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i Slimane 的 Céline,時尚界對他抱持著怎樣的期待?

上一回 Hedi Slimane 出現,他用音樂和青年文化讓人產生對酷的癡迷,時尚易得,風格難尋,一件針織衫就算要價上萬也讓人傾心不已。

Hedi Slimane

Hedi Slimane

作為將 Dior Homme 發揚光大之人,他讓男人變成像是巨星般,纖瘦,卻又殘酷,那贏弱的風潮席捲了時裝界,爾後的 Saint Laurent,女孩則變得像是 Mick Jagger 的女友一樣,喚起那叛逆的夢。如此顛覆性,才在 3 年前掀起一陣波瀾,世人對 Hedi Slimane 的欲求不滿,毫無疑問,他的首場 Céline 在 9 月將會是萬眾矚目,而 Hedi Slimane 又再度與 Sidney Toledano 和 Bernard Arnault 相遇了….。

 

Sidney Toledano,Dior 20 年的守門人

在 Hedi Slimane 出使 Céline 創意總監的官方聲明稿中,Sidney Toledano 的名字也出現其中,一個品牌的成功絕對不會指單倚靠設計師,作為 Dior 的守門人,Sidney Toledano 是 2000 年初聘請 Hedi Slimane 開啓 Dior Homme 的幕後重要推手,他也曾是試圖保護 John Galliano 的人。
 

pic via New York Times

pic via New York Times


1993 年,一位在 LVMH 工作的朋友催促下,Sidney Toledano 會見了 LVMH 集團執行長 Bernard Arnault,後者正極力尋找一個能重塑 Dior 配件的人,Arnault 說:「我想要一個能夠與 Chanel 與之抗衡的品牌(在 1996 年他親自聘請了 John Galliano)。」當天晚上,Sidney Toledano 被錄取了。

2007 年,在 Hedi Slimane 離開 Dior Homme 後,時尚評論家 Cathy Horyn 採訪了 Sidney Toledano,她在《T magazine》上以〈Man of the House〉來形容其地位的重要。「業界人士都好奇他究竟是如何與 Bernard Arnault 應對的,如同當時還是 Fendi 執行長 Michael Burke(現為 Louis Vuitton CEO)表示:『Bernard 除了想要星星、月亮,他也想要太陽,且同時,他希望這些都能達到商業上的成功。』」
 

左 Bernard Arnault;右 Sidney Toledano

左 Bernard Arnault;右 Sidney Toledano


在巴黎中央理工學院(Ãcole Centrale)畢業後,Sidney Toledano 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鋼鐵業實習,當這份工作無法給予啓發的同時,他加入了市場消費研究機構 A.C 尼爾森,後來先是到了法國鞋牌 Kickers 便輾轉到百年皮件品牌 Lancel。

作為 LVMH 集團第一個收購的奢侈品品牌,Dior 對集團有著非凡的意義,自 1985 年收購後的 10 年,Dior 的形象依舊疲軟,1994 年,Sidney Toledano 成了 Dior 皮件總監,4 年後成為首席執行官,Sidney Toledano 的任期等同於 Dior 的成長,「當我剛接手時營業額差不多是 1.34 億歐元(如今的金額則是 58 億歐元),Dior 已經有很深厚的文化,但我們需要更靈活、反應更快點。」2016 年,他接受《金融時報》專訪時表示,「這也是為什麼我常說『如果業績不好,就別待在辦公室。』有些人嘗試透過數字找出問題,但如果你只待在辦公室,什麼都不會改變。」
 


 

對他來說,那些商業分析是無需多做解釋的,「我爸教我,比起為失敗找一百個藉口,倒不如趕快讓自己成功。成功是直覺、執行、決定、需要冒險犯難的,老實說,數字,我每天都可以得到全世界的財報更新,我可以看到每一個地區每一家店的數字,但我不想花超過 10 分鐘在上面,因為我每天都在跟精品相處。」

 

「你必須去了解,甚至是組織管理,這個世界正在發生什麼事,人們的喜怒哀樂,便是世界的氛圍(what people are — what the mood is)。」— Sidney Toledano

 

