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專訪金曲 31 最大贏家阿爆(阿仍仍)— 學習母親的舌頭,發出自己的聲音

排灣族創作歌手阿爆(阿仍仍)今年以第二張母語創作專輯《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領銜入圍第 31 屆金曲獎 8 項獎項,成功抱回 3 項大獎:最佳原住民專輯、年度歌曲、年度專輯。無疑成為當晚最大贏家。《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的成功除了阿爆的音樂才華,更必須歸功擅長電音的創作者 Dizparity,製作人黃少雍,監製荒井十一。當然還有阿爆的母親王秋蘭,若無母親的一對一貼身教學,若無部落的文化滋養,想必不會有這張專輯現在的樣貌。

她的獲獎感言提到:「感謝所有曾按下 PLAY 鍵分享的聽眾,謝謝你們,試圖聆聽一個你不理解的語言。這真是很難得的一件事。

有幸在金曲獎前訪問到阿爆,作為佔全台灣 2% 人口的原住民之一,她是如何背負看似沈重的「民族」與「文化傳承」責任,卻以輕鬆歡樂的流行歌曲攻進金曲獎殿堂,甚至代表台灣走進國際聽眾的耳朵中。

 

Photographer_ Uliz Hung
Videographer_Youzhi Zeng
Makeup Artist_ Nash Chen

Hair Stylist_ Jiun Yu Chang
Creative Director & Stylist_ Kirstie Wang
Photography Assistant_ Rosen Chang
Interview_ Heaven Raven

Blazer from LONGCHAMP ; Earrings from APM MONACO™ Photo by Heaven Raven

 

音樂不是人生志業,夢想不該壓垮自己
.

阿爆最初以「阿爆與 Brandy」演唱組合出道,得到金曲獎後,卻面臨唱片公司倒閉而解散。後來阿爆當護士維持生計,再輾轉進入原民台擔任節目主持人,我們不禁好奇,這段期間,她是否仍時時惦記著舞台和未完的音樂夢?「沒有,因為就已經得獎了,對我來說夠好了。你有夢想,然後有個結果(金曲獎)了,那我生活還是要繼續過啊。」阿爆坦言自己是很務實的人,養不活自己的夢想,她沒強大到願意堅持下去。

「很幸運我第一張專輯就得到(金曲獎)肯定,所以我覺得做音樂也沒什麼遺憾了。既然這個技能被肯定,那我就去培養其他技能。」不當歌手也毫無留戀的阿爆,心中對音樂一直沒有所謂附加的「欲望」,始於生活,衷於自我,未必得把音樂視為一生懸命的志業,「我現在的心態也是一樣。」

「對我來說,做任何事都要輕鬆,才能持久。」

Blazer from LONGCHAMP ; Earrings from APM MONACO™ Photo by Heaven Raven

「台灣多數人做音樂好像都太沈重、太嚴肅了,作品會反映人的狀態,這樣所做出來的音樂就變得不輕鬆。」阿爆強調所謂輕鬆絕非隨便,而是一種心態,音樂就是拿來玩的,盡興、享受才是她的最高準則。「你的音樂一定要貼近生活,才有可能走進其他人的生活嘛!」

「這只是一件你單純做了真正會快樂的事。
就像如果你喜歡煮菜,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總不會每天煮菜都想著要怎麼成名、怎麼得一座獎吧?」

Blazer from LONGCHAMP ; Earrings from APM MONACO™

 

學習母親的舌頭,尋找自己的根
.

從 2014 年發行的排灣族古謠紀錄專輯《東排三聲代》 開始,為一圓外婆的心願,原本在高雄都市長大,不太擅長族語的阿爆,跟著母親一字一句地學,一次又一次被糾正。這看似漫長的尋根之路,她卻甘之如飴。

她明白:要先學習母親的舌頭,才能發出屬於自己的聲音,為原住民而唱。
.

Blazer from LONGCHAMP ; Earrings from APM MONACO™

阿爆在專輯同名曲〈母親的舌頭〉中重複低吟著歌詞:「kiljavaravaran aken tjanusun 我都不停地在對你說話 / lemangedan sun tua ku kai 如今你總算聽聞了我 / langedau… langedau…聽著吧 聽著吧…」彷彿道出阿爆自身與母語的微妙連結,自小浸淫於傳統古謠之中,母語便深植於阿爆的腦海中,不時輕聲喚著、唸著「聽著吧聽著吧……」。

即使曾被遺忘,母語仍不斷向她呼喚。直到最終阿爆以母語開始創作後,她才真正體悟寫在副歌的真諦——

「azua tja kinakaian
我們的話 自然而然 
bulay aravac aia
說起來是多麼美
azua tja kinakaian
我們的話 習以為常
bulay aravac aia
說起來是多麼美」

Dress & Boots from LONGCHAMP ; Earrings from APM MONACO™

 

族語是大自然的回音,文化的血脈
.

今年初,阿爆在知名樂評人馬世芳的廣播節目《耳朵借我》中說道:

「只要做母語(音樂),我想我是永遠無法和我媽媽分開的。」

從首張母語創作專輯《vavayan. 女人》開始,阿爆就與母親王秋蘭(愛靜)共同填詞,今年母女倆因〈1-10〉被提名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1-10〉是串連族語 1 到 10 的趣味數字歌,阿爆母親以排灣族婦女的觀察,道出部落最真實的日常:「我心裡守著一個願望好久了 / 我要我們兩個永遠在一起 / 有三個地瓜就剛好夠吃了 / 若四個芋頭 就太飽了 / 生五個很有力量的孩子 / 打到六個獵物 有夠英勇….

