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沒有 Balenciaga 球鞋的男士街拍輯,它的看點在哪?

PPW_08_Book_1_FrontCover_1600x

美版《GQ》最近推薦了一本「街拍輯」《Fantastic Men》,雖說名字和標題設計與獨立雜誌《Fantastic Man》相似度高達 99.99%,但雙方一點關係也沒有,且它不像街拍惡魔大師 Scott Schuman 的《The Sartorialist》那般隆重,其僅以報紙為紙材,要價 15 美元(還附加一件 Tee 給你),迅速在業界引起了一陣小騷動。(因為大家會納悶怎麼我沒在裡面啊?)

《Garage》編輯 Rachel Tashjian 為這本街拍輯寫了序,也在《GQ Style》中為這久違的真實而美言,「是否當中的人都厲害到需要被拍?還是這是紐約下城區的創意人士的相片日誌?必須說,《Fantastic Men》兩者都兼具到了,甚至有更多的出乎意料,《Fantastic Men》猶如一首對人與服飾自然互動的讚頌,能讓人回到早期的街拍精神,遠在品牌置入和屁孩們在時裝周附近徘徊希望有人能覺得他們穿的球鞋很屌妄求入鏡之前,天啊,光想到這點就快哭了。」

在如今社群時代,《Fantastic Men》的出現如同天降甘霖般,其除了讚頌著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也呈現出像 Stüssy 那般真摯懇切,可基本上,這就是一本帶憤世忌俗的大全,以下是我們希望大家能好好省思的部分:

延伸閱讀:紅了10年!已退出街拍時尚的Tommy Ton有幾件事想對大家說..

 

首先,拍攝者 Chris Black 是誰啊?

980x

其實我們也不知道,且在他自己的社群帳號中,他並沒有大辣辣的把自己的職稱 title 都展現出來,就 Chirs Black 受訪時自己說,他起先經營著名為「Words for Young Men」的 Tumblr 帳號,經過友人推薦到龍舌蘭品牌 Hornitos 經營品牌粉絲團做得有聲有色後,他開始了創意公司「Done To Death Projects」,其合作對象包括 Stussy、Arc'teryx Veilance 和 Converce…等,而個人則偶爾賣賣 T 恤,偶爾替美版《GQ》寫稿,偶爾錄製 Podcast 給予他人社群相關意見。

Screen-Shot-2015-05-14-at-12.18.07-PM

2017 年,他出了一本名為《I Know You Think You Know It All》的書,當中涵蓋了 414 條像是「千萬不要叫人按你讚或追蹤你,如果他們有興趣自己就會加」之類的現代人生活、穿搭「方針撇步」。

他在洛杉磯的獨立書店 BookSoup 中為部分建議給了更深的講解,當中有一條「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網紅』(influencer)」著實深得人心,他解釋:「網路只是一個滋生怪物的地方,我可不想活在一個依靠粉絲數字而沒有任何生存或工作能力的世界,但如今的實情是:『噢,你 IG 有 50 萬個追蹤者呀?』然後你就可以獲得一大筆錢,彷彿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我認為像豐臀金那樣層級的人只有少數人能達成,有些人會覺得自己很有影響力,覺得自己說什麼粉絲都會買單,但那不是真的世界。」秉持著這點,他出的攝影輯也是英雄所見略同,如果你也會懷念過往翻閱日雜看街拍照,那這本真的太適合你了。

 

看點1. Chris Black 覺得現在很多男生都穿得太醜了

PPW_08_Book_2_Spread_1600x《Fantastic Men》沒有像《Take Ivy》那樣有著「記錄當時常春藤學院學生」的崇高願景,裡面就是單純和友人相聚的隨手一拍,「對我來說很大一部分是,現在每個人都看起來很蠢,大家都有點穿得太過了,男性時尚雖然更龐大,但就我看來,卻也變得更醜,」編輯 Rachel Tashjian 認同道:「也不只是男性,整個奢侈品服飾現在都沒很美。」
 