關於用人,「你會砸錢在店鋪和活動上,但最重要的投資,其實是在人。」Sidney Toledano 表示,「我們需要一個設計師嗎?確實吧,比起所有人來說我應該是最想要找到設計師的,因為我懂手上的這檯機器,我知道這組織需要什麼。但一間公司就像一個衛星,為了能讓它運作你需要很大的能量,之後它便能自己運作一段時間,然而,當你想要改變時,你需要能量和設計師去給予它新的視野,但這不代表當上一位設計師離去後便會有緊急狀況發生,以前的設計師提供的衝擊將使公司繼續向前,這給了我們時間重新定義誰是下一位最適合人選。」(在與《金融時報》的訪問後,Maria Grazia Chiuri 便走馬上任,成為 Dior 第一位女性創意總監。)

延伸閱讀:Maria Grazia Chiuri 用 Dior 訴說,擁有事業和家庭是每個女人應有的權利

 

21820434_1393563067407955_7422227271634649088_n

當他去年底從 Dior「卸任」時,時尚界驚呆了,繼任者是將 Fendi 經營成集團第三大牌的 CEO Pietro Beccari,而 Sidney Toledano 則晉升成 LVMH 集團時裝部門的主席,在聲明稿中,Arnault  認為這是一個新的世代象徵,望能借他那讓 Dior 轉世成功之力,將 Céline、Givenchy、Loewe 和 Emilio Pucci…等 8 個規模較小的品牌帶出更卓越的成績。

 

當初 Hedi Slimane 與 Dior Homme 分道揚鑣

談及當初 Hedi Slimane 的離去?

「Hedi Slimane 試圖想要擁有他自己的男女裝品牌一直是時尚界熱議的話題,而在 2007 年夏季前,Toledano 和 Arnault 兩人毫不諱言的表示,他們和 Hedi 陷入了困境。對於 Toledano 來說,這狀況是相當挫折,」Cathy Horyn 寫道,「Toledano 表示,Slimane 想要全權掌控他個人品牌,甚至是接待員的挑選。『我跟他解釋我沒辦法給出我能力範圍外的權力,』
 

sidney-toledano-hedi-slimane-helene-arnault-bernard-and-delphine-picture-id163339799

Arnault 的版本則更帶點崩潰,『我告訴 Hedi 如果我投資他的品牌,尤其是現在的牌子要傾注相當多的金費,我希望能一起進行,我和 Marc Jacobs 和 John Galliano 皆是如此,而 Hedi 說:『不行,你給我錢,但你無法跟我一起。(give me the money and you get nothing.)』Arnault 停頓並微笑道:『Hedi,你必須回到現實。』對此,Hedi Slimane 並未做出回應。」

這是 Dior Homme 與 Hedi Slimane 分道揚鑣那時,而 10 年後,他們三人又再度重逢,以 Céline「藝術、創意和形象總監」之名重掌品牌大權。
 

左1:Sidney Toledano;左2:Bernard Arnault;右1:Hedi Slimane

左1:Sidney Toledano;左2:Bernard Arnault;右1:Hedi Slimane


就商業面來說,Hedi Slimane 為 Saint Laurent 創造了奇蹟,縱使離開 Saint Laurent 後兩年,Hedi Slimane 所帶來的形象仍為 Kering 集團帶來龐大的利潤,請來 Hedi Slimane 或許是最有利的賭注,在當前 Kering 的 Gucci 和 Balenciaga 都有著卓越的成功時,LVMH 無疑想藉 Hedi Slimane 另創盛世。

延伸閱讀:
Gucci文藝復興之路幕後推手,總裁Marco Bizzarri分享如何用人和時尚生意經
世界上有一種性感,叫 Anthony Vaccarello

 

時尚界對於 Hedi Slimane 的「期待」

「他的衣服,無論是在 Dior 或是 Saint Laurent,都散發著自私冷漠,它們年輕、放縱、享受著反叛的特權。」《華盛頓郵報》資深時尚評論家 Robin Givhan 疑惑道,「Hedi Slimane 是現在時尚界需要的設計師嗎?」

Hedi Slimane 將會為時尚界帶來什麼?這成了業界人士的疑問。

 

就商業面論:

時尚評論家 Lauren Sherman 在 BoF 寫道:「Slimane 將如何讓 Céline 更成功不是一件容易事,因為品牌並沒有像 YSL 或是 Dior 有著如此豐厚的歷史。」

0f70af499c2e4b93bbde4954c226f74f_th

Céline 於 1945 年以童鞋訂製起家,品牌創辦人 Céline Vipiana 在 1960 年才專注在女性運動裝束上,「Phoebe Philo 徹底改造了它的形象,實際上可以說與 Céline 的過去毫無關聯,除了偶爾出現具有辨識度的 C logo 和馬車圖案之外,她是用自己的極簡主義風格在重新改造 Céline,而這種風格已深植人心。」
 

