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草太殘忍?人造皮草才是正解?近期響起這 Fur Free 背後在議論什麼?

A row of vintage coats made of animal fur

A row of vintage coats made of animal fur


去年十月,Gucci 執行長 Marco Bizzarri 在倫敦時尚學院的可持續時尚研究中心(Centre for Sustainable Fashion)中宣布:「我們決定成為 Fur Free Alliance 的一員,並在 2018 春夏起停止生產皮草。」而在近期,Donatella Versace 和 Maison Margiela 創意總監 John Galliano 皆邁向「Fur Free」,Donatella Versace 在接受《1843》訪問時表示:「皮草?我覺得乏了,我的時尚不希望藉著殺害動物而來,感覺不太對。」

 

為什麼品牌紛紛加入不採用皮草行列?

《Fiancial Times》時尚評論家 Charile Porter 分析得中肯:「這雖聽似意外,但這決定卻很正常。根據 Gucci 表示,皮草在 62.1 億歐元的營業額當中只占了 1000 萬歐元,更重要的是說,帶動品牌增長的消費族群是由擁抱素食主義的千禧世代所構成的,他們有什麼理由要支持一個使用皮草的品牌?」(Gucci 執行長 Marco Bizzarri 則告訴《BoF》這個決定無關千禧世代。)
 

photo via Wall Street Journal

photo via Wall Street Journal


而「拒絕使用皮草」的活動看似日益增加,近幾個月來,Michael Kors 、Versace、Maison Margiela 也隨 Calvin Klein、Giorgio Armani 和 Tommy Hilfiger 加入不再使用皮草的行列,《Project Runway》的名言在此時應驗,皮草的不復流行已成既定事實。


延伸閱讀:
所謂青年文化是什麼?為何它被認為已不復存在
大家都在說Logo is back,但買了真的就了解品牌嗎?

 

就統計來看,當前全球已有 850 家零售商已加入 FFA 會員,無論是平價時尚的 Topshop、M&S 到高級精品,「尊重動物」(Respect for Animals)組織成員 Mark Glover 表示:「Gucci 給了巨大的推動力,這認為這將會近幾年到未來的重大里程碑,當你回到 80 年代中期,光是英國就有 250 家皮草店,幾乎每家百貨公司都會有個高級閃耀的皮草部分,但現在都消失了。」他觀察發現,過往他們接近品牌希望說服能加入 FFA,可如今則是品牌主動加入他們。
 

1169080 
 


但必須說,這不是什麼新鮮事,這事已持續將近半世紀之久,回到 1994 年,PETA 組織就從請來五位超模加上廣告標語「我寧願裸體也不願穿皮草。」來警醒世人。那時,世界流行著極簡主義,世人以為皮草將永遠退出流行之時,席捲而來的是明星設計師風潮,John Galliano(Dior)、Marc Jacobs(Louis Vuitton)等人又再度讓皮草火紅了起來。
 

 

 

不用皮草成了最流行,品牌怎麼應對?


 

比起過往的皮草大衣,如今皮草需求大多是衣領或是吊飾配件,為了呼應年輕市場,皮草起家的品牌也做了功課。 舉例來說,Fendi 一直是引領產業舉足輕重的品牌之一,他們將皮草重新定義為趣味飾品,Bag Bugs 在剛推出時雖因其價位招來了批判聲,但這個毛茸茸的飾品卻吸引搶購風潮,爾後的老佛爺娃娃鑰匙圈(Karlito)更是尚未入店便搶購一空,這些推陳出新的小物搭配皮革包袋在各大零售店和百貨中有著一定的銷售額,從這龐大的商機你看不到拒絕皮草的政策,對於皮草相關產業來說,世家皮草 Saga Furs 國際市場和可持續發展負責人 Charlie Ross 則告訴《BoF》是相當看好千禧世代的未來。
 

photo via Buro 24/7

photo via Buro 24/7

Luka Sabbat Street Style

Luka Sabbat Street Style

Burberry 2018 F/W

Burberry 2018 F/W


但不可否認的,2018 秋冬伸展台皮草的身影已越來越少。根據《Fiancial Times》報導指出,在倫敦 Burberry 和  Mary Katrantzou 的秀外被反皮草抗議人士著,可他們伸展台均以人造皮草呈現,但你在 Burberry 網站上仍可以買到皮草領裝飾披肩;於米蘭,像 Prada 這樣過往以皮草為主力產品的品牌,該元素如今也持續在伸展台上缺席,在 Gucci 宣布不使用皮草後的第一場秀,大家討論的話題則是龍雛和人頭,似乎已無關皮草不皮草。
 

