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所以,藤原浩在 IG 上戴了哪些錶?

在你的記憶中潮人都戴哪些錶?RICHARD MILLE 和 AP 的皇家橡樹離岸型?還是沛納海或任何一支今年最新排單排最長的勞力士?潮流人士之於名錶往往都會指向所謂奢華運動錶(luxury sport watch),不過今天我們提到這個名稱指的多半是千禧年後由 RICHARD MILLE 和 HUBLOT 等幾個牌子炒起來的大型運動錶,這些錶款有著動輒超過 44mm 的不合理錶徑,喜歡在錶殼之類的外裝部分採用各種非傳統的特殊材質和誇張顏色,除此之外奇形怪狀的複合式結構以及錶面上的開面鏤空也是它們的最愛。

上述有沒有讓你聯想到什麼?沒錯,就是 G-Shock,21 世紀的奢華運動錶如果從一個比較超脫的視點來看基本上就是一場「高級錶 G-Shock 化」的運動,而如果你能理解 G-Shock 跟潮流文化之間的關聯的話,同一批人會對奢華運動錶著迷大概也就不難想像了。

 

不過,
作為「世界級錶頭」的藤原浩不是這個普通的潮流人士
.

Fragment Design 為 TAG HEUER 操刀的 Carrera 錶款,藤原浩這裡又換上了別的錶帶。(Photo via https://www.instagram.com/p/Bq1Fv7ul1uV/)

如果你沒有很熱衷在追蹤藤原浩的收藏,最近你會聽到他跟手錶有關的新聞大概就是 ZENITH 和豪雅 TAG HEUER 先後跟 Fragment Design 聯名,再早可能是 The Pool Aoyama 限定的 G-Shock。基於 ZENITH 和豪雅都是 LVMH Group 旗下的牌子(考量到他跟 LV 的好交情),而 G-Shock 之於藤原浩更是理所當然的組合,基本上,這些都在預料之中。

但如果你對藤原浩有稍微深入的暸解的話,你可能會知道這人真正的手錶收藏不在這些一看就很潮的物件,相對地反而是古董勞力士和百達翡麗。

香奈兒 2017 年推出的 Mademoiselle J12,錶面上卡通版的香奈兒女士以雙手指示時分。(photo via https://www.instagram.com/p/BeK-GgJn7ow/)

事實上在他早先出版的《Personal Effects》中我們就能看到不少厲害的老勞和 PP,這收藏傾向在他 Instagram 也不難發現。在藤原浩的 IG 中你很少看到所謂的奢華運動錶,前面提到那些潮人愛牌幾乎一家也沒出現,唯一讓人感到流行性比較重的大概只有 Chanel 的 J12 和 Louis Vuitton 的智慧錶 Tambour Horizon,而其中 J12 他戴的是 2017 年推出、錶面是卡通版的香奈兒女士以雙手指示時刻的 Mademoiselle J12,像這種帶有致敬意味的款式由他戴起來感覺也不會是在追流行。


 

有一種望塵莫及叫做藤原浩的名錶收藏
.

勞力士 Daytona 的”Paul Newman”。從側邊計時按把的旋入式保護鎖可以看出是三代 Daytona。(photo via https://www.instagram.com/p/B1vVtfhg0q1/)

從1960-80年代發行的頭三代Daytona都有Paul Newman 版本的面盤,售價同樣都比一般版高上一大截。(photo via https://www.instagram.com/p/BiLlCd1neHZ/)

古董勞力士的一個特殊現象是不鏽鋼錶殼的往往比貴金屬還貴,不過在藤原浩的收藏中兩種都有。(photo via https://www.instagram.com/p/Bm0Sn_PnzDu/)

除了這幾支鳳毛麟角,藤原浩上傳的手錶照片幾乎都是狠角色。

在他的勞力士當中光是 Paul Newman 就有好幾支,之所以被稱作 Paul Newman 則是因為當年同時身兼演員及賽車手的保羅紐曼曾經留下數張戴著這型 Daytona 的照片,從而造就了世人對這款最鮮明的印象。這種面盤的 Daytona 由於當年產量極少,現在一支輕易就可以賣破百萬——前提是你碰得到的話。(ps. Paul Newman 是勞力士賽車計時碼錶 Daytona 的一種特殊款式,它在錶面上的小盤刻度末端帶有方形小點。)

從藤原浩的 IG 上可以發現他有不只一支不同代的 Paul Newman,且從出現的頻率來看恐怕也是他最常戴的手錶之一;當然只要你有錢的話多貴多難找的錶都能有人幫你弄到,不過在這裡我們同時也可以看到他有在鑽研收藏名家 Davide Parmegiani 編撰的《Daytona》專書,由此可見這錶對他來說並非單純的富人玩意兒。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デイトナ教科書が届いた。

A post shared by fujiwarahiroshi (@fujiwarahiroshi) on

藤原浩在訪談中曾經表示過他對老勞的熱愛,也提到當年他的第一支勞力士是一支 Air-King;

