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TORY

WTAPS 西山徹與造型師長谷川昭雄對談:我從不是死忠的軍事迷

WTAPS,以硬派的日系軍裝最為人所熟知,Jungle Stock 軍褲、Modular LS、M-65 夾克等經典單品,以美軍軍服為原型,加以改良為符合亞洲人身形的輪廓,並注入西山徹個人經歷的裏原宿街頭文化,包括滑板、機車、嘻哈音樂、電影以及軍事等,孕育出 WTAPS 獨到的地位與韻味。西山徹曾言,滑板是影響他最深的根基,軍事,僅是其中一項創作參考而已。

而成天把「軍裝」標籤往 WTAPS 與西山徹身上貼的人們,或許該想想,究竟是西山徹本人這麼定位的?抑或是消費者將他侷限了?

近期,於 WTAPS 官網刊登了西山徹與其御用造型師長谷川昭雄的對談,提及造型與設計間激盪的效果、WTAPS 將原黑金標籤改成白標的原因。對談中,西山徹坦言:「因為我自己並不是忠實的軍事迷,所以自然不會去追求完全復刻的設計,沒有必要,這是我的真心話。」是說,還有人認為他只是個復刻軍裝的設計師?

而論及 WTAPS 御用造型師長谷川昭雄(Akio Hasegawa),他自20 歲開始跟隨喜多尾祥之學習,2007 年曾參與《MONOCLE》英國創刊號的製作,並於 2012 至 2018 年擔任日雜《POPEYE》時尚總監,現為《UOMO》專欄作家與各大品牌造型指導。近期,最為台灣朋友熟知的,或許是他為 Invincible x The North Face “THE EXPEDITION” 操刀的形象。

POPEYE Magazine 2017 WTAPS Editorial


 

01. 當 WTAPS 遇上 city boys?

.

長谷川(以下稱H):「在我看來,西山先生本人就代表著 WTAPS 的形象,一直以來不斷拓展不同的面向,造就非常獨特的品牌。」

西山(以下稱N):「這也就是 WTAPS 的個性吧,這品牌或許多少隱藏著我的影子。」

H:「每個不同系列的主題,對我來說就像由不同的關鍵詞所構成,有在我理解範圍內的關鍵詞,也有我所無法理解的部份。自己理解範圍內的元素自然建構成一種理念,至於不能理解的部分,也隨著我的個性被演繹為另一種想法,倒也產生意外的效果。也正如我所願(笑),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化學反應吧。」

N:「帶點意外的成份,這就是 WTAPS 對於長谷川你所追求的效果啊。一搭一唱,所謂的即興性。」

「WTAPS 獨自發展也是有界限的,這樣一來能讓被限制住的領域被激發出來,讓概念成為可變化的。不只是硬幹,而是彼此激盪出來的成果。」

POPEYE Magazine 2017 WTAPS Editorial

H:

「就我的工作而言,模特兒的存在是很重要的,像 WTAPS 這樣風格狹窄而鮮明的品牌來說,模特兒的多樣性越大,效果會越好。」

「同樣的衣服讓不同的人穿上,將呈現不同的感覺,(人們)實際穿上服裝後,衣服和人的能量相互激盪,就能讓虛構的想法實現。」

「但是,服裝背後若沒有文化背景的話,就算被搭配得再好,也呈現不出其該有的味道,有人說:『衣服穿在人身上,便能看出這衣服背後的文化』,我想為 WTAPS 打造這樣的視覺感受,這樣的化學反應。」

POPEYE Magazine 2017 WTAPS Editorial

N:以自己深受影響的文化做出服裝,對我來說是最關鍵的,這也是所謂『街頭』這詞彙真正的緣由。」

H:「這也是為什麼 WTAPS 蘊含著各式文化的特色,若有在溜滑板的話,就會聽龐克或嘻哈音樂,雖然我也不算精通各種文化,但對於世代的敏感度還是有的。」

POPEYE Magazine 2017 WTAPS Editorial


 

02. 長谷川昭雄的講究

.

