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TORY

Virgil Abloh 小助理到 A-COLD-WALL* 主理人 - Samuel Ross

月初,Kim Jones 接受英國衛報採訪,談到了他的好友 Virgil Abloh,也就是 Off-White 主理人兼 Louis Vuitton 男裝創意總監時這麼說,「很多設計師總會批評他,但那是他們不曉得他改變文化的力量。他讓時下許多年輕人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這點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而今天要介紹的品牌 A-COLD-WALL*,正因為有 Virgil Abloh 的教化,讓這位 27 歲的創意總監 Samuel Ross 有勇氣向世界訴說他的故事。

Samuel Ross

2015 年創立品牌,2017 年登上倫敦男裝週,並與 Oakley、Nike 聯名,2018 年入圍 LVMH Prize 決賽,同年 12 月奪下英國時尚獎最佳新銳男裝設計師(British Emerging Talent Menswear)大獎。套句英國版 Vogue 編輯 Olivia Singer 對這位設計新銳的評論:

「Samuel Ross 證明了我在時尚產業裡最喜歡的事:如果你付出超乎常人的努力,同時又天賦異稟,那麼無論你出身自哪裡、文化連結是什麼,你一定都能成功。」

.

1. 黑人、勞工階級、賣假貨

.

出生於倫敦南部城市 Brixton 的 Samuel Ross,父親是彩繪玻璃技師,曾於中央聖馬丁藝術學院修習美術,母親則是心理學講師兼油畫家,Samuel Ross 從小家境並不富裕,他的父母為避免他受黑幫文化影響,舉家搬遷到相對更加貧困的北安普敦(Northampton)區,在該地其父母也更容易貸款,讓得以 Samuel Ross 接受正規教育。

 

談到影響其創作深遠的家鄉,他在《英國衛報》的訪問中這麼說:「那裡的差別待遇相當嚴重,有很多種族問題。即便這個城市是以白人、勞工階級為首,但實際上人種是非常多元的。」就如 Samuel Ross,雖在英國土生土長,但他的血緣仍是來自西非,仍會因膚色受到不平等待遇,

「如果你有意識到自己是個黑人,還希望自己的生活沒有焦慮、恐懼,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A-COLD-WALL* 19 FW Collection Via documentjournal

Samuel Ross 在《CNN》的報導中透露,雖自小受藝術家庭環境的薰陶,但他卻因經濟因素以及其觀察到的社會階級,進而產生某種生存意識,「我小時候一毛錢都沒有,卻對消費主義有股強烈的渴望」,7 歲他就會在自己所屬的青年會(youth club)賣畫、素描賺錢;15 歲時開始賣 Nike、Adidas 假貨給朋友。他說:

「Nike 運動服對當時的我來說,就像對社會尋求的一種歸屬感,也是代表自己足以參與社會階層的一種證明。」

後來,他進入德蒙福特大學(和倫敦藝術大學、聖馬丁的時尚風氣是兩碼子世界)主修平面設計與當代繪畫,藉此他也順利地開始其人生的第一份設計工作-平面、產品設計師。不過,看似生活穩定的他,內心卻一直坐立難安……

.

2. 門外漢如何踏入時尚圈

.

「也不是說我不快樂,只是心裡覺得這樣還不夠。」Samuel Ross 坦言:「就像大部分的學生一樣,我把宏遠的志向在讀大學的時候丟棄了。然後,你懂的,一個在倫敦外郊求學的年輕人,其平庸的現實世界就是,畢業準備到工業區就業,這實在無法讓我從工作中得到成就感。

因此,他白天工作,下班後開始廣泛地嘗試各類型的藝術創作,從音樂、街頭藝術到時尚(當時曾自創品牌 2wnt4 失敗),更架設網站展示自己的作品,積極廣發上百封 email 給所有他想合作的對象,包括店舖、設計師、網站。其中,有個人的回應,就此改變了 Samuel Ross 的一生——那就是他的導師 Virgil Abloh。

Samuel Ross 在 Vogue 的訪問中提到,「我記得當他(Virgil)回追蹤我的 Instagram 時,我還坐在辦公椅上,急著將這件事分享給辦公室的每個同事,不過他們就只回:『那誰?快給我回來工作!』」接著,他收到 Virgil Abloh 的電話,錄取他為 Off-White 的實習生,就此開啟他的時尚生涯。

「這根本瘋了,一夜之間,我從一個倫敦中部出身的屁孩,變身成能夠和 Kanye West、Virgil Abloh、Jerry Lorenzo 並肩坐在沙發上的人。」Samuel Ross 說道。

.

