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NEWS

所以,《天能 TENET》何以成為今年全球電影產業的救世主?

疫情影響下,全球多數電影院紛紛關閉,繼連續多個月的票房減少與流失,許多片商將暑期強檔推遲到秋、冬季才上映,目前即便電影院重新開放,也無新片可上,因此大眾的期待便落到諾蘭的年度鉅片——《天能》(TENET)上。

這回《天能》正式上映可以說是一波三折,原定在 7 月 17 日上映,而後因疫情未見趨緩而連續推遲三次,更直接從暑期撤檔;而後華納影業見海外多國情況趨緩,需要視不同市場因地制宜,便宣布這回《天能》於海外地區先行放映,可見這回疫情對電影產業的影響甚大。

在美國地區上映日期推遲到 9 月 2 日之際,許多解封國家依照規劃自 8 月 26 日起逐步上映,台灣則將於 8 月 27 日上映。在《天能》到來前夕,我們彙整一些目前已知的相關資料,帶大家一同了解,作為諾蘭年度強檔力作,這回究竟有什麼值得我們期待?

 

所以,《天能》到底在演什麼?
.

幾個月前便率先公布的預告片相當耐人尋味,但若看不懂,是正常的,因爲多數戲中演員殺青後,仍不確定自己到底演了什麼,甚至對故事的整體性仍抱有疑惑。

透過目前預告片公開的情節可知:男主角 John David Washington 為一名隸屬於秘密組織「天能 TENET」的特務(名字仍未公開),主要目標是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透過時間逆轉(Time Inversion)的技術,讓該秘密組織有機會翻轉現況。

同劇演員除了《黑暗騎士》Michael Caine 與《敦克爾克大行動》Kenneth Branagh 外,還有 Robert Pattinson、Aaron Taylor-Johnson、Elizabeth Debicki、Clémence Poesy、Himesh Patel 與 Dimple Kapadia。

..

「空間」與「時間」為諾蘭過去電影作品的重點命題,自先前的《全面啟動》的夢境探索,到《星際效應》的穿梭時間黑洞。這回《天能》將探討在順行時空下,逆轉時空的可能。據 NME 的報導,電影的核心敘事或許能從歷史開始探討。

薩托方塊(The Sator Square),一個包含五個單詞的拉丁拼寫方塊,刻寫於上頭的五個單詞由 25 個字母組成(核心詞為 TENET)。這塊方石最早發現於龐貝古城的遺址,今日在歐洲各地相當常見,而自公元 79 年便已經出現在不同的建築、牆壁與城市住宅上。

你或許會想,這跟電影關聯性在哪?而報導中提及,方石的正方形對稱或許同步暗示電影中的時空逆轉結構,影片或將圍繞於一個時間點展開,而在後半段透過倒敘的手法回溯。John David Washington 先前接受 Total Film 採訪時便說道:「這顯然是一次關於類型電影的嘗試,而這是屬於諾蘭自己的流派。」他在 2020 年 5 月接受 Esquire 採訪時透露,《天能》與《全面啟動》某程度上有一定的關聯性,也直接證實先前傳出這兩部電影連結的傳聞。

5 月中的 GQ 專訪中,Robert Pattinson 也曾透露一些電影中的相關線索,解釋自己如何以哲學與社會評論家 Christopher Hichens 為原型去詮釋電影中的角色(當然名字也是未知),並補充道:「他不是一個時空旅行者,實際上,時空旅行不存在於電影中。這是我唯一能透露的事。」

總之,目前已知的部分,這部片沒有時空旅行,既定的物理定律也將不再重要,而涉及到不同的時間運行可能。.

 

 

專為大銀幕放映而打造
.

先前經歷數週的延後播映,《天能》或許也能考慮加入線上串流平台的形式,然而,諾蘭作為大銀幕觀影的狂熱倡導者,不停對外說道,天能將以 70mm 底片與 IMAX 放映,以史詩級的規模呈現。

關於本片的製作規模,以下幾點僅供參考:2 億 5 百萬美金的製作預算,橫跨印度、義大利、挪威、丹麥、愛沙尼亞、英國及美國等七國拍攝,成為繼黑暗騎士後,諾蘭製作預算第二高的電影。

Photo via panipuri.us

 

2019 年 12 月,諾蘭曾向 Entertainment Weekly 說道:「《天能》從諜戰片的角度切入,我們去了很多不同地方,以一種令人興奮且新鮮的方式跨越不同類型,我和 Emma(Thomas,電影製作,也是諾蘭妻子)已經製作過很多大型作品,而就國際影響力來說,這無疑是最大的一部。我們在七個國家拍攝,遍佈各地,演員陣容龐大、佈景龐大。」

即便對於故事內容仍一知半解,能確定的是,在高預算與強大卡司的支撐下,透過預告片所釋出的許多動作畫面,在視覺呈現上絕對值得大眾期待。

「這是我們拍過最有野心的電影,毫無疑問。」

 

 

諾蘭評:有史以來最難剪輯的電影
.

在《天能》中,諾蘭選擇與電影剪輯師 Jennifer Lame 合作。Jennifer 曾經手過《婚姻故事》、《海邊的曼徹斯特》等電影,本次作為雙方的首次合作,諾蘭於近期與 ICG 雜誌的專訪中透露,曾特別提醒她,《天能》將是有史以來最難剪接的電影

「第一次見面我就打去跟她說,《天能》可能是你遇過最難剪的電影,不曉得現在她對這句話還會不會存疑,要透過不同的面向去描繪時間流逝的所有觀點,意味著要超越我們在劇本上所寫下的一切,才能成功地將過程轉換成視覺呈現出來。」

對諾蘭來說,過去已經合作過的對象不一定絕對適合,擁有相似的創作語言才是肯定的。Jennifer 過去的相關作品,不僅證明自己在電影剪輯方面具有良好的判斷力,而因為自己過去作品均以人物劇為主,這回《天能》包含大量的動作場面,也賦予 Jennifer 的工作過程許多不確定性,而後她發現,只要將注意力放在動作背後所講述的故事,而不是在動作本身,一切便變得相當自然。

Jennifer 向 Cinema Blend 解釋道:「為了克服會被動作畫面嚇到的問題,我開始認為,動作或許是推動故事發展的核心,同時也會解釋和充實人物所經歷的旅程,當諾蘭看到我被動作戲嚇到時,他重申,『故事永遠是推動這一切的動力。』」

 

《天能》有望拯救今年全球電影產業?
.

目前歐美的連鎖影院正採漸進式開放,然而票房數據令人相當擔憂,據 Comscore 報告指出,原定天能在 7 月 17 日上映的該週末,光是英國與愛爾蘭兩地的電影收益,比去年同期下降超過 98%。能夠想見,光要靠歷史熱門強片重映拯救市場是不夠的,要有像《天能》這類型的規模強片,市場景氣才有望復甦。

然而,根據《倫敦標準晚報》報導,獨立電影連鎖店 Curzon CEO Philip Knatchbull 解釋:「這表示其他好萊塢電影公司將需要大規模效仿過去的大製作電影,然而,這是一個極難解決的難題,因為電影公司與發行商需要電影院才能正常運轉,進而投入大規模的宣傳活動。」

對於各電影公司來說,今年狀況確實不盡理想,天能或將成為暑期唯一強檔院線片,也不可忽視各地區疫情再度爆發的潛在可能,對於諾蘭來說,正因如此,大眾更應該持續抱有希望與信念,如他曾言:

「當這場危機過去,人們對於集體參與的需求,將比以往都更加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