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Gucci致敬Dapper Dan盜版羊腿袖事件,淺談時尚產業文化挪用現象與爭議

《紐約時報》曾有一文〈我們正活在山寨文化中〉探討著過去與現在的文化現象,內文指出:「過去和現在、創造和重新編排,如今它們界限是越來淺,世界上沒什麼是比人更憤世忌俗的了。….對於千禧世代來說,Keith Haring的塗鴉或樂團Modern English的專輯不會代表思鄉情怯,而是挖掘“新”事物的喜悅,這樣的狀況是已註定的。」過去融合當今回潮成新的趨勢潮流。

近期Gucci 2018春夏大秀,其羊腿袖的設計惹了不少“爭議”,原因便是與當初與80年代的盜版翹楚Dapper Dan的設計相似度高達100%所致,這引起了兩個問題:「抄襲/致敬」還有「文化娜用」。(延伸閱讀:圖案款式這麼像,你覺得是翻玩?致敬?還是抄襲?

 

首先,何謂文化挪用?

引用番薯藤《地球圖特輯》文章表示,「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意指不同文化間的人們,透過簡化的文化元素打扮成該文化的人們或帶有該文化的氣息,尤指強勢文化利用弱勢文化的元素,舉例來說,像是西方殖民者頭戴印第安人的頭飾。

Karlie Kloss featire Vogue "Spirited Away"

Karlie Kloss feature Vogue "Spirited Away"

縱觀一下近期,Chanel 的迴旋標、Marc Jacobs 的雷鬼頭(2017春夏)、美版《Vogue》Karlie Kloss 藝妓時尚內頁、還有如今 Gucci 2018 早春的 Dapper Dan 羊腿袖,無不被冠上“惹議”甚至是“冒犯”之名,上述事件當事人與品牌都經不起民怨和媒體渲染而發起道歉文,超模Karlie Kloss發文表示:「這些照片挪用了不是我的文化,我很抱歉參與了有著文化敏感性的拍攝主題。由始至終,我都希望能啟發女性,給予女性力量,我保證未來拍攝和主題都會反映這個任務。」(人紅是非多的Karlie Kloss,2012年也因為走Victoria Secret內衣大秀穿上印第安頭飾而遭譴責。)

 

可這些“惹議”現象是正常的嗎?

《Bof》在〈為什麼說時裝產業離不開文化挪用?〉文中就開門見山的痛批此酸民現象,「在這個社交媒體的年代,任何人都能當“正義魔人”,用批評迅速捲入虛擬世界的集法官、陪審團與劊子手於一身的“暴徒”。別的不說,Chanel的迴旋鏢? 把巴黎旗艦店給燒了!Instagram,Facebook有人說Model被虐待?試鏡總監的小孩可以不用活了!Gucci竟然抄襲1980年代開啓盜版定製風潮一片天的“Dapper Dan”?他們哪裡的膽子!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去死吧!現在是時尚一言堂的時代!」

延伸閱讀:假貨上T台?Gucci做了一件盜版貨的原因是?

冒犯或是傷害都出現了?是否有點小題大作?畢竟論時尚,John Galliano在Dior期間(90年代)可以說是「致敬/文化挪用」的箇中好手,毫無疑問他最棒的Dior系列是從埃及、法國、中國、日本..等各國時代的文化取經,以日本尤其之最,帶著崇高的敬意,John Galliano一次次將伸展台化系列作難以超越的經典,台下觀眾或評論可沒人舉旗抗議認為John Galliano不該讓白人模特兒穿上和服元素的設計。

John Gallian 1994 F/W via Vogue

John Gallian 1994 F/W via Vogue

John Galliano for Christian Dior S/S 2004 Haute Couture

John Galliano for Christian Dior S/S 2004 Haute Couture

 

冒犯?不冒犯?

引用自《i-D》2016年對“文化挪用”的探討:「在時尚圈,設計師最常用的解釋就是擷取靈感,但問題便在於:這些系列並沒藉這所謂給予他們靈感的文化有意義的結合。這當中便存在以下問題:是要如何平衡無意之間文化挪用所帶來的傷害?」該編輯Zoya Patel檢討去年Beyoncé身穿印度傳統服飾拍攝Coldplay的MV,並認為“文化”並非只是材料和外表的選擇,這是他人歷史、身份、語言和族群的一部份。(可認識Coldplay的人都知道沒什麼比他們更愛分享“愛”與“正能量”的樂團了…)

然而,在2015年Quartz 〈在時尚界,文化挪用不是極好就是極壞〉一文中,編輯Jenni Avins認為:「在21世紀,文化挪用就像全球化一樣,雖說不是必然的趨勢,可卻是潛在的積極面。我們必須停止捍衛自己的文化和次文化,這不是在保護他們,此舉太過天真、太過保護且會適得其反。再者,這並不是文化或創作面的工作方式,想法、風格和傳統會互相交換,這是現代多元文化社會的宗旨和樂趣之一。

 

是靈感致敬?還是文化挪用?

Junya Watanabe 2015 F/W via NYtimes

Junya Watanabe 2015 F/W via NYtimes

關於多元性:

以下兩個例子很明白的可以告訴你,如今“文化挪用”常出現的爭議問題出在哪:2015年秋冬,Junya Watanabe以非洲型男薩普洱為靈感,請來居住在巴黎的薩普洱們現身走秀,相較之下,Valentino於2016春夏女裝,以非洲文化為靈感卻令人髮指,因為“幾乎”清一色的白人模特兒,其“多元性”引起了爭議。
landscape-1473968791-elle-nyfw-ss17-collections-marc-jacobs-00-index-getty

這現象猶如Marc Jacobs 2017春夏的雷鬼頭一樣,Marc Jacobs本人回應道:「我全心全意地相信言論自由,還有透過藝術、服裝、文字、髮型、音樂..等等任何可以表達自己的自由,當然我看見了“膚色”,但我完全沒有歧視的成分,這才是事實!請持續自由的表達自己,但請批小力一點,透過霸凌散播仇恨並不會為你帶來任何收獲。」

Valentino 2016 S/S Ad via i-D

Valentino 2016 S/S Ad via i-D

 

關於尊重:

當然,對該文化的懂與不懂也是另一個大家想探討的因素,亦如歌手Nicki Minaj曾說過:「你不能只想要好的不想要壞的。如果你想要享受我們黑人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請與我們同、一起跳舞、一起玩樂、一起饒舌,然後你也該知道什麼對我們造成影響,什麼在打擾我們,我們為什麼會覺得受到不公對待..。

 

關於致敬:

論致敬,最完美且安全的方式便是請當事人合作,回到Gucci 2018春夏系列,根據《紐約時報》表示,Gucci發言人表示其實品牌已嘗試聯絡過Dapper Dan(本名叫Daniel Day),因為Michele本人想與他合作(如同當初 GucciGhsot 般),可惜遲遲聯絡不上,且Daniel Day和他的兒子也都拒絕回應《紐約時報》的訪問。

gucci可正因為Gucci的關係,大家又重新認識了Dapper Dan,如《Bof》文章所言:「立意良好的挪用能催生好的事物,藉文化交流,可豐富設計師、藝術家與圖像製造者的靈感源泉,甚至廚師、電影工作者和建築師們也受用,此舉能推動文化向前發展,推倒疆界,化解分歧 ,而非加劇摧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