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都是同一家品牌出來的,為何網友對 Valentino 和 Dior 的秀後評論會如此兩極?

說實話,我們是走著曾經 John Galliano 和 Alexander McQueen 那一派系的人,我們期待時尚給人的磅礴震撼,也希望能體驗一場秀(即便是透過螢幕)給人的流連忘返。

我們鮮少撰寫女裝,但這是一個很妙的現象,假使你也是在 Youtube 上看秀的時尚粉,Dior 女裝秀的留言算是相當的「精彩」,且不只一季如此,而另一方面,Valentino 近期則是「掌聲不斷」,這不是我們自己在說,可以說是外界一致認同。

基於兩位藝術總監本是同根生,究竟為何網友的評論會如此兩極?

 

無論男裝女裝,為什麼最近我們都該回頭關注一下 Valentino?
.

英國《金融時報》時尚評論家 Jo Ellison 評:「在這個斤斤計較數字的產業,Pierpaolo Piccioli 的設計全然就是時尚純粹主義者的天堂,並不是說他的設計不商業化,而是當中的心滿意足似乎能讓人回想起過往那個更完美的時代。」

Ezra Miller 身穿 Moncler x Pierpaolo Piccioli|圖源:Vanity Fair

Frances McDormand 與 Anne Hathaway 穿上 Valentino 2018 秋冬高訂登 Met Gala

https://www.instagram.com/p/BsWMg5elH_U/

舉凡近兩年來的焦點,Ezra Miller 在電影宣傳時所穿上的 Moncler(據說一推出就已迅速售罄)、奧斯卡影后 Frances McDormand 在頒獎典禮上的「拖鞋」和  2018 年 Met Gala 的禮服、Lady Gaga 在本屆金球獎上的水藍色長禮服…等。

正如資深時尚評論家 Tim Blanks 在 Valentino 2019 秋冬女裝後所言:「你可以感覺到 Pierpaolo Piccioli 在尋找能將他推向陌生領域的人事物。」像是與 Undercover 高橋盾聯名,還有與 Frances McDormand 的合作,對 Pierpaolo Piccioli 來說,「我想要透過 Valentino 擁抱更多文化、更多不同的人、更多元。」

Valentino 創意總監 Pierpaolo Piccioli & 高橋盾

Valentino 2019 F/W Men’s

Valentino 2019 F/W Women’s

勢必得提及的就是 Valentino 2019 春夏高訂秀,席琳狄翁 Céline Dion 和超模黑珍珠娜歐蜜現場直接被美哭(當然 Céline Dion 動容的原因跟三年前丈夫過世也有很大的關係),是的,這些都是設計師 Pierpaolo Piccioli 的功勞,這也可證明,尤其在近兩年,設計師在改革上所下的功夫。

https://www.instagram.com/p/BtOPTijh23z/

https://www.instagram.com/p/Bs_Os7fBQCB/

此外,前排嘉賓坐著 Raf Simons、Givenchy 創意總監 Clare Waight Keller、Giambattista Valli、Christian Louboutin….等時尚大咖,這是時尚界少有的共襄盛舉,然而,他們都是為了 Pierpaolo Piccioli 而來。

Raf Simons 出席 Valentino 高訂秀

 

當初與 Maria Grazia Chiuri 分道揚鑣之後:
.

1999 年,在羅馬就讀歐洲設計學院 Istituto Europeo di Design 的 Pierpaolo Piccioli 從 Fendi 來到了 Valentino;2008 年,他與 Maria Grazia Chiuri 兩人被任命為品牌創意總監,這邊值得一提的是,2011 春夏所推出的 Rockstud 鉚釘鞋成了明星級配件,將品牌營業額引領至超過 10 億歐元的大關。