3. 非關運氣,總歸老話一句:「機會只留給準備好的人。」

.
他在 Dazed 的訪談中告訴現在的年輕設計師,你們可以不是時尚出身,但永遠要將自己準備好。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awolerizku

A post shared by @ srd_______ on

當我有機會遇上 Virgil 時,我老早準備好 4 個作品集,包括平面設計、品牌策略、插畫以及藝術短片。因此,當機會真正來臨時,在和他們談話或得到實習資格前,我已經花了兩年半時間在製作一系列作品以及企圖與團隊建立關係。我準備好了。」Samuel Ross 這麼說道。

至於從沒上過時尚學院,他也不以為意,「我深信一句 Massimo Vignelli(跨領域設計大師)的口頭禪:『設計是一體的。』(design is one.)即使不同領域還是有其特定的基礎,以及適用於創作不同作品的一套規則,但我相信,理解設計與品味的基本道理,是互通有無的。」

Samuel Ross 就如他的師父們一樣,Kanye、Virgil 沒一個念過時尚設計,但從音樂、服裝、藝術品的創作,沒有一項是他們不會的。

 

4. 沒想過要做時尚品牌,只想訴說英國獨有的文化

.

「我領悟了如何工作、如何犧牲,還有,從 Virgil 身上,我學習到希望。」

跟著 Virgil Abloh 以及 Kanye West 的團隊 DONDA 工作了幾年後,他於 2015 年正式成立自有品牌 A-COLD-WALL*。最初 Samuel Ross 只是將品牌定義為「探索英國文化鎔爐的藝術計畫」,他坦言:「我剛創立時,根本沒有開發時尚線的意圖,但產品擴張的太快,一下就超越了我的預期。」

深受英國種族、建築、階級的啟發的 A-COLD-WALL*,被時尚評論家觀察到其與眾不同的「憂鬱」氛圍, Samuel Ross 透過 Highsnobiety 解釋:

ACW* 的憂鬱感其實是來自整個英國的悲慘情緒,可能在倫敦最精華的第一、二區比較難發現,但只要你一離開那些地區,在整個國家之中,這股陰鬱是人們不可能忽視的,那就像一朵烏雲永遠籠罩著你。」
「投注這樣的情感於 ACW* 正是表達品牌最好的方式,尤其是要讓人們進一步融入你的環境時。這是一種無法輕易忽視的能量、情緒、情調和環境。」
.

如 Virgil Abloh 所言,「Samuel,從當我助理時期到現在,一直都是新類型(new breed)設計的推手,他擁有明確的企圖心,更對材質的選用以及氛圍的營造有精準的能力。

與其說 A-COLD-WALL* 是個時尚品牌,似乎更如 Samuel Ross 自己所定義的,這是文化寓意深遠的計畫,他藉由服裝設計重新建造了他眼中的英國,像建造房子一般,重現他成長的那個幽晦、壓抑的環境。

A-COLD-WALL* 2018 FW via Catwalking.com

 

5. A-COLD-WALL* 究竟多冷?關於工業,關於建築,關於冰冷的階級

.

Business of HYPE 的專訪中,主持人 Jeff Staple 和 Samuel Ross 談到品牌名「A-COLD-WALL*」(直譯:一道冰冷的高牆)的由來,Jeff Staple 率先表達他的看法:「我認為這是以建築為靈感,指都市的建築中實體的、冷酷的牆面,此外,品牌更寄寓情感上高牆之意,那是心靈難以跨越的一道高牆。」Samuel Ross 接著回答:「這已相當貼近我們的理念,包括不對稱設計、材質的選用、未完成的細節、服裝結構,其實都出自建築的概念。」

「品牌名稱、色系定調是我 21、22 歲時開始構思的,當時我短暫地搬回我媽的房子住,在那幾個月期間我還在嘗試釐清自己的設計理念。但當我開始和 Virgil、DONDA 團隊工作時,我產生足夠的信心,要透過設計來闡述我的故事,也確信這些故事一定得是我親身經歷過的。」

