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推廣調酒文化之深度,附贈宿醉之副作用 — 專訪 Bar Surfing 創辦人

知名酒吧 AHA Saloon 共同主理人 Jeffrey 與貝殼放大共同創辦人暨天使放大執行長 Eva(廖薏淳)。

乍看完全不同產業別的兩人,卻因為酒而成了朋友,一位調酒師和一位酒鬼的組合,他們是台灣最大雞尾酒活動 Bar Surfing 的創辦人。

先提幾點關於 Bar Surfing 的基本概念:顧名思義「跑吧」是最基本的概念,每年主辦單位集結眾多酒吧,規劃出不同跑吧路線,八月的夜晚,只要調酒代幣在手,酒精就無窮。Bar Surfing 於 2017 年正式推行;2018 年加入 GQ 團隊共同策劃;2019 年串連台北、台中、台南三座城市共 80 間酒吧,更邀請國外知名調酒師辦工作坊,活動規模屢創紀錄。

乍看雖然披著狂飲猛喝的猖狂外衣,但 Bar Surfing 核心理念涵蓋的,實則關於在地城市的連結、調酒生活化、對酒吧負面印象的翻轉,甚至是深度地且有計畫性地將台灣調酒文化推向國際。關於 Bar Surfing 的幕後須知,請見此篇。


 

01. Bar Surfing 的源起

.
Heaven Raven(以下簡稱 HR):Bar Surfing 最初的發想?
.

Jeffrey:「有一年聖誕節,我和我師父到北京做 guest shift,我們工作完從二環一路喝到五環,再從五環喝回來,從晚上 6 點喝到隔天凌晨 6 點。回家後,我們發覺這種玩法其實很適合每個走訪新城市的旅客,作為認識當地文化、夜生活的一種方式,同時也能推廣當地的餐飲文化,因此就有了(Bar Surfing)這個想法的雛形。」

「名稱源自於『Bar Hopping』,這是在銀座長期既有的一種文化,去酒吧見老朋友,喝杯酒,聊聊天,再去下一間酒吧,這不僅存在日本,也是全世界各地都蠻普遍的情況。後來我們沿用這樣的概念,並以一個大眾更熟悉單字 surfing 來命名。」

(編按:起初 Jeffrey 和他的師父小寶在台北經典酒吧 Barcode 工作認識,小寶離開 Barcode 後成立咖啡店,也就是當天採訪的地點 Astar Coffee House,Bar Surfing 起源的基地。)


 

02. 從業界推向大眾

.
HR:Eva 怎麼加入的?負責什麼角色?
.

Eva:「最初的籌備是非常、非常業界的事,幾乎沒有圈外的人知道,也沒有 Marketing 跟任何媒體曝光,串連店家少,時間也短。剛好我認識的一位攝影師也有參與 Bar Surfing 初期的籌劃,因此找我幫忙,雖然我當時真的不是酒圈的人,但我在第一年籌備後期加入,開始整理懶人包、路線規劃,打造能跟一般消費者溝通的語彙。」

「我的角色比較像是轉譯者。
把原本僅限於業界在玩的概念,
轉譯成大眾也能快速理解、沒有那麼 hardcore 的資訊。」

「我印象中改變最大的一點是,他們第一年很嚴格限制每間店只能點一杯,這樣消費者才會跑起來。但這就是很業界的玩法啊,我想好好待在一間酒吧你還要趕我,這很違反一般消費者的天性,後來我把這規則取消,把本來很 insider 的一些玩法改得更符合大眾。」


 

03. Bar Surfing 核心理念與設定

.
HR:Bar Surfing 的核心概念與目的?
.

Jeffrey:

「希望讓大家以輕鬆的方式,了解每間酒吧的理念和形象,
扭轉過往大家對酒吧、夜生活較負面的印象。」

「台灣酒吧越來越厲害,消費者也越來越重視生活體驗,但接下來會面臨到的問題是:我究竟適合什麼類型的酒吧?我一個人的時候需要什麼樣的酒吧?所以我以調酒師的身份,將自己熟悉的生活型態以 Bar Surfing 這活動分享給更多人,透過各種取向的路線,讓消費者認識店家,讓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最 match 的店。」

HR:你們提到跑吧與城市、
在地文化的連結,
Bar Surfing 與台北
的連結如何體現?
.

