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NEWS

穿著 Haider Ackermann 的 Timothée,有望成為男裝界的 Tilda Swinton?

Lyst 2019 年度時尚指數調查,全球排名僅次於 Meghan Markle,成為最具影響力名人排名第二;同時,被美版《GQ》封為 2019 年度最佳穿著男士第一名,打敗布萊德彼特、貝克漢等人 — 此人正是 Timothée Chalamet。

《Financial Times》時裝編輯 Jo Ellison 形容:

「Chalamet 在紅毯上無所畏懼,他從不避諱嘗試一些棘手的時尚單品,與生俱來就有讓華服在他身上顯得毫不費力的天賦,且他的服裝從不搶過人的鋒頭。」

Timothée Chalamet, in Louis Vuitton harness designed by Virgil Abloh, photo by DANIELE VENTURELLI/WIREIMAGE

其最指標性的莫過於 2019 金球獎鑲滿水鑽的 Louis Vuitton 馬甲背心,令他自此成為時尚界焦點;接著在威尼斯影展穿的銀色緞面西裝,揉合其優雅而剛毅的中性氣質,絕對名列 Timothée Chalamet 本年度紅毯造型的第一,這一切無非得歸功於 Haider Ackermann。

近期,Haider Ackermann 接受國際版《Vogue》與《Hollywood Reporter》的專訪,分別談論他和兩位摯友兼繆斯 Timothée Chalamet 和 Tilda Swinton 的合作,探究 Haider 如何透過設計,將這兩位演員中性氣質體現得如此詩意、如此超現實、如此有靈氣。 

Timothée Chalamet in Haider Ackermann at the Venice Film Festival, 2019, photo via GQ

 

 

如何與 Timothée Chalamet 開始合作?
.

兩人深厚的合作情誼始於 2018 柏林影展中《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首映,那也是 Timothée Chalamet 的第一次正式紅毯亮相。

Timothée wearing Berluti in Berlin Film Festival with CMBYN director Luca Guadagnino, 2017

Haider Ackermann 表示:「幾年前,他即將在柏林參加《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首映,他的經紀人 Brian Swardstrom 聯繫了我。Timothée 當時還很年輕,我對此(合作)感興趣,但仍存有一絲懷疑,因為我不知道這人若真正站在我面前,會是怎樣的人?所以我很好奇,希望能親自見到他。」

「後來他們來到巴黎,就在見面的剎那間,我就知道我們能合作,因為他擁有帶給他人快樂的成熟以及熱情,還有在他這年紀應有樂觀與鼓舞。我當時想,這將帶給我能量,讓我們為這能量並肩合作,讓我們為之奮鬥。」

他更曾在 2018 年《GQ Style》專訪中透露,雖然他和為其打造造型的名人們,總能發展超乎「工作」範疇的友情,但他澄清,

「我從未自己聯繫過他們,我永遠都不敢這麼做,對此我非常害羞。」

Timothée Chalamet wearing Haider Ackermann at Venice Film Festival, 2019

 

不用造型師,Timothée 親自和設計師討論
.

Timothée 最令人業界人士最驚豔的一點是「不用造型師」,因此其服裝的選擇,多由他本人很大程度地參與,甚至直接和設計師們交流,討論最合適的造型。

Haider Ackermann 透露兩人的合作模式,「我們對話,然後一切就這麼順順地進展下去。」

「Timo 告訴我,他想和我一起參加威尼斯影展的開幕,問我有什麼想法。我覺得既然他都已經能登上威尼斯影展,還是謹慎為佳。」

「我們活在一個喧囂的世界,他過去也總穿著一些喧鬧的服裝(loud clothes),我認為保持謹慎和優雅,足矣。因為人們無論如何都會談論他,所以就讓我們慢慢來。」

Timothée Chalamet(L) and Haider Ackermann(R) at the Venice Film Festival , photo via Shutter stock

鑑於 Timothée Chalamet 是為宣傳《國王》(The King)登上威尼斯影展,該片是改編自亨利五世國王的傳記電影,因此 Haider Ackermann 這麼設計禮服,「我不想做黑色(禮服),我也不想用米白色,就像我為他設計的奧斯卡禮服那樣。所以我想到灰色,它非常適合威尼斯,也完美襯托了這部描寫歷史的電影,也非常符合亨利五世,亨利五世在其婚禮當天,穿的 leggings 正是淺灰色。」

「所有元素都很輕易地連結在一起,於是我向他提議,結果,承如各位所見。」

Photo by Arthur Mola/Invision/AP/Shutterstock

 

創造新型態的優雅
.