Pierpaolo Piccioli 與 Valentino 已相處了 20 年,「我在這非常的舒適。」就 2016-17 年的財報指出,品牌也是呈現增長之勢。

他告訴英國《金融時報》表示,當 Maria Grazia Chiuri 前去 Dior 時,Pierpaolo Piccioli 認為沒必要作出太大的改變,然而,近幾年的獨立拓展了他的想法,「可能我的工作方式變得不一樣,」他回憶道,「當你和別人一起工作時,你必須把想法分享出去,這意謂著凡事都需要解釋,這讓整個過程變得偏向理論,但現在,設計漂浮在情感和靈感之間,如果我感覺到什麼,如果那是好的,我就會朝那方向去,即便我不知道該如何去詮釋表達。作為一名設計師我勢必是變得更直覺走向,設計過程也變得更流暢、自由。」

 

「我有時也覺得人們需要在不喜歡或不習慣的事物上努力,因為這會讓你遠離舒適圈,我現在和 20 幾歲的年輕人共事,我很欣賞他們用不同的方式思考,其能過濾出帶有新思維是好事,不僅是用技術去實驗,你的想法也會隨之受到啟發。」— Pierpaolo Piccioli

 

如今的 Valenitno 為何能讓人美哭?
.

2018 年,Pierpaolo Piccioli 獲得了英國時裝協會的「年度設計師」獎項(去年獲得這個獎項的設計師是 Raf Simons),可以說直到近期,他對 Valenitno 的願景才開始浮出水面。

Pierpaolo Piccioli

他做了什麼改變?

Pierpaolo Piccioli 試圖改造品牌創辦人 Garavani Valentino 所定義的奢侈,這是每一個擁有高訂品牌都在處理的議題,包括 Maison Margiela 也是,Pierpaolo Piccioli 告訴英國《金融時報》:「幾年前,或許 Valentino 是有關生活方式(lifestyle),但我個人不喜歡這個詞彙,這是一個老派的字眼,著重在夢想、城堡和私人飛機。如今我所認為的生活風格是有關群體、有關他人:你們可能會喜歡同輛車、喜歡同樣的傢俱、同種書,大家分享著相同價值,我想要讓 Valentino 遠離如童話故事的城堡,到更深層的世界,我不想要一個看似美麗卻佈滿塵埃的品牌,我想要它生氣蓬勃。」

Valentino 2019 S/S Haute Couture

簡而言之,除了讓美、浪漫、詩意,這些環繞在 Pierpaolo Piccioli 的 Valentino 當中,他也試著(藉由成衣)讓高訂變得「平易近人」,甚至希望改變人們對於紅色的看法,讓這個「人們有時覺得如超能力般強大」的顏色,變得更「浪漫、脆弱、更詩意盎然。」

 

「你雖無法發明色彩,但你能為那色調創造出和諧。」— Pierpaolo Piccioli

 


千禧世代呢?Pierpaolo Piccioli 表示,「我不考慮他們,你無法瞄準,說實話,那只是行銷決策,我不做行銷,我做的是時尚,我想要透過服裝來傳達價值,你必須尋找情感連結,否則,那就只是表面上的東西,我不覺得這對時尚來說是夠的。

有關 Logo 也很值得提一下:「我個人還處在 Logo 是很商業化配件的世代,我不覺得那是時尚。」Pierpaolo Piccioli 表示,但旗下團隊年輕人所購買的 70 年代(帶著 Logo 的)vintage 卻改變了他的想法,畢竟,如果當代奢侈品牌是在分享價值和群體,那 Logo 想必會是很有效的入會方式,「如今擁有同樣的 Logo 就像是你們是同一幫派的人,它不再是代表『這是很昂貴的物件』,而是能傳達品牌的精髓,我會把它用在日裝上,像 Tee 恤或是連帽衫,但一切取決於我的心情而定。」

2019 秋冬女裝,Pierpaolo Piccioli 和詩人們的「合作」,比起做成標語 Tee,他則巧妙的將文字穿插在服裝上,一件雪紡禮服上的胸前印著「Leave your door open for me, I might sleepwalk into your dreams.」(請將你的門為我而開,或許夢遊時我會出現在你的夢裡。)該詮釋不禁讓 Tim Blanks 揚言「這位男士或許是當前全世界最棒的晚禮服設計師。」

https://www.instagram.com/p/Bu5tND4HSmu/

 

那 Dior 呢?
.

