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PEOPLE

Supreme 御用攝影師:就算明日退出 Supreme,我也無悔

你或許不知道 William Strobeck 是何許人也,但若提及他是 Supreme 的御用攝影師,或許可以提起你一些興趣。

對滑板文化來說,滑板影片的重要性不可言喻,Strobeck 記錄街頭以及滑板文化已二十多年,曾拍攝過許多滑板界的傳奇人物,完整紀錄滑手的招式,透過影片的紀錄,也能了解整個滑板文化在社會上的歷史進程。此外,Strobeck 特殊的拍攝手法,便是透過原始的紀錄片拍攝混合豐富的人物特寫,使他的滑板電影甫推出便立即得到關注,其中最為人所知的,便是為 Supreme 拍攝的滑板電影三部曲: 2014 年 cherry 使他得到國際關注,2018 年推出 Blessed 以及去年發布的 Candyland。

透過整理 Strobeck 的近期專訪,帶你了解他從何時開始與 Supreme 合作,在沒有劇本跟情節的限制下,究竟該怎麼拍好一部滑板電影?

 

01. 人生第一台攝影機
.

在紐約州的 Syracuse 出生成長的 William Strobeck,他的親近友人都叫他(Fat)Bill,從年少就對滑板有興趣,時常與朋友玩板當做消遣。某次外婆送了台錄影機給他,成了他開始錄製滑板影片的契機,到了 15 歲時,因不愛讀書而被退學兩次,而後便輾轉移居到費城,也因而結交許多滑板好手, Steve Williams、Freddy Gall、Rick Oyola 等人。

當年享譽業界的板場 Love Park 便位於費城,Strobeck 在此地與眾多好手交流切搓,也同時繼續拍攝自己的滑板影片,隨著後來 Love Park 被迫關閉,他也輾轉搬到紐約,後來一連串的合作契機,開啟他成為滑板電影界的傳奇生涯。

 

02. 為何是滑板電影?
.

「如果是一般人,當你在看滑板影片時,通常你只是在看一堆落地的滑板花招,而我只是想讓你感受並且意識到——別以為這一切很簡單。」

「我已經拍了 23 年了,最初我被分配到一家叫 Alien Workshop 的工作室,當我得知拿到這份工作時,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就要和那些我看了 8 年滑板影片的傢伙一起拍片了!像是 Jason Dill、Anthony Van Engelen、Rob Dyrdek 和 Josh Kalis 等人,他們就跟搖滾明星一樣,對我來說,他們的地位比任何演員都更重要。」

Alien Workshop 團隊成員

「當你年輕時,你得到這樣的工作,就會想『我該接受嗎?』、『對他們來說,我會不會很奇怪?他們會怎麼看我?』後來你會意識到大家都只是普通人,尤其是在還沒有網路的年代,這些人是無法輕鬆地接觸到的,你只會在影片或是雜誌裡看到這些人。」

 

03. 首次有償拍攝滑板影片
.

Strobeck 最初於 Alien Workshop 工作時,當時公司一名滑板好手 Jason Dill 發現他在拍攝滑板影片的天賦,便請他為自己拍攝,成果也就是《Photosynthesis》

 

Strobeck 在影片中所參與的部分,即便只拍了 Jason Dill 約六分鐘的鏡頭,神乎其技的滑板技巧與流暢的鏡頭,後來也成了他個人生涯中的代表作之一,更成了當年 Alien Workshop 的經典影片,滑板電影界的教科書。

對於兩人的友誼,Strobeck 曾於 Hypebeast 訪談中說道:「在《Photosynthesis》拍攝期間,我搬去紐約和他暫住一起,當時他住在 Canal 街。我的性情相對溫和,而他則是非常直接,但我們一直相處得非常融洽,彼此相互幫助,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即便他之後搬到洛杉磯,我們仍經常聯繫,無論是電話或是短訊。」

William Strobeck with Jason Dill

 

04. 與 Supreme 首部合作短片《BUDDY》
.

