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專訪《中國新說唱》ICE:當 Rapper 門檻很低,寫幾個押韻、掛條金鍊就是了

相信絕大多數讀者,包括筆者本人,都是透過《中國新說唱》認識 ICE 這位饒舌歌手,雖然最後沒有奪下冠軍,但是他強勁的實力以及獨特的嗓音,能饒舌又能唱,短時間已擄獲大量的粉絲。當然, ICE 的形象即如同他最愛的饒舌歌手 ASAP Rocky,擁有高端時尚品味兼具外貌,更讓他成為中國不少潮流品牌和派對場合的新寵。

這次我們有幸跟 ICE 一對一好好聊了聊,問問到底他心目中,什麽才是真正的 “Keep it real”。


Heaven Raven(以下簡稱 HR):
請先簡單介紹一下你的背景
.

ICE:「我叫 ICE,今年 24 歲,四川人,普普通通的家庭出生,一開始接觸說唱音樂是國中的時候玩了一款遊戲叫做『街頭籃球』,裡頭的 BGM 聽了很喜歡,就一首歌一首歌從網路上抓下來,然後一直聽。」


 

HR:什麽機緣下走上說唱這條路?
.

「一開始只是喜歡,沒有想太多或是當明星,某次無意間在網易雲音樂上發現有很多伴奏,就想說『那我自己是不是可以開始寫點什麽?』就動筆開始自己填詞。」

「當時我還在搞攝影,自己開了一間攝影工作室,但是經營不善收了,又不想找個朝九晚五的無聊工作,索性幹脆全職玩起音樂,並參加了第一季的《中國有嘻哈》;雖然開始就被淘汰了,卻因此接觸到現在的經紀公司,在他們的培訓下才有了更深入的技術與更完整舞台風格。」


 

HR:怎麽會想要參加《中國有嘻哈》?
.

「當時知道有這個節目,我就告訴自己這是一個實現夢想的好機會。」

「的確很多人會說上綜藝節目就不 Real,那我想問說:難道要一輩子唱歌給自己聽?做音樂是需要推廣的,說唱文化是需要被大眾認同的,如果永遠只是堅守在 Underground,那說唱音樂就不會像這樣被社會接受。」

.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hb1 preset


 

HR:我們注意到 rapper 很喜歡
說:“Keep It Real”,
到底何謂 Real ?
.

「現實中沒有兩個人生活會一模一樣,對於事物的感受也不會全然相同,Real 這個詞就是要搞清楚,自己是怎樣的人,喜歡什麽?討厭什麽?」

「不忤逆內心的想法,不去迎合別人的要求,這就是所謂的 “Real”。」


 

HR:作詞最困難的點是什麽?
.

「前期你會因為沒有靈感而困擾,後期則是會文字不夠深入而煩惱,歌詞不是在寫流水帳,得要有一點深意,要讓聽眾腦海裏產生畫面,那是最難的部分。」


 

HR:剛開始接觸說唱音樂
有遇到什麽困難嗎?
例如家人的反對?
.

「家人不反對也不支持,他們認為這是小孩子的興趣,興趣 OK,但要如何從中找到生存方式,這是我得靠自己想出辦法的。」


 

HR:嘻哈是從美國起源,
你覺得亞洲人玩嘻哈
有何優勢或劣勢?
.

「相較之下,用英文寫歌詞比較容易,因為同一個單字放在不同位置可以有不同意思,但是中文每一個字都有自己的意思,而且不可以隨意倒裝或組合,這是我覺得中文說唱比歐美困難的部分。」


 

HR:國外音樂人曾說:
「沒混過黑幫的說唱,
不是真的說唱。」
這句話你認同嗎?
.

「這句話我認同這觀點,但是有一點需要修改,沒有混過街頭,你唱的不是真的『美國』說唱。」

「只要是一種受歡迎的文化,就容易被廣為流傳,然後傳到不同國家就會被吸收然後逐漸發展成當地的文化,它會被轉化,就像是潮流文化,日本有日本的潮牌、美國有美國的,中國也有自己的潮流品牌。」


 

HR:你怎麽定義自己
現在的音樂曲風?
.

「老實說,現在滿討厭當Rapper,當 Rapper 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

「我只是正在用說唱的表現形式演唱,但這個門檻很低,你只要會寫幾個押韻,在掛條 Gold Chain 就說自己是 Rapper。」

.

「我想讓自己更有深度一點,努力穩定的產生出更好的音樂,也會多跟主流音樂結合,看能揉合出什麽更有趣的結果,如果有一天真的把這件事情做好了,這樣對這個文化會更負責任一點。」


 

HR:每天花多少時間創作?
.

「工作的時候我不寫歌,只有在休息的時候寫歌,其餘一半的時間都在健身跟打遊戲(笑),12 月還會參加 Innersect 舉辦的《英雄聯盟》職業賽,遊戲是最能讓我放鬆的一件事。」


 

HR:哪位說唱歌手
影響你最深?
.

「論魅力來說,我最喜歡 ASAP Rocky,他就算不穿衣服我都覺得他很帥,近期最喜歡的一首歌是 Josh Dean 很冷門的《Drop Dead》。」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calvinklein #mycalvins #ck50

A post shared by PRETTY FLACKO (@asaprocky) on


 

HR:聊一下你身上的刺青吧
.

「手腕上這個是年輕的時候不懂事隨便刺的,那時候覺得身上有點圖案就很帥,但現在挺後悔的,結果又找了一個不怎樣的師傅蓋圖,所以有點尷尬。手背上這個 Y 字,是四川紋奇卡諾(Chicano)風格字體最有名的師傅,代表了我的姓氏。」

「最大的這塊是一隻老鼠在打碟唱歌,因為我屬老鼠的,所以這個圖案就是代表我自己。」


 

HR:可以用 HEAVEN RAVEN
現場押韻一段嗎?
.

「OK,直接來吧!」

「Big shout out to Raven from heaven,

你要知道每天忙得就像空中飛人,

當你看見我雙手合十口中念出 Amen,

我的麥克風上永遠都不會沾有灰塵。」


 

HR:最後請用一句話,
形容現在的說唱文化
.

「現在的說唱文化是一個正在蛻變、改變的趨勢,我希望能融入更多新鮮的風格、歌手,有一天 Hip Hop 可以成為一個主流的音樂;而且有時候大眾欣賞娛樂方式不太健康,許多人只是為了挑刺在關注你這個人,而不是去欣賞你的作品,期許大家能放寬心,一起享受說唱帶來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