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秀評權威 Cathy Horyn:時尚界沒人願意冒險,因為人們只追求「休閒」

「一塌糊涂。」(Shitty)

.

這是目前《紐約雜誌》(New York Magazine)時尚評論家 Cathy Horyn 對於紐約時裝周的看法。儘管大多數的評論家都可以因應媒體需求做到言簡意賅,但如此一針見血的評論,Cathy Horyn 絕對是業界第一把交椅。


當前年輕設計師的問題?Cathy Horyn:「普遍缺乏歷史知識。」

日前 SSENSE 對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評論家進行專訪,回顧其職業生涯的歷練,再談及至今仍打死不相往來的設計師 Giorgio Armani、Hedi Slimane 等,以及不可避免地,請她評論如今的時尚產業。以下為該篇訪問的重點汲取:

 

01. 走向時尚界的起點:那一文不值的高學歷!
.

photo via SSNESE by Adam Katz Sinding

出身於以新聞媒體學院知名的西北大學的 Cathy Horyn(沒錯,也是《穿著Prada的惡魔》裡的小安畢業的學校),如此亮麗的文憑理應是媒體產業平步青雲的通行證,不料她很快對此澄清,不客氣地將自己獲得的新聞學碩士學位形容為「一文不值」。

「畢業後向 75 家報社發送求職信時,答覆我的差不多只有三家。」

其中之一便是《維珍尼亞飛行員報》(Virginian Pilot),而這也是她記者生涯的起始點,她說道:「我在報紙上看到招聘時尚寫手的廣告,寫著『時裝作家:良好的報導,出色的寫作,無須任何時尚經驗。』於是,我穿著可怕的服裝去應徵,當時我對時尚根本一無所知。」

直到 1990 年,《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致電給她,Cathy Horyn 才展開人生的第二份工作,自那時起,她真正得以在寫作中表達自己的觀點。不久之後,《Vanity Fair》也向她邀約;1997 年,時任《紐約時報》時尚評論家 Amy Spindler 正好離職,因此 Cathy Horyn 再次收到邀約,「我知道《紐時》是我想去的位置」她說道。

 

02. 進入《紐時》,奠定時尚評論權威地位
.

Cathy Horyn 為《紐約時報》擔任時尚評論家 16 年而廣為人知,2014 年離職後,設立 On The Runway Podcast,以知無不言的風格一舉成名;2015年,被任命為《紐約》雜誌網站 The Cut 的評論家,至今已成為時裝評論的(毒舌)權威。

鑑於其在時尚產業之地位與年資,無論是 Anna Wintour 還是 Yves Saint Laurent,Cathy Horyn 總能接觸到時尚界最難以接觸的高層人物,她更因此與許多才華洋溢的設計師與品牌建立深厚的情誼,Raf Simons 便是其中之一,這私人情誼也使她得以發表「獨家新聞」或不為人知的「內幕」。如先前 Miuccia Prada 與 Raf Simons 甫宣告合作,她便隨即對兩位大師進行專訪,揭露他們將在 Prada 展開的合作細節。這樣的機會,對一般時尚編輯是完全求之不得的。(Cathy Horyn 對 Prada 與 Raf Simons 的報導可見此

 

03. Cathy Horyn 從小因父親立志成為記者
.

成功者之所以成功,莫過於將自己的成就歸功於生命中邂逅的所有人,講述自己的人生經歷時,Horyn 一直都清楚自己的目標是成為一名記者,因此她認為在選擇人生道路時也相對簡單了許多。

談到人生之啟發,她首先提起的是她的父親,在 1940 年代,他曾任俄亥俄州州府哥倫布的一名警務專線記者。 而 Horyn 在美國私立女子文理學院巴納德學院(Barnard College)唸書時,曾在歌劇演唱家 Diana Trilling 手下工作,而隨著 Diana Trilling 改行成針砭政治的反共文學評論家,Horyn 也在這位知識分子的耳濡目染下學會如何善用文字發聲。

我的周圍都是良師益友。我父親給過我的最好的建議是:應該把寫出來的東西都刪減掉一半。

.

也因此造將 Horyn 文辭犀利、言簡意賅的風格,作為少數「說真話」的評論家也吸引眾多忠實的讀者,無論對業界的建言,抑或是為一般讀者建立時尚觀點,大家已經從起初對於她的想法充滿期待,到渴望從她的字裡行間獲得答案。

photo via SSNESE by Adam Katz Sinding

 

04. 那些年,被 Cathy Horyn 惹毛的設計師
.

