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cci 2019春夏,用流行和地下文化向巴黎最美的夜晚致敬

人頭龍雛、墓園,Gucci 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2019 春夏的秀搬到了巴黎,這是向法國文化致敬的三部曲最終章,當你端看 Alessandro Michele 的訪問內容,你會知道他沈迷於歷史和文化,對於要走的比現在還更前面的時尚界來說,他用過去式在書寫未來詩篇。
 

1250327

繼五月運動的廣告和 Arles 墓園的早春系列後,2019 春夏 Gucci 於著名俱樂部 Le Palace 中舉辦了春夏大秀,在這裡,夜晚是永無止境的,縱使風華已不再,Alessandro Michele 說:「每樣東西都帶點塵埃,一點被遺棄的感覺,很美。」在這兒,每天都有不同的驚喜,人們盛裝,看著夢想成真。
 

延伸閱讀:
夢境成真,Gucci Décor 讓天馬行空幻進你我現實世界
不該忽視的過去,Gucci 如何用 80 年代的音樂文化來拯救厭世青年?
旅行總能帶來一點故事啟發,但 Gucci 2019 度假系列乘客搭乘的不是遊輪,是諾亞方舟?


當中的靈感來自秀前,兩位義大利前衛藝術電影導演 Leo de Berardinis 和 Perla Peragallo 於 70 年代的實驗作品,這看似 Gucci 的詭局帶出了「地下文化」的主軸,其「改變戲劇電影的規則」也是 Alessandro Michele 所想呈現的。


Dn9GXMfXkAMkS_C

而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執念」也啟發了 Alssandro Michele,「我有一個很強烈的想法,從黑色開始,」這是一個他覺得很難合作的顏色,並將黑描述「有著自己的存在」,顏色相互分享著「奇怪的關係」,猶如秀外門口的霓虹燈寫著「I Dioscuri」,其由來,參考了希臘神話波路克斯(Pollux)和卡斯特(Castor),他們常被認為是二元性的比喻,雖是宙斯所生下的孿生兄弟,卻分別代表死亡和永生,即便後來波路克斯戰死,卡斯特仍願意用不朽生命換回對方的靈魂,致使宙斯讓他們成為雙子座的守護神,於秀上,伸展台也被分成兩個走道,直至舞台上結合。


Dn4FzCMXUAAjDm6
gettyimages-1039403970_copy

42501533_10214482073138203_280517856133644288_n

就外媒報導指出,本季並沒有太多官方秀評解釋,來賓來到現場只有一副望遠鏡和四首散文,如謎一般,對 Alessandro Michele 來說很迷人的東西,我們也只能參透一二,就邀請函來說吧,本季給的是一包莖塊,內含薑、銀蓮花、鬱金香、風信子..等種子,你可以當作「要怎麼收獲要怎麼栽」的比喻,但就 Alessandro Michele 的話來說,「一年前,我在看一本來自中世紀有關花園設計的書,我就想我們必須進入這些幻想插畫世界。當時人們並不想要活在現實,所以他們幻想這些不存在的花園。」他告訴 Tim Blanks 表示,「我也傾向於把時間花在這些幻想花園裡。」大自然是和時尚相差甚遠的事物,但兩者卻都擁有需要人細心栽培的美。

GUCCI 2019 S/S

GUCCI 2019 S/S


回到主題,2019 春夏的秀,其將時間點定位在在 70 至 80 年代 — Le Palace 的精華時期,流蘇、亮片、高腰褲,我們眼前所看到的是遊牧嬉皮、花花公子、搖滾歌手還有放縱的時尚達人。
 

DiaryArticleDouble_S91-FS-Location-01_001_Default

聖羅蘭先生 Yves Saint Laurent 與老佛爺 Karl Lagerfeld

聖羅蘭先生 Yves Saint Laurent 與老佛爺 Karl Lagerfeld

Andy Warhol at Le Palace nightclub. Andy Warhol is photographing a group of revelers that includes Karl Lagerfeld and Paloma Picasso.   (Photo by Francis Apesteguy/Getty Images)

