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es Van Noten,時尚界的五柳先生

cover-dries

Dries Van Noten 近期登上了《T Magazine》封面人物之一,其報導將大家帶到了 Dries Van Noten 的花園,於設計師本人、靈感亦或是生活,它都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地方,報導時間是在 7 月, Dries Van Noten 的嚴謹看似不怒而威,卻又溫柔細心的照顧著後院每一朵花。

31265094181_1d4b511890_o

可千萬別小看這裡的一花一草,世界頂級園藝師 Piet Oudolf(紐約的 High Line 高架鐵路公園和倫敦奧運公園都曾經過他巧手改造)也曾在這兒留下足跡過,「當中的效果像是透過植物學演奏一場交響樂,花開花落,當你體驗花園時,勢必有些篇章會比其他的更加響亮。」其繁盛、異國氣氛和不同的種類風格都與 Dries Van Noten 相生相息。

為何時尚界又對 Dries Van Noten 感興趣了?品牌 100 場秀於今年初剛達成,品牌藉此推出了兩本書來紀念這個里程碑,加上紀錄片《DrIes》月前剛上映,可最重要的原因,似乎是 Dries Van Noten 究竟是如何在這紛擾的時尚界中,依舊保有自己?


延伸閱讀:
常聽人家說「安特惠普六君子」,他們原來是Vetements的學長姐?
用時尚連結藝術與工藝的靈魂,Dries Van Noten

 

時尚界的陶淵明

陶淵明《歸園田居其三》寫道:「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 」雖說 Dries Van Noten 尚未有想隱居歸田的想法,但他與伴侶(兼商業夥伴)Patrick Vangheluwe 常開玩笑有天會寫一本書叫《The Depressed Gardener(憂鬱的園丁)》,花園的事總是會有出乎意料變調的時候,「作為設計師,你會想要控制每一件事情,甚至在秀上我們可以呼風喚雨,但在這兒,你無法。」這片土地告訴 Dries Van Noten,有些事,人算不如天算,縱使是最平凡的地方,卻有著人人都忽略的美。


 

他在美版 Vogue 舉辦的《Forces of Fashion》研討會上說道:「我和我的伴侶一起工作,在 90 年代初期,我們的關係因為工作開始出現問題…,所以我們需要別的東西在生活中轉移注意力,像是另一種挑戰,….我們在尋找一間有著小花園的房子,因為我父親在我小時候一直逼我去花園工作,我當時很討厭這點,因為電視上正播著 David Bowie,那遠比除草好玩多了。」
 

31265094311_7662897481_o
31010880600_21712accde_o

「之後我們找到了房子,就像是美夢成真一樣,非常夢幻也充滿(改造的)挑戰,幸運的是,我們當時很天真,所以我們決定把它買下來。我認為這間房子和花園(尤其是花園)救了我們的關係也讓我成為更好的人。」這棟離安特惠普市區 40 分鐘車程的 Ringenho 是建於 40 年代的新古典主義建築,由好友兼荷蘭建築師 Gert Voorjans 操刀室內設計(幾乎所有 Dries Van Noten 的店鋪都是經由他的手,Gert Voorjans 曾說他無需和 Dries Van Noten 溝通太多,彼此都理解對方在做什麼),與伴侶 Patrick Vangheluwe 和愛犬 Harry 在這世外桃源休息著。

 

「時尚界的一切都很快,所以住在有花園的地方是很棒的。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你必須照顧澆水灌溉..等,這告訴你,世界不會因為你在做時尚而遷就你…,有時候莓果成熟了就必須採摘,所以,抱歉了,我必須回家,因為我要回去做果醬。」(ps. 有時候在開會的時候,他也會說:「抱歉,我要走了,因為草長太長了,雨會下一整周,我必須要回去除草,時尚必須要等!」)

 


延伸閱讀:
不打廣告也不賣香氛,Dries Van Noten 如何用細水長流迎來品牌第100場時尚秀?

