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怪奇比莉 Billie Eilish,不夠可怕的話,世界上有人會願意聽你說話嗎?

談到 pop music,時下許多年輕人總會語帶貶意,「哎,太主流的音樂我都太不聽。」但談到「怪奇比莉」Billie Eilish 時,卻發現不論平時喜愛什麼音樂類型的人,幾乎都對這位 17 歲的女孩印象深刻。

以其 Instagram 1,800 萬粉絲的受歡迎程度、美國告示牌(Billboard)單週第一名的成績以及神似 Cara Delevingne 綜合 Scarlett Johansson 的外型來看,她確實是個紮紮實實的 pop star 沒錯。但再仔細觀察,每天穿著成套睡衣、幾乎不化妝、在 MV 中吃蜘蛛、在鏡頭前打嗝、比中指,卻也都是這位獵奇少女的日常。

她曾在 Paper Magazine 中表示:

「我不喜歡遵守規則,如果有人告訴我該怎麼做,我就會做出和他們所說完完全全相反的事。」

你問什麼是主流?Billie Eilish 的存在,就是在「反主流」。

photo via SSENSE

 

1. 自學

.

Billie Eilish,2001  年 12 月 18 日出生於美國加州。她從沒去正規學校上過學,在家自學最大的原因之一是她患有「中樞聽覺處理障礙」(CAPD),意思是她的聽力雖正常,但要她聽懂且理解他人的意思卻很難。這似乎影響她日後的創作理念,你說她的歌很怪,但她從沒要你聽懂,她日前在 Beats 1 的訪問中這麼說道:

「聽就對了,我發現很多人都試著裝作他們很懂(我的歌),不用,你只要聽就好。」

Billie Eilish 能有今日的成就也得拜自學所賜。她 2017 年接受 Teen Vogue 訪問時透露,「我全家都是音樂人,小的時候,媽媽和哥哥寫歌、爸爸彈奏鋼琴和烏克麗麗」,使她從小培養強烈表演與音樂天賦。「我 8 歲開始參加洛杉磯兒童合唱團,讓我精進我的歌唱技巧。11、12 歲的時候,我開始寫歌,因為這是抒發感情很好的管道,我哥真的是很棒的作曲家,我們會一起分享靈感、一起創作。」

哥哥 Finneas O’Connell(左)與 Billie Eilish(右)

此外,爸爸也會自製不同藝人的音樂合輯給她聽,因此其音樂深受披頭四(The Beatles)、艾薇兒、Green Day、My Chemical Romance 等搖滾樂影響,她日前接受 MTV 採訪時提到,「我想如果你有聽我的音樂,我和我哥哥一起創作的音樂,裡頭有非常多以披頭四為啟發的靈感,如果你真的有認真聽的話。那歌詞和旋律是相當驚人的(unbelievable),那就是讓你的耳朵感到非常舒服,聽起來讓人感覺很好。」

 

2. 所以這個神童是怎麼被挖掘的?

.

一切似乎是要感謝她的舞蹈老師?

Billie Eilish 8 歲開始跳舞,有天舞蹈老師提議,如果她或她哥哥自己寫了一首歌,那老師就為他們的歌曲編舞,Billie Eilish 透露,「我當時想:『這真是太酷了!』於是我哥就給我一首他本來寫給他自己樂團的歌曲-〈Ocean Eyes〉。」這一切聽起來實在太隨性,但〈Ocean Eyes〉正是 2015 年讓當年 13 歲小女孩爆紅的歌曲,至今在 YouTube 已累積破億閱聽人次。

哥哥 Finneas O’Connell 認為,〈Ocean Eyes〉由妹妹的聲音來演唱是最適合的,Billie Eilish 說:「他教我這首歌,然後我們隨著他的吉他伴奏一起合唱,我非常喜歡,這首歌在我腦中停留了好幾個星期。而我們當時只是決定把這首歌拿來跳舞而已。」

.

.

