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TORY

Harry Styles 登《Beauty Papers》:Gucci Beauty 不只為女人,更為男人而生

英國半年刊美妝雜誌《Beauty Papers》日前推出 2020 夏季第八期刊物,以「Revolution 革命」為主題,邀請 Harry Styles 擔綱兩版封面人物,由合作許久的 Harry Lambert 造型,Lisa Butler 負責彩妝,Casper Sejersen 掌鏡。

在其中一版彩色的封面照中,Harry 以 Gucci Beauty 的古銅色眼妝與復古妝容點綴一身 Gucci 海軍藍套裝,如 70 年代華麗的搖滾巨星,刻意顯擺的滑稽姿勢間,溢散著撩人性感卻又不失優雅的態度。

在另一版黑白封面裡,Harry Styles 慵懶地翹著腳,僅穿著黑色網襪與 Gucci 皮鞋,柔媚之神迷惑眾生之際,上身卻是佈滿刺青的身軀,剛愎柔美並存的視覺衝擊,讓此系列作品令人眼睛為之一亮,也堪稱 Harry Styles 近期最狂放之作。

 

01. 介紹一下《Beauty Papers》究竟是何等雜誌?

.

什麼雜誌能為 Harry Styles 打造出如此破格的造型?又是什麼雜誌能讓 Cate Blanchett 極盡搞怪扮醜?美妝雜誌中的 cult 之最,非業界人士都愛的《Beauty Papers》莫屬。

「我們要解放美妝的創意性,賦予美妝一個更加勇敢、有缺陷,卻更加誠實的面貌。」—— 《Beauty Papers》

《Beauty Papers》由知名彩妝師 Maxine Leonard(現為總編輯)和 Valerie Wickes(現為雜誌創意總監)於 2015 年共同創立,旨在以更自由寬廣的視野看待美。「我想挑戰所謂的『美』究竟代表什麼,我想探索那些青年文化可能產生的話題,如何謂『和諧』、『精緻』、『華麗』?我想我們需要產出具有正向意義的東西,而不是追求社群媒體鋪天蓋地地灌輸受眾的單一美學。」Maxine Leonard 說道。

創辦人 Maxine Leonard 表示:「時尚界的聲音都太過單一了。由於廣告商的限制以及主流雜誌的現行制度,導致我們所代表的這些造夢者,其聲音完全被消除了。」

《Beauty Papers》介紹請見以下此篇

Gucci 口紅廣告拍成這樣,真的會有人想買嗎?

.

 

02. 男性也能化妝嗎?

.

當然。

所幸當今趨勢跨越了性別藩籬,唯有美能讓人們趨之若鶩。這也連帶助長了化妝品商機,除女性市場,男性客群也蓄勢待發,更準確地說,各大品牌將服裝及化妝向 unisex 的多元價值觀靠攏。

然而論及開拓男性化妝品市場的先驅,回溯至 20 年前,Jean Paul Gaultier 就曾推出 Le Mâle Tout Beau Tout Propre 系列,其中包括唇彩、潤膚乳、古銅粉、指甲油、眉毛及睫毛修飾刷、遮瑕膏和眼線筆等,遙想於在那個奔放卻保守的年代,男性彩妝已然蠢蠢欲動。

而當今美妝界向男士客群發展已是勢在必行,2018 年底,Chanel、Tom Ford 和 Givenchy 等品牌皆不約而同特別推出男士化妝品系列。更遑論 Gucci Beauty 了,自推出以來力求打破傳統美學的界線,至於性別分野更貫徹 Alessandro Michele 的精神 —

在美面前,不分性別

.

.

 

03. 「妝」適用於男生,「裝」更不用說了

.