Dior 2019 S/S RTW / 2019 S/S Haute Couture

很多人對 Maria Grazia Chiuri 的糾結都在於「高訂?成衣?傻傻分不清」以及「千篇一律」,前者狀況也不是首見,基於 Raf Simons 還在 Dior 時,他就有意將高訂「日常化」故也造成了在 2015 秋冬高訂秀上出現「不像高訂的高級訂製服」評論,但在此之前,不難看見 Raf Simons 於造型上將「高訂」禮服與「成衣」日裝的區別,那 Maria Grazia Chiuri 呢?她似乎就沒這麼高明了,尤其是對資深評論家 Cathy Horyn 而言…。

Dior 2017 F/W AD

不只一次,Cathy Horyn 覺得「Dior(女裝)很無聊」,在 2017 年秋冬(成衣)秀後,Cathy Horyn 就曾寫道:「Maria Grazia Chiuri 的設計感覺沒有重點,這是 Dior,一間以完美無瑕剪裁、女性生活之樂與豐富想像力聞名的時裝屋,但自她 2016 年成藝術總監後, Maria Grazia Chiuri 的 Dior 並不像法國高級時裝屋,反而只是漂亮的義大利運動裝。」Cathy Horyn 結論道,「我開始懷疑她是否為 Dior 的合適人選,她思想似乎太過僵化….,似乎永遠擺脫不了那無所不在的芭雷舞裙,就和她的刺繡一樣….。」

這點,Maria Grazia Chiuri 曾透過《紐約時報》回應,她覺得你無法去討好每一個人,所以最重要的就是相信自己;2018 秋冬(高訂)她也對其淡雅質樸表示:「高級訂製服是有關內斂…,工藝是長久的,其反映著對未來的夢。」

可 2019 秋冬,Cathy Horyn 又忍不住再度開砲(一整篇文章篇幅全獻給了 Dior),「Maria Grazia Chiuri 不是一個聰慧的設計師….。她不僅重新演繹了自己,也把近兩年的風格又重複了個遍,舉例像是過往已出現無數種公主裙搭配短褲的造型。然而,Dior 是一間引領群雄的高級時裝屋,其有著與 Chanel 相媲美的威望和傳奇,但在 Maria Grazia Chiuri 的系列鮮少感受到這點,取而代之的則是 Maria Grazia Chiuri 似乎已把所有壓箱寶都放在檯面上的感覺。」

「一場由巴黎重量級時裝屋所舉辦的秀,理當,每一季都要能帶給你什麼,可如今充斥的是無意義的女性主義標語和毫無節制的商品,Maria Grazia Chiuri 應該要善用她的舞台,如同 Marc Jacobs 兩個禮拜前在紐約做的那樣,他讓 40 套服裝都變得非常重要,每個模特兒都很獨特,每一套的裝扮和顏色都是精心挑選,因為對一個創意人士來說,能讓觀眾體驗到特別的感觸對 Marc Jacobs 是重要的(這段 Cathy Horyn 以斜體強調)。」

Dior 2019 F/W

「比起呈現單一化的 Teddy boy 風格,上述這種方式在如今充滿選擇的時代會更有影響力,當然,這也需要更多的努力和創造力,你必須要有想法,必須有想傳承的事物,這是賭注,也是冒險,對於像 Dior 這樣蘊含豐富歷史的時裝屋來說,這真的不是一個過分的要求。」

如今,時尚界鮮少出現「負評」(之於 Dior,時尚糾察隊 diet_prada 也看不下去),當然比起單純謾罵批評,我們也由衷希望大家專注於美好的事物上,例如 Valentino,原因,我們上面全都告訴你了。

https://www.instagram.com/p/BkxQRMMn1ma/

https://www.instagram.com/p/Bs-uDfvle6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