 

幽蘭生前庭,含薰待清風

Selfridges 採購總監 Sebastian Manes 在接受《Fiancial Times》訪問時表示:「Dries Van Noten 的衣服有種真正的自由,其系列是細心、廣泛且多變的,有著便服的輕鬆,也有精緻的魅力。他的消費者有著低調聰慧的特質,內心卻也渴望與眾不同。」

Dries Van Noten 2009 F/W

Dries Van Noten 2009 F/W


顏色是 Dries Van Noten 的一大禮物,《T Magazine》內故事寫道,若論仍在世的設計師的話,沒人比他更懂色調和當中的詞彙,感覺除了在他的衣服上,找不到有著能相符的形容,「Dries Van Noten 的藍:比靛色更亮、比矢車菊更黑、比海更深;他的黃,如濃郁蛋黃色的萬壽菊;他的紅,彷彿硃砂混了一點白土粉;他的紫,像是一個染上塵的茄子;但顏色不是讓 Dries Van Noten 的衣服如此傾心難忘的原因,而是設計所運用的方式,迫使它們與服飾產生奇妙的關係,這樣的搭配聽起來不太可能,甚至有著衝突感,可 Dries Van Noten 就是希望藉此打開世人的眼界,」當你親眼看看 2009 年秋冬,或許可以證明上述所說的一切。
 

隨著廣泛顏色的變化,Van Noten 有著無與倫比的圖案思維,中國皇上的團龍密紋,除了出現在 2012 秋冬,也出現了 2017 秋冬的百場里程碑上,《T Magazine》評道:設計師和抄襲者不同的地方在於,設計師不是單純、毫無變化沒來由的將東西上呈給觀眾,而是能將素材轉變成其他他自己的事物,如同創造自己的工作一樣。」

隨著廣泛顏色的變化,Van Noten 有著無與倫比的圖案思維,中國皇上的團龍密紋,除了出現在 2012 秋冬(上),也出現了 2017 秋冬(下)的百場里程碑上,《T Magazine》評道:設計師和抄襲者不同的地方在於,設計師不是單純、毫無變化沒來由的將東西上呈給觀眾,而是能將素材轉變成其他他自己的事物,如同創造自己的工作一樣。」

作為一個獨立的品牌,Dries Van Noten 有著對潮流的免疫,「集團品牌有著股東,致使他們的利潤報表成了一切,他們削減開支或是另尋他法能夠吸引消費者,我認為這些都是在抹煞時尚。」據《Fiancial Times》三月份的訪談中指出,Dries Van Noten 的獲利持續上漲中,雖然品牌不會透露正確數字,可設計師本人表示,在近三年來品牌都是兩位數的成長,「這真的是如釋重負,我們成長速度算蠻快的。」他對品牌有著雄心壯志,卻是無比的小心謹慎,「我真的很小心控制增長,舉例來說,在電商市場,我們在全世界有 550 個銷售點,這看似多,卻也不多。在美國我們尚未擁有自己的店鋪,在中國只有少數的銷售,所以我們其實有著很多的機會。」但他一點都不想要快速拓展佈局,「當我們有空閒、認為市場是對的、當我們的規模可以跟上腳步時,我們自會往下一步邁進。我的目標並不是要創造龐大的時尚帝國,對我來說,這仍是維持著良好的平衡。」
 

這致使 Dries Van Noten 幾乎不為特地客戶做設計,「就商業面我知道我們必須維持業績,但我本身已具備這點(秀上展示什麼就賣什麼),我不需要有建議告訴我該去設計什麼。」然而,每一季仍是對不同繆思致敬,當在為下一季做準備時,「我們會為五種不同個性的女性做設計,我會和旗下設計師討論,聊說:她會穿什麼樣的鞋子?她是運動型的女生還是更愛打扮些?她愛喝茶或是調酒?她會抽煙嗎?她高嗎?會時常旅行嗎?下一季我們會重新聯想五位不同的女性….。我喜歡講故事,但我不想要做想舞台裝,服裝必須是要符合現代,人人適合的。我們有 16 歲的消費者,也有 75 歲的消費者,我也想持續往前,挑戰自我並且從中找到樂趣。」
 


 

Dries Van Noten 的奢侈就像他的花園般單純自然,他提到這自給自足讓他覺得自己是個「富有的人」。三十多年來,他那細水長流從未出現過破產、衝突、曇花一現的問題,Dries Van Noten 只做他想要的東西,每一季品牌主要合作對象(像是 Barneys、Selfridges、Liberty、Bergdorf Goodman)會先將 70 % 的預算下單,於秀後在下訂其他部分,這份合作信賴讓品牌有足夠的時間和金錢進行生展。若想知道 Dries Van Noten 最喜歡哪一季?去翻書吧,「書中每一季就只有 6 頁,但如果他真的很喜歡這季,篇幅可能會增加到 8 頁甚至到 14 頁。」

當許多品牌正在思考該如何討好誰才能帶來業績時,Vogue Runway 首席評論 Sarah Mower 則覺得,厲害的設計師會知道人們需要什麼、適合什麼,這些可能連當事人都不曉得,而她講得就是 Dries Van Noten。

box-2-books-dries-van-noten

 

參考資料:
Fiancial Times
T Magazine
Vogu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