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TORY

Marine Serre,二手重製每個設計師都做得到,但若只用來展示,意義何在?

來到九月初,即是 LVMH Prize 一年一度的決賽時刻,2017 年,當年 25 歲的法國設計師 Marine Serre,是當屆最年輕的參賽者,卻僅用一個畢展系列便奪下 LVMH Prize 的首獎,獲老佛爺盛讚。

Marine Serre 將其同名品牌定義為「未來服飾」(Futurewear),設計手法結合「未來美學與消費主義的反思」,簡單來說,即是:設計以未來感的美學為基礎,如滿版月亮 logo 的緊身連身服,而產製手法則是盡可能的節約、廢物利用,她曾利用二手絲巾、床單、牛仔布,甚至運用體操韻律球製成手提包,Marine Serre 善於將功能性與精緻工藝同時加諸於回收重製(upcycling)的產品上。

.

「對我來說,如果二手重製的作品僅是用來展示一天,然後下一季就買不到它了,這是完全不夠的。」

二手重製早對時尚界不稀奇,但這些重製單品能做到穩定量產的,或許目前只有 Marine Serre。她強調,「時尚就是為因穿著而生。」如果用二手材料重製的單品根本無法讓消費者在日常穿,對她來說根本沒有意義。

Marine Serre, photo via Another Magazine

.

 

1. LVMH Prize 真的對首獎設計師有幫助?
.

Marine Serre 給的答案是有的,

獎金對設計師來說,就像是維他命 C 或 Redbull 一樣的存在。」

她解釋:「我很清楚,如果沒有這筆錢,我無法那麼快達成目標,從發展 Green Line(Marine Serre 的環保產品線)到尋找新的產製方法,這些都是我在得獎後才能去思考的事。」

Karl Lagerfeld 曾盛讚 Marine Serre “1m 50, but a will of steel”(150 公分高,卻有鋼鐵般的意志)

「當我得獎時,只有三個人在管理這個品牌(她和妹妹、男友),我還住在一個極小的工作室,只有一張床和桌子。才一年半的時間,所有事情都變了,我現在已經有 20 位員工和 1,300 平方公尺的辦公室。我很清楚自己要什麼,所以我為事業砸下所有的錢,下定決心一定要成功。」

Serre (in red) with her creative team, which includes (from left) her sister, Justine Serre; her boyfriend, Pepijn van Eeden; and the photographer Axel Corban. photo via W Magazine

.

 

2. 重製回收、舊布料,最初只是因為沒錢
.

「我在比利時就讀的學校(La Chambre),以及在 Margiela 的實習,深深地影響了我。」

「當你沒錢的時候,你就只能重製、改造布料,這幾乎是一種本能的行為,像我大四在學校做的那系列,僅用一些舊毛毯和防水布製成風衣。我當時沒想到這種創作模式會延伸為(現在品牌的)Green Line,那只是我自然而然看待事情的一種方式罷了。」

Marine Serre, photo via NYTimes

「年紀還小的時候,我很喜歡在二手店尋寶,我對具有歷史的服裝情有獨鍾,我喜歡耐用的單品,而不是來這製造時髦衣服的。」

.

 

3. 身為獨立設計師,做環保到底多難
.

當前,Marine Serre 使用的原料來源約 30% 是回收物,必須和許多舊布料廠商合作,「我會告訴他們:『我需要找到像這樣的布料。』然後他們就會完成這樣要求。」

不過畢竟舊布料並非定期、定量生產,Marine Serre 在使用回收織品的同時,也必須承擔布料來源不足的風險,「我的第一場秀主以舊絲巾當材料,我們在事前就買了足夠的量,以應付 showroom 來的訂單。」

不只來源不穩定,製造面也有不小問題,「我們面臨很多生產和開發挑戰,因為我們以這種不尋常的方式工作,像我要求他們用舊絲巾做衣服時,工廠經常感到相當困惑,但這就是一個全新的產製方式,他們需要相信我們。」

.

 

4. 環保是一項激進的選擇
.