殊不知,Billie Eilish 原只是為了讓舞蹈老師可以載到這首歌,於是把〈Ocean Eyes〉丟上 SoundCould,事情就這樣一發不可收拾……越來越多分享、越來越多點擊率,接著 Danny Ruckasin,也就是 Billie 現在的經紀人,聯絡了他哥哥,「老兄,這一定會大紅,我想你們會需要我的幫助。我希望能幫助你們。」就這樣,這兩兄妹被簽進環球唱片旗下的 Interscope(旗下藝人包括阿姆、Lady Gaga等人)。

.

3. 小時候,她喜歡跳舞大過於音樂

.

.

i-D 報導,Billie Eilish 其實相當熱愛跳舞,但也是因為在練〈Ocean Eyes〉這首歌的舞蹈時受了傷,導致長期暫停習舞,她才將重心轉向音樂創作上,後來 2016 年發行的舞蹈版 MV,也算是一圓她與舞蹈老師間的約定。她曾在 Milk 訪問中表示,

「如果一首歌讓你不想跟著跳舞或無法讓你跳舞,那麼,這就稱不上是一首歌。」

.

4. 沒有哥哥,就沒有今天的 Billie Eilish

.

身為 Billie Eilish 的粉絲,你不可不知道,這位小女孩每場訪問「必定」會提到哥哥,而她的歌曲幾乎都出自哥哥 Finneas O’Connell 之手。

photo via ABC.net

不過一直默默在 Billie Eilish 背後製做音樂、彈奏樂器,許多人不免認為 Finneas O’Connell 的才氣被妹妹的名聲所蓋過,他卻不以為意,在 Paper Magazine 的訪問中他提到,「我喜愛和妹妹一起錄音、寫歌和彈奏樂器的每分每秒,她的天賦讓我感到驚喜,是她教會我如何成為一位真正的藝人、如何展現出自己的想法,以及成為一位令人驚豔的表演者。

Billie Eilish 透露,她 2017 年發行的首張EP「Don’t Smile at Me」,所有歌曲都是兩人窩在 Finneas O’Connell 的房間完成的。她 2018 年在 ASCAP 頒獎典禮的紅毯上受訪時表示,「我們已經有很深的連結與信任,又是彼此最好的朋友,這完全沒有任何限制,不需要試著裝作有禮貌,因為我們太了解彼此了,完全不用浪費時間。

Finneas O’Connell 生日時,Billie Eilish 在 Instagram 上放出兩人幼時的合照:

「這是我哥哥,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沒有他,我就什麼也不是,他是我的全世界,我願意百分之一百為他做任何事,任何、任何、任何事。」

.

5. 「我喜歡讓人毛骨悚然的東西了!」

.

.

光看外表明明可以是美少女,光聽聲音明明可以是空靈系,但這些對 Billie Eilish 來說都不夠酷,「我喜歡讓人毛骨悚然的東西」

為什麼 Billie Eilish 這麼恐怖?先說件小時候的事,她人生唯一乖乖去上過的課就是寫歌,上完課老師要大家回去看一部電影或影集,把自己的觀後感受寫成歌曲,她在 Junkee 的訪問中透露:「所以我看了『陰屍路』,有何不可?我把劇情都寫進去,大家甚至都不知道這首歌在寫什麼,還以為那是令人心碎的歌曲。才怪,那就是殭屍們而已。」於是這首〈Fingers Crossed〉成為她人生(aka 12 歲時)第一首創作、完成錄製的歌曲。

直到近期發布的最新專輯「WHEN WE ALL FALL ASLEEP, WHERE DO WE GO?」,很多人看她的 MV 總會嚇到,窩在床底唱歌、背後插滿針筒、拖著朋友的屍體、流黑色眼淚、吃蜘蛛等,這小女孩腦中到底在想什麼?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3DAYS

A post shared by BILLIE EILISH (@billieeilish) on

對於〈bury a friend〉暗黑驚悚的 MV 氛圍,Billie Eilish 向 PopBuzz 解釋,團隊找來《厲陰宅 3》(The Conjuring 3)導演 Michael Chaves 執導,「這受到很多恐怖電影的影響,《鬼敲門》(The Babadook)是最主要的,我想要是沒有《鬼敲門》,這支 MV 也不會存在,裏頭還有《美國恐怖故事》(American Horror Story)的影子。」

躲在床底的她,代表每個人心中的恐懼,「這首歌是在講一個床底下的怪物,床上的人對它很有興趣,同時也很害怕,知道它是壞東西,但有時最危險的狀況才最吸引你。」她攤開自己創作的筆記本,將腦中想像的畫面和歌詞通通畫下來。(Billie 的解釋如下面影片)

 

6. 為什麼要吃蜘蛛?關 Tyler, The Creator 什麼事?