「我有個朋友 Kyle 在 Supreme 工作,他看到我的作品後,便問:『老兄,你覺得你能幫我們拍個廣告嗎?看看會是什麼樣子?』然後我就跟 Tyshawn Jones 和 Jason Dill 出去玩了一個週末,工作甚至不會很累,我們就是隨心所欲,就這樣拍了支廣告。」

 

「看過作品後,他們表示真的很喜歡,而且我也知道 Supreme 是在做什麼的,我在紐約上州長大,1995 年搬到費城,第一次到 Supreme 店上是在 1996 年底,我搭了班公車到紐約,從港務局走到 Supreme 店上,買了件 T 恤,然後就回到費城。」

 

 

05. 與 Supreme 合作的首部長片 cherry
.

「cherry 的誕生,改變了我的世界。」

「我當時從未拍過這種規模的作品,在這之前,我只是一直拍一些鏡頭交給不同公司,他們會用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也有拍些短片放在網路上,但 cherry 讓我覺得自己之後能夠拍任何東西。」

「替影片取名這種事,就像在幫自己的嬰兒取名一樣,你試著選出一個會永遠存在的名字。」

「當時在剪片時,影片中有一段是 Sean Pablo 拿著滑板走動,板子上寫著『帶走我的貞操』(Take my virginity away),某部分來說,這就是 cherry 的主旨」

「這是我的第一部完整長片,也是 Supreme 第一部真正的滑板電影,也是人們第一次看見這些滑板新星。很多的第一次都在這部片發生(It popped lots of cherries.)。 」

 

在 cherry 中,Strobeck 不是單純展示運鏡而已,透過一瞥拍攝對象的生活方式而營造一種氛圍,與傳統的滑板影片相比,Strobeck 特有的人文視角,使觀眾有如置身在現場一般,並與 Supreme 的品牌形象配合得天衣無縫,也進而改變滑板影片的發展進程。自這部紀錄片後,Supreme 也奠定在國際街頭市場的影響力,往後只要冠上 Supreme,不管是否跟滑板相關的產品,絕對是爆賣保證。

關於拍攝初衷,Strobeck 曾向 032c 解釋:

「這不僅是另一部滑板影片。即便你不玩滑板,當你看了它,也能從中得到些東西。我想讓人感受到這點。」

William Strobeck 和 TyShawn Jones 在 Houston Park, photo via quartersnacks

「觀眾不僅見證了這些孩子們的努力,同時也看見他們嘗試了多少次同樣的招式才成功落地,也見證這些孩子們的內心世界:親密摯友之間的坦誠相見、性格多變的脾氣,以及怪癖好。」出現在影片中的滑板新星(今日多數都已成為知名的職業滑手)後來也因而在滑板圈走紅,如 Tyshawn Jones、Sean Pablo、Sage Elsesser、Aidan Mackey、Nakel Smith 等人。

 

06. 滑板電影之後呢?
.

「過去 20 年,我實現了自己設定的所有目標,我也不需要證明甚麼,即使明天就退出滑板圈,也不會後悔,是時候翻開新篇章了。」

過去多篇訪談中,Strobeck 常透露停止繼續拍攝滑板影片的想法,畢竟都拍了二十年,業界中能做的他都做過,已無遺憾,他曾說道:「我之後可能離開滑板領域嘗試拍攝其他的東西,甚至向好萊塢發展。」

「我這輩子都想拍一部真正的電影,而滑板電影是我所能做最接近的事。如果拍攝滑板電影能擁有不錯的回饋,為何不能做一部跟滑板完全無關的敘事長片呢?有天我和 Jason Dill 聊天,他說:『大哥,或許你可以拍一部沒有目的性的電影,也沒有劇本之類的,或許這終將成為一部能夠在電影院放映的長片,因而開創一種新的攝影潮流。』」

「我指的是完全沒有規劃,將一大堆鏡頭畫面組合成一部電影,這種獨特的攝影風格,或許你能夠從中發現他的娛樂性也說不定,人們看過後可能會說:『或許我們也能在自家附近這樣拍!』但不知道,這一切都只是個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