Haider Ackermann 強調,「他(Timothée)和我,我們並非在追求『反常』(eccentricity),人們可能在威尼斯看到 smoking jacket 後會這麼想。但我們其實在尋求一種新型態的優雅,可能更加解放、更加個人化、更加大膽。」

「一個男人或女人的吸引力,永遠來自於『態度』,這比什麼都重要。這就是他賦予服裝的特質。」

「自從 Timo 穿著這套出席威尼影展以及穿著 Louis Vuitton 的馬甲背心,我認為他拓寬了這條道路(男士紅毯穿著的可能性),他正挑戰讓人們變得更大膽嘗試,這是很棒的一件事。」

Timothée wearing Berluti suit designed by Haider Ackermann at Oscar, photo by FRAZER HARRISON/GETTY IMAGES

 

Haider 把服裝的效果,歸功於穿著者
.

關於誰能完美演繹 Haider Ackermann 服裝的靈氣?除了 Timothée 外,另一個則是他多年來的謬斯 Tilda Swinton。

他和 Tilda 都是有能力駕馭服裝,並把服裝轉化為自我氣質的人。用法文解釋的話,我們會說:『 ils se posent sur les vetements』,意思是『穿上衣服,突然間,那就像專屬於他們一樣』。」Haider Ackermann 說道。

「但你知道最美的是什麼嗎?就是成為彼此的同伴,我負責我的工作,他也有他的工作,我們合作並達成共同目標。這原只是場美麗的交流,現在,發展為一段友誼。」

《GQ Style》更形容, Timothée 和 Haider 的情誼「是 Instagram 時代最引人注目的名人與時尚友誼之一。」

 

不只是最好的設計師,更是最好的朋友 
.

「我真的,非常幸運能有這兩個夥伴(Timothée、Tilda),忠誠、忠實地和彼此合作,相互陪伴著彼此。」

「我認為這對現今的世界來說,是非常感人的,因為所有事物都是如此容易被取代、被汰換,而他們明明可以隨時(將設計師)換成任何人…..」

 

當時尚詩人遇上仙人 Tilda Swinton
.

「很明顯的,當你和擁有共同感知的人們在一起時,語言能完全相通。像 Swinton 和我,我們光是看著對方,就很清楚知道彼此想說什麼,我們有十足的信任,經過這麼多年的友誼,什麼都無需解釋。」Haider Ackermann 這麼形容兩人的關係。

這時尚詩人和仙人的組合,約莫自 15 年前便開始。Haider Ackermann 表示,他雖為盛大的場合設計造型,卻讓名人無需過多的彩妝和繁複的珠寶配飾。對他和 Tilda Swinton 來說,造型,最重要的是講述一個故事,一個與她的角色鮮明對比或互補的故事

 

「光做一件衣服沒那麼有趣,講一個故事更引人入勝。」— Haider Ackermann
.

以 2011 年 Tilda Swinton 因《凱文怎麼了》踏上坎城影展紅毯為例。劇中,她飾演一位和有反社會人格兒子的母親。Haider 解釋:「這是一部非常令人不安的電影,凱文受盡了折磨,即使她愛著這孩子,她仍將其拒於門外。藍色為電影闡述的劇情增添一絲柔和感。」Tilda 穿著一襲深藍色的緞面高腰長裙,Haider 特意將其下襬改成不對稱,並搭配藍綠色的繞頸真絲上衣,體現修長而優美的輪廓。

