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NEWS

川久保玲指名合作,Dior Men 2020 秋冬致敬龐克鬼才 Judy Blame

過去幾季,不斷歌頌在時尚產業裡各居要角的文化偶像的 Kim Jones,繼先前的 Daniel Arsham 與潮流 OG Shawn Stussy 之後,於這次 2020 Dior 秋冬男裝,Kim Jones 選擇致敬英國次文化偶像 Judy Blame,以他作為主要靈感啟發。

但在談這次的系列之前,必須先來認識一下 Judy Blame


.

Judy Blame 是何許人也?
.

1960 年出生自英國東南邊的 Surrey 郡, Judy Blame 本名為 Christopher Barnes,因癌症逝世於 2018 2 19 日,得年 58 歲,過去是名服裝設計師、造型師以及視覺破壞者,他會從泰晤士河打撈起各種垃圾,如銅板、骨頭以及廢棄的陶土管線等等,加上自己擅用的鈕扣與針線,重製為獨特且前衛的配飾,可稱是今日垃圾時尚(Trashion)的先驅。英國《Vogue》報導,Kim Jones 更稱 Judy Blame 為「成就英國時尚的無名英雄」,足見他對英國整個時尚進程的影響力之大。

「這個嘛,我從未受過設計訓練,沒唸過時尚學校——龐克搖滾就是我的訓練。」Judy Blame 曾在《AnOther Man》專訪中如此說道,「因為先前沒受過相關的設計訓練,所以我沒有包袱。」

Judy Blame 於 1980 年代的風格, photo via BRITISH VOGUE

Judy 的藝術家本能出自早年的逃學經歷,因父親工作的因素曾移居馬德里一段時間,無心上課時,他會把時間泡在普拉多國家博物館(the Museo Nacional del Prado),也使得個人品味得到穩固的根基。約 1980 年代,他在 16 歲時回到英國,碰上英國龐克的黃金年代,而舞池文化也正崛起中,亦是影響他往後一生創作的重要階段。

這類型的次文化集散地吸引了眾多藝術家、電影人、扮裝皇后以及中央聖馬丁的學生(甚至學校就在該年代紅極一時的 Blitz 俱樂部隔壁),Judy Blame 也因而結識在當時仍是學生的 John Galliano 等人。Judy 曾在專訪中說:「在當時,永遠都找得到值得反抗的事物。」

「很多人以為龐克只是一種穿搭風格,它不是,它代表著一種年輕人的文化精神。」

Photo via VOGUE

為了參加當時俱樂部所舉辦的主題之夜,Judy Blame 開始製作自己的服裝,傳奇攝影師 Nick Knight 是他當時最先認識的其中一人,Nick 向《紐時》述說當時的情景:「為了禮拜二晚上的派對,他們會禮拜六就開始製作衣服。」

「對他們來說,穿上設計師品牌或他人做的衣服參加派對是非常荒謬的想法,他們絕對不會這麼做。」在派對的準備過程中,Judy Blame 也開始利用珠飾與一些素材製作成各式精美配件,而後加上珠寶以及標誌性的安全別針,成為他開始設計珠寶的起點。

Photo via PARIS LA

「那是一個充滿實驗精神的時代,」Judy Blame 向《Interview》說,「為了去夜店參加派對,我們當時沒太多錢,所以我每個禮拜開始製作珠寶,為了讓自己的穿著與眾不同。」

為何改名為 Judy Blame
.

Christopher Barnes 在青少年時期離開鄉下,移居倫敦,當時他正於一間同志酒吧 Heaven 的衣帽間工作(就是替客人收好他們的大衣),也在這時期改名成 Judy Blame

Judy 是來自服裝設計師 Antony Price(奠定了 1970 年代華麗搖滾的舞台風格服裝)在當時幫他取的小名, 為了向 Judy Garland19701980 年的同志偶像,著名作品《綠野仙蹤》)致敬,而姓氏 Blame 則是來自他的髮型師好友 Scarlett Cannon。每當要歸還顧客的衣服時,Judy 總是會選擇最適合他們風格的那件,而並非他們最初穿到店裡的衣服,也因此成了他日後成為造型師的養分。

Scarlett Cannon 向《紐時》說:「每當客人因此發生紛爭時,大家都會說『Blame Judy』(都是 Judy 的錯)」而後 Scarlett 發現反過來唸相當順口,他的新名字就這樣沿用至今。

1980 年早期,Judy Blame 至 Wales 拜訪好友 Scarlett Cannon,據稱當時因兩人來自城市的造型過於前衛,而引起該住宅區鄰居的好奇

 

Baffalo 時尚革命
.

提及 1980 年的英國時尚,一定會提到 Baffalo,這個集結了數名攝影師、設計師與藝術家的創意團體,主宰著當時的英國時尚情景,透過各式反叛力道十足的造型挑戰大眾審美觀,也是將運動混合高端服飾的先驅,綜合外媒報導,當時業界仍僅存在著雜誌的時尚編輯,是 Buffalo 發起人 Ray Petri 促使造型師(Stylist)一詞的誕生。(Stylist 一詞在加勒比海諺語中帶有「粗魯的男孩、叛逆」的意涵)

Ray Petri

Baffalo 相當擅長混搭風格迥異的單品,進而創造出在當代可謂相當反叛且精彩的視覺呈現

Judy Blame 剛開始進時尚圈工作時,便是替 Ray Petri 做造型,Ray 相當欣賞 Judy 的蒐集狂珠寶風格,使他的名字能登上當時的《The Face》或《i-D》雜誌大片上,並結識許多名人,如 Boy GeorgeKylie MinoqueBjörkMassive Attack 等人。

Boy George 與 Judy Blame

1980 年的 i-D,Blame 過去操刀的造型向來是意義超越實質的金錢,曾將自身對愛滋病與環境議題的重視融入到當時的雜誌大片中

1990 年由 Judy Blame 操刀的 i-D 雜誌大片, photo via Sleek Magazine

 

他曾為川久保玲設計珠寶
.

