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我的工作是讓地球變得更加快樂」,Karl Lagerfeld 是如何變成時尚大帝?

根據外媒報導,Chanel 創意總監 Karl Lagerfeld 已於週二時間辭世,享壽 85 歲。

在 2006 年,他就和《New York Magazine》談論過死亡,比起香奈兒女士最後的結局,Karl Lagerfeld 決定選擇不一樣的方式,他不會參與任何回顧、創立基金會、寫自傳或是保存設計經典之類的,「我不喜歡喪禮,我也不想要任何人來我的喪禮,」Karl Largerfeld 表示,「骨灰任憑你們處置,丟到垃圾桶裡也行。」

若要下筆,有關Karl Lagerfeld 的出生年就是一個幽默,究竟是 1933 年還是 1938 年?他對於確切年紀始終保持謹慎,並曾開玩笑道:「唯有等我的回憶錄出你才有辦法知道答案,」致使當外媒得出85 歲這數字時(所以是 1933 年),也是挺讓人訝異的。

這回,有關 Karl Lagerfeld,我們不說事蹟,我們談人,一個德國人如何到法國進而成為時尚大帝?

他出生於德國漢堡,父親是 American Milk Products Company 德國分公司的總經理,當希特勒上台後,他們舉家搬到了德國北部鄉村,很幸運的沒受到二戰波及,Karl Lagerfeld 堅稱他幾乎不知道發生過戰爭,但天空確實沒給人沒有陽光和彩虹的感覺。

Karl Lagerfeld

根據英國《獨立報》的報導,Karl Lagerfeld 記得讀過第一本真正的書是俄國作家列夫托爾斯 Tolstoy 的《戰爭與和平》,從這兒可以看出,Karl Lagerfeld 相當早熟。這點,有人說 Karl Lagerfeld 受到母親的影響很大,就他自己話來說,母親 Elisabeth Bahlmann 是個「奇耙」,即便 Karl Lagerfeld 有近視,但她也不給他眼鏡戴,「因為戴眼睛的小孩是世界上最醜的生物。」藉此我們可以知道 Karl Lagerfeld 的毒舌遺傳自誰,她也對 Karl Lagerfeld 的妙語如珠影響甚大,在 2013 年訪問中,他告訴好萊塢女星潔西卡雀絲坦 Jessica Chastain,「(和我母親說話)我必須快速回答,而且必須好笑。」他說,「如果我 10 分鐘後才想到要說什麼,她就會賞我一巴掌。」

 

「我的母親在我小時候是個非常完美的角色,因為我的大頭症非常嚴重,所以還是必須有人來壓制這點,我實在對自己太滿意了。」

 

然而,他對美的堅持卻是與生俱來的,Karl Lagerfeld 四歲就堅持一天要換多套衣服,他也自曝有一次差點在下雪的夜晚差點被冷死,因為父親不買給他那件喜歡的喀什米爾大衣。

 

「我小時候的問題就是無聊到很想死,我好想要長大,從 8 歲到 18 歲感覺度日如年,今天的家長真的太過關心小孩,他們就應該要待在角落,我常這樣,自己一個人待在角落看書或畫畫,我喜歡自己在那,這就是我想做的一切。」

 

Karl Lagerfeld, 1984

1982 年,Chanel 向在擔任接案設計師的 Karl Lagerfeld 招手,先是負責高訂,再來才是成衣,相較於聖羅蘭先生和 Valentino 分別在 60 年代創立起品牌來說,Karl Lagerfeld 的事業上的轉捩點算是起步的相當晚。

後續時尚界誕生了許多傳奇,比起設計師,他們更像搖滾巨星,譬如爾後 Gucci 的 Tom Ford、Dior 的 John Galliano、Louis Vuitton 的 Marc Jacobs..等,但也因為明星設計師太紅了,「我就像牽線木偶或是在迪士尼的米奇一樣供人賞玩。在日本,他們還會摸我,有一次有個日本女人捏我的屁股,導致我現在必須說:『你可以拍我,但請不要碰我。』你可不能隨便捏我這年紀的人屁股。」Karl Lagerfeld 有點小抱怨的表示,因為害他幾乎無處可去,「但事實上,我蠻喜歡這樣的。」

 

「大家可能不相信,但我其實並不自負。」他在 2016 年告訴 AnOther Magazine,「我推動 Chanel 就如同我推動自己的形象一樣,我沒有花多餘的精力去經營自己,有些設計師會想要他們的名字在創作上,但當我在替 Fendi 或 Chanel 工作時,你不會看到我的名字在上面,如果東西是好的,人們自會知曉;如果東西差,那人們就會忽略,我不想要和 Chanel 或 Fendi 爭版面。」

 

而在 Chanel 之前,Karl Lagerfeld 因 Chanel 邀約而離開 Chloé,卻也在途中回來協助,可基於成績並不出色,致使當時品牌執行長 Mounir Moufarrige 在 1997 年以 Karl Lagerfeld 需要專注在一個品牌上為由請來尚未成名的 Stella McCartney 接替創意總監,「我覺得他們應該找一個有名的人,恩,確實是有名,只不過是在音樂界,不是時尚,」Karl Lagerfeld 嗤之以鼻表示,「我認為 Paul McCartney 是過去 40 年音樂界的天才之一,讓我們一起祈禱她和她父親一樣有才華,祝她好運。」

而在 Chloé 前呢?Karl Lagerfeld 的職涯始於 Pierre Balmain 的學徒,之後,他前往 Jean Patou 擔任設計師,但基於只為一個品牌工作太無聊了,他開始了接案設計師的生涯,Fendi 和 Chloé 的緣分便是由此時開始,當然,這也迎來了死對頭之一(聖羅蘭先生摯愛)Pierre Beige 的酸言酸語:「Karl Lagerfeld 不是設計師,他只是個傭兵。」