.

除上述可怕行徑,最駭人的大概非〈you should see me in a crown〉中吃蜘蛛的橋段莫屬了(真的放進嘴巴,但沒有吃下去),這可歸咎於嘻哈歌手 Tyler, The Creator 在其歌曲〈Yonkers〉中吃蟑螂的橋段(影片請自行斟酌觀賞)。

.

Billie Eilish 坦言:

「我覺得我必須向人們證明,我其實比他們想的還更重要。如果我只是坐在那裡,告訴你一些事,你一定不會鳥我,我實在無法忍受這種事。所以我必須強烈地向人們表達:我有話有說、我要講這些事。」
「因此我其實是有點嚇人的,這樣人們才會聽你說話,我蠻可怕的,很多人都很怕我,我有張不動聲色的婊子臉。」

photo via Fader Magazine

眾所周知,音樂圈的怪咖 Tyler, The Creator 影響 Billie Eilish 的程度大概僅次於哥哥,「我很崇拜Tyler,因為他就是天才。」只要 Billie 被問到欣賞的偶像、想跟哪些名人出去、跟誰合作等問題,她的回答絕對有這號人物,她在 Fuse 的訪問中透露:「他真的非常有趣,他總是做任何他想做的事,非常讓人印象深刻。」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3. sometimes…

A post shared by Tyler, The Creator (@feliciathegoat) on

從小聽披頭四,但進入青春期的 Billie Eilish 發現嘻哈才是她的最愛,Tyler, The Creator、 Earl Sweatshirt、ASAP Rocky、Drake 等饒舌歌手也成了她音樂啟蒙(對,還有小賈也是她的最愛),她曾在 Independent 的訪問中提到:

「所有人,現在在這個世上的所有人,都應該讚揚嘻哈,不論你在做什麼,你一定都有被嘻哈文化所影響。」

.

7. 醜又怎樣?至少你記得我吧

.

Billie Eilish 的穿搭,不外乎是滿版 Logo 圖騰、螢光色、成套寬鬆嘻哈服搭配厚重的球鞋,對,簡單來說就像每天穿睡衣出門,而且是非常寬、非常垮的睡衣。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yesterday was beautiful💞thankful for the birthday wishes💞17

A post shared by BILLIE EILISH (@wherearetheavocados) on

她在 MTV 的節目 TRL 受訪時解釋自己的風格,「我喜歡被評論,不論那是好或壞,我只是想要被看見而已,就算我穿了大家都覺得超醜的衣服,那也沒差,當我走出來,管你喜歡還是不喜歡,反正你就是對我產生了想法。」

我和許多人不一樣,這是我故意的,我從來不跟隨任何規則。」是,她根本是跟流行唱反調,在 Paper Magazine 的訪問中她提到:

「如果大家開始打扮成某些特定的樣式,我就會穿完全相反的,我總是穿我想穿的、說我想說的。我很狂,超級狂,我試著打扮的比瘋狂更誇張,我喜歡被人們記得,所以我得穿得讓人印象深刻。」

.

關於球鞋,你得知道這少女不穿女鞋的,「老兄,女鞋都他媽超蠢的。」她上 《Sneaker Shopping 》時說:「真的,它們看起來超級白痴,很嬌小的樣子,我喜歡穿超厚的鞋子,我不希望我的腳看起來是一般的腳,我喜歡笨重的鞋。」因此她購物時總會問店員,這雙男鞋有沒有她的 Size,從沒有問過女鞋。

她不愛鞋底太輕薄、太接近地板的樣式,就如 Vans,「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什麼,我試著去了解,但每當我看到穿 Vans 的人,我就想,oh they got small dick。」

.

