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是盡頭還是轉機?淺談倫敦時裝週的未來

如過往倫敦著名的霧霾一般,聖誕節後的憂鬱的氣氛籠罩著男裝周和女裝週。在這樣的氛圍中,時不時出現些特別的服裝系列有如一盞盞油燈照亮著人們,但問題又一次在空氣中蔓延開來:這是否是男裝週的盡頭,而女裝週又該如何生存?

縱觀倫敦時裝週男裝週(LFWM),那些曾自帶明星光環的大品牌們幾乎已不復存在。某個夏季曾有過曇花一現,那時正是 McQueen 爆出一季時,隨著這些品牌今日已漸漸消逝,本季不但沒了 showroom,我也能很慷慨地用「寬敞」來形容時裝週日程,而週遭充斥著各種不滿的細語。

倫敦的資深造型師和時尚作家 Brian James 說道:「對我來說,LFWM正處在一個交叉口。」

「這一季的日程表是我記憶中最稀少的,很多設計師這次都選擇不參加。Trumen 是個很棒的空間,空間卻也非常不足,我想,外界會相當驚訝,分配給業界專業人士的空間是多麼的簡陋。而現在有這麼多的設計師都在追尋著性別差異化的理念,我們是否還需要一個獨立的 LFWM?我認為這是一個合理的問題。」

杜魯門啤酒廠是近期的男裝週的舉辦地,如果使用得當,它是一個很好的場地,有明亮的伸展台、很好的展示空間,交通易於到達東倫敦,與場地往往相隔數英里的女裝週相比下,有更多的空間,給人們更多連結。值得注意的是,正有一種傳言稱,這兩個活動在不久的未來均將來在東倫敦舉行。

許多成功的要素均已就位,但有些問題也漸漸浮現。這個季節,兩個活動的時間是多麼的早,而當 LFWM 在今年 1 月 4 日至 6 日早些時候舉行時,肯定也會造成影響。在聖誕節和新年假期,對於大多數人來說,與親人共度佳節的同時,還得為他們的大秀做準備,對他們來說肯定是不理想的。

然而,大秀參與度的降低已發生了一段時間,不僅僅是在這個季節,如何將這兩個活動安排在國際日曆附近一直是一個問題。我們需要做出一個大膽的選擇——要麼為男裝專門安排一個全新的日期,或者是看倫敦時裝周中是否仍有些空檔,因為本季倫敦時裝週的週一和周二因缺乏秀場而深受其害。

或是,英國時裝協會也可以更大膽一些,全面開放 LFWM 讓大眾一同參與。男裝銷售是市場中較小的一部分。我們需要讓客戶端與活動互動,建立公眾基礎。讓更多的男性一起參與時尚活動中,這也是打造男裝行業的一部分,然後利用一個「超級週」的機會讓它們平等起平坐,尤其是 2 月份的發表中,絕大部分是中性單品,所以秀場合併的可能性是不會消失的。

Per Gotesson LFWM 2020 A/W

同樣的急迫性也適用於女裝行業,即使撇除目前的 Covid-19 對行業的衝擊也是如此。 河岸街的中心和整個項目感覺就像是在轉型,這是一個充滿掙扎的轉型。時裝周正面臨著兩難的局面,他們知道自己需要找到一種新的方式與數位一代共存,但同時也正掙扎著要如同科技產業一樣快速發展。

「業界認可是我最關心的事,尤其是當業界人士經常被拒絕進入那些更偏好 Instagram 紅人的秀場和秀場空間時,」創意和營銷顧問 Chloe Tomalin 說,「同時也需要安排大量的廣告和媒體溝通,這是一個絕佳的宣傳機會,但缺乏廣告,對於活動的關注度也會降低。」

出於好奇,我看了一下一些不在我的日程表上的大秀直播的觀眾人数。正常情况下,即使是大品牌的秀,觀看人數都不會到100。有一個相當重要的中國品牌更是很難擁有超過 50 人,即使是在倫敦時裝周,這個活動根本就沒有引起這些品牌粉絲的共鳴。

另一個重要的根本要素是,可能痛苦但相當有幫助、來自英國時裝協會的建議——與設計師們真正交流,與媒體和買手接觸,了解他們來到此地的目的,而更重要的是,不來的原因又是什麼。更多時候,你所尋求的答案,其實就在你提出的問題中。


Text by HR feature writer/ ROSS POLLARD
Translation by HEAVEN RA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