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TORY

請放下手機好好享受這香氣,九件事讓你更懂 Le Labo 的「歲月靜好」

Le Labo,可以說是香水界的慢生活楷模,就創辦人的話說,這是一個能像實驗室同時進行許多實驗的地方,顧客可以來到這兒將想法化作味道,也可以把訊息留在瓶身上。

此篇文章整理自《Magazine B》兩位創辦人 Eddie Roschi 和 Fabrice Penot 以及品牌創意總監 Deborah Royer 多篇的訪問,你知道為什麼 Le Labo 稱他們的調香師做靈魂(Souls)嗎?為什麼 Le Labo 討厭「行銷」這個詞?香水也有分男生女生?以下是我們所整理的報導:

1. 有關兩位創辦人 Eddie Roschi 和 Fabrice Penot
.

兩位創辦人 Eddie Roschi 和 Fabrice Penot 結緣於 Armani,兩人當時主要的工作都是品牌香水概念的主導和開發。

在此之前,原本在瑞士主修化學的 Eddie Roschi,他參觀了全球最大的私人香精企業 Firmenich,對於不同成分能在這小小瓶子激發如此多重的宇宙相當印象深刻,也因此 Eddie Roschi 選擇在這裡工作。

2000 年,他加入了 Armani,(四年後)遇到了 Fabrice Penot,在此習得了有關新香水的知識、行銷和公關技能。之後兩人因每月都要到義大利總部向 Giorgio Armani 本人匯報,因而變成了好友,漸漸的,他們一起抱怨工作,分享願景,花了一年的時間構築出了 Le Labo 的樣貌。

 

2. 為什麼創辦人沒事要辭了工作來賣香水?
.

Fabrice Penot 解釋:「在成立 Le Labo 之前,我有一份蠻不錯的工作,我也做得很好,但那成功並不讓我感到快樂,致使我想要讓自己更自由些,做些有意義的事。我理解到美的感官體驗可以對生活有很大的影響。之後我便和 Eddie 合作,專注在創造美的生活。」

「人們通常開始做某件事時,很容易用『方法』和『時間』去下決定,但其實『動機』也同樣重要、也同樣難以描述,而我們找到了自己的『為什麼』,其促使我們能不顧一切的向前邁進。」

 

3. 為什麼 Le Labo 的香水不分男女?
.

Eddie Roschi 說:「這一點在香水界一直是很大的誤解,香水由始至終都是無性別的,高級香水起初也沒有男女之分,直到 20 世紀初時尚產業才把性別導入香水,(約 1920 年代) Chanel No.5 的出現,產業開始有了女香的概念;另一方面,Christian Dior 則踏入了男性古龍水的市場(1966 年的 Eau Sauvage),男女界線在那時已是壁壘分明,品牌也依性別做不同系列。然而,Le Labo 的 Unisex 則讓我們更貼近香水本質,好的香水無論由誰穿戴仍是一樣好。當然,背後文化故事雖不同,但大部分的人其實不在乎一個男生噴 Chanel No.5 會怎麼樣,如今香水的性別也逐漸消失中。」

 

4. 顧客不是至上的,Le Labo 希望和顧客是相互尊重的
.

Fabrice Penot 回憶道:「第一次到美國時有件事蠻嚇到我的,就是客人如果不喜歡可以無條件要求退費(笑)。我不會因為想賺錢就什麼都聽客人的,我們一直都有在偏離業界常態的趨勢,還有盡量不做名人行銷這塊。某種層面來說,我不覺得 Le Labo 是在銷售,反而像是客人在挑禮物。比起他們走進店裡趾高氣昂的想被服侍,我們更覺得雙方是一種對等關係,一種相互尊重的氛圍。基於我們真的奉獻許多去製作香水,所以也希望顧客能尊重它們的價值。」

「隨著時間過去,我們理解到你必須讓客人自己做決定,要幫他們感受每款香水的合適度,因為對方才是噴上香水的人。我們不想當別人的造型師,也不想強迫客人喜歡某樣東西。如果客人真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們可以幫他們將範圍縮減至三項(笑)。」

 

5. 這也催生了最賣座的經典香 Santal 33
.

