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NEWS

為什麼《復仇者聯盟》英雄的服裝會讓設計師做到想哭?

當談到超級英雄電影製作時,觀眾很容易被螢幕上的故事、明星、特效等所吸引,但驚嘆之餘,或許你也會好奇誰讓這一切如此吸引人?誰創造了那些服裝?

 

先給大家一點流程概念:
.

漫威 Marvel 公司本身有一個戲服道具間,這裡會有設計師所需要的工具,根據資深漫威電影系列戲服設計師 Judianna Makovsky 表示,每個戲服設計師都會帶他們的團隊來到這兒,「雖說漫威人才眾多,但服裝生產這塊卻相當稀少。」

戲服設計師必須管理旗下打板師、設計師以及監管道具,但超級英雄電影不一樣,在服裝設計師加入之前,導演、編劇以及藝術概念指導..等製作團隊會先建立好電影世界觀,這邊有個關鍵人物,他叫 Ryan Meinerding,他是漫威視覺部門的負責人,自鋼鐵人第一集開始,他就與漫威合作,角色如何從概念變成一個「人物」?他是幕後功臣。

「就我看來,找到角色的第一個版本是最困難的,或多或少是因為電影還在建構當中,我們必須做一系列的樣本才能達到粗估的範圍測出電影的基調會是什麼。」— Ryan Meinerding

經過數百次的調整(不誇張,索爾第二集的黑暗精靈就經過了兩百次修改)才定下大家在電影上所看到的樣子,致使 Ryan Meinerding 也是戲服設計師最密切的合作對象,以確保這有達到導演和製作團隊所想要的。

當然,你要累的不只一個角色,包括其他非主角配角甚至神盾局的制服,他們都必須包辦。

而當導演看膩了上一集的戲服時,挑戰就來了,Judianna Makovsky 表示,在《美2》開拍時:「兩位導演非常明確地強調他們想要美國隊長的戰鬥衣是由不同材質混搭,必須用硬一點的布料,不要只是單純印上去的連身衣。」

致使要將下圖具現化,就是一個極大的挑戰,「它必須用延展性的布料,既要舒適又要好移動,我們也用相同的布料做了軍褲和護甲。後來服裝突起部分則成了新的問題,在高畫質錄影機的拍攝下會讓那看起來像反光貼紙,而顏料印出來的色澤又太塑膠感,致使我們花了四個月的時間才開發出一種看起來簡單又不那麼複雜的布料。」

Marvel’s 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Captain America/Steve Rogers (Chris Evans)..Ph: Zade Rosenthal. 2014 Marvel. All Rights Reserved.

 

蜘蛛人的服裝非常難做,難到讓人想哭
.

上述那樣子的挑戰不單只是發生在美國隊長身上,《鋼鐵人3》、《蟻人與黃蜂女》和《蜘蛛人:返校日》的戲服設計師 Louise Frogley 表示:「已不知經過多少次測試才得到眼前適合的紋理,我們把條紋印在染色的布料上,上頭的點(也就是紋路)有點像乒乓球拍的概念,那些太突太密太開都不行,我們幾個禮拜都在弄這些細節真的快要瘋掉了,這些看起來簡單完美的原因是因為它的做工無可挑剔,這真的讓人很想死,工作室的女工可能都在偷哭或扔剪刀洩氣。」

噢,值得一提的是,蜘蛛人身上的網,不是黑色,是非常非常深的灰,「因為紅會讓黑變得像綠,那樣會讓蜘蛛人變成聖誕老公公。」

 

有幾百個細節的奇異博士斗篷(Cloak of Levitation)
.

看到那斗篷有多厚了嗎,這件不對稱的斗篷,需要全設計師團隊的人參與,畢竟要先設計出來,才有辦法做電腦特效。

這是英國服裝設計師 Alexandra Byrne 的創作,因為《伊莉莎白:輝煌年代》她獲得了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從《雷神索爾》開始,她加入了漫威的世界,作品包括:《復仇者聯盟》、《星際異攻隊》、《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以及《奇異博士》。

「我想要奇異博士的服裝不要過度裝飾,但細節要很微妙,如同漫畫一樣能將你吸引到服裝中。」

為何奇異博士走著亞洲風?這是一個大家很想問的問題,設計師 Alexandra Byrne 解釋「我所嘗試的是找到一個神秘的世界能支撐這個故事,在造型上,我在大陸小孩的一件外套上找到靈感,它用 10 層藍染面料製成,雖看起來是十層,但那是一塊布料褶皺接縫而成,並在最外層上蠟,我心想:『噢,這我能試著做做看的。』這一刻,你便明白自己能有所突破,尤其是在你苦無頭緒之時。」

「它有著豐富的歷史和期望,」Alexandra Byrne 表示,「斗篷經過手工刺繡、植絨、印花…等不同方式集結成一件單品。」

而斗篷,「它的紅是由上百種不同的紅所結合,當中有太多不同的布料和紋理,起初是我在巴黎一場秀上看到一塊日本的布,而它本身就有三種不同的紅結合,斗篷製作非常繁瑣,部分還需用天鵝絨鑲嵌拼接,它其實非常多層次,即便做完了,你也要讓它歷經磨損老化,這樣它才不會看起來太新。」

 

星爵的夾克 = 未來感 + 光用看的就感覺會飛
.

