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一件襯衫》創辦人黃山料:一大堆人看完我們的影片後,都決定離職。

在台灣社會中,不少主流媒體在無形中為大眾灌輸「成功的定義」,在世界大賽獲獎的人、某間上市上櫃公司的管理者、年收入破千萬的佼佼者,是,他們確實令人敬佩。

但看了又看,不是年過 40,就是在業界打滾 20 年以上,訪談的內容又不免嘲諷年輕人「草莓族」、「廢青」,說真的,90 後的成功與否憑什麼由這些媒體判定?又有誰能站出來為 90 後說話?

黃山料,1992 年生,大學以第一名成績畢業、到英國拿了世界冠軍,但回來台灣,他才了解自己什麼都不是。就因為沒有「媒體」為他平凡的人生紀錄什麼,難道這樣的他就一無是處嗎?於是《一件襯衫》的出現,告訴大家,沒有什麼所謂的「成功」與否,當人們努力追求著自我價值,如此美好的片刻,由《一件襯衫》團隊為你收錄下來,感動更多有夢想的人。而今天,黃山料的創業辛酸與挑戰,由我們為你記錄下來。

 

HEAVEN RAVEN(以下簡稱 HR):先請問你為什麽取名為《一件襯衫》?
.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現,我們所有受訪者拍影片時都是穿著白色襯衫?因為一個品牌要建立,你的視覺、聽覺還有文字,這些都會變成大眾對這個品牌的印象,我那時是想說,在視覺上我希望有個一致性的東西,大家在鏡頭前說話時,都是穿著白色襯衫。所以我們公司自己也有 dresscode,夏天穿白色,冬天黑色。」


 

HR:選襯衫這個單品是有什麼特別原因嗎?
.

「這個原因回歸根本其實還蠻幼稚的,我第一份工作是在一間設計公司,裡頭有 300 多人,我一進去就覺得自己被埋沒了。因為我畢業時,拿了倫敦畢業時裝週的世界冠軍,回到台灣後,發現根本找不到任何自己喜歡的工作,雖然灰心,但最後還是抱著一點熱忱進入了一間大公司。」

「我進去的第一個任務是,桌上擺了兩件衣服,一件是 Chanel,一件是 Prada,我被要求把這兩件衣服按比例 1:1 複製下來,然後換上公司的 Logo,變成我們公司的新產品,我當下就覺得這件事我無法認同,於是我跟我的主管討論,討論完之後,什麼都沒用,只是我變成了「不合群」的人。」

「隔了一個禮拜,我就被分派到地下室的倉庫工作,搬貨、點貨、校對貨號,或是選鈕扣、挑拉鍊這種很細微的瑣事,當時我每天都灰頭土臉的,然後我狼狽地回到設計部門時,我看到我的主管坐在位置上玩 Candy Crush,我當下只覺得,『自己好辛苦喔,大家到底在幹嘛……』」

那段日子,大家都叫我『欸、欸』、『弟弟』、『新來的』,我覺得自己真的好沒存在感,所以我決定每天都穿著白襯衫上班,幫自己刷個存在感,我連續 11 個月每天只穿白襯衫,持續了 3、4 個月後,開始就有傳言說,「設計部門有個人只穿白襯衫,他有換衣服嗎?」後來慢慢就有人會觀察我每天穿的白襯衫有什麼變化,所以我塑造了一個形象:『原來那個只穿白襯衫的男生叫黃山料』,大家就開始記得我的名字了。」


 

HR:你出社會學到最震撼的第一課?
.

「我出社會學到最殘酷的一課就是,『賺錢比夢想來的重要』,而且這是沒辦法的事。」

「當時我跟前公司的品牌顧問秘密協商一系列計畫,我們要想辦法把設計部門的設計翻轉過來。因為我記得我進去公司的第一天,老闆就苦口婆心地跟我說:『你要幫這個品牌年輕化。』但我慢慢發現,要年輕化的根本不是這些產品,是公司裡這些老人的思維。」

「我覺得我一個 90 後在那間公司很格格不入,大家都年紀好大,都在公司待了十幾年以上,我不知道自己在這裡還能做什麼,即便我再怎麼努力,我的設計只要到了其他部門很快被駁回。因為從設計到變成產品的過程,你要經過設計、key 一大堆行政資料,再去打版、打樣、試衣,最後進去生產線後才會變成產品,但每個環節都有負責人,都是這間公司原始設計師的人脈,所以我根本沒辦法完成我自己的作品。」

「經過一番波折後,我覺得這個職場不是我這個年輕人該有的歸屬,我還這麼年輕,應該還有很多可以發揮的地方,而且我的想法很多又有執行力,所以後來就決定創業。」


 

HR:能否說說當初實踐畢展第一名畢業,在倫敦畢業生時裝週抱了冠軍回來,是怎樣的感覺?
.