「我知道每個人都想做綠色時尚,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該捫心自問那究竟代表了什麼?」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selfservicemagazine 🔥

A post shared by MARINE SERRE – FUTUREWEAR (@marineserre_official) on

「我想忠於自我,因此『做出激進的選擇』成為品牌的規則。」

何謂激進,就如她對 Green Line 產品線的堅持,「Green Line 一定是重製回收布料和過剩布料,這是我堅持的原則,不是什麼有機棉、再生材質,Green Line 是為世界末日而生的服裝,當我們無法繼續生產新衣服時,就必須被迫使用現有的資源。

「我實在不懂,當我們身邊已經有 20 噸的牛仔褲時,為何還需要製造更多新的牛仔褲?」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Green Line Upcycled Denim Vest

A post shared by MARINE SERRE – FUTUREWEAR (@marineserre_official) on

.
5. 新月 logo
.

對於 logo,Marine Serre 這麼形容,「每個人都需要根據某些事物來認定自己,logo 就是非常清楚且可辨別的,那就像你信一個宗教或吃素一樣,你就是這樣的人,就像穿戴特定 logo 的 T 恤會讓你覺得自己屬於某個團體或思想流派一樣。」

「我在〈Radical Call For Love〉系列(畢業製作系列)時創造了新月標誌,因受到 2015 年 11 月 13 日(巴黎)恐怖攻擊的影響。」巴黎 2015 年的恐怖攻擊和伊斯蘭國(ISIS)有關,而 Marine Serre 的新月符號也被指隱射伊斯蘭教之意,也有人認為那是危險的符號,Marine Serre 澄清,「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相互溝通,並試著理解彼此的觀點,新月的使用並非社會政治符號,而是源自愛,我能理解仍會有人以不同的角度解讀它,不過,我的意志很清楚,且我們也不斷在學習。」

i-D》這麼形容,世上沒有多少時尚設計師願意介入政治性、批判性的言論,「但 Marine Serre 並非一般的設計師。」她認為參與這些討論,是她作為時裝設計師的責任。

photo by Estelle Hanania, via Garage Magazine

她解釋:「我決定繼續使用這個 logo 有幾個原因,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標誌之一,它可以是希臘神祗女性氣質的象徵,在日本,這也和美少女戰士有關,所以這符號並不屬於我,而是隨處可見,並且根據每個人所在之處,大家能自行找到不同定義的一個符號。」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Matching 🖤 Available on marineserre.com

A post shared by MARINE SERRE – FUTUREWEAR (@marineserre_official) on

 

6. 四色生產線:紅、綠、白、金
.

Red Line Couture via Matchesfashion

目前 Marine Serre 將自己的產品分為紅、綠、白、金四線。

紅線商品代表高級訂製系列,由滯銷的庫存商品以及使用過的、古著布料所製成,「我所有的高訂單品都是由舊布料製成,因其結構、輪廓以及花費的時間、手工製程,而被定義為高訂,但人們總以為高訂之所以為高訂,是因為它們由非常昂貴的材料所製成,當然,我正是在玩弄這個規則,我創造同屬高訂的外觀和服裝輪廓,但用你日常生活每隨處能找到的布料來做。」她在電商 Matches Fashion 的訪問中解釋道。

至於綠線,包括所有被回收的布料,她再三強調,跟其他品牌開發再生材質、使用有機棉的綠色時尚不同,在此支線,她完全不生產布料,直接收集不要的服裝,並拆解、重製;白線則代表和月亮 logo 相關的代表性單品;金線則是由 Marine 新開發的服裝產製手法,所製成前衛、未來感的單品,她將手工藝和新科技結合,以全新創作方式所生產的商品。

.

 

7.  就是專門設計給男性,不管大家說什麼 Unisex
.

photo via SSNESE

今年三月,Marine Serre 首次於時尚電商 SSENSE 推出首個男裝系列。時尚圈正值極力消弭性別界限之時,她卻希望專門為男性設計服裝,她向英版《GQ》表示,「有一些(單品)可能同時適合男性和女性,但我畢竟是個打版師、剪裁師,我還是希望把事情做得精準。」寬鬆、Unisex 不是她要的,就如那些標誌性的新月緊身衣,也絕對不是(多數)男性的夢幻清單。

因此,Marine Serre 希望開發「專屬男性的單品」,其首個男裝系列共有 22 件單品,同樣運用了新月 logo、舊面料重製等最標誌性的做法,單品包括解構的家務夾克、舊毯子製成的成大衣,單車連體運動服和領帶染料運動服等。

photo via 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