Marni 2014 F/W

Marni 2014 F/W


「這議題對於以皮草起家或是善用皮草的品牌來說相當有趣,」 Charile Porter 表示,他以 Marni 為例,創辦人 Consuelo Castiglioni 的丈夫便來自皮草世家,品牌當初也在上頭玩了不少技法,可換到新任創意總監 Francesco Risso 手上後似乎對皮草興趣缺缺,可也讓他挫折的是,幾乎沒有品牌願意回應有關皮草政策,這並不意外,畢竟錯的不是材質的使用,而是其製程有無合乎道德規範不是?

雖說 Fendi 2018 秋冬男裝上仍有雪雕皮(一個被認為連上流社會都開始不感興趣的珍稀皮料)出現,但男裝和配件創意總監 Silvia Venturini 則在後台談到有關另一種皮草的使用:Shearling。據 Mark Glover 的說法,Fur 被定義為「動物因為其毛料價值而遭到殺害」,Shearling 則不再此範疇當中,在維基百科的解釋中,Shearling 可以是在動物死亡後再取用其皮料,亦或是人造皮革外縫上剃下來的毛料。
 

Givenchy & Chanel 2018 F/W

Givenchy & Chanel 2018 F/W


來到巴黎,尋求永續經營之道的 Kering 集團,旗下品牌 Saint Laurent 搬上的則是真正的皮草;反觀,Chanel 和 Givenchy 則邁向人造皮草的懷抱。

 

 

不使用皮草就代表一切沒事嗎?非也!

爭論這件事就如同吃素吃肉的價值觀相互抵觸般,然而,必須告訴大家的是,人造皮草的替代方案是有代價的,以環保著稱的 Stella McCartney 證實,這些人造皮草大衣幾乎是難以被分解(縱使它是由回收的塑料所製),比起當成傳家之寶留存,當這些人造皮草被丟棄掩埋時,至少需要數百年的時間才會被分解,更別說當送進洗衣機清洗時所製造的合成衣物纖維污染。(延伸閱讀:合成衣物纖維,與柔珠、塑料並列為海洋河川污染源
 

illustration_microfibers

人造皮草對環境的影響是不可否認的,這是許多皮草支持者所反駁的論點,致使結果是陷入兩難,雙方皆無法在道德上給出一個十全十美說法。若真要將道德視野放大,皮草也絕不會是時尚當前唯一的議題,血汗工廠?工廠污染?性侵議題?高壓工作環境?

延伸閱讀:
從數字來看,快時尚的汙染比我們想像的更嚴重
三年半了,孟加拉的血汗工廠事件依舊慘不忍睹
以為時尚產業都爽爽賺嗎?其實背後辛勞你知道多少

 

10890742_1537513299852070_236184324_n

為此,Stella McCartney 鼓勵消費者,「要為所購買的服裝負責,別輕易地丟棄它們。」若是一件人造皮草大衣售價十幾萬或許大家還能認真以對,可若是快時尚的版本呢?這點是值得令人擔憂的,尤其是世人變得越來越不在乎時尚時。(延伸閱讀:買快時尚錯了嗎?不,該被檢討的是衣櫥永遠少一件的人心欲望…

 

ps.

已故香港時裝精黎堅惠曾在 2004 年的專欄以〈皮毛〉討論過:

「殺戮動物來保暖,是原始時代的行為,殺戮動物來扮靚,更是說不過去,尤其是保暖不再是一個威脅生活的因素的年代;不過與此同時,我又明白皮毛之美態,是沒有任何一種人工製的 fake fur 或 fun fur 可以代替,連效果接近的也不多。唯乎此,能取兩者之間的平衡的做法有: 

1. 用自然死去的動物(die of natural cause)的皮毛來做衣服。今年我買了一件 Karen Walker 的 shearling 羊皮毛的外衣,物料就是已死去的羊的皮毛。

2. 當我們意識到殺戮動物的不文明之前,已有皮裘的出現。因此,買古著或古董是另一個折衷方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