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TORY

Rick Owens 的異形繆斯 Fecal Matter:你可以覺得我們噁心,但不能阻止我們愛自己

一直以來以「先鋒」的角色不斷探索時尚邊界的 Rick Owens,在 2019 秋冬大秀上,讓女模透過特效化妝改變臉的樣貌,臉上有不知名隆起的凸塊,頭頂成了圓滑半禿的高額頭,如此視覺效果在秀場上或許能達到令人震撼的效果,但在現實生活中,這對 Instagram 上擁有 50 多萬粉絲的情侶檔 Fecal Matter,可是每天以如此超現實的容貌,出現日常街道上。

 

活在地球上的外星人?
.

他們分別是 23 歲的 Hannah Rose Dalton 和 26 歲的 Steven Raj Bhaskaran,走在街道上、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時,就如同落入地球的外星人,理所當然的,他們總是受到「地球人」異樣的眼光看待。

Steven 透露:「銀行行員曾問我們是否無家可歸,或我們去便利商店、機場時,會受到許多惡意對待,但我們只把它當成一種提醒,告訴自己仍有很大的空間需要奮鬥,不應就此停手。」

不過他們究竟在奮鬥什麼?很簡單,就是讓你不再覺得他們「怪」、「醜」、「駭人」。他們透過改變自己的樣貌挑戰世俗既有的限制,如同帶有挑釁意味的暴露治療法,向社會提問:

「究竟何謂自由?何謂人類?在世界摧毀你最與眾不同的特點之前,小時候的你相信什麼?」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Something's inside me

A post shared by Fecal Matter (@matieresfecales)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Still just an alien couple out and about

A post shared by Fecal Matter (@matieresfecales) on

 

兩人這麼志同道合是如何相遇的?
.

回想起自己的小時候,Hannah 2018 年接受 i-D 的訪問時說道:「過去,我曾借助毫無靈魂的視覺形象隱蔽內在的自我,它就像我在公眾場合的保護層。但回到房間時,我縫製、創造、研究,做一些當時我不敢向別人表達的事情。」

「因為過去的我太害怕被評論、排斥、質疑,我也害怕孤獨。」

「實際上,我到 18 歲才開始化妝,長大後我認為化妝是掩蓋真實自我的面具,媒體總對年輕女孩灌輸:化妝品就是吸引男性的工具,讓你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有吸引力的女人』,我痛恨這個現象,完全不想使用那些以『誘惑他人』為目的的產品,身為女人,我不希望女性被貶低。直到我遇到 Steven 時,才了解化妝的有趣,它如何被用作表達的工具。」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Fuck you Fascism 🇧🇷#elenão

A post shared by Fecal Matter (@matieresfecales) on

而 Steven 也談到自己在南美洲蓋亞那(Cayenne)成長的經歷,「在我的青少年時期,我很胖,我非常討厭我的身體,總是不計一切地躲避鏡子。回想起來,我因為情緒化暴食受了很多苦,我媽是這樣,我姐也是,所以很自然地,我也不例外,但我的原因和他們不同,我正以食物作為吞噬自己對同性戀的恐懼,因為我意識自己喜歡男人,但我實在不敢出櫃,那環境太過於保守了。」他表示,「但我已經從自己的樣貌找回平靜,我透過瞭解自己是誰,學會愛自己。」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Mommy & Mommy

A post shared by Fecal Matter (@matieresfecales) on

後來,這兩個長期以來忍受孤獨、厭惡自己的人,在加拿大蒙特婁的拉薩爾學院(LaSalle College)相遇,他們快速產生共鳴,「這是我們第一次感覺到,能夠真正地做自己。」Steven 表示,「這讓我有信心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或延續我一直以來的樣子。那是個令人大開眼界的交流,因為我們都感覺到,我的天啊,對方的想法跟自己完全一模一樣。」

photo via PAPER Mag

他們在同個學院學習時尚的技術與知識,Hannah 談到當時的教育,「那是非常技術性的,如何打版、如何縫紉、抓皺、彩繪布料並能夠製作出布料。」後來,他們也創立了時尚品牌 Fecal Matter,直譯為「糞便」,品牌簡介直白地寫著:刺激社會(PROVOKE SOCIETY),他們企圖以此對抗高級時尚圈的狹隘、單一,他們表示:

