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關於 Instagram,創辦人 Kevin Systrom 希望你了解的 10 件事

本月出刊的《紐約》雜誌,刊登了與 Instagram 共同創辦人凱文斯特羅姆(Kevin Systrom)的對談,這位 196 公分,年僅 35 歲的史丹佛高材生,2010 年創立 Instagram(當時才 26 歲),2012 年以十億美元的高價被 Facebook 收購,2016 年便躋身為億萬富翁行列。

但過去社群被歌頌為「解決人類問題」的新科技,如今,卻演變為類商業廣告平台(充斥著各家品牌、各種商業行銷行為),外貌標準單一化元兇,甚至是帶風向、捏造假新聞的利器。社群中優與劣的並存,虛與實的拿捏,以及對社會造成的衝擊,作為創辦人,Kevin Systrom 如何看待這些問題?(自 2018 年 Kevin Systrom 已離任 Instagram CEO 一職)

Instagram Co-Founders Mike Krieger and Kevin Systrom, photo via Technadu

.

 

01. 賣給 Facebook 後,Instagram 成了 1000 億美元的大企業
.

即使從當初出售的 10 億,翻了百倍成為至今市值 1000 億美元的大公司,Kevin Systrom 從沒表示過後悔,他透露了當初出售給 Facebook 的細節,「最初有好一陣子,我們幾乎鐵了心要做一間獨立的公司,但事實上,在賣出公司的前兩天做了一輪風險投資,這原本是我們最不需要考慮的事,然後 Mark(馬克祖克柏,Facebook 創辦人)便突然加進來,有效地讓整體估值翻了一倍,並提出了一個未來令人信服的版本,那是我們得以一起共創的版圖,但公司仍舊保持獨立。」

「其實一路上有數不盡的人向我們提議收購,我們一律:『不,謝謝。』而 Facebook 基本上就是抓對了時機,真的,我們認為那是加速 Instagram 成功的方法,他們絕對在整個成功的過程中給予我們助力。」

.

 

02. 變質的 Instagram,社群所造成的重度焦慮
.

「我自己遇到並交談過的人,通常都深感壓力,他們不得不把過著這樣的完美生活的樣子放上網路,像每晚出門玩樂,花很多錢,與浮誇的人們聚在一起,每個人都很瘦……永無止境的清單。我認為,最大的壓力源自於,人們不斷思考著『我應該和大家分享我生活的哪一面?』、『我夠酷嗎?』或『我朋友做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嗎?』

「起初,這其實是為設計師和攝影師建立的社群,比較像是,我有這些創意,並提供他們一個有趣、好玩的創作工具和平台,很快地,隨著越來越多人透過它來展示生活時,其本質就已改變了。造成這潛在問題的主因是,所有人都默認這(平台)是公開的。」

「因此這意味著,只要你願意分享你的生活,那就會有追蹤者;接著,你的生活要是越有趣,就有更多人變得更嫉妒。情況就這麼偏差下去。」

 

03. 本來照塗鴉牆照時間排好好的,為何 Instagram 改演算法?
.

過去 Instagram 以時間序作為塗鴉牆排序的標準,為使用者所津津樂道,但為了擴增使用率,Kevin Systrom 這麼改變演算法。

「最初,我想著如何讓使用人數極大化?Facebook 創造了這種潛力,我們效法,並發展的非常好。轉折點(inflection point)發生在我們開始將 Feed 排序(IG 動態牆演算法的改變)時,因為突然之間,這已不只是誰發、什麼時候發的問題了,當 2016 年改變 Feed 排序時,很多人抱怨,但規則很清楚:

「Feed 排序在前的人,使用的次數更多;排序在後的人,則較少使用。」

「我們真的非常、非常擅長將 Feed 排序,使用率就這麼飆升,那是我們增長過程中的轉折點。」

.

 

04. 全是各品牌的廣告,這還叫 Instagram 嗎?
.

Kevin Systrom 坦言:「我昨天瀏覽了自己的 Instagram,大概看了 40 到 50 則貼文,試著想找到我任何一位朋友的照片,沒有,全都是品牌,這是 Instagram 的一個過渡期,它成了很多人的行銷工具,因為我們的使用者基數相當龐大。」

品牌佔據了整個平台,會導致其他方面的毀滅(kiss of death)嗎?「當然不會,因為 Instagram 現在還是發展的很好,但作為一個領導者和創辦人,我感覺到,必須讓其回歸到一個只有家人、朋友共享的空間。」

「所以我們也盡可能將朋友與家人的動態順序優先向前調,讓人們能留在平台上,而另一個方法則是『限時動態』,它創造了一個出口,讓人們能隨時隨地分享生活,而無需刻意讓 profile 畫面看起來完美,這不僅可以設限分享的觀眾,如果你想要的話,那也可以變得很蠢、很搞笑。」

 

05. 為什麼 Instagram 如此堅決杜絕裸體?不,是乳頭
.

