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NEWS

Gucci 2020 秋冬男裝,若能回到 5 歲,請重新學習如何成為男人

2016年, Alessandro Michele 決定將 Gucci 的時裝秀自 2017 年開始統一為男女合併的形式展出,無疑撼動米蘭男裝週於業界的地位,畢竟 Prada、Fendi、Gucci 絕對堪稱米蘭最具代表性的幾場秀,當 Gucci 退出時,不光影響米蘭,更促使整體產業重新思考男女合秀的可行性。

2020 秋冬,這場 Alessandro Michele 接管 Gucci 5 週年的大秀,重新回歸男裝(當然模特兒 line-up 依舊穿插著女性)。預告一下,原本我們預期 Alessandro 將帶來顛覆以往、更有「陽剛男子氣概」的秀,但,永遠別以一般男裝的視角看 Gucci,中性的趨勢絕非一句「男生穿女裝、女生穿男裝」如此表面就能輕易帶過,在 Gucci 的創意視野,永遠做的到「雌雄同體」

穿上娃娃般洋裝、短版緊身毛衣的男模,圍繞著規律擺盪的金屬破壞球,搭配著強烈的搖滾樂,2020 秋冬,Alessandro Michele 究竟想為男人訴說,不,應該是「抗爭」些什麼?

photo via Gucci

 

01. 為何重回男裝秀?

.

《WWD》的秀前專訪中,Alessandro Michele 保守地透露,這是他個人心之所向與商業方向契合的結果。可就市場看來,這決策絕對意味著男裝市場不容忽視的潛力。

Alessandro Michele:「老實說,一開始我只是單純自己想這麼做,但後來我開始思考如何和公司溝通,如何與 Marco(Gucci CEO Marco Bizzarri)一同執行,畢竟這是很重要的決定。最後,你會發現其實很多人對我內心所想的事情也有同感,因此這決策沒有疑義,甚至也許早就有人等著我這麼做。所以我會說這是個業力的(karmic)的決策,我很高興。」

.

 

02. Gucci 想為男性爭取什麼?

.

「自由。」
這就是 Alessandro Michele 想為世上所有男士爭取的。

過去 Gucci 談論的議題多關乎於性別、性慾、女性身體自主的自由與解放,本次,重點則聚焦於男性,如何成為所謂男人?或許我們都該重頭學習

「從政治的角度上來看,男性,就如女性一樣,在傳統社會框架下,很明顯地已被定型、被刻板印象定位,且在現實世界中,男性的『定位』實在太過狹隘,簡直讓人幽閉恐懼症發作。」Alessandro Michele 說道。

「事實上,最吸引人的男士是那些擁有女性化一面的人,我不是指穿著裙子,而是意味著某種情感上的連結,保有脆弱的真誠。」他期望,透過時尚帶出男性亟欲隱藏的脆弱面。

photo via NYTimes

.

 

03. 邀請函:我的五歲生日派對,來玩嗎?

.

把焦點拉回大秀本身,本季以法式風格的復古明信作為邀請函,附以細緻的手繪圖騰與手工雕刻的紙雕花邊,每張樣式皆不盡相同,其中嵌有一張生日邀請函,內容以兒童般的手寫字體寫道:「邀請你參加我的五歲生日狂歡,Ale 留。」

前導影片更是集結眾多 Gucci 員工五歲時慶生的照片,部落客 Susie Lau、Alessandro Michele 本人也特別在社群 po 出五歲時的照片響應大秀主題。雖說 2020 的確是他入主 Gucci 的第五個年頭,但仍讓人好奇,這五年時間,和五歲兒童有何關聯?

.

 

04. 秀場裝置:時間的概念化

.

具 Gucci 官方資訊,本季以米蘭 Palazzo delle Scintille(譯:閃耀的宮殿)為場地,為 1923 年由建築師 Paolo Vietti Violi 設計的新藝術風格建築,原為單車場館,不過圓頂於二戰時期被摧毀,爾後,轉而成為米蘭汽車及海洋貿易展覽的場地,近期重新翻修後再次煥然一新。亙久不衰的歷史意涵,令其成為本季 Gucci 極具時間意義的大秀秀址。

因為時間,是這場大秀隱含的核心。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位於場中央的巨型傅科擺,在沙地上來回擺動,其永不靜止的規律運動,彷彿預示著 Alessandro Michele 從過去至今,在 Gucci 不曾停歇的腳步,針擺無止境地勾勒出沙線,似乎也象徵時序的流逝與定律。

photo via Gucci

.

 

05. 大秀宗旨:如果我五歲,穿什麼都不會被罵吧?

.

「若一個五歲的小男孩,穿著母親的鞋玩耍,或戴著魔術師的帽子去公園,沒人會批評他,不是嗎?」

那為何當人們 25、35 歲時,卻故步自封什麼都不願嘗試?

「童年的世界是非常美好和詩意的。媽媽們會為了讓孩子們更美麗、迷人,而為他們買衣服,但是當男孩長大後,他們會被告知:『聽著,之前能這樣穿是因為你還小,但現在,你不能再這樣了。』」Alessandro Michele 痛恨在成長過程中,男性被社會形塑的種種規範。

「我為這場秀打造的服裝,是我還小的時候會穿的衣服,我想再次成為孩子。因為童年,是你能不顧一切做自己的時期。」

.

