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Louis Vuitton Men 2021 春夏:Virgil Abloh 是否誤會了「中國美學」?

在此時所有品牌不敢輕舉妄動舉辦實體時裝秀的環境下,橫空出世在上海辦男裝秀的 Louis Vuitton 無疑成為本季聲量最高的品牌。

LV 率先在 7 月發布 2021 春夏「Zoooom with friends」動畫形象片,講述主角帶著朋友們一同離開巴黎的冒險記,緊接著,他交出這場「巴黎時裝周規格」的上海大秀,命名為瓶中訊息(Message in a Bottle),將男裝創意總監 Virgil Abloh 欲傳遞的訊息如瓶中信般飄洋過海。下一場相同內容但不同展示方式的男裝秀,預計於 9 月登陸東京。

Virgil Abloh 曾在 WWD 訪問中直言:

「這場大秀(上海),將是我對提倡新時尚體系最大的一次躍進。」

除了精品品牌在中國舉辦首秀,對時裝產業來說絕對是一大躍進。沒想到,連 Virgil Abloh 對於 3% 改造哲學和 LV 傳統的革新,也是一大躍進。簡單濃縮:舊制革新有餘,(設計)誠意不足

 

從壓軸的吳亦凡說起
.

中國流量明星之於精品品牌就猶如雙面刃般的存在,舉凡穿著維多利亞的秘密(Victoria Secret’s)的周冬雨、在 Dior 抖音直播帶貨的 Angelababy…..原本看似違和的組合,如今已在中國成為眾所週知的常態,致使 LV 對吳亦凡的重視也就日益加劇。

每季參加男裝秀都自帶流量的亦凡兄,大眾就算不知道 Virgil 設計了什麼,也肯定對吳亦凡穿的服裝與秀場背景有印象。這次被要求穿上正裝、背著巨型充氣娃娃走秀,也成為品牌歷史性的一幕。

Kris Wu at the #LVMenSS21 Show, photo via LV

 

Virgil 把整個 LV 男裝美學「中國化」?
.

直接把秀搬到上海,說 LV 資本主義至上這絕對是無庸置疑的。

畢竟相對歐美疫情現況、歐美市場購買力消退,中國著實是 LV 現階段最好的營收突破口,也確實是打破傳統時裝體制的一舉。對此,Virgil Abloh 刻意在開秀時安排卡通版的舞龍舞獅、選用全中國籍模特兒陣容,甚至請吳亦凡作為大秀壓軸,這些全是他對中國『在地化』的表現。但無形之中,是否 Virgil 也將 LV 美學徹底「中國潮流化」?

充氣氣球其實在一年前就曾出現在 LV 2020 春夏秀場上,當時品牌還發送吹泡泡玩具、餅乾、巴黎鐵塔吊飾等童趣小物,引發社群大量轉發。當在巴黎時還沒人嫌,然而這些充氣氣球一來到上海似乎瞬間成為人們口中「廉價」與「幼稚」的代名詞。

上述事小,我們認為較嚴重的是 LV 服裝美學的「中國傾向」,整件印有 LV Monogram 圖騰的大衣、Damier 棋盤格紋全套西裝、全套螢光色系搭配……品牌要中國消費者掏錢、符合當地消費者品味這沒有問題,但本季的設計連中國部落客、部分潮流媒體皆紛紛撰文表示不買單(但你放心,在主流媒體絕對看不到任何的批評),Virgil 這次的目標是瞄準「年輕土豪」或「富爸爸」嗎?

Monogram 活用是 Virgil 在 LV 熱賣的保證沒錯,但在此次系列中的佔比過多,服裝無一不是令人眼花撩亂的 logo 印花或顏色。
不知 Virgil 對中國千禧世代的市調是否屬實,是否「現在的」中國精品客群還買單此種炫耀式美學?

 

 

Virgil 永遠的宗旨:多元性與黑人文化
.

秀雖是在中國舉辦,但 Virgil Abloh 的黑人種族血脈依舊是其入主以來倡導的核心,尤其經歷「Black Lives Matter」的 50 美元捐款事件後,想必 Virgil 學到一件事,要支持就要動用業界該有的資源,要做就要做到讓整個時尚界都知道。

除了在秀末重申 LV 將捐款給 MLH 基金會,旨在幫助非裔創意人士度過 COVID-19 難關,也再次宣告啟動「Post-Modern」獎學金企劃。至於本季大秀,Virgil 對非裔族群的重視則體現於合作對象的選擇,從造型師 Ibrahim Kamara、秀場主要背景音樂來源 Lauryn Hill、動畫製作 Black Anime 工作室、動畫執導 Fashion Figure Inc….等,絕大比例皆為黑人創作者。

此外,大秀的邀請函、秀場佈置到服裝,皆特意汲取迦納國旗(紅、黃、綠)的配色,反映 Virgil 的西非血緣 — 其父母是來自迦納的移民。

 

玩偶沒問題,但除了把它們黏上衣服,Virgil 還做了什麼?
.