Cathy Horyn 的字字珠璣能夠在時尚界呼風喚雨,反之,伴隨而來的爭議是必不可少的,她不但被列入 Giorgio Armani 與 Hedi Slimane 時裝秀黑名單;她也曾在一篇評論中將設計師 Oscar de la Renta 稱為「美國時尚界的熱狗」,引起時尚界一片譁然,而 Oscar de la Renta 隨即在《WWD》刊登公開信予以還擊,稱她為「放了三天都快餿掉了的漢堡」。此外,連 Lady Gaga 也曾在《V Magazine》撰寫隨筆時暗示 Horyn 的觀點欠缺「現代化」的角度。

Hedi Slimane 2012 年以此圖抨擊 Cathy Horyn 的行為就像校園中的霸凌者,又像脫口秀的喜劇演員。

Cathy Horyn 稱 Oscar de la Renta 2013 春夏的設計一點都不優雅,反而很通俗,就像時尚界的「熱狗」之於美國那樣平凡。 Oscar de la Renta 隨即透過公開信反擊:不應該以人身攻擊作為評論,「如果你可以說我是熱狗,那我是否也有權利說你是放了三天要餿掉的漢堡?」

而 Horyn 對此感到既困惑又好笑地說:「有時候他們是在轉移焦點罷了,某些設計師就是喜歡發洩怒氣,我寧願他們當著我的面直接開嗆, Oscar 就是如此,Donatella Versace 也是,都是一些很坦然的人。其實還有一些設計師會打電話對我大呼小叫,但第二天,他們對我的態度還是非常友好,依然會邀請我參加他們的時裝秀。

「我敢當面對他們說的話,才敢寫在報紙上。我永遠堅持自己的立場。」面對自己的論點,Horyn絕不妥協。

.

 

05. 新世代設計師,毫無先鋒、冒險、反叛可言
.

Horyn 近來的評論主要聚焦於大品牌掌控下產出的設計,過往設計師的冒險與反叛的精神似乎已蕩然無存,連帶的受眾也隨之向主流靠攏,只追逐某幾款球鞋、手袋,再了無新意。

「我認為現在是個轉捩點,(導致這現象的)原因有很多。我們年輕一代的設計師,沒有我在二十世紀和二十一世紀初所見識到的那種創造力,現在人才的優劣全靠履歷和大品牌工作經驗而定,但這些人往往毫無冒險精神。至於現在的受眾更不用說什麼冒險了,我們生活在大家只追求『休閒』的年代,他們只想要特定的球鞋和包包。」

「這將造成整個產業鍊的崩塌 —— 沒有設計師成為先鋒,也沒有買家願意冒險向客戶解釋設計,更遑論那些雜誌會向讀者介紹先鋒設計了。」.

不過 Horyn 仍相信,時尚有其一定的演化週期,目前產業的惡循環或許哪天出現了新的 Rick Owens 或 Martin Margiela,可能就有所改變了呢?此外,時尚的歷史也就 700 年,上述現象著實需以長遠的眼光看待,畢竟,主宰時尚的往往就是一小群人,我們只能期許未來這一小群人能夠真正地發光。

「 Karl Lagerfeld 曾經對我說:『每十年間,只需要冒出兩三個人,就能帶來變化。』我們現在沒有敢於冒險的人,也許以後會有,五十年以後吧。」

 

 

06. 當今評論家與設計師間的關係產生了什麼新變化?
.

身為時尚評論家,必須兼顧兩種職責,一是與設計師交流設計理念,二是與商業人士談論產業。

「時尚評論家」相對於時尚作者是比較新穎的概念,早在十九世紀就已經有時尚作者的職業,到了 90 年代時尚評論類的文章多了起來,這些掌握設計師將以什麼姿態出現在媒體上的編輯們,自然就擁有了呼風喚雨的能力,設計師的願景必須靠時尚編輯展現給世界。

但如今,Cathy Horyn 早認為,品牌比起抓住編輯,更應該抓住自己的發聲管道,例如社群、電影、 Podcast 等,親自和顧客溝通,她透露:「很有趣的是,早在經濟大蕭條時期,每個人都非常緊張,這時社群媒體才正要興起。我記得曾告訴François-Henri Pinault(法國開雲集團董事長和CEO),應該為旗下每個品牌打造專屬的部落格,他就像:為什麼?如今,當我回過頭看時,他們已什麼都有了。」

「我基本上是在告訴他們如何繞過媒體(而直接與受眾溝通)。」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The stillness is forcing us all to reimagine ourselves, reimagining a tomorrow that we don’t even know when it’ll come. However, I am imagining it as different, even better maybe. Essentially, I feel very different,” @alessandro_michele is pictured at his home in Rome with his two Boston terriers Bosco and Orso, where he is spending the time between working, reading poetry and re-reading the novel ‘The Magic Mountain’ by Thomas Mann, “it’s an incredible novel, where this apparently still time is told in a sublime way,” then knitting and learning to play the guitar. His images are the first in a series by artists and talents, part of the #GucciCommunity who express a message of empathy, kindness and well-being through creativity. #AlessandroMichele The #GucciCommunity stands behind aiding those most vulnerable in this crisis, join by donating now to the @unfoundation’s #COVID19 Solidarity Response Fund in support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and locally with @intesasanpaolo's #ForFunding campaign which supports the Italian Civil Protection Department #DipartimentoProtezioneCivile.

A post shared by Gucci (@gucci) on

設計師都該辦 Instagram?Haider Ackermann:唯有大批粉絲的人才被尊重,令人擔憂

 

07. 此時此刻,你認為時尚評論家應該做什麼?
.

「把寫出来的東西都刪減掉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