H:「老實說,當初為何能接到 WTAPS 的工作,現在想起來還有些不可思議。很不好意思的是,我對於裏原宿文化完全不了解。」

「20 歲時開始從造型師助理開始做起,當時身無分文,連買衣服的錢都沒有,而我的老師是偏愛 Prada 和高端時尚的,因此當時的我,對於街頭穿搭的細微變化及趨勢,實在是一知半解。WTAPS 也是在差不多時期開始的吧?」

N:「大概是 96 年吧?」

H:「是的,所以當時把工作交給什麼都不懂的我,不知道是好還是壞呢。」

長谷川昭雄

N:「當然完全沒有問題。我一直都是這麼說的,當長谷川在 POPEYE 擔當視覺設計時(2012年),我記得有張海報,是戴著一頂平凡毛帽和眼鏡的模特兒,但卻足以讓人們透過這張照片領略這頂平凡毛帽的耀眼之處。當時點醒了我,原來還有這樣的呈現方法阿,無論構圖或細節修飾都是經縝密計算的,這是讓我想和長谷川合作的契機。」

H:「連這麼細微的地方都注意到,真是受寵若驚。」


 

03. WTAPS MILL 系列

.

西山徹自 2019 年推出 WTAPS “MILL” 系列,該系列與每季的常規系列分開,只完全專注生產「軍裝」。西山徹回歸品牌最初生產的 6 款軍規「制服」,包括 M-65 夾克與軍褲、jungle 上衣與長褲及 BDU 套裝,以其為原型,每季運用不同材質和輪廓改造之,並將鈕扣、金屬配飾比照美軍制服細節。但,西山徹在接受 Silver Mag 訪問時也多次強調,他不想做「復刻品」,而是揉合個人街頭經歷之單品。

WTAPS “MILL” 2019S/S

WTAPS “MILL” 2019S/S

N:「不久後將發表的 2020 春夏 MILL 系列 Lookbook,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論誰看起來都只是普通的球鞋和 MILL 的搭配,效果卻非常完美,包含從穿搭中營造的整體氛圍。」

H:「我最近也重新認知到,細節果然還是很重要。雖說服裝搭配很重要,但我覺得就連衣服在人身上形成的皺摺,也會有著些許微妙的變化,這是超越文化或背景的,讓衣服或人的魅力能夠展現出來。特別是讓 MILL 這種簡潔的衣服表現出其本身的味道,這是很關鍵的。」

.

N:「的確是這樣沒錯。」

H:「我認為對於長相帥氣的男生,穿著帶有西山先生的文化、而簡單俐落的衣服,並利用服裝皺摺,得以表現出更有魅力的 WTAPS。因此,素面的襯衫和軍褲是 MILL 的招牌,如何展現它們的韻味,就是我最重要的工作。」

WTAPS “MILL” 2019F/W, photo via WTAPS


 

04. WTAPS 軍褲之經典

.

H:「素面但卻非常帥氣的軍褲,這在業界是絕無僅有的,關於這點,WTAPS 的 MILL 做得非常好。如同西山過去曾說的,不是因為想要穿著有狂熱價值的軍褲,而是去追求自己本身年輕時喜歡的軍褲的素材和細節,這就是 WTAPS 的魅力吧。」

