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Jean-Paul Gaultier:品牌付錢請明星穿衣服,還有人真正對設計師有愛?

Jean-Paul Gaultier 宣布今年一月高訂大秀為他的生涯告別作並同時宣布退休,當外界均在猜測他的下一步以及高訂的未來時,近日他便宣布,往後每季高訂大秀將由不同的創意總監演繹,透過每個人的不同視角與經驗,詮釋 Jean-Paul Gaultier 的不同面貌,而首季將由日本時尚品牌 sacai 創意總監阿部千登勢(Chitose Abe)操刀,消息一出更加令大眾好奇,新一季的高訂大秀將如何呈現?今年七月即將揭曉。

在生涯最後一場高訂大秀落幕後, Jean-Paul Gaultier 近期向《Numéro評論現今時尚界紊亂的生態,以及今日請明星穿品牌衣服的行銷手法,令人想問,究竟是否還有人在乎服裝,或是這些人真正對設計師有愛?

 

01. 時尚生涯告別作——2020 春夏高訂大秀
.

大秀登場前一天,Jean-Paul Gaultier 透過一支短影音宣告這是他 50 年職業生涯的最後章,本季大秀一如往昔,歡樂喧鬧,呈現各式怪誕前衛的風格,有如一場時尚嘉年華,為過去在時尚界五十年所創造的幽默感、歡樂以及豐沛的想像力劃下完美句點。

Jean-Paul Gaultier 曾說:「當我製作一場秀時,不是為了特定的族群,我試著與所有人溝通,與他們多元的獨特性交流。」

本季大秀選址在座落於法國巴黎第一區的夏特雷劇院(Théâtre du Châtelet),創立於 1862 年,以音樂劇作品著稱。Gaultier 說道,當他還小時,曾與奶奶在這看了人生中第一齣歌劇《Rose de Noël》,高亢的男高音以及華麗的歌劇背景,令他就此愛上浮華的裝飾藝術,並奠定往後的設計風格。

夏特雷劇院外觀

夏特雷劇院內部一覽

「當時我才八、九歲,歌劇中的男高音 André Dassary 到某個段落便坐在一張會飛上空中的床,這一幕,對年紀還小的我來說非常不可思議,所以,這個劇院對我一直都有種很特別的意義,在這裡什麼都可能發生。」

Jean Paul Gaultier 與奶奶Marie

Rose de Noël 海報

本季大秀服裝共有 200 多個 look,Jean-Paul Gaultier 巧妙地取用並融合過去的高訂以及成衣作品中的元素,即是今日時尚界近期力倡的 upcycling 熱潮。

許多品牌的經典元素重現秀場,舉凡如水手條紋、巨型皮帶扣束衣以及錯視解構手法等等,Jean-Paul Gaultier 於大秀註解中寫道:「我打開衣櫃,把過去的 archive 拿出來,這就是本季大秀的創作素材。過去剛開始的我沒有資源,今天的我用舊的事物賦予生命新的創造。」然而,當問道是否能解釋這詞的含義時,他說自己其實不懂這詞的真正意涵,因為 upcycling 是他自始至終一直在做的事情。

「事實上,我對於重製(upcycling)不太了解,不太清楚法文是否有相對應的字,但我想意思是差不多的,就是重新開創新的事物(re-invent)。這字中的 up 讓我想到高級訂製,所以本季中,我將部分過去的高訂作品回收,並跟過去的成衣系列結合。」

「這場高訂讓我重新思考我想重做並重新構建的事物,而並沒有想過涉及的範圍有多廣,而是單純追尋直覺與衝動。」

 

02. 為何選擇此時退休?
.

「第一個原因,我四月就要滿 68 歲了……而我最近感到有點受夠了,因為目前時尚界似乎已經看不到我的位置。」

Photo via Dazed digital

許多今日人們逐漸重視的議題,舉凡如多元性別、再製以及永續議題等等,於 1976 年 Jean-Paul Gaultier 的首場大秀中便早已可見,並自此嵌進品牌核心精神。秀場上出現一系列不同身體尺寸、多元性別以及種族的模特兒,打破該年代時裝秀的傳統框架,並展現時尚的真正內涵。這些會真正出現在街頭中的人們,正是帶給他豐沛創作靈感的來源。