玩偶絕對是貫穿本次系列的一大亮點。各式材質的玩偶出現在西服、長板風衣、針織毛衣上,已經有太多部落客指出與 Walter Van Beirendonck 2016 秋冬系列雷同,我們在此不多贅述。但讓人在意的是,Virgil Abloh 是否把精神都花在設計玩偶上?致使玩偶和服裝的結合似乎不夠別出心裁,不如川久保玲慣用的解構技法,也不如 Walter Van Beirendonck 一體成型的精巧,Virgil 就是直接組合起來(還是靈感其實是來自藝術大師村上隆?)。

有的玩偶掛滿整件西裝,有的吊在模特而肩上,有的則轉變為手拿包…..不論你買不買單,Virgil 已經達成一個目的:下一季只要有任何人身上戴著玩偶吊飾,你一眼就能認出他穿的是 LV。

當然也有評論家批評道:拿玩偶拼拼組組,一點 LV 的「高級感」都沒有。

但試想,Virgil 曾幾何時在意過過去的 LV 形象?他的策略無非就是打破過往精品高高在上的「排他性」,他要大眾都看到、都知道 LV 在做什麼。

各位等著看接下來幾個月的時裝雜誌,這些有玩偶裝飾的絕對會是時裝編輯們最愛借的服裝之一。

 

70 年寬肩剪裁之融合 
.

Oversized 輪廓西裝或阻特服是 Virgil Abloh 初入 LV 時最常出現的設計,自前一季開始將廓形修窄、修長,更偏向穿倫敦薩佛街傳統正裝版型。本季就是個「大融合」,70 年代墊肩大衣搭配修身長褲,加上單色系領帶。其餘服裝樣式大致可分為三類:有的服裝汲取自西非傳統文化的鮮豔用色、編織流蘇;有的則大量採用類似川久保玲 90 年代使用的視覺扭曲格紋圖騰;再來就是各式飽和度極高的色系。

 

為何會看到前幾季一樣的服裝?
.

上一季(2020 秋冬)的雲朵印花套裝、裁片分割西裝再次出現在上海秀場上,當你正納悶為何如此眼熟時,Virgil 告訴你,這叫「服裝再造」與「再展示」。在前段隔離期間,LV 團隊回收工作室中前幾季遺留下布料,重新以新概念改造後納入本次系列,也因此秀中 25 套,很明顯可對照出 Virgil Abloh 過往的設計,同時反映「無季別」(seasonless)的訴求。

Virgil 對 WWD 透露道:「如果我相信自己在一月發表的系列,那就算到了七月,我也依舊對它們感到自信,我的設計並不會因為過時就無法再出現一次。我把不同系列融合為一體,以此來挑戰既有的服裝系統。

除了服裝外,LV 也透露,本次大秀所有的硬體裝置與道具,將原封不動回收後轉移至 9 月東京大秀,盡可能減低資源之耗費。

 

實體秀之必要
.

LV 全球總裁暨 CEO Michael Burke,日前在 WWD 專訪中就澄清過,他否認「實體時裝秀已死」這說法,「既然現在人們都無法旅行,那就不要讓人來到秀場,而把衣服主動運送到世界各地。」

「我認為服裝秀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必須有觀眾,有期待、有緊張感、有開秀前一秒的急迫性,如果一場秀少了這些元素,那就如同一場沒有觀眾的足球賽。」

因此 LV 的策略的是:實體秀一定辦,而且要越辦越多、走出傳統的巴黎,另外更要結合線上社群的大量曝光。

如本次的上海大秀,Louis Vuitton 讓《智族 GQ》代為管理官方微博,甚至在大秀前幾天首次開通官方抖音。舉凡中國人慣用的社群:微博、抖音、微信小程序….等,聯合其他 YouTube、Facebook、Instagram 與 LV 官網全部同步直播,據外媒報導,此場大秀於所有社群平台的瀏覽量達到 8,500 萬次點閱。

這不僅是第一次中國成為 LV 大秀的主場國,同時也是社群直播流量最為龐大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