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9,000萬歐元,開雲集團把眼鏡版權收回去之後呢?

Gucci’s Wild SS17 Campaign ,via highsnobiety

Gucci’s Wild SS17 Campaign ,via highsnobiety


 

旗下擁有Gucci、Bottega Veneta、Saint Laurent、Balenciaga等時尚品牌的法國開雲集團(Kering),自從2014年9月宣布將把眼鏡業務收回自營,就相當積極地不斷與眼鏡製造商進行協議,其中最用力的部分,莫過於現今當紅的Gucci品牌。

Asap Rocky with Gucci eyewear

Asap Rocky with Gucci eyewear


開雲牌眼鏡

Gucci’s Wild SS17 Campaign ,via highsnobiety

Gucci’s Wild SS17 Campaign ,via highsnobiety

 

你會戴大品牌的眼鏡嗎?
你是否在路邊眼鏡行買過旁邊有Gucci或D&G Logo的眼鏡呢?

你一定聽過朋友跟你說:「哎呀,那些都是貼標貨。」

延伸閱讀:業界不能說的秘密,為什麼巷口就能買到便宜的名牌眼鏡?

 

SONY DSC

 

會有這種言論出現,原因是過去的大型奢侈品集團,都會將旗下品牌周邊商品外包生產,像是眼鏡、化妝品、香水之類,所以就算你買的是對手LVMH的眼鏡,可能都是同一間代工廠生產。

d3s_1795_0_0_0

 

到底這些代工廠有多有恃無恐呢?據《路透社》報導,全球最大的義大利眼鏡製造商 Luxottica,2012年生產超過7500萬支眼鏡,全球七億人都正在戴著它們家的商品,Oakley、Ray-Ban都是自家私有 ;今年一月,該公司還與法國鏡片品牌 Essilor (依視路) ,達成 460 億歐元的合併協議,預計將創造一個年營收超過 150 億歐元的眼鏡業龍頭。但為了付出奢侈品品牌高昂版權,這些大型企業自然對於生產出來的商品採取「吸血」方式,偷工減料、同框不同牌的案例時有所聞。


為了改變世人對於名牌眼鏡的印象,開雲集團決定將設計、生產、供應、營銷到銷售全面收回管理,甘願提前解除合約,並賠上9000萬歐元的毀約金。如今,開雲集團已經完成了眼鏡版權的回收;不過更絕的是,和Safilo宣布解約後的同一年,開雲還把在Safilo擔任首席執行官和創意總監的Roberto Vedovotto和Massimo Zuccarelli特別請來,成立了一個名為Kering Eyewear的公司,「我們不只是另一個太陽眼鏡或眼鏡生產商,我們想做的是眼鏡行業中的奢侈品牌。」Roberto Vedovotto表示。

 

Henri Pinault & Roberto Vedovotto Henri Pinault & Roberto Vedovotto

 

現在的古馳眼鏡

gucci-eyewear-spring-2017-ad-campaign-the-impression-03

關於品牌自己動手做眼鏡,其實是相當不合乎經濟效益的,法國巴黎銀行奢侈品主管Luca Solca說:「到目前為止,挑戰自製眼鏡的品牌都遇到了很大的問題,Prada和Tod’s後來用放棄來證明這行不通,遇到的問題大多是因為分銷渠道過於零碎,導致實體店面伐善問津,或是SKU過高,產品生命週期太短等等。」

面對質疑,Kering Eyewear總裁兼首席執行官Roberto Vedovotto,在接受《The Moodie Davitt Report 》採訪時表示:「作為一個新公司,我們可以更靈活和更有活力地回應市場需求,或者是發現市場機會,追求創新,也能關注到不同渠道的不同的需求。」

除了獲得集團的支持之外,Vedovotto另一個後盾就是全新風格的Gucci設計,「Gucci是設計眼鏡的箇中高手,特別是在旅遊零售領域;尤其因為設計總監Alessandro Michele大刀闊斧的革新,如今Gucci已經是最受消費者期待的眼鏡品牌。」

Alessandro Michele

Alessandro Michele


事實上,古馳的確正以前所未有的氣勢邁向高峰,今年不但是二十年來的銷售收入增長最大的一年,第一季的有機銷售額增長了48.3%,達到13.5億歐元,即14.4億美元。Gucci總裁兼CEO也補充說道:「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的獨特而原創的美感,使我們能夠成功重新啟發和重塑古馳,而eyewear則是這種全新美學的關鍵單品。

 

gucci-ss17-behind-the-scenes-04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