種特殊的情愫。Villanelle 劇中性格時而暴戾時而淘氣幽默,賦予觀眾有別於以往傳統犯罪片的故事體驗。

之所以 Jodie Comer 能演出此角,則要多虧英國超級才女 Phoebe Waller-Bridge(《Fleabag》的魯蛇女主角,也是《追殺夏娃》主創),而這也有一段小故事可以分享:

兩人在英國電影學院頒獎典禮派對上初識,過去從沒見過面,第一次見面便是喝茫的狀態。因 Phoebe 對她的印象頗好,幾個月後,Jodie 便前往參加《追殺夏娃》的試鏡。她向《InStyle》說:「想到第一次見面我們都喝超茫,我就想,這樣好嗎?會不會是一個缺點?」

「可事實上,我認為這是有幫助的,可以減輕一些壓力,畢竟你不會想要走進一間房間,然後所有人都抱著雙臂表情嚴肅等著你表演。」最終,她也順利從一百多位來試鏡的演員中獲得 Villanelle 的角色。《追殺夏娃》為 Jodie 贏得了像是英國電影學院獎與艾美獎等多項影視獎項,而明年也將迎來第四季大結局。

.

.
Jodie 曾多次在 Glass Magazine 和 Net-a-Porter 封面誌裡提到,比起未來的演出機會,待在演藝圈更為重要的是「保持真我」。她說:「《追殺夏娃》之前,我拍了《白公主》,所以拍完之後,我想做一部自由、現代的東西,很幸運地《追殺夏娃》出現了。我選擇的工作會根據我所處的位置和所做的事情而變動。」

「我很愛演戲,但我沒有受過專業的戲劇訓練。如果沒有受過訓練,人們會非常謹慎,不給你任何機會。所以我希望能夠達到某種高度,讓人願意為了我冒險。」

Jodie 從小便性格外向好動,沒受過專業演員訓練,平時在家會和爸爸模仿電視上的明星,習慣成自然,久而久之也就能在道地英國腔與俄羅斯刺客間切換自如。

.

對專業演員來說,口音變化或許不是最難,可當演員只有一句台詞,要如何透過演技展現情緒變化才是挑戰。在先前由攝影大師 Steven Miesel 操刀的 LOEWE 廣告大片《Either Way》中,Jodie 以唯一台詞「Loewe」展現各種情緒,不論是緊張、氣憤、瘋狂、喜極而泣均難不倒她。

LOEWE Spring Summer 2020 ad campaign

 

男女今日真的平等了嗎?
.

Jodie 今年電影新作為《最後的決鬥》為一部血腥歷史戰爭片,講述法國 14 世紀權力與榮耀的故事。由金獎導演雷利史考特執導,劇本由 Nicole Holofcener、麥特戴蒙、班艾佛列克共同撰寫,而 Jodie Comer 將與亞當崔佛與其他多位資深演員連袂主演。

Jodie 於片中飾演 Margaret de Carrouges,指控受到丈夫好友 Jacques Le Gris(亞當崔佛 飾)性侵,而丈夫 Jean de Carrouges 爵士(麥特戴蒙 飾)便發起一場男人之間的對決。

.
基於歷史真實事件改編,那是女性不被社會重視的年代,甚至是不被當成一般人看待,Jodie 透過 Margaret 一角,去重新揭示 14 世紀男女間的權力關係。 Jodie 向 《TimeOut》說:「我們有時天真地認為:『哦,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們不再有這些問題。』時至今日,這些問題依然存在。」

「尤其是女性為自己爭取身體的自主權 —— 這些問題並未消失。」

英國《衛報》向 Jodie 問道,當她本片的角色成為男性以物易物的角色時,作為一名演員是否也有類似的感受,她說:「我很幸運,因為沒有像劇中角色經歷的那樣。」

「身為女人,我必須找到自己的聲音,了解自己的價值所在,因為總會有很多人質疑妳。」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Jodie Comer(@jodiemcomer)分享的貼文

 

我知道我是誰
.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Killing Eve(@killingeve)分享的貼文

即便影迷經常能透過 IG 看見 Jodie Comer 的多變樣貌,可事實上,Jodie Comer 鮮少分享自己的私人生活,甚至對社群媒體持有保守態度。今天七月,Jodie 的男友 James Burke 在推特上發出疑似支持川普的言論,引發了場軒然大波,而 Jodie 也因此成為封殺文化(Cancel Culture)的目標。

Jodie 受到許多莫名的指控,過去人生所做的一切都被放大檢視,讓她亦開始對社群媒體產生了不同的感想,她說:「我看到家人和男友都被指控的荒謬之處,為了我自己的健康,我決定不去試圖說服這些人。」

「今年,對我來說,學到最多的是:『知道自己是誰。』」

「人們需要做些更有意義的事情,而不是光看著 Instagram 上看似完美的內容,那不是真實生活。」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Jodie Comer(@jodiemcomer)分享的貼文

小趣聞:《TimeOut》曾向 Jodie 問道,好歹已經拍到影集最後一季,總該曾經用 Villanelle 的聲音嚇人吧?「當有人多喝了幾杯酒後,我就會被要求這麼做,」她說道,「但我內心只想『呃啊啊啊啊』,然後腳趾會不自主地捲起來。」

「所以沒有,我從沒這麼做過 —— 除了在片場他們喊開拍的時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