回到 Chanel,Karl Lagerfeld 的首季系列並沒有得到好評,但幾年之間,他成功將這個曾一度陷入困境的法國國寶級品牌重塑成最成功的高端精品之一。「我很幸運,因為起初當我接下品牌時,每個人都跟我說,『別接,這不會成功的,這牌子太老,已經完了。』」Karl Lagerfeld 表示,「當時也只有我和(Chanel 擁有者)Alain Wertheimer 相信會成功。」

 

「Alain 告訴我試著做點什麼,如果不成功,就會把這牌子賣了。我說,好,但請知道我會做我決定的事,其他人請不要有話說。」

 

而官方首度在 2017 年首度公佈營業額,(包含了時裝和美妝)共達到了 96 億美元的業績,可這對幾乎不把商業掛在嘴邊的 Karl Lagerfeld 來說似乎不是重點,「股東對我來說是抽象的,」他 1999 年曾說過,「但時尚不是。」

 

「如果你看過往 50 年代系列,很少鏈子、沒有雙 C logo、沒有山茶花,但到了 80 年代我們不得不全力以赴,否則 Chanel 永遠只是帶著蝴蝶結的軟呢套裝。」

 

 

「我所做的香奈兒女士或許會不喜歡,我會做她從未做過的事,我必須找到我的標誌,我必須從 Chanel 的可能性中尋找,它必須是不一樣的東西。」

 

有著設計產量最高的設計師的稱謂不是浪得虛名,卻也讓 Karl Lagerfeld 遭到了同業批評時尚高壓的來源就是因為他,畢竟一年光是 Chanel 就要十個系列,還外加 Fendi 及同名品牌,甚至 Raf Simons 當初離開 Dior 都想找他聊聊究竟是如何辦到?

他反駁,需透過不斷地提供新的商品才能為常客帶來驚喜和喜悅,「這根本不會對我造成困擾,因為時尚本是一個不間斷的對話。」他在 2003 年時表示,「很多時候,我會在秀後的隔天做下一場秀的研究,我認為這是一種非常健康的態度,或許這只適合我吧,我不知道。」

 

他 2008 年告訴 WWD,「我討厭休息,除了閱讀外,我真的是一個為工作而生的人,如果畫草稿可以算是工作的話,那我真的是很幸運能以在比完美還完美的狀態下做事。」除了心境,這秘訣也可能要歸功於他老派的生活,Karl Lagerfeld 不開車或用手機(除了拍愛貓照外),不吸菸、喝酒或吸毒,最著名的飲食就是桌上的零卡可樂。

那信手捻來的草稿畫一直是 Karl Lagerfeld 著名的招牌,「我非常擅長畫這個,我找到一種技法,就像雕塑一樣。當中不存在 Photoshop 這種東西,你必須懂得如何畫草稿,這不是電腦可以幫你的,我討厭電腦插畫因為看起來都長一個樣,沒有個性。」不難發現 Karl Lagerfeld 的工作台上盡是 A4 紙和素描用鋼筆,而顏料,則是偏好植村秀的眼影,他覺得那比傳統顏料顏色更美。

 

「當我開始以工作室藝術家在 Balmain 任職時,我們必須為採購和客戶把洋裝畫草圖,會把在陳列室和彩排時所看到的系列需一件一件畫起來,每一個裝飾,每一個釦子,每一朵細節。持續三年,你便會知道該如何作畫。在此感謝我爸很有錢,因為我覺得那是最棒的訓練。」

 

 

「我就是個一直在畫圖的人,有著非常精確的想法。沒什麼人像我一樣用這方式,還花這麼長時間在這上面,因為畫這些草稿需要時間。我會時常遲到也是因為畫畫時沒在看錶,你知道,當專心在這上面時時間會比想像得更快,也很有趣,有時候我覺得我就像閃光燈一樣,我看到一件事,然後把它畫在紙上。」

 

毒舌勢必是 Karl Lagerfeld 最讓人懷念的之一,雖不中聽,卻又中肯至極,話雖如此,可有才之士受到他讚美便也受到許多人注目,從過往 Hedi Slimane、Haider Ackermann、Sarah Burton 還有 LVMH 的冠軍 Marine Serre。

Marine Serre & Karl Lagerfeld

話說,為什麼 Karl Lagerfeld 叫時尚大帝?在其職權範圍內,他以無所不知、自命不凡以及高標準要求為名,因此得來了「時尚大帝」(Kaiser Karl)的稱號,當然,他不喜歡,卻也不以為意,對他來說,一切就是不要無聊,他曾說:「許多三流人士都比真正有才華的人出名,可那些理當真該大紅的人,卻又悶到不行。」

而對於這看似無窮無盡的精力,他的解釋是:「拜託千萬別說我很努力工作,沒人逼你去做這份工作,如果他們不喜歡,那就換一份吧。如果覺得工作壓力太大,那就去做其他的,但別又做了又在喊『噢,事情也太多』,因為很多人都再依賴它。我們在 Chanel 所做的,數以千計的人以此維生,數以萬計的商品在世界各地的店舖中販售…..,我們無法談論痛苦,因為人們買衣服是為了讓自己開心,而不是聽某人因為處理布料在受苦,我個人喜歡努力,沒什麼比現實具體更棒的了,我是一個腳踏實地的人,而我的工作是讓地球變得更加快樂。」一切就是四個字,樂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