「我經常透過窗戶望著我從小長大的社區,就從圍繞著我的這些建築尋找靈感。我認為很有趣的是,1950 至 60 年代由於包浩斯運動(Bauhaus Movement)的影響,英國的建築外觀變的冷淡、簡約、具有未來感,並且乘載著龐大的情緒,我認為建築得已反映出人們的感受,因此我現在的理念就是將建築的特點轉化成服裝的語言。」Samuel Ross 這麼解釋道。

就以品牌 19 春夏系列為例,如灰色混凝土、裸露的鋼筋、牆面上的噴漆,從 Samuel Ross 的成長環境就知道,他感興趣的建築,絕非英國華麗的維多利亞式建築,而是粗野主義(Brutalism)的民房或破舊的旅館,

「那裡有毒品問題、暴力問題,不過當時我年紀太輕,沒有洞悉到這麼深層次的議題,我只知道,我的朋友們都生活在這。」
.

A-COLD-WALL* 2019 FW

 

6. 從買假貨的小鬼頭,到 Nike 聯名的掌門人

.

Samuel Ross 在 Dazed 的講座中揭露:「我 15 歲左右時,在賣 Nike 和 Adidas 假鞋,這實在有點諷刺,但,事實就是這樣。」

「不過,我第一次和 Nike 的商業聯繫是為了得到當時 Nike 倫敦負責人的 email,因為我希望能跟他們借一雙 Air Force 在 A-COLD-WALL* 第一季的形象中露出,當時並非因為是這個『品牌』而聯絡,只是單純有這個想法就做了。」

「我很急切地確認我的 email 到底有沒有被(Nike)確認,我不斷重複寄信、拜託他們的幫忙。(就跟當年廣灑 email 結果被 Virgil 看到的方法一樣)」Samuel Ross 補充道:「後來他們團隊開始研究我到底是幹嘛的,並且發現我所做的事讓他們很感興趣、很棒,因此最後才願意給予我支援。」

Samuel Ross 為 Kim Jones 設計的球鞋包裝

至於 Samuel Ross 和 Nike 官方真正合作的機會,竟是源自 Kim Jones,「 幾年前負責為 Kim Jones 的 Nikelab 球鞋做包裝設計,我向 Nike 提出幾點想法,我很感謝有那樣的對話。那時,我和 Nike 維繫長達一年半的 email 溝通和商榷,我也參加 Nike 的討論,看他們內部是怎麼運作的,同時也企圖融入他們的團隊,展現自己積極想要參與設計對話的一面。」

Air Force 1 High x A-COLD-WALL*

於是他跟 Nike 的關係密切,幾年後當 A-COLD-WALL* 漸漸成形、受到廣大青年族群的追捧後,在 2017 年正式和 Nike 推出了 Air Force 1 High 以及 Zoom Vomero 5 聯名款,尤其是 Air Force 1 High 的少量出產,更造成各界瘋搶,英國版 GQ 時尚編輯 Zak Maoui 更盛讚,「這是 Nike 近年來最好的一次聯名。我最愛 Ross 球鞋的一點是,它完全顛覆了那些 Instagram 潮人呼攏的:鞋子要像沒離開過鞋盒一樣新,你只要穿著這雙鞋一週,它們就會產生改變,就像為它們增添了你的個人情感一樣。」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nike X @acoldwall

A post shared by A-COLD-WALL* (@acoldwall) on

7. 至於未來?

.

你可能現在很看好他,不只你,村上隆、藤原浩、Kim Jones 也都是相當看好他,不過令人好奇的是 A-COLD-WALL* 的未來。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A post shared by @ srd_______ on

時尚評論權威 Tim Blanks 表示:

「他(Samuel Ross)的視野是無懼畏懼的,他的想法非常多(有時可能太多了),同時也野心勃勃。他曾說過他計畫要在這行做 40 年左右,這是毫無疑慮和妥協的,你還意外 Samuel 激勵了整個時尚產業嗎?他將會存活得比任何人都久。」

 

英版 GQ 造型總監 Teo Van den Broeke 也直說:

「我個人的猜測是,他已經,或是他將會,比你、我或他自己預測的,更快達到業界頂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