Andy Warhol at Le Palace nightclub. Andy Warhol is photographing a group of revelers that includes Karl Lagerfeld and Paloma Picasso. (Photo by Francis Apesteguy/Getty Images)

Karl Lagerfeld, Sonia Rykiel, Kenzo, Grace Jones at a party for the "Palace" fifth anniversary, Paris, 1983. (Photo by Bertrand Rindoff Petroff/Getty Images)

Karl Lagerfeld, Sonia Rykiel, Kenzo, Grace Jones at a party for the "Palace" fifth anniversary, Paris, 1983. (Photo by Bertrand Rindoff Petroff/Getty Images)


引用 Vogue Runway 首席評論家 Sarah Mower 的評論,「了解 Le Palace 的歷史,你會發現這裡充滿著 Yves Saint Laurent、Karl Lagerfeld、高橋賢三(Kenzo)、(藝術家)Antonio Lopez,以及在他們圈子當中所有偉大女性繆思和搖滾巨星的痕跡,」三宅一生的褶皺、Roberto Capucci 的立體構築以及聖羅蘭大師的剪裁,你可以說是 Alessandro Michele 向經典致敬,也是他試著讓觀眾重回風華。

若需要一點數字的話,台下嘉賓法國著名女歌手 Amanda Lear 告訴《WWD》,開幕(1978 年 3 月 1 日)當天其實我才是第一個獻唱的,「當時大概有五千多個人擠在街道,所有巴黎的人都來到這兒了。」
 

Gucci RTW Spring 2019 Gucci RTW Spring 2019

為什麼 Alssandro Michele 這麼迷戀復古?

他在日前接受資深評論家 BoF 主編 Tim Blanks 專訪時有了解答:「在羅馬,往事是極美好的,雖說我們身處在當代,但卻環繞著許多過往歷史,這幫助你了解到,其實你所想的並非你在尋找的。生命是由許多事物組合而成,你的存在不僅僅只是在這裡,就像一個大蛋糕,有許多層,但你需要有人帶你從最初開始了解,透過藝術和美,讓你能感覺到更多。」


Dn4JptBX0AApWAq Dn4WXbBX0AA8BIp

15378630681426407_content_DiaryHeroArticle_Standard_1600x812_1537826521_DiaryHeroArticle_S91-FS-Details-02_001_Default Dn48FOuUwAEHMb8

比起時尚,或許該更從音樂的角度去切入這一切,這些是 Alssandro Michele 所致敬的文化和經典,從兩位歌手 Janis Joplin(以她招牌的波西迷亞風開場)到 Dolly Parton(其插畫出現在毛衣和飛行員外套背上),鴕鳥毛扇到迪士尼米老鼠頭手袋,正如前面所說的二元性,「我正在重新把不同文化連接起來,」他表示,「當中有著對時尚地下文化的線索和暗示,能將它們激活是好事。」
 

而在中場,另個傳奇,被 Alssandro Michele 預作「中世紀吟遊詩人」的 Jane Birkin 從座上起身,獻唱〈Baby Alone in Babylone,〉,嬰兒獨自在巴比倫,淹沒在色彩的夢想裡面獻給愛做夢的人們,這休息間斷是人生需要的,「我想注入生命的流動。」
 

Gucci RTW Spring 2019

Gucci RTW Spring 2019

694778ce4c8a8f5b5b4d6da5dea33a63-5ba9f4f401b23

6684c6ff3b8fdbff7cc298acb44b3a11-5ba9f4f14ec89

Dn5QvZXX0AUDUS_

當然,亮點還有模特兒肩上的鸚鵡、外穿的皮製三角褲、給男性的洋裝以及新款的馬鞍鏈虎頭包袋,可比起商品來說,Alssandro Michele 所說的故事更讓人感動,他發現,時尚是個比想像中更強大的工具,尤其當你找對了地方,「這兒給了我們機會,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