「我曾是 Pierre Cardin 的助理,他自由開放的風格影響我很多。現今的自由越來越少,不管是道德上,或是對事物的感知上,我們經常被錯誤地曲解及否決。」

「我很幸運,我已經完成了童年的夢想,而這尤其珍貴。重要的是,我一直都是『自由』的,如果近期我覺得我的自由減少了,可能是因為整體的經濟環境的影響,又或是因為那些時裝屋會竭盡所能減少競爭對手。

「退休不是重點。我從小就開始素描,展示我的畫給奶奶看,即便到了後來她離開後,我仍會繼續畫,因為那是我的個人興趣,我一直都這麼想。」

「有沒有人會看無所謂,這些畫是來自於我、為我自己畫的,而不是為其他人,退休後我也能將這些畫展示給我的貓看。」

「而製作服裝才是我真正的熱情所在,應該說透過服裝,我的畫得以變成現實。」

Madonna like a virgin blonde ambition tour, gold lamé corset, photo via Getty

Madonna MDMA World Tour outfit, photo via Marie Claire

 

03. 付錢讓明星穿上品牌衣服,還有人願意真正消費嗎?
.

Raf SimonsPhoebe Philo 等人,Jean Paul Gaultier 也對於今日紊亂的時尚週期感到反感,自 1997 年高級訂製服納入品牌後,每年 6 個系列的產出,Jean Paul Gaultier 更在 2003 到 2010 年擔任 Hermès 創意總監。在社群媒體崛起的今日,基本上服裝系列的產出從未間斷過,也讓他喘不過氣,他曾於 2014 年向 WWD 表示:「商業的束縛以及每個系列發狂般的更新速度,讓我們失去自由,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尋找新的想法與創新。」

訪談中 Jean-Paul Gaultier 則說道,對今日大眾而言,服裝只是被當成幫品牌曝光的工具,為了行銷,品牌選擇付錢讓名人穿上服裝,加上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造就許多人想成為所謂的時尚 influencer,說到底,人們對品牌的愛還是真的嗎,抑或是這一切只是因為有利可圖?

Photo via Vanity Fair

「回到過去,我會很開心知道 Boy George 或 Sting 親自來到店裡買我的衣服,就連 Madonna 也曾這麼做,但這一切都已經改變了。」

「今天服裝的含義跟以前已經不同了,它仍然是社會文化的一種歸屬,但今天沒人會買衣服了,只有非常少數人會。它們現在被用來送人比較多。

「我這麼說不表示我只想著業績,對消費者來說,這也是他們對我的作品表示欣賞的一種方式。」

Boy George 與 Jean Paul Gaultier, photo via ZOO Magazine

「今天那些明星穿上那些品牌衣服還能獲得酬勞,這已經無關對於品牌的喜愛。今天每個人都能夠看見他們的衣服被一些名人穿上,你只要付他們一大筆錢即可。」

「世界存在著過度消費的問題,但同一時間,真正會買東西的人也不夠多,有些時裝屋甚至還將庫存直接燒毀,然而他們所製作的服裝系列規模非常龐大,對當下的環境來說,若這一切是反過來的話可能比較適當。」

「每件事每個人都想做,然而更重要的是,他們應該要先堅守崗位,做好自己該做的事。」

 

04. 退休後的 Jeal-Paul Gaultier?
.

「第一點,品牌經營還是會繼續下去,只是我不會再設計系列了,或許會找人合作。但最重要的是,《時尚怪胎秀》(Fashion Freak Show)會繼續下去。」

《時尚怪胎秀》的靈感來自於十九世紀巡迴馬戲團的形式,召集與當今審美價值不相符的人們齊聚一堂,比起千篇一律的時裝秀,Jean-Paul Gaultier 試著以不同的形式,容納更多元的敘事手法與視野,將時尚化為一般大眾均能享受的視覺藝術。

「我在女神遊樂Folies Bergère)所籌辦的《時尚怪胎秀,讓我瞭解到,在這個產業我已經什麼都做過了,所以我也該改變一些想法,去嘗試不同的事,對我來說這是現在最重要的。

.
在今日瞬息萬變的時尚界中,Jean Paul Gaultier 能擁有 50 年的精彩生涯,實為不易(訪問者提及自己才過了 20 年就已經快瘋了),這一切是否有秘訣?

「因為我真的很熱愛時尚,更重要的是,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不太跟時尚圈的人混在一起,這會讓你保持一定的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