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TORY

下田光欽點,絕美鬼魅少女像 — 日本潮流藝術家丸山純奈

天才少女,丸山純奈
.

第一眼看丸山純奈的作品,大眼睛、童真人物、絢麗色彩、可愛卻詭譎的畫風,很多人會直覺聯想到下田光。不過丸山純奈的畫風更為幽玄、鬼魅且迷離,這樣的氛圍也令人聯想到她的師傅高松和樹或是知名台裔藝術家 James Jean,丸山純奈之作彷彿將日本的超扁平、二次元風格人物與超現實西洋派畫風揉合。

說丸山純奈之作「像」哪些藝術家,絕不是件壞事。畢竟集結了眾多藝術大師特色於一身的她,也是因此而快速受到潮流藝術界矚目,不僅受邀與時裝品牌聯名,在日本、中國與歐洲舉辦個展,其限量版版畫更屢屢在中、日、美藝術界被搶購一空。

《Bubble Girl》, 2020, 丸山純奈

 

生平
.

 1999 年出生於日本琦玉縣的丸山純奈,自日本女子美術大學短期大學部的美術系畢業,自 18 歲便入選日本國立新美術館大賞;19 歲更憑藉《自卑感》一作入選第十四屆世界美術大賞;也深受藝術家下田光的賞識,並拜師高松和樹。自此其作便成為日本國內外潮流人士爭相收藏的藝術品,丸山純奈可說成名相當早的新銳藝術家。

《虫媒花ー百合ー》,2019〜 2020, 丸山純奈

 

鬼怪、大海、花朵
.

丸山純奈的作品,簡單來說就是她與自身不斷地對話、質問:「自己究竟是什麼?」

在 19 歲那年,丸山創作了《青鬼》、《心海》和《流星》三幅相互連結的作品,奠定了她以「鬼怪」、「海洋」、「花朵」為創作世界觀的主要元素。

例如她常以鬼神、鬼怪相關的意象來探索內心的未知的自己,丸山純奈坦言:「其實我是最不了解自己的。」例如《青鬼》這幅作品乍看是一短髮少女之肖像,近看其雙眼空洞灰暗,額頭長出了日本傳統鬼怪常見惡魔角,抑鬱陰暗的氛圍與青春少女的視覺反差成為丸山畫作的指標性特色。

《青鬼》, 2018, 丸山純奈

而大海對她來說,則是「生命開始與結束」的歸屬,生命如海岸的濤浪般不斷交替輪迴,海潮的褪去就像生命消逝般虛無;花朵的盛放、凋零也象徵同樣哀戚、憐惜之意,甚至像在《自卑感》等作品中,花朵既能變成眼球,也能成為各種華麗卻殘酷的象徵。

《紙の月》, 2020, 丸山純奈

 

少女的眼淚,孤獨的靈魂
.

除了常以鬼魅般的人物畫像作為對內在自我的反射外,丸山純奈畫作中的少女們,通常都是噙著眼淚的、孤獨一人且帶有強烈「距離感」的人物。

鮮少接受採訪的她,雖未直接回應「少女眼淚」這一特點,但她曾簡短提過自己的童年,「當我遭受父親家暴時,母親只是在一旁看著,一語不發。距離感產生,家人的溫度消失,對於『母親』應有的感覺也隨之消失了。」因此,丸山的作品總被形容「絢麗得讓人想哭」,既脆弱又冰冷,因為她未曾體會過「家人」的溫度與信任。

後來,據說丸山純奈小小年紀便離開家裡,靠畫畫作為情緒的出口。「我從很久以前開始,就已經是孑然一身、無依無靠了。很多人都說我是能獨立且有主見的女孩,那或許只是因為,我在真實生活中確實處於無依無靠的環境吧。」

《重生 Coffin》, 2017, 丸山純奈

 

美麗而瓦解的碎片
.

細看丸山純奈的畫作,一定能在背景處尋找到非常細緻且精巧的星點、愛心、珍珠、寶石、閃光…..等元素。這些不斷被細碎的圖形所填滿的背景,其實來自於丸山從小累積的習慣。

她透露自己有種本能的衝動,會直覺性地去蒐集各式貝殼碎片、化石、石頭,以及古董小物、鈕扣、玻璃、舊硬幣等「破舊而碎裂」的美麗之物,「這幾乎已超越了興趣,而成為一種『習慣』。」她曾在採訪中如是說道。這行為就像在撿拾一片片早已支離破碎的內心,這些美好而破碎之物,也象徵著一個女孩內心所嚮往的童真、單純。

以《夢見鳥》為例,丸山純奈為這幅作品留下如此註解:「女孩的身後是靜謐的無底深淵,但她的頭頂卻被冠上了至死不渝的童貞。」她提到,夢中出現的「鳥」代表人們真正的靈魂,嚮往不受拘束地倘佯與自由,但畫作中女孩頭上卻背負著各式珍寶和玩物,這究竟是一種「美好」抑或是他人所寄託的「重量」?丸山留給觀者自行解答。

《夢見鳥》, 2021, 丸山純奈

 

藝術幕後推手
.

很多人好奇,丸山純奈除了在日本的人氣外,竟能在中國更累積龐大粉絲?不僅舉辦過個展,甚至有明星收藏其畫作。丸山純奈在中國擁有高人氣的幕後推手是一個名為 HRD Artist Label 的藝術推廣平台,負責該藝術家的經紀工作。

《虫媒花ー凛ー》, 2020, 丸山純奈

HRD Artist Label 旗下有多位日本藝術家,包括丸山純奈、金田涼子、堀越達人等新銳藝術家。近期,HRD 推出名為《Theatre》的線上展覽,將旗下多位藝術家作品以影片的方式呈現於線上聯展。HRD 通過影片《Theatre》,將畫展搬進了劇院,藉由幕次、場景、舞台與燈光設計規 劃,串起丸山純奈、金田涼子、堀越達人、朱仲魚等四位藝術家的作品世界觀。

嘗試新方法突破藝術觀看方式的HRD,同時期許呈現更多「藝術核心」給觀眾。目前,以 《Theatre》上線,感興趣的讀者可以看看由這個年輕品牌規劃的藝術展演作品,並關注他們的未來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