Air-King 是勞力士長年生產的飛行錶,算是基本中的基本,作為他收藏起點十分合理,現在我們在他的 IG 上仍然可以看到他配戴 Air-King,不過這裡戴的就是勞力士跟 TIFFANY 的聯名款了(正確來說是在 TIFFANY 店上販售的版本),同一款 Air-King 見證了他收藏的濫觴與現狀,看起來饒富興味。

透過TIFFANY門市經銷的勞力士或百達翡麗往往會打上雙方的logo,拍賣價格也較一般的高出許多,這支是double name的Air-King。(photo via https://www.instagram.com/p/BjydAr5n6au/)

百達翡麗向來就跟勞力士並列鐘錶收藏的兩大標的,一邊玩得多了把觸角伸向另一邊不意外。

時下 PP 最熱門的是不鏽鋼錶殼的運動款式,不分新舊在市場上都是超定價在賣還一錶難求;在藤原浩的 IG 上也看得到屬於這類別的 Nautilus 或是 Aquanaut,不過對照《Personal Effects》可以發現他對 PP 的口味更接近老派鐘錶玩家,相較於鋼殼運動錶他們更偏愛古典金殼的高階複雜功能款。

百達翡麗 Ref. 5016 的看頭都在錶背,陀飛輪和三問功能的音錘都要翻過來才看得到。(photo via https://www.instagram.com/p/Bjtf6NJngZT/)

在他的收藏中包含了嚇死人的 Ref. 5016,這支錶具備了三問報時、陀飛輪裝置以及萬年曆,集機械錶三大複雜功能於一身,稱得上是聖杯等級,拍賣價格往往要數千萬,藤原浩玩到這個境界幾乎已經可以說是正統派的鐘錶收藏家了。


 

他愛改車,當然也愛改錶
.

#HR_週末選讀
#藤原浩品車
#G_Class系列 #G63AMG

【是的,這是他「第8台」G Class】

「回想起來第一台的 G 系列是大概 30 歲時候的事了。從 320…

Heaven Raven 發佈於 2019年3月16日 星期六

.
不過話說到這裡就陷入了一個有點弔詭的局面:以一介潮人來說藤原浩對鐘錶的喜好的確是相當另類,但以傳統的鐘錶收藏而言,追逐 Paul Newman 或是 PP 的複雜功能卻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也許一開始將他劃定在「潮流人士」這個前提首先就限制了我們理解這些收藏的方向。

但另一方面藤原浩的確又跟我們認知的「正統派鐘錶收藏家」大異其趣,比如說他會將百達翡麗的 Aquanaut 換上龐德帶,那是通常會用在勞力士、OMEGA 潛水款式的平價 NATO 錶帶,裝在嬌貴的 PP 上頭那強大的反差感恐怕很少正統收藏家會輕易接受;

龐德帶指的是黑底滾兩道灰條的 NATO 錶帶,當初由史恩康納萊版本的 007 戴過因而得名。這款是PP的Aquanaut搭上龐德帶的奇妙組合,另外錶款本身也是 TIFFANY 聯名。(photo via https://www.instagram.com/p/B1QRtM1AITT/)

又好比說他捨得將他的勞力士送去作大規模改裝 —— 不只是讓 Bamford 把它鍍成黑色的而已,他還把水鬼的時標改成立體式的三明治構造,可以任意變換底層時標的顏色,像這種魔改造絕對會令大部分的藏家直搖頭,但他藤原浩不是所謂的正統收藏家,所以也沒在甩這一套。

改裝版的勞力士水鬼,面盤上時標的部分挖孔,透出的底色可以切換白色或紅色。(photo via https://www.instagram.com/p/ByO5D-ogk5-/)


 

為什麼有這麼多名錶,
藤原浩還是喜歡戴 Apple Watch?
.

光是像這樣滑滑手機你就可以發現藤原浩這個人很難被定義——至少在戴錶這件事上頭;他既不像一般潮流掛的那麼招搖,但主流收藏界也不太能接受他的玩法,甚至這些年 Fragment Design 還跑去幫 Apple Watch 做錶帶,當然,藤原浩他自己也戴。在藤原浩的 IG 上看得到不少他戴 Apple Watch 的照片,有的時候是在幫自家出的錶帶做工商服務,有的時候真的就是在分享他的一些身體紀錄——仔細想想他老大也五十好幾了,戴支 smart watch 除了時髦之外可能還是有些實用目的。

台灣錶界有位人人敬重的大老,在某次錶友聚會的場合上他喜孜孜地秀出了他的Apple Watch,說他現在開始玩這個了。他老人家以前戴的也是 PP 勞力士啊,如今這個轉身意味著什麼?如果你要說這是時代的變革,那我覺得你太小看這位前輩,也太小看藤原浩了,我以為對他們來說錶就是錶,沒有所謂的門戶之見或是政治正確,想戴就戴,想怎麼戴就怎麼戴,所以我可以今天戴 Apple Watch 明天帶 PP 同樣很開心,而就是這份從心所欲的態度讓他有資格成為這個領域的神。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pplewatch

A post shared by fujiwarahiroshi (@fujiwarahiroshi) on


Text by Kyo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