Fabrice Penot :「如果我們只想取悅顧客,或許我們永遠做不出 Santal 33,它並非為喜歡香水的人而做,反而是不習慣噴香水的人做的。我一直想創造一個能觸動人心的香水,無關年齡、文化或教育背景。我理解到這聽起來很荒唐,但對我來說是很實際的。對我來說,Le Labo 和 Santal 33 最棒的定義來自我的朋友 Issac 不經意的一句話:『好運多到滿出來。』Santal 33 還在走運中,我覺得它可能哪天會比 Chanel No.5 還紅,這是它的宿命。

 

6. 為什麼 Le Labo 的取名都只是「成分」+「數字」?
.

Eddie Roschi 解釋:「我不希望有其他東西影響人們體驗香味,倘若一個味道有特定的名字,你在聞到它之前就會有所先入為主。舉例來說,若有款香水名為『美女與野獸』,便會限制了想像空間,若用基本成分和數字命名則把影響降到了最低。當在沒有干擾的情況下聞味道,才可以用最純粹的形式沈浸在自己的想像和情緒中。我認為這是最棒的感受方式,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命名為 Le Labo(實驗室)的原因。」

「氣味是非常有趣的媒介,有些味道帶有陰沉的氛圍,有些則讓人想起愉快的時刻,這也是為什麼我和 Fabrice 都認為氣味是很完美的表達工具。我們都曾有個人表達的工具,Fabrice 是透過寫作,而我則是音樂,但我們都覺得沒什麼比香味更適合表達各自的世界觀,我們希望能透過氣味去創建情感,因為它是無形的,且能滲透情緒,當你成功見證過氣味在一個人的生活留下了印記,便很難忘記那魔幻的時刻。

 

7. Le Labo 的調香師不叫調香師,他們叫「靈魂」(Souls)
.

Deborah Royer 認為:「Le Labo 的『靈魂們』是一群真心想與顧客建立關係並且珍惜這份情感的人,我們希望他們對 Le Labo 的開放性、價值和原則有著熱情。許多人最後都變成了藝術家,有人繪畫、有人創作、有人是歌手,他們來自各個領域,我們最看重的是一個人的個性特質,其必須和 Le Labo 的調性符合,這也是為什麼我都會親自面試,這樣我才能了解他們。」

Le Labo 創意總監 Deborah Royer

「我會花很長的時間在面試上,希望能了解對方的興趣,朋友怎麼看待他們、空閒時會做什麼,這過程對我來說很重要,人與人工作時很自然會建立關係,在和諧的環境下自然也會激起創造力。當招募夥伴時,銷售經驗的有無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咖啡師、舞者、作家…等,我們來者不拘,大多數我們的『靈魂』們都有著創意的敏銳度,所以他們都瞭解 Le Labo 的工藝和美感。」

 

8. 推出身體保養系列的原因?想讓沒 3C 產品的時刻更高級
.

「因為現代人的工作環境都相當緊繃,每天腎上腺素都在飆升,身體保養系列就是為此而生,主打沒有手機的空間環境,進而幫人達到放鬆,像洗澡時,人們會專心在自己身上,我們希望用 Le Labo 的味道讓沒有手機的時刻更加舒適美好,用 Le Labo 的味道陪伴沒有手機的每一刻。

 

9. 他們覺得,長久下來,說實話會比撒謊的好處更多
.

「我們真的是看爛了行銷話術,我們只想盡可能遠離這塊,甚至向記者解釋我們在幹嘛都很像是在騙人,因為要去美化整個過程讓內容更吸引人,在此改編已故的音樂奇才 Frank Zappa 曾說過的:『想用文字表達香水,就如同用舞蹈去演繹建築一樣。』」(編按:意味著這些都只能用五感親自去體驗,無法用文字詮釋。)

「如今的時代,要能活在真相中需要每天去練習。當你說的是實話,一切就變得簡單多了,你不用去記曾說過什麼謊,無需去辯駁任何事,這也是 Le Labo 一直以來都在做的。美國作家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在著作《謊言》中便解釋說真話可以簡化我們的生活並改善社會,這對品牌也是,長久下來,我堅信說實話能帶來更多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