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Dior x Stussy 登場之前,一些事讓你更認識 Kim Jones

過去擔任 Louis Vuitton 男裝創意總監有 7 年之久的 Kim Jones,自去年四月受到欽點成為 Dior 男裝創意總監後,他揉合裁縫工藝與潮流文化,引領 Dior Men 到達另一個層次,上任後更藉與多位藝術家合作,深拓品牌的文化足跡,不論是 Daniel ArshamKaws 亦或是空山基,近期更與 Nikolai Von Bismarck 出版攝影書,Kim Jones 的諸多嘗試,均漂亮地呈現在帳面的數字上。


據金融機構
Morgan Stanley 的研究報告指出,Dior 為目前業界內的佼佼者,在 2019 年的銷售數字便已經上升 18.7% 來到 63 億歐元,實際營收利潤達到 10 億歐元,創下過去十年從未看過的絕佳成績。

 

「在過去一年半,大家對我的想法有很大的改變,但我還是一樣的 Kim Jones。」

 

與現今許多品牌創意總監相比下,Kim Jones 算是顯得相當低調,但若去看他的 IG,不難能了解他在業界內的好人緣,Victoria BeckhamKate Moss Naomi Campbell 都是他公認的圈內摯友。對於自己能夠得到這麼多業界名人好友的支持,Kim Jones 曾說:「人們都愛這個品牌並且也同樣愛著我,這是很棒的組合,你懂吧?」

Louis Vuitton 2018 A/W Kim Jones 邀請好友 Naomi Campbell 與 Kate Moss 擔任男裝秀場壓軸, photo via Shutterstock

據悉,Kim Jones 在未來四個季度的系列設計也早已排定,近期他的 Dior Essentials 男裝系列重塑男士衣櫥經典,丹寧夾克、風衣以及灰色毛衣以及標誌性側面鈕扣 Tailleur Oblique 西裝,成功讓該系列的討論居高不下。

「我只是想做更多,我想要 Dior 成為最大的男裝品牌,因為它值得這樣的未來。」


.
2020 Pre-Fall Dior Men x Stüssy
.

在開始前,我們想跟各位說明,這次合作正確來說應該是「Dior Men x Shawn Stussy」。

去年 Dior 首度於東京舉辦的男裝早秋系列發表得到空前成功,為時裝秀帶來諸多改變的 Kim Jones,也將在美國時間 12 3 日於邁阿密迎來明年的早秋趨勢,趕在巴塞爾藝術展之前替邁阿密當地暖身,而這回的合作對象在開秀前便早已公佈,是他自年輕時便相當欣賞的 Stüssy

Kim Jones 與 Shawn Stussy, photo via Dior

2020 Dior Man 早秋秀場邀請函, photo via IG@mrkimjones

Kim Jones 年僅 14 歲時就已認識品牌 Stüssy,當時他甚至會尋求門路,向在 Gimme 5(複合式潮流品牌發行商)工作的朋友買品牌衣服。

 

「我還年輕時會從頭到腳都穿 Stüssy,當時真的很迷戀這個牌子。我現在甚至有好幾箱的 Stüssy Archive。」

 

能夠促成 Dior Men x Shawn Stussy 的合作,一切都多虧於 Fraser Cooke 的牽線。作為 Nike 全球影響力行銷特別專案的高級總監,Fraser 一直是過去品牌知名聯名的幕後推手,其中包括與設計師川久保玲、Virgil Abloh 和 Kim Jones 的合作。

對於兩人的相識,Kim Jones 解釋道,「當他還在倫敦經營潮店 The Hideout 時,我曾是他的店員。我們是很多年的朋友了,我也一直想跟他合作。」

「我一直把 Shawn 視為藝術家般的存在,幾乎可以說,我認識的每個孩子都知道如何模仿他的簽名,因為我們過去常常在課本上這麼做。」

為了這回 Dior 的邀約,自 1996 年便引退的品牌創始人 Shawn Stussy 難得復出,自他當年第一次在手工製作的衝浪板上寫下 Stüssy 後,這單字便漸漸成為世界上最知名的服装 logo 之一。

Ps. 老早就把品牌易主的 Shawn Stussy 之後便鮮少出現在螢光幕前,前些日子曾以個人名義與其他品牌聯名卻遭到現任 Stüssy 老闆控告侵權,這回與 Dior 合作可說是名副其實的王子復仇記

年輕時的 Shawn Stussy 與手工簽名衝浪板

過去以獨特的簽名筆法為人所知的 Stussy 在這次的聯名合作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因為這也是 Dior 首度不是與純藝術派合作,自然也讓大眾好奇這回雙方聯手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從近日逐漸公佈的資料來看,Stüssy 運用自身標誌性的手寫字母線條,融合 Dior 現代的風格,並深植衝浪元素,發展出前所未見的圖樣。

「我當時只用黑白兩色創作,當我遞交給他們作品時,團隊把它重新上色,他們了解什麼是現在季節的流行色,能夠將自己的作品交出並且交由其他人完成後續真的太好了。」

「我對繼續印要價 40 美元的 T 恤沒什麼太大興趣,但這次的合作確實讓我大開眼界。」Shawn Stussy 這麼說道。

關於這回早秋系列中即將登場的特殊印花面料,Kim Jones 與團隊深受邁阿密裝飾藝術建築「Tutti Frutti」以及 Dior 於六零年代早期的 archives 啟發,「有些印花非常迷幻,非常符合這個時代的氛圍。」如這回系列中出現的串珠襯衫製作時間須耗費約  2600 小時,工法相當繁複且耗時,也因此產量相當有限。