有關星爵,「我喜歡他那種惹人嫌的招搖,但不是滿足個人虛榮。」

Marvel’s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Star-Lord/Peter Quill (Chris Pratt)
Ph: Film Frame
©Marvel 2014

Alexandra Byrne 告訴 GQ 表示,「我們需要讓這角色相信自己所穿戴的能在外太空翱翔,所以外型上必須帶著許多與現實不符的功能性。當我們開始製作時,Chris Pratt 還在減肥,所以我們大概測了一下要做的尺寸,當他完成這項極具艱難的任務時,我們則說:『恩… Chris,你還要再加油,因為你必須要能穿得下這件褲子才行。』」.

「我們做了很大的靈感模組來建構這個世界,大概有十張大海報吧,圖片有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到 David Bowie,然後這些全部融合在一起。」

 

就當前文獻可知的治裝費:鋼鐵人第一名.
.

基於 2018 年一則鋼鐵人盔甲被偷的新聞橫空問世,世人才知道這一套馬克 42Mark XLII)的造價竟要 32.5 萬美元,但值得慶幸的是另一套鋼鐵愛國者(Iron Patriot)還在。

第二名呢?請頒發給《黑豹》,該戲贏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其劇服設計師 Ruth Carter 受訪時說:「裡面每一套衣服都非常貴(她說每人的服裝至少都有五的倍數),可能一套有花超過 30 萬美元。」

索爾的狀況則很妙,雖沒有數據講明其製作成本,但在 2013 年《雷神索爾2》的電影宣傳期時,就有報導指出他(第三次出演索爾)有 25 套戲服和超過 30 件的斗篷,原因是為了要適應克里斯漢斯沃 Chris Hemsworth 的肌肉變化。

而在四年後的第三集,該戲的服裝設計師 Mayes C. Rubeo 則更具體的告訴時尚網站 Fashionista,「我們將他的身體做成了木雕(應該只有上半身),這樣就可以準確地做出他的胸板。我們所有的服裝都是做最合適的輪廓,所以才會看起來那麼自然。」

 

「替超級英雄治裝的電影最累」,所有的戲服設計師都這樣說
.

「我們很幸運,因為漫威請來的都是業界最厲害的人,戲服部門也不例外。」— Ryan Meinerding

事前功課很重要,他們必須去了解漫威、明白角色的身世和劇情走向,我們第一段介紹的那位 Judianna Makovsky,她便已有 20 多年的資歷,其作品包括《飢餓遊戲》到《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但說到最大的挑戰?她告訴 Vogue UK:「超級英雄電影系列。」

Judianna Makovsky 算是資深的漫威系列戲服設計師之一(Alexandra Byrne 也是),作品包括《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星際異攻隊2》、《美國隊長3:內戰》、《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

說起累的原因?「首先,導演(《復3》的兄弟導演 Joe Russo Anthony Russo)想要衣服看起來不那麼超級英雄,多一點真實,走在街上不要太突兀,所以多彩的緊身衣要盡量避免,」她解釋,「我們不想偏離角色該有的樣子,但 Disney 也不想看起來太無趣死板,那些戲服必須看起來是現代的,漫威在角色琢磨有非常大的知識量,所以我們也參與了整個過程,但角色在不同電影會居住在不同世界,致使服裝也要帶著一致的辨識度,有非常多的拿捏考量,對服裝設計師來說超級英雄系列電影真的是最勞心費神的。」

 

「當中沒什麼背景可以參考,你必須創造一個自己的世界,唯一的限制是想像力而不是歷史。」— Alexandra Byrne

 

辛苦的不僅在設計,畢竟這是動作片,演員們必須穿上它們進行戰鬥,以史嘉蕾喬韓森 Scarlett Johansson 所飾演的黑寡婦為例,「像是《內戰》開拍前兩天史嘉蕾還無法適應她的戲服,所以我們必須做非常多的測試,要及時完成多套造型是大挑戰,因為我們會根據同一套戲服做不同版本變化(她意思是,你一套服裝會有純站立版本、飛踢版、跑步版…等)。」這大概也解釋了為什麼《黑豹》每個人有這麼多套角色。

「形狀、輪廓和演員會如何動作非常重要,因為最終你所選的衣服,演員們必須是能穿能動,不然你就只能在水裡演死屍。」

 

結論,戲服設計師有多重要?
.

對累積全球票房超過 185 億的超級英雄系列來說,上述團隊的創作不僅影響了角色,還包括了周邊,甚至影響世上千萬粉絲的萬聖節裝扮和角色扮演。

Judianna Makovsky 被問到看到自己作品被各地孩子們穿著打扮感覺如何?「這很有趣,」她表示,「戲服設計師實際上沒有接觸到太多商品層面,但我個人希望能參與更多,所以有時你看到別人打扮你會嚇一跳,但他們在美國隊長的打扮上真的下很大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