隔年,在《日月昇冒險王國》於坎城影展首映時,Tilda 穿著裸色系幾何剪裁的長洋裝現身,Haider 說道:「Wes Anderson 的電影真的很傑出,每個場景都充滿細節,你能不斷發現驚喜。我希望 Tilda 穿上裸色系,盡可能降低其存在感,她卻又同時出現在電影中,令現實與電影鮮明的畫面相映成趣。」

2013年,Tilda 和 Tom Hiddleston 主演的 Jim Jarmusch 的吸血鬼電影《嗜血戀人》,她在紅毯上穿著亮閃的金色上衣和長褲,塗上鮮紅色唇膏,「我希望她在夜晚發光,因為這故事只在夜晚發生。」Haider Ackermann 說道。

2017 年,在奉俊昊執導的《玉子》中,Tilda 分飾兩角,一個是古怪而殘酷的執行長 Lucy,希望從這隻名為「玉子」的豬身上獲利,另個角色則是 Lucy 的雙胞胎姐姐 Nancy。

「Tilda 飾演如此邪惡的人,因此我想要全然相反的元素—寧靜,鎮定和純潔。」她穿著一襲以緞面腰帶裝飾的全白禮服,上身剛硬輪廓的搭配下身流線線條的魚尾裙。「當你看著玉子時,你會想輕撫這個小怪物,而我想沿著她緊束的腰際,打造柔順的線條,就像你抱著她的輪廓一樣。畢竟最終,這部電影講述的是溫柔。」Haider Ackermann 解釋。

當 Tilda 參加了皮克斯《天外奇蹟》的首映會時,由於沒有在電影中露面,因此 Haider 決定淡化其整體的造型,低調而質樸的紅色套裝,卻完好保留 Tilda 鮮明的特色。Haider 說道:「我讓她沈浸於紅色,不是與地毯完全相同的紅,而是一種高貴的紅色。」

「當時的時尚伸展台上充斥許多裸露,但這身造型(一點都沒露)卻獨具貴族般的高雅氣質,而她正擁有如此宏偉,美麗而迷人的面孔,我想讓她的臉統治紅毯,就讓她做自己。」

Tilda Swinton attended the “Up” Premiere, Photo by Dominique Charriau/WireImage

 

所以 Timothée Chalamet 有望成為男裝界的 Tilda Swinton 嗎?
.

Tilda Swinton 於時尚界,如仙人般凌駕各式服裝的地位,無人能比,極少女星能達到其恣意遊走性別界線的境界。但今年,我們在 Haider Ackermann 加持後的 Timothée 身上,看到這股獨特而高貴的氣質。

The Cut》曾撰文比較過這兩人的時尚風格,畢竟 Timothée 是當前時尚編輯們對男性風格 Icon 的首選。編輯評論道:「Chalamet 與同齡人相比,確實具有較高的品味和更好的導師(指 Haider),但仍有很大學習空間。若他真想和這些時尚人士並列,他必須要再花點心力挖掘得更深入,試著冒更大的險。」

「畢竟現在,很難確定他的風格究竟為何?他可以是 everything、everyone,但就不是我們所認識的那位。」(不是他自己的意思)

Tilda Swinton in Haider Ackermann suit, Timothée Chalamet in Berluti suit by Haider Ackerman, photo via The Cut

Tilda Swinton in Haider Ackermann, Timothée Chalamet in Berluti by Haider Ackerman, photo via The Cut

Tilda Swinton and Timothée Chalamet both in Haider Ackermann, photo via The Cut

雖《The Cut》將兩人造型相比,Timothée 相較之下確實稍嫌平庸。但我們認為以 Tilda 為標準評論 Timothée 的時尚水平,門檻實在太高(非凡人啊)。對於這位有大好前程的年輕演員,沒有倚賴造型師,很清楚自己為何這麼穿、注重自己的造型,並在重要的場合選擇 Haider Ackermann,這品味足以打倒大半好萊塢男星。

隨年齡增長,相信他未來將累積更深層的底蘊,跳脫普世認定「帥」字,套句《POPEYE》前總編木下孝浩所言:「年輕時,多少讓衣服走在人前面,這在所難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