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ue編輯與部落客之戰的罪魁禍首找到了,其實是:「那些裝模作樣的人(Poseur)」

上個月底Vogue Runway對部落客(Blogger)開出第一槍後,幾經數日部落客們砲火猛攻,甚至英國版Vogue總編都推文劃清界限,看似事件風波已平息,可卻有一文太過中肯不得不分享。

10這是來自《紐約時報》資深時尚評論家Guy Trebay於10月初所撰寫的文章〈The Situation With Street Style〉,內容彷彿在扮演和事佬一般的客觀寫道:「最終,這只是修辭學上的假警報。Vogue.com的編輯們所泛指的生物(Creature)並非在說部落客(Blogger),而是那些裝模作樣的人(Poseur)。」他表示,「無論你支持哪一方,這些刻意強調時裝周困難度的人,大部分都是早起穿戴打扮去吸引相機街拍,這已成她/他們工作和殘酷競爭的一部份。」單憑用字上分析,Guy Trebay對這些來搗亂時裝周的“生物”是有意見的。

究竟“牠們”造成了真正的時尚工作者有多大的困擾?我們引用知名法國造型師Camille Bidault-Waddington在接受《Vestoj》受訪時的回答:「有很多人在秀場上什麼也不做就是帶著兔子耳朵晃悠等著被拍。…….所以當我去看秀的時候,我會確保我的穿著是我所能想像最無聊的打扮。我會走到街道的對面這樣攝影師就不會看到我,或者我會直接避開一切。」她說,「我覺得現在整個經歷太可怕,即使只是到後台去跟我喜歡的人說一句“bravo”都有一堆人擠著刷存在感,我對此無法忍受,因為那裡大多數的人只是假裝在那和重要的人親吻臉頰,讓人們看到。

Guy Trebay在文中討論著,與過往傳統時尚從業者相比,即便傾向於身穿名牌,但多數不求出名。在時裝周期間,打扮好比較像是設計師的責任,除了像Anna Wintour已屬明星編輯外,像是Vogue時尚總監Tonne Goodman和義大利百貨龍頭Rinascente創意總監Tiziana Cardini..等人,多數是選擇低調隱身。

當然,沒人規定編輯們不能經營自己,舉世知名的例子就是喜愛華麗現身的日版《Vogue》時尚總監Anna Dello Russo(ig粉絲120萬名,你知道她12歲的生日禮物是Fendi嗎?),而常與她出雙入對的時尚編輯Giovanna Engelbert也以獨樹一格的穿搭坐擁56萬名ig粉絲;《泰晤士報》時尚編輯Pandora Sykes(ig粉絲11萬多,同時她也身兼部落客的身份),在倫敦時裝周她身穿Rejina Pyo的橘黃色洋裝看Rejina Pyo的秀,便是很擺明的告訴大家我在打廣告。(她在“Vogue大戰Blogger”事件發生後,在《泰晤士報》上發表了一篇〈Why I’m Proud To Be A Blogger〉,裡頭講述著自己發跡過程和如何兼顧部落客和記者身份,有句話倒也是相當中聽:「你不必在相機面前刻意裝模作樣,但拒絕別人拍你也不會證明自己是多嚴肅的記者。」)instagram-_pandora_sykes
Guy Trebay認為:「如果說瀏覽時裝周圖文能得到什麼的話,大概就是參與者的所見所聞,而沒被看到、被報導的,很抱歉,就是坐以待斃。在這個網路時代和唯我獨尊的領域下,每個人都成了自己的品牌公關,而各大秀場為了增加其商業效益,也早已成了表演舞台。」他寫道,「重點已不在她們穿得有多美多好看,她們的用意是在取悅自己的觀眾。」編輯如此,時尚掛名媛更是卯足全力。

猶如Dior執行長Sidney Toledano曾說:「欲望和夢想是購買流程的兩個部分。」Guy Trebay分析,如果時裝周期間有人可以不疾不徐的在秀與秀之間移動,那她們便是很努力的“在工作(取悅觀眾)”,如同被搶鑽戒的金卡達夏女士和時尚名媛Olivia Palermo一樣。最終,就像Suzy Menkes所說過的:「在這個最艷俗者求生存已經成為一種新的時裝表演的世界裡,一些有價值的東西已經遺失了。」

515048822
圖右.  J. J. Martin  via getty image 

「想當初在8、9年前,當日本攝影師在我身旁打轉的時候我還一笑置之,」《Wallpaper》雜誌總編J. J. Martin在接受Guy Trebay訪問時說道,「但殊不知現今卻演變成烏合之眾聚集的荒唐局面。」她承認或許身著華服對於她自己的服裝品牌會有所幫助,但她依舊「只因工作本分而打扮」,絕非為了時裝周而借,搞得秀場烏烟瘴氣各個都在獻寶一樣,「我仍為了讓自己開心而穿(I still dress to enojy myself.)」

54ac721c2fac7_-_elle-04-nyfw-street-style-h-81706854
via ELLE.com

正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那些生物”為何會令人作嘔厭煩?不外乎是因為不請自來搗亂交通、以為拿著相機就是街拍攝影師、拿借來的衣服在場外招搖撞騙只想被拍(或請攝影師假裝自己被街拍)、即便在場內也只是瘋狂自拍直播來刷存在感,想當然爾,他們都會說:「我是在工作。(但沒人知道他們到底為時尚界做了什麼)」

金錢征服時尚已成不爭的事實,無論是雜誌編輯或是部落客(對,大家都要賺錢吃飯),他們都因工作關係和影響力而來到時裝周,但是否能做出真實、格調、品味那是自己的能耐和選擇,誠如栗野宏文(Hirofumi Kurino)曾說過的話:「如今沒有人敢說批評的言論了。 對我來說,這是缺乏愛的表現。如果你真的關心時尚,當不足地方出現的時候你就要說出批評的言論。」、「人們總誤以為成功是能被Scott Schuman或者Tommy Ton街拍,或者是代表性、能讓人一眼就認出的系列才叫做好,這導致大家不再去看面料的設計。我們需要時尚先驅和意見領袖來提醒我們關於創新和品質的重要性。

延伸閱讀:

時尚部落客,是品牌解藥還是毒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