Harry Styles 屢次亮相總能凸顯自己的絕佳品味,恣意遊走於時裝的性別光譜,從挑戰傳統感官的中性搭配,總為娛樂產業投下無限驚喜。

他從不認為性傾向能成為他選擇衣著的準則,生而為人,他只想成為他自己。那個在 Met Gala 紅毯上,穿著黑色透視蕾絲襯衫及珍珠耳環的自己,或是在 《Guardian Weekend》封面穿上 Comme des Garçons 多褶邊袖襯衫和長裙的自己。在他身上的亮片、蕾絲、珍珠,消弭了過往既定專屬於女性的印象。這一切說穿了,只是追求美的一種途徑罷了。

「我不認為人們現在還會追求特定的性別劃分。儘管男女性之間還是存在差異,但性別的界限在我看來就是一場如扮家家酒般的遊戲。」Harry Styles 曾在《Guardian Weekend》採訪中說道,「這是女生或是男生穿的,對我來說根本不是真正的問題。如果我看見一件很好看的衣服,有人跟我說:『這是女裝。』我會想:『好哦,但這並不會減少我想穿它的慾望。』」

他認為,比起遵循性別氣質的框架,人們似乎更在乎美的展現,服裝如是,妝容亦是。

.

 

04. 所以 Harry Styles 上封面到底擦了什麼唇膏?

.

  • Rouge à Lèvres Mat 絨霧系列

據 Gucci Beauty 官方 Instagram,Harry Styles 本次於《Beauty Papers》封面上,擦的是 208 色號 They Met in Argentina,Rouge à Lèvres Mat 唇膏,暖玫瑰木色,也適用於男性。Rouge à Lèvres Mat 系列為絨霧系列,唇膏靈感來自 50-60 年代古老的好萊塢電影年代,搭載細條壓紋的全金色管狀包裝,更反映 Gucci 復古而華麗之美學。

208 They Met in Argentina,Rouge à Lèvres Mat Lipstick, photo via Gucci official site

Rouge à Lèvres Mat 系列唇膏以透明的凝膠質柔軟蠟質做基底,與顏料搭配一氣呵成地打造出濃烈、生動的32種色調。絨霧唇膏具有絲絨般的質感,豐盈潤澤不乾燥,迷人的絨霧效果。主打色號包括:紅色系「#500奧德莉艷紅」和「#509 冶豔珍妮」讓雙唇呈現天鵝絨般的高貴典雅;橘粉色系「#302明橙愛葛莎」和「#304瑞典女王」帶有少女般的嬌嫩青春;玫瑰木色系中的「#209 薔薇戰袍」讓雙唇包裹著絲滑的牛奶巧克力色澤。

 

  • Mettallic 金屬光澤系列唇膏

除了 Harry 使用的 Rouge à Lèvres Mat 唇膏外,近期備受矚目的還有 Mettallic 系列(帶有金屬光澤):Rouge à Lèvres Gothique Gucci 傾色星輝唇膏,包括 9 種極具現代感的金屬色調組合而成。

其中經典色號「#25*米開理紅」以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之名命名,為品牌招牌色,呈現泛著金屬光澤的鮮紅;而「#408諾瑪霓虹」的深粉紅色則讓人聯想到耀眼叛逆的搖滾少女;能為成熟戀人添上一股知性風韻則屬「#306彗星美人」的土橙色。此系列各款色號的名字靈感均源自美國黃金年代的經典好萊塢電影作品和角色。

 

05. 結語

.

美妝,無非就是幫助每個人更靠近自己心中理想之美,無關他人的眼光,無關性別,無關規則。過往太多美妝品牌打著「接受自己樣貌」、「做自己」的招牌,卻依舊在形象廣告中灌輸單一且傳統的美學,讓化妝品成為掩蓋缺陷、彌補信心、討好他人的工具。

反之,無論是 Gucci 或 Harry Styles,他們一再藉由行動告訴外界的,只有一件事:一支唇膏,便足以象徵一股勇氣、自由,或是救贖。

最後,以《Beauty Papers》創辦人 Maxine Leonard 的話作結,當她被問及最希望改變美妝產業什麼時,她回答:

「所有規則都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