Eva:「如果要說實際上的『城市』連結,我們有一條路線專門設定在大稻埕舊街區。」

「但其實每一杯調酒,都是蘊含在地文化的。」

「像很多國際調酒師來台灣,他們對台灣水果或茶的品質很驚艷,所以每間店 special drink 的創作,本身就象徵在地文化的連結。」

Bar Surfing主場派對 photo via Bar Surfing

HR:為何要求每間店特調?
.

Eva:「一般現行的 tour 比較像是帶大家到不同的店,店家要 serve 什麼都行,就是讓顧客體驗一下整體氣氛、好玩,就前往下一間的店。但我們不一樣的點是,畢竟 Jeffrey 他們都是調酒冠軍,對調酒的涉獵很深,所以我們會丟出不同概念讓大家創作,例如特定的基酒或以當季水果為發想,希望每間店家做出專屬 Bar Surfing 的 special drink 作為一種互動。」

Jeffrey:「其實我們希望做的事情是:把消費者帶到店家,除了嘗試這些限定的 special drinks 外,實際體驗和了解每間店的特色更是重點,或許,也能增加他們未來回流到這些店家消費的意願。」


 

04. 酒吧名單的挑選

.

Eva:「我們事前會每間店都去喝過,了解一下風格,認識老闆。取決的關鍵不只是調酒本身,而是如同規劃策展,必須思考我們需要哪些類型的店加入,哪些適合集結起來在今年一起露出,例如我想推一條路線是『今年新開的酒吧』或『台灣之光』這樣。所以我們會先思考串連的邏輯跟風格,再進一步做店家的篩選。」


 

05. Bar Surfing 年度時程規劃

.

Eva:「2、3 月我們會跟 GQ 開會討論今年的主軸,前兩年的主題是 #一起跑吧,要做幾場宣傳型的活動、要找多少店家、要接觸哪些城市。接下來籌備說明會,GQ 負責跟酒商、贊助商洽談,我們 5、6 月會跟參與的 Bar 說明今年總體的預算、贊助與票價,然後把雙方合作的 deal 定下來。」

「7 月就是密集的製作和宣傳期,例如印刷販售產品、採訪、拍攝。8 月活動就開跑。」

「有另一項我們兩人主要負責的工作是,3 月開始去邀約海外適合合作的客座,Jeffrey 會先發想幾個理想名單,然後規劃適合跟國外調酒師合作的 project,我們是居中溝通、籌劃的角色。」


 

06. Bar Surfing 近三年的沿革

.

Jeffrey:「第一年(2017)為了打開知名度,找了很多世界大牌參與,像連續四年的世界調酒冠軍 Alex Kratenna,還延伸各種不同面向的 workshop,例如音樂找了顏社的迪拉來談嘻哈與酒,不過講座的形式到第二年就轉變為實作類型的 workshop。」

Bar Surfing主場派對 photo via Bar Surfing

Eva:「第二年(2018)最大的改變在於活動時限的延長,第一年是一週,第二年是整個月。我們覺得為期整個月的活動應該要有個開始的儀式,所以加入主場派對作為開幕,辦得很盛大,邀請國內外知名 bartender 客座,也有了派對巴士。」