Judy Blame 長久以來作為川久保玲的粉絲,在他離世滿一年後,AnOther Man選擇刊出專訪回顧, 當中 Judy 細述了這段難忘的經歷。

「我看過她(川久保玲)早期在巴黎辦的秀,當時的她嚇傻了那些在巴黎的人,而當我接到電話邀約請我替她設計配件時,我心想:『天啊,終於!』然後就立即安排了一次會面。」

「我當時遲到了三分鐘,汗流浹背且拖著包包,她就坐在那,正襟危坐像希特勒一樣,被他的員工包圍著,她指著我帶著的一件單品,那是由金鍊跟螢光粉軍人玩偶做成的配飾,然後她說:『我要它。』」

2005 年 Comme des Garçon Homme Plus 春夏男裝,由 Judy Blame 擔任配飾設計, photo via VOGUE

「會談結束後我一直在想,『她是認真想要這個嗎?』過幾天後,我打給 AdrianCdG 執行長、川久保玲老公)問:『Adrian,玲到底想要我做什麼?』他回答,『她不在乎你想怎麼做,只要有粉紅跟金色的元素就好。』那是我唯一得到的指示。」

「那次經歷真的很令人緊張,但很棒,當時她的系列是滿滿的粉紅豹,那些衣服活像是用傢俱布料製成的。」

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大約是 2005 年春夏(Comme des Garçon Homme Plus)?她當時還讓配件在秀上出現兩次,所以我想她應該很喜歡吧?之後我持續做了這個用金鍊跟螢光粉小軍人玩偶組成的配飾大概有半年之久。」

2005 年 Comme des Garçon Homme Plus 春夏秀場出現的配件,以 Judy Blame 當時與川久保玲會面所戴著的配件作為靈感來源, photo via number3store


.

2020 秋冬系列
.

認識完 Judy Blame 後,我們將重心拉回本季秋冬系列。

這次 Dior 男裝秋冬系列設於法國協和廣場(Place de la Concorde),整體結合 Kim Jones Judy Blame 雙方的美學開創嶄新風貌。

Kim 結合男女裝的特性及高端時尚與街頭,而系列中的 Judy Blame 特色便是經由轉化再製為可穿戴的配件,搭配 Dior 的精緻工藝展現傑出細節,透過亮點裝飾呈現 1980 年代的龐克元素,向 Teddy Boys、德國 Blitz 俱樂部年代以及 Judy Blame 經典文化風格致敬,

Photo via DIOR

系列中可見綴著珠飾的晚宴手套,雀爾喜靴子以及拼接飛行夾克,Dior 經典的棉質印花圖騰同樣地以各種形式分佈在單品中。也能看見 Kim 繼續秉持著「街頭與高端沒有分別」的宗旨。對時尚而言,只存在著跨階級、共享的品味。

Kim Jones 在年僅 16 歲時認識了 Judy Blame,雙方分享著相當多的共同興趣,如服裝、配飾一直到夜生活,Kim 曾向《WWD》如此形容 Judy:「當我年輕時,Judy 是其中一個對我影響深遠的人。我們是朋友,不是摯友,而是我非常敬仰的人。」當 Kim 仍任職於 Louis Vuitton 時,兩人便合作過秀場配件,一直到 Judy 離世前,都還在緊密合作出版一本集結 Judy 過去作品的書籍。

2015 年 Louis Vuitton 秋冬 Kim Jones 與 Judy Blame 合作配件在秀場上首度亮相

Judy Blame、Kim Jones 與 Tim Blanks, photo via sohu.com

Judy Blame 直到離世前都住在倫敦 Stoke Newington 區的公寓(據 Vogue 報導,多虧了有當時與仍在 Louis Vuitton 的 Kim Jones 合作,讓他預付了三年的房租)壁爐上掛著一張他在 1970 年後期參加 The Pop Group 樂團演唱會得到的海報,有著大大的 slogan “We Are All Prostitutes.”(同時也是該樂團的知名歌曲)

據《衛報》報導,Kim Jones 也藉本季向 Dior 過往的設計師 Marc Bohan 致敬,他為時裝屋奉獻了 30 年的歲月,這次閉幕男模所著一件綴滿珠飾與亮片的夾克,靈感來源便是來自 Bohan 1969 年的秋冬系列。 

Photo via DIOR

.
秀場男模身上的配飾由
Dior 的珠寶設計師 Yoon Ahn 負責,她利用 帶有 Dior 經典元素的素材,再現 Judy Blame 標誌性的再製風格配件,並特地找來 Judy Blame 過去的助理協助製作系列中領帶與圍巾的部分。

而貝雷帽、鴨舌帽同樣是本季亮點,並也是 Judy Blame 的標誌之一,設計師 Stephen Jones Buffalo 風格以及巴黎的優雅元素引入其中;最終,以 Judy Blame 風格不可缺少的晚宴手套,將本季系列的主軸概念完整化。

「這次系列中,我們重製了許多 Judy 過去的作品,並將它們 Dior 化。」Kim Jones 這麼說道。


對於本季呈現,《
Vogue Runway》給予高度評價,指出該秀自第一套衣服出現後,便預示了 Kim Jones 對於品牌以及男裝未來嶄新一年的宏偉願景。

「倘若 2020 年,我們不再以性別作為分配服裝的標準那該怎麼辦?目前在時尚界位居要角的年輕創意世代早已摒棄這種陳舊的想法了,他們的創作沒有邊界,而 Kim Jones 正是其中的先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