延伸閱讀:
花六百萬台幣去校園街拍?細說60 年代最強行銷術《Take Ivy》聖經的由來


進而,催生了把 Instagrma 上拍的友人照編輯成冊的想法,除了圖片,當中也是一種風格對話,「我周圍的朋友沒有人讓我感覺到這樣,他們大部份的人都在時尚界工作,所以我們應該討論這方面的問題,」

Noah 創意總監 Brendon Babenzien & 時尚插畫家 Matt Langille

Noah 創意總監 Brendon Babenzien & 時尚插畫家 Matt Langille

 

 

看點2. 《Fantastic Men》就是真實生活的穿搭寫照PPW_08_Book_2_Spread_1600x-1當然,曾經時尚部落格和 Instagram 拍照有段真實的日子,既自然,也與當事者息息相關,但這黃金時期大概只維持了一年,之後,很多好網站都淪為商業化,更別提如今街拍只是一個人想紅的踏板而已。

(覺得若真把自己稱作是攝影師很有可能會對真正攝影師不敬的)Chirs Black 認為,「要賺的錢太多了,人們變得像是,我什麼都願意穿,只要你願意給錢,」可《Fantastic Men》的概念是,想拍就拍,想不拍就不拍,沒有因為你今天穿了什麼牌子或限量款而特別要拍你,且地點絕對不是只有在時裝周,是在一般大街上,他說:「這本垃圾裡面沒有 Balenciaga,我和看起來很酷的人一起相聚,很高興能夠展現那些人的穿搭,就是他們平常生活的樣子。」其累積了某些層面的意義,這些帥哥們(對,裡面沒有女生)的穿搭,呈現了某種對現代社會的呈述,裡面的衣服,是用以自我表達,而非炫耀裝逼。(ps. 為何沒有女性是因為 Chris Black 認為女性會混淆市場,但也再整合女性街拍,因為覺得男女都是平等的)
 

André 3000 & Brian Procell

André 3000 & Brian Procell

 

 

看點3. 基於一切就是穿搭,所以不會告訴你他們是誰PPW_08_Book_4_Spread_1600x

「我不標籤任何人,我也不寫內容,因為畫面上那看起來很醜、美學上就是令人反感,而且不標簽比較好玩,就像:如果你知道他是誰那很好,但如果你不知道,你就是不知道。」就眼前所及,裡面有(Thom Browne 型錄)造型師 Ian Bradley、Noah 創意總監 Brendon Babenzien、饒舌歌手 André 3000 以及提供 Supreme 設計師靈感的潮牌收藏家 Brian Procell…等。

取鏡角度也是值得一提,因為幾乎都採取「故意不水平」,這有個專業學名叫 Dutch tilt(也叫 Dutch Angle,德國式鏡頭),「現在已經變成 Chris Black tilt 了,我這樣做是因為我喜歡圖片看起來這樣,然後就變成一種街拍風潮。」他覺得方正挺直的街拍照太過盡善盡美,實在沒必要,「如果你太嚴肅認真只會在照片裡看起來很蠢,」這解釋了裡面人物的照片都看起來很開心,這點對 Chris Black 來說很重要,如同 Rachel Tashijan 在序中所寫:「在這些頁面中,你不會找到答案,但你也不會迷惘,你在人與人的細微不同之會找到舒適感,這是當前最重要的元素,且會永遠維持下去。」

Ian Bradley & Mac Huelster

Ian Bradley & Mac Huelster


假如有人覺得他們該出現在書裡但沒出現怎麼辦?沒關係,他還會出第二本,《Fanstatic Men》於 10 月 19 日網上販售但如今已售罄。
 

123PPW_08_Book_4_Spread_1600x-1

ps. 有關書名的由來,「我就只是覺得 fantastic 這詞很有趣,且我認為《Fanstatic Man》真的是最棒的雜誌,我每一期都有買,愛慘了,所以這有點致敬的含義,但必須說,該雜誌上講的事情都太嚴肅了,語調很搞笑,我非常欣賞,希望能把這種調調帶進我的生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