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TORY

Billie Eilish 御用,Bootleg 精品改製界的最強者 ETAI DRORI

將 Louis Vuitton 與 Gucci 製成拼接包;以村上隆和 Louis Vuitton 聯名的皮革自製成打火機;將名牌浴巾做成套裝,以「改製精品」、「翻玩 monogram」聞名的藝術家 ETAI DRORI,透過 Instagram 展示自己的創作,至今已累積 30 多萬粉絲。

若說 90 年代有 Dapper Dan 作為 Bootleg 代表;2010 年代,勢必不能不提到 ETAI DRORI。

近年,不只 logo 大肆回歸時尚圈,Bootleg 風潮也因名人的愛戴而再次興起。Bootleg 意指未經品牌授權,創作者任意改製精品經典圖騰,過去該炫耀性的穿搭風格盛行於地下嘻哈圈,Bootleg 至今仍為遊走於法律邊界的創作手法。

可在如今人人皆可被稱為「藝術家」的世道上,他是如何達到如今的聲量又如何獲得為 Billie Eilish、TYGA 等名人訂製服裝的機會?

或許你從未聽過 ETAI DRORI 這號人物,鮮少透露個人生活的他,近日則與 BASIC Magazine 進行了一次深度訪談,聊聊自己的成長過程與如何踏上這條「改製之路」。

 

01. 什麼成長過程使 ETAI DRORI 開始接觸時尚?
.

「小時候的我是個麻煩人物,18 歲那天我就從學校輟學了,被我父母趕出家門。」

「我的父親因為工作,時常在世界各地奔波,也導致我們的關係一直都不是太親密,我的母親是名設計師,但她從來也沒想過我會哪天坐在縫紉機上。以前我比較熱衷於體育,直到某次出了車禍花了一年時間休養,那時候我開始畫畫,我整天什麼都不管,就一直不停的畫。」

「我不管你是誰,只要你拿走我的筆記本我就會要你好看,這是我的處事態度。儘管我因此經歷數次的緩刑,卻也使我維持一貫的初心。」

「第一次坐上縫紉機,單純只是為了修補破掉的牛仔褲,我甚至連直線都車不好。後來則嘗試在鞋子上作畫,雖然很酷,但手繪球鞋的缺點是只要鞋子一被穿顏料就很容易剝落,花了這麼多時間完成的畫一下子就毀了,甚至還要為客人免費修復,實在是很不划算。」

「因此我轉向縫製不同素材在球鞋上,例如在其他牌子的球鞋縫上 NIKE 的 LOGO,雖然一開始認為那很酷,但現在對我來說其實沒有實行的價值。」

「當時很多人開始做類似的事情,不過更多的是只用盜版的 LV 黏在 NIKE 球鞋上,這使我又開始學習如何從頭重建一雙鞋,我用 Vintage 的 Versace 牛仔褲改製成一雙 Air Max 或 Jordan,不過大家根本不關心我正在做的事,他們只想要 Air Force 上黏有假的 LV 圖案。雖然這消磨了我的熱情,但直到我做出了打火機之後這個情況才徹底改變。」

 

02. 關於最出名的作品:打火機
.

「做出打火機,讓我真正有了團隊,從業餘走向專業並拓展業務。」

「之後我便開始製作手提袋,人們為之瘋狂,我又轉向製作衣服,如今衣服變成大家最想要的產品。現在我則嘗試製作傢俱,這就像是一個永無止境的循環。」

很多人都想做類似的事情卻困於沒有時間,ETAI DRORI 如何從頭學習並找到可用的資源?

「在這些過程中我受到很多人的幫助,他們教會了我很多。慶幸的是我沒有感到迷失,特別是現在牽扯到數千美金的布料。我在衣服與傢俱製作上獲得很好的指導,最棒的是,你可以在 IKEA 買件傢俱去了解它的結構,最後做出自己的產品。這感覺就好像你能做出任何東西,當你夠專注於一件事情上的時候,你就能了解它的製造原理。」

「直到現在我也不停的在學習,對我來說要放上 Instagram 的東西一定要完美。這沒有捷徑,不論是草稿、繪圖、雕塑和縫製都是類似的,你就是得想辦法做到最好。」

 

03. 為 Billie Eilish 和 TYGA 訂製服裝
.

「我陸陸續續和很多藝術家合作,一直以來我都不是很會拍照宣傳自己的人,從製作球鞋到現在,我的事業的確到達了某個高度。

事實上,我能夠讓世界上任何名人穿上我的衣服為我宣傳,譬如說為 Drake 製作一件夾克,但這沒有任何意義。像 Billie 跟 TYGA 這類的人,是真正瞭解我在做什麼事情並且欣賞我的作品。」

「我希望跟我合作的人也參與在設計過程當中,且必須和我一樣欣賞我的作品,否則就是在浪費我的時間。」

 

04. 設計理念與品牌價值
.

「我不是那種把想像中的服裝設計出來的設計師,相反的,我在設計方面有很大的限制,不能奢侈地使用我想要的色彩或圖案,所有能夠讓我發揮的就是在眼前且能夠買到的材料。這其實有點困難,有時候會讓我覺得被困在箱子裡。」

 

關於抄襲
.

生活在由社群 influencer 主導時尚潮流的現在,許多設計師的作品時常被複製,使消費者能用較便宜的價格在小店中買到類似的設計,對此,ETAI DRORI 有些想法:

「社交媒體對時尚來說有著正反兩面的作用,我不太會去追隨一些設計師,甚至我希望自己在這產業中能有點傲慢,盡量不受到太多影響。」

「抄襲跟受啟發當然是兩回事,我正在做的事與高端時裝還是有區別。」

「我認為影響每個人的東西都不同,像我就很欣賞那些受到建築物影響或是喜愛 vintage 的設計師,嘗試做出一些新的東西,如果它曾被其他人做出來,就嘗試做出更不同、更好的版本。」

 

對於想成為設計師或創作者,ETAI DRORI 建議
.

「不要停止工作,

不要覺得自己需要其他人的幫忙,

不要認為自己一定要上學,

但如果不上學,就要有天天工作的決心。

我一週七天都在工作,你必須全力以赴,可能甚至會失去朋友和愛人,要是你沒有下定決心的話是不會成功的。」

.

「很多人都說我瘋狂到失去了生活品質。雖然錢不是最重要的,但我賺的比我其他朋友還多,並且有能力照顧我的父母,之前我和他們關係不好,但是現在他們比誰都還為我感到驕傲。」

「每個人在創作的過程中一定會受到挫折,但當你找到你真正愛的事物,那些阻礙就會被你拋在腦後。」

「我和很多朋友、家人們甚至是無家可歸的孩子們一起工作,當我看著這些夥伴,常常能帶給我新的靈感。我要對自己員工的生計負責,所以必須比其他人更努力,方法就是,不斷強迫自己跨過那個阻擋自己創意的障礙。」

「不管是作為一名設計師或是商人,你都必須自己面對那些問題,唯有自己才能教自己如何做的更好。」

參考資料:
BASIC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