WTAPS “MILL” 2019F/W, photo via WTAPS

N:「完全相同的復刻版當然有其優點,但做出那樣的東西沒有意義,所以更應該講究那些穿搭時的整體感,尤其是小時候看過而深受影響的服裝。」

H:「我很喜歡像工作褲那樣寬鬆的感覺。」

N:「有露營的感覺。」

H:「設計師製作的衣服中,幾乎沒有這樣的軍褲,就像美式風格的老店裡賣的軍褲一樣,果然,這樣的男裝還是最恰如其分的。」

N:「是阿,但上了年紀就忍不住這麼想,其實因為自己並不是忠實的軍事迷,所以理當不會去追求這些完全復刻的設計,也沒有必要,這是我的真心話。」

H:「比起直接照著復刻的細節設計,反倒是重新改變其組合的方式,這才有西山的行事作風。」

Silver Magazine 2019

Silver Magazine 2019

N:「我一直都在思考我要追求什麼。特別是細節,尤其是現在這個時代,我想細節是必要的。」

H:「那反觀有沒有事什麼是不會改變的?」

N:「對我來說,使用好的素材是絕對不會變的。像 M-65 的話就是採用緞面、如果是 Jungle 系列的長褲,就是採用 Ripstop 效果會最好。」

H:「我非常喜歡 Ripstop,這曾經是主流啊,說到這裡,西山現在對軍裝沒有興趣嗎?」

N:「的確沒這麼熱衷了。但只是因為不了解時下流行的東西,若是試著去了解,也許就會產生興趣。」

H:「我也不是這麼了解(流行)。但現在的軍裝和過去相比,實在是差了一點,就我所知,現在為要求彈性所以都採用高科技材質,軍事單品反而比較偏向機能產品。」

N:「當時 Ripstop 材質則是標榜速乾、耐磨,但也是以高機能性為特色啦。」

H:「話雖如此,軍褲的口袋或蓋袋都非常繁複,所以製作起來並不簡單。」

西山徹 photo via Silver Magazine

Silver Magazine 2019

Silver Magazine 2019

N:「是啊,不簡單。我們也有以床單布作為內裏的迷彩襯衫,製作過程相當困難,工藝很費事、非常麻煩,即使如此,當時也考慮製作上的效率化,所以製作算是很有效率的。」

H:「實際上,需要縫製皺摺的產品會非常費工,但這樣的細節,對於 WTAPS 來說,經適度的調整也讓單品更加有趣。」

N:「不只承襲了軍規的粗獷,還必須考慮平時穿著的需求,這是非常重要的。」

Silver Magazine 2019


 

05. 那些服裝以外的事

.

H:「WTAPS 過去使用過棕色包裝袋對嗎?衣服以外的東西,也是西山先生自己設計的嗎?」

N:「你指的是內側有塗層的手工紙袋吧,那是好久以前的東西了,但確實是我自己設計的,我非常喜歡這樣的工作。」

H:「非常厲害呢。一般的品牌都只專注於衣服的製作,這樣的包裝細節總讓人感到相當合適。就像美國的收據或紙袋,很講究與服裝呼應的細節,包裝袋相當耐用、方便,我都捨不得丟。」

N:「很驚訝你有注意到除了衣服以外的小細節,這些細節能被注意到,我很高興。」

H:「關於最近 WTAPS 品牌 logo 的改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改變呢?」(黑金標轉白標)

N:「標籤,從 WTAPS 起初開始一直都是很講究。年末大掃除時,從 96 年的標籤開始,找出了依年代順序不同種類的標籤,一開始品牌標是以圖案的方式呈現,但是最近不知為何看到很多新的設計都變得清晰易懂。所以,我們就用了至今未出現過的 WTAPS® 來當成簡單的品牌標籤。」

H:「標籤非常重要,不同的名字會讓服飾的印象改變。不管衣服有多好看,若商標差強人意的話也是會令人失望的。」

N:「其實之前就開始就有改標的跡象。大概是在發表 2016 春夏 STARTER 系列時,那時剛好是長谷川擔任視覺設計的時期,當時對 WTAPS 來說也是一個轉折點,很慶幸有長谷川的加入。現在回想起來,好像一切的機緣都安排好的……」

POPEYE Magazine 2018 Apr. WTAPS Editorial

POPEYE Magazine 2018 Apr. WTAPS Editorial

POPEYE Magazine 2018 Apr. WTAPS Edito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