CÉLINE 2017 FALL WINTER AD

CÉLINE 2017 FALL WINTER AD


她補充說道:「與當時 Slimane 加入搖搖欲墜的 Yves Saint Laurent 狀況不同,Céline 擁有 Phoebe Philo 忠實的追隨者(他們被稱作 Philophiles,影片解釋如下),她們可能會因為風格和價值的改變而輕易離開。」但相反,當初為 Dior Homme 甚至 Saint Laurent 癡迷的信眾也有可能會因 Hedi Slimane 歸來而有所轉念,他的成功與否,取決於能否在 Céline 創造出如上述兩個牌子的核心(經典)商品和系列。

 

就價值面論:

「Céline 一直是為女性、由女性而做的衣服,感覺是一個為女性生活設計的時代象徵性地結束了,考慮當前的政治環境因素,感覺是個奇怪的時間點,要結束這樣的世代。」美國時尚作家 Ana Kinsella 告訴《Garage Magazine》表示。
 


 

《紐約時報》資深評論家 Vanessa Friedman 擔心道:「Céline 在過去十年在前設計師 Phoebe Philo 的領導下已有某種非常具體的東西,對許多女性來說是非常有價值的。…..,現代的女性不僅是發現自己的聲音,而是正在使用它去要求平衡和展現自己的力量。Céline 一直為女性在設計服裝,至少 Phoebe Philo 對設計吸引男性目光的衣服不感興趣,反而是能吸引女性,且是成熟的女性目光的衣服。Phoebe Philo 的衣服是有深度的、簡潔有力、不裸露,許多人能透過服裝得到認同感。」
 

Phoebe Philo

Phoebe Philo


《華盛頓郵報》時尚評論家 Robin Givhan 的形容亦站在同個陣線:「大部份的人不會買 Céline 的衣服,因為這些衣服要價不菲,但如果你會從 Cos 或 Everlane 上消費的話,你便是她極簡主義觀點的受惠者。如果 Céline 有著類似簡介的說明,那便會是為頭腦清醒的堅強女人所做的自信服裝。

延伸閱讀:Phoebe Philo,妳也離開Celine 了

 

Saint Laurent 2016 S/S

Saint Laurent 2016 S/S


很有可能,Hedi Slimane 了解這點並且會延續這樣的特質以維護住老顧客,「他在 Dior Homme 的窄版西裝便深受許多女性愛戴,而在 Saint Laurent 的燕尾服也是經典無比,Hedi Slimane 除了是個出色的商人也是形象製造者,更是富有創造性的博學家。他很聰明。」然而,要讓新版的 Céline 維持不變似乎太過夢幻, Hedi Slimane 有著對青年文化的迷戀,以及某種憔悴、90 年代夜店的美感,或許千禧時代的消費者已被鎖定成目標,當 Céline 迎來男裝時,勢必品牌的價值將會有所改變。
 

延伸閱讀:為什麼時尚界這麼放不下Hedi Slimane? 


當前討論聲浪證明世人對 Hedi Slimane 高度期盼,無論是他吸金的能耐或是背後所傳遞的新訊息,「望 Hedi Slimane 能夠記住當初成就 Céline 的價值:人與服裝之間的關係,這是當代時裝將近快滅絕的事物。如同 Nicole Kidman 在美國演員工會獎(SAG Awards)頒獎典禮上所說:『我們有能力,有影響力且可望成功。我懇求這個行業在背後支持我們,因為我們的故事終於被說出來。』時尚亦然。」 Robin Givhan 也提出相同的論點:「時尚的意義在於能夠將這些轉變為服飾,並賦予衣服新的象徵。」
 

HS-JOINS-Céline-2-

「她們」都希望,Hedi Slimane 能改掉那孩子氣的個性,更強調女性的力量與獨立性,並且讓每個評論家都能得到邀請(說的就是 Cathy Horyn),以及給予一些真正(無拘束)的回應(因為大部分 Hedi 都是快閃且說無可奉告)。「由衷希望他在 Céline 的任期能超過在 Saint Laurent 的時間,並且堅持自己的願景,在如今設計師與品牌之間的關係壽命越來越短的當下,望 Hedi Slimane 能成為新的承諾象徵,或者說成為成熟激進的表率。」時尚是需要領導的,這點 Sidney Toledano 也認同,是否,Hedi Slimane 會成為好榜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