8.  跟村上隆相差 40 年的怪才友情

.

photo via Garage Magazine

「他就像來自另外一個星球一樣。」

Billie Eilish 這麼形容他仰慕已久的藝術大師村上隆。這兩個相差 40 歲的獵奇怪才,二月因 Garage 雜誌正式聯手,村上隆引用其 2012 年的作品「Split」,為 Billie Eilish 設計了獵奇又帶有日本科幻感的雜誌封面。Billie Eilish 在 Sneaker Shopping 提到,「我記得當我在東京,一走進他的工作室,那就像夢一樣,噢,這實在太瘋狂了。」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Takashi Murakami(@takashipom)分享的貼文 張貼

日前,村上隆操刀的〈you should see me in a crown〉動畫版 MV 正式發布,裡頭公仔版的 Billie 穿著其自有品牌 blohsh 經典的小人印花 Tee,片中穿插村上隆的標誌性的 KaiKai KiKi 太陽花與各式動漫元素,而村上隆也特別在 Instagram 發表他為 Billie 創作的漫畫手繪稿。

接著,兩人更發布共同合作的系列服飾,「我從小時候買不起這些商品,到現在,我竟然跟創造這些東西的人們合作,這根本是瘋了,簡直令人不敢置信。」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can you believe this picture exists

A post shared by BILLIE EILISH (@billieeilish) on

.

9. 妥瑞症,讓簡單的事變得困難

.

妥瑞症(Tourette Syndrome)讓患者不由自主的抽動身體或臉部肌肉,甚至會無法控制地發出聲音。 Billie Eilish 在 2018 年 11 月毫無預警地在限時動態中發布這項消息,「我患有妥瑞症,我從來沒在網路上提過,因為沒人發現我有問題,我也不願意當往後大家提到我的時候,就想到妥瑞症。」

「我的妥瑞讓很多簡單的事變得艱難,某些事會加劇我抽動(tics)的情況。」她從小就患有妥瑞症,好在情況不算嚴重,外人都不易察覺,「當我不想被病情影響而分心時,我曾教導自己克服這些抽動,運用某些方法減緩症狀,但事實再次證明,想著克服它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她日前也在 Ellen Show 中表示,「我發現很多粉絲也有這樣的症狀,這讓我坦白我的病情時,感到更加自在,那就像有某種連結,也讓很多孩子了解,『我的天,我也有這樣的病,她也有,而且她是我可以崇拜的人。』」Billie Eilish 的坦率讓更多人認識妥瑞症,並懂的接納與包容這樣的疾病。

.

10. 關於成名背後的無助

.

張愛玲的名言:「出名要趁早呀!來得太晚的話,快樂也不那麼痛快。」

或許某方面來說是對的,剛開始出名確實讓年紀輕輕的 Billie 感到興奮,但隨著聲勢如此快速暴漲,帶給她更多的似乎並非快樂,更不用說是痛快了。

photo via SSENSE

 2018 年 Vanity Fair 比對了一年前與一年後的訪問,當 Billie Eilish 被問到是否感覺到壓力時,一年前的她果斷地回:「沒有。」一年後她則緩緩點頭說:「是的,有,那是一股不斷打擊我的壓力,但我不在乎。」

我在想假如大家突然都死了,剩我一個人,我僅有的也就剩我的創作了,可怕的是,如果現在我還一聲不吭地繼續創作別人要求我做的,當要求我的人死了,大家都死了,這時候在乎的人也只剩我自己,我會被這堆我不喜歡的垃圾困住動彈不得。

.

.

所以很多人欣賞 Billie Eilish,因為她有多做自己、多勇敢、多不乎他人眼光,或許這些猖狂只是源自害怕,「我非常非常非常恨我自己」,〈idontwannabeyouanymore〉正是從這股對自己的厭惡延伸而來的,「有些人會說自己不在乎,我發現我自己也會這樣:隨便啦,管他去死。騙子!哪有人不在乎的,老兄,我超級在意的好嗎。」她在 FADER Magazine 中這麼說道。

“There’s people who say, I don’t even care. I’ve caught myself doing that: Whatever, I don’t give a fuck. Liar! Everybody gives a fuck. Dude, I give such a f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