「所以第二年重點在於做得轟轟烈烈,但第三年(2019)我們選擇更收斂但更有深度,將主場派對的時間壓縮,但在客座面向策劃得更深入。以前我們的客座就是找調酒師到某間吧做他擅長的調酒,但第三年我們開始嘗試更多挑戰,像是請曾任 elBarri 集團飲品總監的 Marc Alvarez和台北米其林二星餐廳 RAW 合作跨國的餐酒搭配;也請另一組來自紐約調酒師 Dave Arnold & Jack Schramm 開大師講堂和客座,他們落地後親自去濱江市場、迪化街選擇原料,創作出的調酒。」

photo via Bar Surfing, by 盧怡安

「第二年我們主要在展現娛樂性。
透過娛樂極大化客群後,第三年透過 workshop 或客座,挖掘飲食文化的深度和啟發性。」

Jeffrey:「第三年的改變也在於範圍的擴大,加入台中、台南兩個城市,所以自然而然就變成 80 間酒吧。」


 

07. 跑吧以外的 Bar Surfing

.
HR:工作坊的規劃或
客座調酒師的邀請,
也是 Bar Surfing 除
跑吧外很重要的環節?
.

Jeffrey:「我很堅持一定要請國外客座這件事。一開始其實跟團隊其他 partner 有所拉扯,因為請國外調酒師來的成本本身就高,辦 workshop 其實根本不賺錢。但我希望能深度地建立台灣更強的調酒文化,把我身邊所有資源都帶到台灣,做深度教育,讓台灣調酒師有機會一起進步。」

「除了輸入國外的資源,我們也想辦法輸出台灣的調酒文化。
跟國外酒師互動能讓台灣調酒文化在國際上有露出的機會。」

Eva:「Jeffrey 自己過去因為比賽或客座認識很多人,會發現當你跟國外知名調酒師交流過後,未來就更有機會被邀請去客座或更容易被國際看到。」

photo via Bar Surfing, by 盧怡安


 

08. GQ 聯名

.
HR:很多人以為 Bar Surfing
GQ 本身的活動,
不太知道你們才是主要創辦人,
雙方合作各自擔任的角色為何?
.

Eva:「第二年開始跟 GQ 聯名辦這個活動,我們的角色比較像概念發想和內容端,包括酒吧、客座調酒師邀請、工作坊等,負責構思活動整體想溝通的主軸;GQ 偏向宣傳、公關、執行面向,我們的印刷品或產出的 package 都是他們負責。」

Jeffrey:「其實有 GQ 團隊的加入,也帶來蠻多不同的想法,在媒體宣傳的廣度也等於是雙倍的資源。」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雖然送完了還是讓你看看今年的 #生存包 有多美😍😍😍   現在買票還是有精美 #北中南跑吧地圖,訂購兩日內即可配送到府😏  上 @funnow.tw 🔍 BarSurfing 或手刀前往 barsurfing.tw@官網購票💕  — 📍活動時間:8/3-8/31
📍售票時間:7/4-8/19
📍活動地點:北中南80間個性酒吧  北中南三城連線 x 80間個性酒吧 x 400杯期間限定調酒
🎉南北2場主場派對 x 6組國際調酒師客座🍸
🙈4班超ㄎㄧㄤ與名人共乘派對巴士😎  #GQxBarSurfing #BarSurfing2019 #BarSurfing #北中南三城連線 #台中參戰 #台南參戰 #lead挺跑吧

A post shared by 2019 Bar Surfing 🍸 (@bar_surfing) on


 

09. 2020 的 Bar Surfing?

.
HR:今年活動受疫情影響,
能否分享 Bar 
Surfing
今年的計畫?
.

Jeffrey:「今年不會有大型的活動,但希望在年底做一波小型的操作,像之前 5 間店的串連或用一些特別的議題來包裝呈現。畢竟以往規模來看,我們大型活動通常會聚集 2000 到 3000 人,疫情影響的關係,我們還是不希望造成任何恐慌。」

Eva:「之前疫情還沒穩定時,我們不敢貿然投入太多資源或跟酒商聯繫,最近六月多才確定解禁,這時候才開始規劃的話,一定是要到年底才有可能成型。但現在其實各家上半年該辦的活動,通通都集中在年底,我想那時間點可能會蠻混亂的,所以我們想說,如果年底辦不了的話,就乾脆直接延到明年。」


Special Thanks to Jeffrey, Eva and Astar coffee house
Interview by Heaven Raven
Photo by Aru C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