Instagram 的規範其實讓用戶有不少陰謀論的感覺,很多人認為,我的貼文被下架,可能是因為我做了什麼不適當的事,或提及什麼政治性言論,或,就是因為有乳頭所以不行。針對不少女性用戶抨擊,為何 IG 刪除女性露點,男性則沒事?

Kevin Systrom 答道:「是,的確有很多系統監控,若有明顯的裸露,就被自動被系統標記,接著會有真人查驗並將其下架,也有自動被系統直接下架的案例。」

為什麼禁止裸體?

「Apple 做得非常清楚,如果你的 app 包含裸露的內容,將不被允許進入 Apple Store,我認為我們也決定有類似的標準。」

只是為了杜絕色情?

「是,如果一個 14 歲的孩子想用 Instagram,但父母告訴他,『wow,Instagram 上很情色。』你聽到這會不舒服吧?」

但 Instagram 確實有情色內容。

「可能吧,但被人說『很多』,這是完全不同的事。」

 

06. 透過社群,任何現象都被放大、擴散,當然,包括不好的事
.

談到 Instagram 已漸漸浮現真實世界的負面情節,如毒品交易、言語霸凌等,Kevin Systrom 表示,「這現象也完全能套用在所有網際網路所及的平台上。」

「我認為不同之處在於,我們非常努力讓這類事情減少發生。」

「我想如果不這麼做的話,現在的情況可能更糟,但這並不代表 Instagram 上什麼都被清得一乾二淨了,這是一場持續的戰鬥。」

 

 07. 關於假新聞、政治操作
.

那麼一家科技公司是否有可能實際解決假消息、查核事實、監控政治廣告,這類種種問題?

「(社群)關於政治廣告或假新聞之類的決策,對社會非常重要。」

「這決策將產生完全兩極化的結果,我希望未來公司的領導者以及外部負責監管的人員,能得出有效的結論以解決這問題。在我經營 Instagram 這麼多年以來,我們透過不同的致勝管道取得成功,我問自己:『我們想在此留下什麼遺產?』所以,我們對於良善(kindness)下了很多功夫,很多,對於我來說,這真的很重要,讓我覺得自己留下了一家積極嘗試讓網路變得更美好的公司。」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Conan, America's Hero Dog!

A post shared by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realdonaldtrump) on

 

08. 使用的時候很喜歡,出了問題就通通怪科技嗎?
.

過去人們認為科技拯救了世界,但到近幾年,人們反而對科技的運作模式感到憤世嫉俗,「我只覺得,人們終於意識到何謂真實。」Kevin Systrom 冷靜地說道。

「過去有一段時間,每個人都認為科技解決了世上所有問題,而這全都是使命導向(mission-driven)的,有很多這樣的想法,卻缺乏資本主義意識、忘記企業不惜一切代價取勝的理念,這樣當然會對科技有所誤會。」

「現在,人們才意識到,矽谷就和世上所有其他大型商業中心一樣,這是一個產業,具有多種面向,這才不是慈善事業。」

 

 

09. 嚴重的資產不均,仇視金字塔頂端成功人士已成為民粹
.

很明顯的,Kevin Systrom 就在金字塔頂端,他的企業還在成長,將賺更多的錢,得到更多重視,擁有更多無形的權利。資本主義下的貧富差距,都這助長了美國的民粹主義情緒。

Kevin Systrom 對此回應道:「我所認識的一些最聰明的人,他們既相信資本主義,也相信資本主義將以各種不同方式瓦解,進而留下某些特定群體。但這是否意味著,我認為我們不應該在美國佔有一席之地?美國明明是個當你一無所有時,能把握機會、取得成功的地方啊。」

所以人們應該做的是,把握機會,為世界創造一些有價值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夠成長、變得非常有價值,再利用其回饋社會。我不是單指慈善而已,我的意思是,像現在我有了這個平台,應如何大規模地幫助人們?我們真的很努力做到這點,成為一股強大的力量。」

 

10. 大公司的黑暗面與人的偽善
.

但在公司風暴成長後,你多少會聽到一些故事,如人們在亞馬遜配送中心運送包裹時死亡,其他人則被迫繼續在包裹周圍長時間工作,沒有適當休息。Facebook 也因操作個資濫用的疑慮,甚至涉及美國總統選舉,而將創辦人祖克伯送上聽證會拷問。

對此,Kevin Systrom 回應:「我看到的現象是,人們將其作為社交的一部分,他們將在晚餐或喝咖啡時談論這些話題,可下了餐桌他們仍繼續使用這些公司。」

「我並不是說現在有這種巨大的偽善,我也沒證據,我只是說我自己看多了比這種更誇張的情況。」

我認為,如果你不同意公司的價值觀或行事作風,那就不要使用它們,這樣很棒啊。但是,我創建 Instagram 時所設下的目標是,『我希望人們認為我們正在做的事是好事。』我很清楚會有些副作用,但我們正在盡最大的努力防止這些副作用激增。」

「最好的公司不是沒有副作用的公司,而是副作用最小的公司。你必須盡全力減緩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