「我們的夢想不僅是滲透時尚圈,而是整個社會。」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Happy Valentine's Day from your average straight couple

A post shared by Fecal Matter (@matieresfecales) on

改變社會的方式很多,但 Hannah 和 Steven 認為,風格最有可能對人產生最大的影響,因為它即是一種通用語言,比起文字,風格更足以說明一個人的身份、性格。Steven 觀察到,在歷史中,時尚和美妝的工具是用來幫助大眾傳達自己理想的樣貌,但現今許多設計師總是「以非常有限的觀點」描繪「美」這件事,

「時尚塑造了人們看待自己的方式,因此無論他們看到什麼,我們都希望人們愛自己。」

photo via PAPER Mag

2018 年,Hannah 因爲穿著 Fecal Matter 要價一萬美元的皮膚靴快速在網路爆紅,這款視覺上如皮膚材質的靴子和她的雙腿融為一體,露出腳趾和細長的肉質腳跟,讓人產生腳騰空的視覺混淆,彷彿她的身體天生就是這副異形樣貌。他們也因此登上 CTV News、Dazed 等媒體,令時尚界驚呼,自Alexander McQueen 2010 春夏大秀上的犰狳鞋(Armadillo shoes)後,很少能見到如此激進的時尚了。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It's real

A post shared by Fecal Matter (@matieresfecales) on

 

那他們的品牌在賣什麼?
.

於是,我們也稍微研究了 Fecal Matter 究竟在 Depop 上都買賣些什麼,如印有人體臟器內視圖的服裝、將整形手術前的標記印上透明網狀連身服,也有帽 T、皮革手提包、金屬鏈環配飾等較親和的商品,價格自 50 美元至 3,000 美元都有。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re we all really human inside?

A post shared by Fecal Matter (@matieresfecales) on

以整形手術前的標記為靈感創作的服裝 photo via Facel Matter

而 Fecal Matter 爆紅後立刻受到 Vogue 的關注,Hannah 和 Steven 甚至上了 Vogue 的美妝單元,從頭到尾公開兩人完妝的過程,Steven 談到 Vogue 表示:「大家總以為,這麼有影響力的平台一定能夠快速改變每個人的想法和視野,但其實不然,要讓人們理解我們在做什麼,欣賞我們、並將我們視為一種美麗或正向的事物,這些都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

Vogue 的露出讓他們得到更多抨擊、厭惡,但當然也有人欣賞他們的美,像 Rick Owens 便邀請 Hannah 和 Steven 合作,除了應用他們倡議的美妝風格,身兼 DJ 的他們,也負責 19 秋冬女裝秀的配樂。

.

乍看 Hannah 和 Steven 的外表,許多人會以為他們非常激進,以恫嚇世人為目標,但他們實則非常理性且包容地在對抗這個社會。如談到許多年輕人害怕他們、覺得他們噁心時,Steven 也完全不會責怪他們,「當我在他們的年紀時,我也曾害怕過像瑪麗蓮曼森這樣的人,我也害怕流浪漢、害怕那些人們所謂『可怕的』人,或甚至是無法用任何現有詞彙形容的人。」

他們經常在社群上被年輕孩子們(11 歲左右不等)詢問人生的方向,Hannah 透露:「他們會私訊我們說,『我真的很想打扮,但我太害怕了,你們是怎麼做到的?』」Steven 接著說道:「這就是我們從在社群媒體上的意義。」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Craving to be the first couple to birth an alien

A post shared by Fecal Matter (@matieresfecales) on

「(在社群)紀錄我們日常,最主要的原因是希望能接觸到那些無法成為自己的人們,我們就像是每天提醒著他們『這是可能的』,因為他們每天都能在(透過社群媒體)看到我們。」

Hannah 說:「我希望在我年輕的時候,能看到有人在做一些不同的事情或表達自己,讓我因此有勇氣做到同樣的事。」

「我們並不是希望你必須看起來和我們一模一樣,剃光頭和黏假髮在頭皮上。我們真正想做的,是展示另一種視角,否則所有人看起來都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