 

06. 娃娃裝與 Kurt Cobain

.

全場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穿著娃娃般縮水洋裝的男模。洋裝款式帶有樸素、童趣的鄉村氣息,藍白相間格紋,搭配讓人會心一笑的動物圖樣徽章(誰小時候穿過的衣服沒有這些動物?),上衣尺寸更刻意縮小,這正是 Alessandro 刻意營造男人穿著小女孩洋裝的強烈對比,不過,又有何不可呢?

Kurt Cobain(L), Gucci 2020 Fall Menswear(R)

該造型也令人聯想到 Nirvana 主唱 Kurt Cobain,1993 年登上《The Face》雜誌封面時,就曾穿著女性碎花洋裝,化著煙燻妝亮相;此外,在〈In Bloom〉MV 中、現場演出,抑或是和團員的合照,Kurt Cobain 絕對算是垃圾搖滾風格中,將女裝詮釋得淋漓盡致的先驅。而本季 Alessandro 也將 grunge rock 風格注入系列中,如不收邊的短板上衣、破損的刷色牛仔褲及露出內褲頭的低腰褲等。

Kurt Cobain 過去會穿著妻子 Courtney Love 的洋裝表演

Kurt Cobain

Gucci 2020 Fall/Winter Menswear, photo via Gucci

Gucci 2020 Fall/Winter Menswear, photo via Getty Image

.

 

07. 幼稚園的縮水毛衣、小短褲、公主外套

.

同上,想像把成人塞進 5 歲小孩的衣服,便能概括 Gucci 本季大秀。

MON PETIT 繡在一件小巧的粉紅色馬海毛毛衣上,毛衣甚至小到露出腰際;合身天鵝絨外套搭配米色短褲、白長襪,提著方形鐵盒(餐盒),就像剛進入寄宿學校的第一天的孩童一樣;還有男模穿著天空藍的羊毛公主外套。

「這場秀是張邀請函,邀請你回到童年,重新學習,成為男人的新方式。」Alessandro Michele 說道。

.

 

08. 搖滾

.

看過大秀的人會知道,模特兒雖然穿著娃娃裝和粉嫩色系的服裝,但背景音樂卻是瑪麗蓮曼森的 Sweet Dreams,化的妝卻是重金屬的煙燻妝。由此可知,Alessandro 欲闡述的故事,永遠是一體兩面。

印有「IMPOTENT」、「IMPATIENT」、「THINK 和 THANK」等標語的 T 恤,文字取樣自藝術家 Christopher Wool 與作家 Richard Hell 的著作《Psychopts》。

Richard Hell 為 70 年代龐克興盛時期,美國樂壇的指標人物,更是帶起垃圾搖滾人士穿著破損、剪壞上衣的時尚先驅,其穿衣特色之一便是用別針將破損的襯衫固定,這也引起後人效法。(現年已 70 歲的 Richard Hell 也受邀現身 Gucci 秀場)

Tim Blanks 的想法是:「他的表演就是一場精神病的盛宴。誰能看著洋娃娃身上充滿刺青、化著貓眼妝,而不聯想到 kinderwhore?尤其配樂還搭配瑪麗蓮曼森的嚎叫。( Kinderwhore 可回溯至美國 90年代,以女性為主的垃圾搖滾樂團曾盛行這種名為 kinderwhore 的服裝風格。以破爛的、撕裂的低胸緊身娃娃裝或小洋裝、長襪等服裝組合,搭配厚重誇張的妝容。同樣,這些小學生夾克和黑色皮革製的短褲,這是戀物癖腐敗的純真,是嗎?」

.

 

09. 包款:賈姬包宣告回歸

.

無須贅述,近幾期 Gucci 的包款幾乎男女皆宜,可見 ASAP Rocky、Jared Leto、Harry Styles 等人皆做了最好示範。本季,60 年代最經典的賈姬包(Jackie)回歸!但細節設計已經 Alessandro Michele 翻新修改,維持 hobo bag 一貫半月形輪廓,但原本僅能手提的短提把,改良成細長的肩背帶,而秀上款式以素面皮革為主。

改良過後長側背背帶的 Jackie 包, photo via Gucci

Gucci Jackie Bag

另外,一款以 GG Supreme 提花帆布製成的硬殼手提行李箱,側邊鑲以皮革裝飾,一面註記著 FAKE,另一面則是 NO,玩轉「假」和「非假」間的文字遊戲,提醒你,事情單看一面是不行的,就像性別,並非光靠單向的表面就能定義。

.

 

 10. 最後,五年前與五年後的轉變?

.

Alessandro Michele:「在我剛上任時,必須為 Gucci 建立起非常清晰、扎實的形象,體現出 Gucci 代表什麼。因此,這(男裝秀)對我來說,在闡述故事上非常有用。5 年之後的現在,男裝秀再次出現,我個人的動機是,再次深入鑽研我心中認為最強大的事物,因為我覺得男裝更具有實驗性和開創性,男士的規範(比女性)更少。」

「五年前,我需要為品牌確立一個特定的方向;而現在,男裝秀成為幫助我講述的故事更加具體的一種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