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NEWS

Louis Vuitton 2020 秋冬,沒有街頭風的 Virgil,到底還剩什麼?

Virgil Abloh 2018 年上任 Louis Vuitton 男裝創意總監以來,過去幾季均見他揉合街頭元素與法國傳統工藝,然而近期他預言街頭服飾的消逝,便以這次 2020 秋冬男裝發表證明他不只是說說而已。以西服正規剪裁與實驗性印花,展現不同以往的新奢侈(The New Luxury)美學。

2020 年秋冬,Virgil Louis Vuitton 的第四場秀設於法國杜樂麗花園(The  Jardin des Tuileries),以〈Heaven on Earth〉(人間天堂)為題,而來自《衛報》的評論認為,在彷如超現實夢境般的秀場中,以〈A Dream Come True〉(美夢成真)形容來得更為貼切。

「我已經證明了將品牌現代化的理念,這種方式更能呼應傳統精神,與歷史進行對話。」

 

01. 為何是西裝?
.

西裝是人們從沒看過我的一面。

Virgil 向《Vogue Runway》說,「提及男裝,這(西裝)通常是最直覺的安排,隨著這次大秀的進行,觀眾會見到不同形式的呈現。」Virgil 在這次的系列融入自身的日常社會觀察,研究「日常通勤上班族的穿著」。

本次大秀設計師註解:「靈感取自世界各地的商業區,受到今日對於男性商務穿著演變的啟發。」

Photo via Louis Vuitton

Photo via Louis Vuitton

Photo via Louis Vuitton

開場最初,一系列男裝常見色調出場,海軍藍、棕、灰與黑,簡潔西裝配著領帶,而後有天藍、灰綠、亮粉配件點綴,西裝外套鈕扣上刻有 LV Logo ,隨著秀場進行,能見到不少經由解構重組的元素,而鏤空 Logo、荷葉邊等細節設計則為整個系列增添了些許生氣。

Photo via Louis Vuitton

Photo via Louis Vuitton

 

「我並不是想試圖否定企業文化,我只是提出新的想法並顛覆它。」

「舊時代的服裝符碼今日已被中性化、重新分配。我們該擁抱積極生活的愉悅感,別讓日常生活的工作定義自己。」

 

02. 秀場佈景
.

男模出場後於秀場中各式超大型的日常用具來回穿梭,如筆刷、鑰匙、剪刀、安全別針等等,背景漆上藍天白雲,一棵高聳巨大的樹幹矗立於會場中央。Virgil 說:「我一直在想今天工作的意義為何,而它的背後是否有任何隱喻。」

為何是這些物品?這全是來自 Louis Vuitton 皮革工匠日常所使用的工具,Virgil 說:「我進去拍攝他們的工作台,然後把這些物品放大。」

外媒評這一切有如超現實畫家 Rene Magritte 版本的愛麗絲夢遊仙境,而《NSS Magazine》則聯想到 1997 年的諷刺電影《楚門的世界》,不論是秀場背景或模特出場形式,Virgil 藏在大秀中的虛實伏筆可見一班。

René Magritte

《楚門的世界》(The Trumen Show)劇照

《楚門的世界》(The Trumen Show)劇照

 

03. 邀請函:時針倒轉的時鐘
.

自上季的風箏與去年秋冬向傳奇歌手 Michael Jackson 致敬的鑲鑽白手套,Virgil Abloh 前些日子也在社群媒體親自揭露本次秋冬大秀的邀請函為一個時鐘,意義成謎也更令觀眾好奇, Virgil 究竟想說些什麼?

普通時鐘上整點的數字皆變成 Louis Vuitton 的經典 LogoVirgil 說:「我將這個時鐘重新佈線設計過,讓它們變成逆時鐘走,想解釋一個隱喻:『即便時鐘壞了,一天仍會正確報時兩次…』」A broke clock is right twice a day;即「即使僥倖,偶爾也會成功」)

 

04. 男模臉上的金屬裝飾
.

前半部主要出場西裝與外套等系列,閉幕時,七位身著雲朵印花的男模接著出現,與秀場佈景相互映襯,臉上戴著面具般的鍍鉻板及反光太陽眼鏡,為本季系列增添未來感與科幻效果。

Photo via NSS Magazine

CR Fashion Book報導,Virgil 如此安排,實為「對自由與思想的頌歌」,當七位男模穿梭於各式超現實道具佈景之間時,也引領觀者感受設計師對於時間與空間的無盡探索。

 

05. 配件
.

秀上出現的多款提包多半承繼過去已推出的包款輪廓,提升功能性之餘,也是 Virgil 為重整人們日常工作選著的安排。

值得一提的是,部份包款展現的不對稱線條與扭曲輪廓,均使人聯想到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筆下融化的時鐘,完整了這場秀場夢境的想像。

 

06. 重整後回歸大秀的心境?
.

「我有比較多時間能夠思考,」《WWD》報導,因健康考量,Virgil Abloh 先前曾在美國自家中休養數月,他說:「當我上任時,只有我一個人在想這件事,我背負著將整個品牌年輕化的重擔。」

「但這一季我對繼續追尋現有的道路沒有太大興趣,像是開始以過去做過的模式去思考,因為這樣很無趣。」

「我不會輕易放鬆並隨波逐流,我會隨著事物改變不停更動,永不停止地自我變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