「我其實覺得很空虛。」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Publication #shanliaohuang

A post shared by 黃山料 (@iam_3636) on

「因為我的志向根本就不在服裝設計,我進入服設只是因為我高中的時候,有個制度叫做離島保送,所以我就隨便填了,只是不喜歡唸書而已,就這樣上了。」

「大家也會說我很厲害、是明日之星,但那都是別人對我的期望,我反而不知道我自己的期望到底是什麼。」


 

HR:但你沒興趣,居然還能做到全校第一?
.

「其實也是因為沒有退路,離島保送進來你就不能休學、不能轉學,除非你退學重考,所以我只想趕快唸完這四年。在唸的過程中,因為我是在金門長大的,我的個性其實跟都市生活圈比較不合,剛到台北的時候,覺得蠻格格入、交不到朋友,沒朋友我只好認真做作品,直到三年級我發現自己有當第一名的能力,所以我才把第一名設成目標。」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Shanliao / kinmen 1969

A post shared by 黃山料 (@iam_3636) on


 

你曾提到過剛畢業的自己:「經歷 2 年的掙扎,我當了 2 年的廢物。」能跟我們分享當時你的心情嗎?
.

「那時候因為我得獎了,所以很多人主動想認識我、想合作或是有了粉絲,但我覺得很不真實。」

「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這是不是我要的人生,你們卻把我當成很厲害的人在崇拜,我心裡覺得,我憑什麼能給大家什麼?」

「畢業後我回金門躲起來,因為一直想不出人生的方向,我就乾脆不思考了,我把手機丟到海裡,照片啊、臉書什麼都沒了,我整整一個月沒出門,每天把自己關在家裡。」


 

HR:能分享一下當初選擇不當設計師,而要自己創立媒體平台的契機嗎?
.

「我從 18 歲開始就在比賽,去倫敦也是在比賽,每次比、每次都贏,但我發現到我非常不擅長做媒體、做行銷,只是專心把設計師這個工作做好而已,到倫敦比賽的時候,我一個人扛兩大箱行李去。到了後台,其他 14 個國家的設計師,每個人都帶自己的團隊,幫忙做公關、做行銷、做媒體曝光,別人有專業攝影師,就只有我一個人自己拿個破破的 iphone 5s 在拍。」

「更可怕的是我還不會講英文,只會用寫的,別人說什麼都聽不懂,很辛苦,我就覺得自己好像輸了,每個設計師都很清楚怎麼幫自己宣傳、曝光,而我根本不知道「行銷」這兩個字在幹嘛、也不懂公關、不懂為什麼要跟媒體建立關係。」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Powerful 🔥 London U.K

A post shared by 黃山料 (@iam_3636) on

「不過後來我得獎了,畢竟作品會說話,我回到台灣之後,台灣沒有一家媒體報導我,我才覺得自己應該要做這些公關發表,才有人知道我在做這件事情。」

「2014 得獎,兩年後,我開始投履歷,我投了 100 多封,完全沒有一個面試通知,因為我沒服裝相關產業,不想做服裝設計,我投了平面設計、媒體、廣告、行銷都有,但沒有一個人找我去面試,我甚至打去我很有興趣的公司,人資部門告訴我,他們主管看過我的履歷,覺得我很優秀,但主管上網查卻找不到我得世界冠軍的任何報導,他就懷疑我的履歷有造假。」

「我很錯愕,我才發現原來一個人的能力要靠媒體來證明,原來一個人活在這世界上,不是你有沒有真正的本事,而是你有沒有說話的本事。」


 

HR:你當時領悟到這點時,有覺得很不公平嗎?
.

「會,非常不公平,而且當時我很憤世嫉俗,但後來慢慢地,我承認,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

「應該是我們要把不公平變成公平,只有活得好的人、只有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的人,才會覺得世界公平,才會活得快樂。」

「我們每個人的出生都不公平,但要讓它變成公平的,就是要活我們自己要的人生。」


 

HR:身為一個過來人,你覺得台灣這個環境,對於「新銳設計師」的資源投注夠不夠?或是對於抱有設計夢、實踐畢業的學弟妹來說,會面臨什麼樣的困境?
.

「你看像我一個都已經得獎回來的人,都已經這麼辛苦了,那那些沒得獎的怎麼辦?」

「現在剛出來的很多年輕小弟、小妹都想要做很創意性的東西,但那些東西,說真的,在台灣就不具任何商業價值啊。」


 

HR:那你創業至今,現在公司規模大概多少員工?
.

「我們公司分成三個部門,品牌策略部門、企劃部門和影音部門,目前是有 8 位正職,還有我們定期合作的兼職夥伴跟實習生,這樣加一加大約有 18 人左右。」


 

HR:你們現在應該是生活媒體裡面,算流量非常大的吧?
.

「流量很好、觀眾也很多,但說到賺錢的話,我們還是沒有其他家會賺。因為我們在創建這間公司時,有自己設定一個限制,有的人可能會覺得這是商業上的限制,但我認為是必須的。例如有直銷公司找我們合作,他們一檔就是 100 萬的預算,但我們堅持不接。要是其他大部分的媒體平台,幾乎都是有給錢就上的了,但我覺得我們有『一件襯衫』的品牌精神,東西不能隨隨便便上。」


 

HR:你們是怎麼挖掘到這些受訪者?
.