Dress & Boots from LONGCHAMP ; Earrings from APM MONACO™

談到母女倆一起創作的體驗,其實就是聊天,阿爆透露:「我最幸運的地方是,媽媽本來就是傳統古謠歌手,我從小就常聽她哼哼唱唱,聽她的錄音帶。但到現在,母語她也已經很久不用了,平常沒有人跟她講、沒有人問,她自然不會想到或主動說出來。當你用很多不同方式問她、刺激她時,就會勾起她怎麼用母語去形容的記憶。畢竟語言這種東西,你久不用,都是會被遺忘的。」

 「有很多事情,只能用母語來表達。」

阿爆舉例,「像你們會形容一個人很 ㄎㄧㄤ,用我外婆的話來形容,她就會說『你頭腦是裝蟋蟀嗎?』」排灣族語總寄寓著大自然的意境,衍生自生活的樣貌。當你全然理解這語言與部落背景時,你領會的就不會只有「語意」,而是能建構出一幅「畫面」。

Dress & Boots from LONGCHAMP ; Earrings from APM MONACO™

 

枷鎖來自傳統,但唯有瞭解傳統才能引領你創新
.

多數⼈原本對傳統原民音樂的認識跟想像其實很侷限,甚⾄年輕人常覺得⺟語⾳樂不夠酷,但對於阿爆來說,「母語一直是我最自然的創作素材。」排灣族語如同西班牙語的音節,多變、重疊且自有節奏性,阿爆就如同答錄機,每收錄全新的詞語或句子,就反射性地在腦海中試想如何將其入曲,以新穎的方式轉化、播送出來。

「作母語歌手通常會有文化枷鎖,當你做文化的東西,不管你承不承認,事實就是:你不只是代表你個人,還代表整個民族。

「『原住民歌手』這標題一出來,雖然光榮,但也是無形的壓力。」所謂枷鎖源自傳統,原住民古調有嚴格的格式、唱法與意義,不容任意改編或挪用,但對於阿爆來說,「我就是不想要傳統(對音樂)審美的標準嘛!」

Dress from LONGCHAMP ; Earrings from APM MONACO™

既然規則改不了,那從零開始創造屬於自己的音樂總行了吧?阿爆試著將族語融入各式流行音樂種類,如電音、R&B、黑人音樂等,但這背後隱藏的風險,她比任何人都還清楚。她開玩笑說道:「總要有個人出來試看看,試完以後大家發現『誒怎麼沒有人罵她?』才會有人跟著做。」

「從零開始創作、摸索,會非常辛苦,卻也更加自由。」

阿爆坦言:「現在新一代的原住民大多在都市長大,他們聽的都是 BLACKPINK,當然會覺得這(傳統母語音樂)很無聊嘛。那他們就失去一個接觸文化的機會了,這是我覺得可惜的地方。」也因此才有融合新曲風的大膽想法出現。

Coat & Dress from MSGM ; Heels from MANOLO BLAHNIK ; Ear Cuffs from OLIVIA YAO

 

原住民的生活不可能只在博物館吧?
.

「我只是把我看到原民生活的樣子,寫成歌。」

「我的歌就像一個簡介,無論你是什麼族群的人,你想對原住民有初步的了解,可以從我的歌或 MV 看到我們真實樣子。」阿爆提到自己長期的觀察,其實許多非原住民想理解原住民文化,卻常被罵到怕了,「現在很多原民團體一感覺到被冒犯,就會在網路上寫文章,我覺得有討論當然是好事,但造成對立就不大好。畢竟我們還是希望人家理解,不想讓人害怕啊!」

「不管什麼樣的文化,都是一種生活累積。我還蠻怕人家把『文化』講得很沈重,我們的生活不可能永遠只出現在博物館吧?」阿爆大笑,接著說道:「這就不是我們真正的樣子啊!跟我小時候對部落的印象都不一樣。」

Coat & Dress from MSGM ; Ear Cuffs from OLIVIA YAO

 

越在地,越國際
.

談到在地化這件事,現代人越來越重視自己的根源,我們的根紮在哪一塊土地;我們的文化因什麼而美麗;如何向國際傾訴我們的文化。不過當「在地意識」成為「風潮」時,卻難免流於形式,淪為表象的標籤化,阿爆也承認,「對我來說現在是進步的過渡期。每當推廣新事物時,難免需要一個固定的 format 或特定的標籤,讓不理解的人可以遵從。」

但當遵從成為習慣後,形式與標籤就不再重要了。聽音樂無需再討論是什麼語言,欣賞藝術便無需再區分這有沒有「台灣味」、「台灣價值」。

「我覺得我第二張發行後,就很明顯地感覺到,很多聽眾已經不會分你唱什麼語言,他們更專注於音樂本身。」— 阿爆

Coat & Dress from MSGM ; Ear Cuffs from OLIVIA YAO

「像我常會去看臉書、YouTube 的討論串,發現很多聽眾討論的是歌曲背後的文化故事,就跟我在錄音室和製作團隊討論的內容一樣,等於歌迷已經完全能理解你想傳達的事物。」阿爆興奮說道:「這就是我做音樂的目的,讓我的留言區、我的演唱會,成為所有關注原民文化的人的聚會。」

阿爆強調,自己仍在無垠的知識中不斷成長、吸收,畢竟有些更深入、更在地的原民文化,是 Google 上找不到,圖書館沒有記載,只存在族人們身上的精華。即使她是台灣原住民歷史的長流中,一點渺小的存在,卻依舊想用盡一生,學習母親的舌頭,尋覓祖先的智慧,為自己驕傲的文化歌頌。

最後,套句阿爆的得獎致詞:如果你還不了解這張專輯為什麼能得最佳專輯獎,請你去聽。如果還是不喜歡?請你再聽一次。」謝謝阿爆的音樂,該說 masalu 的人,是我們才對。

Coat & Dress from MSGM ; Ear Cuffs from OLIVIA Y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