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NEWS

說實話,若你覺得 CELINE 男裝沒有 Phoebe Philo 感,為何你不去看 Loewe 呢?

作為男裝的搖滾明星,Hedi Slimane 帶著對音樂崇拜的傳統,重新進入了男裝領域,然而,無論 Hedi Slimane 在哪一個品牌,Hedi 就是 Hedi,對不一樣的期待,一切都是多餘的。

IFrame

若說 2019 春夏首場大秀是獻給巴黎,那這以 CELINE 之名開創的男裝則是一心都在倫敦上,根據官方新聞稿指出,19 秋冬的靈感是去年五月在 Hedi Slimane 來回洛杉磯和倫敦期間聽到的新興樂團所啟發,他形容這場秀是「英國創意族群的刻畫寫照」(a Polaroid snapshot of this young British creative community),而 BoF 透露「有謠言指出設計師正把他的工作室遷到倫敦,」或許這解釋了為何他重回倫敦的愛。

CELINE 2019 秋冬,沒有球鞋,沒有運動褲,沒有連帽衫,衣服上的細節和剪裁是本季所想強調的重點,「傳統剪裁是該系列的核心,更深入探討上季所開始的方形輪廓,」Hedi Slimane 表示。

Celine Men's Fall 2019

Celine Men’s Fall 2019

開場第一套(白襯衫、黑色雙排扣西裝、窄版黑色領帶)和後續一系列的寬肩大衣、皮夾克,已講明了這些都將會是日後 CELINE 男裝的經典,與 2019 春夏相比,部分套裝(若按照 Hedi Slimane 的標準來看)被「寬鬆化」了些,事實證明,Hedi 也不是這麼一成不變,配色也沒如以往非黑即白,「針織軟呢、donegals(產自愛爾蘭郡手工織成的軟呢)還有喀什米爾所製成的大衣,這些外搭在西裝或皮夾克外,定義了我對懸空比例的探究。」

Celine Men's Fall 2019 Celine Men's Fall 2019 Celine Men's Fall 2019

當晚的音樂來自加拿大後龐克樂團 Crack Cloud 的〈Philosopher’s Calling〉,並由(後龐克時期)70 年代舉足輕重的薩克斯風樂手 James Chance 壓軸閉幕。

一如往常的,有許多音樂家受邀來到現場,就我們知道的,hyukoh 主唱吳赫便是前排嘉賓(然後隔天他立馬飛香港去參加 Rick Owens 和 Birkenstock 的記者會),意義或許沒有,但想必是魅力無限大,「男生都喜歡穿的跟偶像一樣,妙的是,Hedi Slimane 所做的就是將這些商業化,將其結合他所崇拜的音樂家以賦予作品完整性。」英國《金融時報》時尚記者 Alex Fury 評論道。

S__14950412 S__14950411 S__14950407

當中也有幾件在強調手工藝,但 Hedi 不會邀功,許多經典,像是 Mods、Ted Boys、Rockers..等次文化,都「再度」以一種名叫 Hedi Slimane 的美感重新詮釋了一次,就我們解讀,大概就是用他自己所熟悉的話告訴全世界年輕人,要酷不一定只有玩滑板穿球鞋聽嘻哈這條路可以走,在 2019 秋冬這個西裝將回歸主流的季節,年輕人全然可以從 CELINE 找到酷的指標。

celine_fall_2019_men (3)celine_fall_2019_men (2)celine_fall_2019_men (1)

究竟對男士來說,他們需要 Phoebe Philo 嗎?

若你也是喜歡看英國創意媒體 Showstudio 的秀後探討,編輯 Mimma Viglezio 教會觀眾看秀的重點就是,這場秀想表達什麼?它主要的目標群眾會是誰?

Celine Men's Fall 2019

Celine Men’s Fall 2019

Celine Men's Fall 2019

19 秋冬系列是一場有關 50 年代倫敦次文化編年史的講座,這商業嗎?肯定有一點,畢竟 Hedi Slimane 還有著要將業績拉抬到 20 億歐元的願景。

究竟對男士來說,他們需要 Phoebe Philo 嗎?細數從 Yves Saint Laurent 男裝、到 Dior Homme 到 Saint Laurent,到如今 CELINE,Hedi Slimane 必定明白,自己的堅持是「有價值」的,否則 Saint Laurent 男裝早已打掉重練,也想必世界上是有這麼一群人,他 / 她懂時尚、卻不這麼深究,同時也希望擁有低調、時髦的衣服,而 Hedi Slimane 則再度用 CELINE 滿足了他們,且似乎,西裝,也變得更吸引人了些?

Celine Men's Fall 2019

Celine Men’s Fall 2019

Celine Men's Fall 2019

換個角度想,論前衛新意,CELINE 其實沒有義務去提供,當初 Phoebe Philo 給出了自己想穿的衣服;若你想要很有 Phoebe Philo 感的衣服,那你應該要去找 Jonathan Anderson 的 Loewe,他的風格其實更符合人們心中所期待的 CELINE 男裝。

loewe_celine(然後我們將鏡頭轉向 Loewe)

相較之下,LVMH 集團將突破這部分分擔給了其他品牌,2019 秋冬,Jonathan Anderson 呈上了 Loewe 首場男裝秀,這位英國來的設計師以有著對藝術的敏感和工藝的熱愛而聞名,基於 Jonathan Anderson 喜歡用「去象徵意義化」的手法來呈現事物,致使 Jonathan Anderson 的作品許多都看起來有超現實的抽象,舉凡:19 秋冬延伸到腰部的「褲靴」、如教袍般的寬大 Polo 衫、連帽衫以及拂袖襯衫和西裝…等,有時,錯誤就需要正確相襯衝突才能張顯其魅力。

Loewe show, Fall Winter 2019, Paris Fashion Week Men's, France - 19 Jan 2019 Loewe show, Fall Winter 2019, Paris Fashion Week Men's, France - 19 Jan 2019 Loewe show, Fall Winter 2019, Paris Fashion Week Men's, France - 19 Jan 2019 Loewe show, Fall Winter 2019, Paris Fashion Week Men's, France - 19 Jan 2019

Jonathan Anderson 在秀後解釋:「我想到的就是,某些東西很美但卻帶著十足的悲傷。」猶如瑪麗蓮夢露的紅顏薄命,「就只是喜歡那張明信片,然後把一切代表的內容都丟掉。」一切是看似是亂無章法,實質則被賦予了優雅別緻。

366497

這種模式讓人聯想到當初 Phoebe Philo 還在 Celine 時後期品牌開啟官方 IG 的效果,當初 AnOther 編輯 Hannah Tindle 就寫道:「為何我們這麼喜歡這種調調呢?答案在於,有著極致審美敏銳的奢侈品牌正在以非高級精緻、看似玩笑的方式在進行內容生產。」Martin Margiela、Prada..等品牌都是這方面的佼佼者,而 Loewe 很顯然已玩出了自己的一套風格。

IFr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