Kim Jones 說:「這個印花的製作工法相當複雜,也因為製作相當耗時的關係,有使用到該印花的產品基本上是限量的。」

面對這次的合作,Stussy 在巴黎 Dior 總部專訪時也分享了對於這次合作的感想:「他們並沒祭出太多誘惑,我只是正好處在一個很好的位置,而他也是,我們的想法似乎是不謀而合,而若是我需要最後再放手搏一回,為何不跟 Dior 一起呢?

「與 Dior 合作是上上策;除了敬仰之外,我沒有其他的想法。」


Dior
與藝術界的合作其實有跡可循,Kim Jones 曾說:「事實上,過去在成為服裝設計師之前,Christian Dior 經營畫廊有 15 年之久,因此對我來說這很合理,他趕在其他設計師之前便早已征服美國。」

而這回的的合作系列將於 2020 開始販售,屆時也是 Stüssy 推出品牌滿 40 週年,儘管不論是 Kim Jones 或是 Shawn Stussy,兩人對於街頭服飾(Streetwear)一詞都感到不以為意,Shawn Stussy 說:「如果你在我身邊說這個詞,我會起疹子的。」

我很討厭街頭服飾這個字眼,它讓衣服聽起來很無關緊要。」Kim Jones 如此說道。



所以,
Kim Jones  都買什麼書?
.

「我不買藝術書,我買初版書。最近我買了一些 Jack Kerouac 的個人系列,然後很多 Virignia Woolf,我一直都在買有作者親筆簽名的出版書,我的書櫃使我看起來很像有強迫症。」

Kim Jones 在巴黎公寓與書櫃合影, photo via W Magazine

「我會蒐集 Bloomsbury 出版社的書,我的父母在 Charleston Farmhouse 附近有一棟房子(出版社成員 Vanessa Bell Duncan Grant 的故鄉),當我還小時,那棟房子就已經成為我的真愛。」

過去在訪談中,一談到書,Kim Jones 便熱切地向記者介紹他的珍藏出版書籍,記者從 Kim Jones 向他展示的照片中看到,遑論初版,多半我們所知的二手書狀態多半並不會太好,然而 Kim Jones 的書籍看起來和全新沒什麼兩樣。

「這是我的熱愛,我很愛閱讀,我喜歡觀察不同的事物。在倫敦我有一個很大的圖書館,我從一個很有趣的人那邊買了棟房子,裡面的書櫃設計是從法國建築師普魯維(Jean Prouvé) 以前的草稿中發想的。」

普魯維 1945 年的書櫃作品, photo via patrickseguin

「我把所有的東西挪到一個很大的空間,然後我就會開始規劃所有東西,想想若能從今以後都待在這個地方好像也是不錯的,我可以重整並且整理以前擁有的東西,像是我的 Archive 服飾,我把每件東西都分類並且整理好,我真的很享受這麽做。」

Kim Jones 與愛犬 Cookie, photo via T Magazine


.
倫敦永遠是男裝的首都
.

「會這麼認為主要是因為薩佛街( Savile Row;位於中央倫敦 Mayfair 區,以該街道上興盛的男裝訂製而聞名) 的關係,當然米蘭時裝週一直以來男裝比例都比巴黎高,但是現在巴黎男裝周的規模也已經不同以往。」

「每當我規劃一場秀的時候,我會希望每個概念都能讓人們感到驚奇。我了解人們來到一個地方需要看很多品牌的秀,所以我希望能夠讓這場秀在他們心中留下不同印象,讓他們離場後都能夠感到滿足。」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16 days until the next @dior men’s show in Miami !

A post shared by mrkimjones (@mrkimjones) on

Kim Jones 的創意團隊內有許多炙手可熱的人才,如 Matthew Williams 以及 Yoon Ahn,對於未來的新銳設計師他心中也有著自己的一套標準。

5件事讓你更了解AMBUSH主理人/Dior Men珠寶設計師Yoon Ahn

「我喜歡 Alexander Huseby GmbH 做的,那些專注於永續且回收製作後的單品,我會關注倫敦的年輕設計師,我也喜歡 Craig Green Grace Wales Bonner。」

GmbH 雙人組 Benjamin Alexander Huseby 與 Serhat Isik, photo via nobodycares.fr

.
「在
Fashion East 組織裡有許多年輕設計師,那些人很專注在做出成績:那種白手起家、最終創造出在人們心中有一定意義的作品的能量。」

提到未來是否會再提攜後進加入 Dior 團隊,Kim Jones 毫不保留地回:

如果我找到夠好的人,絕對有機會,但目前團隊內每個人都相當有能力。

「目前團隊內的人都很獨立自主,大家都忙著自己的事,我不是個獨裁的人,我是個喜歡合作的人,我會設定一個目標,對於開始跟結束,我有很明確的想法,我們不會輕易改變方向,因為大公司不是這樣運作的。我希望能夠讓每個人都參與其中,並且在過程中有歡笑,有著很棒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