「投稿是一大部分,因為我們現在開一個社團叫『日常風景研究社』,大家都可以把自己的故事投在裡面,我們會再挑選,還有另一個很特別的方法,我們有個企劃專員,他習慣徒步走台北的街道十幾個小時,這是他休假時的興趣,他在途中就發現很多不為人知的小店、小巷子。」

「例如我們之前有拍一個『怪奇館』,老闆都賣一些奇怪的東西,泡著福馬林的山羌、不知道從哪來的歐洲一百年前的保險套,像這樣的店,就是那個企劃專員一步一腳印走台灣挖出來的。」

「後來我因為他,改變了公司的制度,我讓大家一到四來公司上班,星期五在家工作,這天就是讓他出去外面走路(笑),我認為創意人在公司裡都應該保有一定的彈性,如果每天都關在公司裡不行。」


 

HR:你認為「一件襯衫」有帶給社會什麼具體的影響嗎?
.

「絕大多數看完我們的影片後,都決定離職。」

「之前,有個公司老闆因為喜歡我的書,他認購了 100 本給底下員工看,結果當月就很多人,我就很緊張,我很擔心他會討厭我,結果他跟我說:『謝謝你的書,讓我過濾不適任的員工。』」


 

HR:你曾在報導中提到:「創業,何必這樣委屈? 我寧願你拒絕我,也不要你施捨我。」但最後你為什麼妥協,願意收下這份「施捨」?
.

「剛創業的時候,我在提案找投資人,台灣的產業型態下,他們的投資都比較保守,他們不會去投一個『品牌』,而是去投一個未來一定會有效益的『產品』,品牌建起來了,你的流量能變現嗎?真的有這麼高的營業額嗎?我再怎麼講,聽不懂的人就是不懂。」

「所以最後有些朋友會覺得,既然你這麼有心想要創業,那我就贊助你個三萬、五萬,我就覺得那像是一種施捨,我今天來是要跟你聊投資,你欣賞我的理念,認同我做的事情是有價值的、能帶給你 feedback 才投資我,而不是『喔我喜歡你在做的事,所以拿個三萬、五萬給你』,我寧願你不要給我錢。不過那時候因為過得太辛苦,所以還是收下了,那筆錢能讓我多活一個月。」


 

HR:最初在找投資人的時候,你心裡有什麼感慨嗎?
.

「我覺得社會真的很殘酷,當你什麼都不是的時候,你說的話就什麼都不是。」


 

HR:你為什麼決定把自己的故事寫成書?
.

「其實這跟我的商業計劃有關係。」

「我前陣子在很久沒穿的短褲口袋裡,找到一張被洗衣機洗爛的小紙條,我攤開一看,那是我 2017 年剛創業時寫的,上面寫了我這五年(2017-2021)的創業規劃,17 年到 19 年,我寫了五件事:媒體、行銷團隊、一件襯衫、黃山料 IP、股東,結果才發現我現在全都做到了,我就突然很感傷,因為兩年就這樣過了,所有目標瞬間就達成,我根本忘記我寫過這張紙,那時候才了解原來雖然沒有這張紙,我的信念也一直在往對的方向前進。」

「最近在推黃山料這個 IP,還有我寫的書《漂流青年》,這些都是為了我 2017 年設的夢想,我希望在 2022 年的時候拍一部電影,這部電影由《漂流青年》原著改編,這是我 30 歲前的終極目標。」


 

HR:很多人拿你們跟《一条比,你有什麼看法?
.

「我覺得很不錯耶,蠻榮幸的,他們一個資金這麼龐大的公司,我們能這麼快就跟他們齊名,被叫做『台灣一条』是蠻開心的。」


 

HR:像《一条他們媒體做起來以後,發展電商也蠻成功,你們未來有開發電商的打算嗎?
.

「這就是我們跟一条不一樣的地方,我們不會做『叫我們觀眾去買東西』這件事情,我覺得我們在賣的東西是看不到的,生活、夢想、真誠,你身為一個人,除了基本需求以外的東西。」

「如果這些東西變成一個商城以後,好廉價,商城裡每個東西都有一個標價,我會覺得,我們的夢想真的就只值那個價錢嗎?」


 

HR:如果我們是財團,要出價多少錢你願意賣《一件襯衫》?
.

「曾經有人出價 200 萬要買 20%,我當時身上還有背債、戶頭沒錢、公司又還沒開始賺錢,所以我那時候就動搖了,覺得這 200 萬回來,我就沒有這些債務的壓力了,但後來我又想說,這真的是我要的人生嗎?我現在建立的是我自己喜歡的工作,這樣的狀態我覺得是用錢都買不到的。」

「所以如果用 1,000 萬來買,我也不會賣,我們要的理想還很大。」


 

HR:你對現在年輕、有理想的媒體平台,會給什麼建議?
.

「不要想要複製別人,做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