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什麼雜誌這麼厲害請來山本耀司和 Rick Owens 同台對話?

時尚雜誌還值得你花錢購買?當然是有,首選,我們推薦的就是《System》:一本據說業界人士都很愛,字多到嚇死你,且厚度快要超越電話簿的雜誌。

 

對於不熟悉這本雜誌的人該怎麼描述《System》?
.

其共同創辦人和共同總編 Elizabeth Von Guttman 在接受《ODDA》雜誌訪問時表示:「《System》檢視著時尚界最相關的議題,呈現別有意義的對話與令人信服的大片,其內頁都專注在經典和深度報導上,舉凡來說,我們的故事不受時間侷限(至少半年到兩年之間都有關聯),其允許我們團隊能夠在半年刊中製作出獨特、具有見解、發人省思的專題。」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ystem Magazine(@systemmagazine)分享的貼文 張貼

回到當初,兩位時尚業界人士 Elizabeth von GuttmanAlexia Niedzielski 在合作過三本刊物後(《Above》、《Industrie》、《Ever Manifesto》),2013 年出版《System》。

他們曾於《Ever Manifesto》的聲明中寫道:「我們堅信積極的改變,我們仍相信在不傷害環境的情況下,可以達成我們的任務和願望。我們希望能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事物,提高人們的認知,開啟對話,進而達到改變。」然而事與願違的是說,即便有好的評價,激起了話題,但產業仍無實質作為,這點讓人沮喪,致使他們將刊物給停擺了。

 

那為何還要開啟《System》?
.

Elizabeth von Guttman 2016 年接受《Paper》雜誌訪問時解釋:「如今我們都淹沒在一眼就明瞭的內容或是 IG 串流上,有時我們渴望能夠有更深的內容,對週遭的事物能有更多的了解。」

Alexia Niedzielski 則表示,「時尚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媒介,因為它觸及的範圍很廣,預算也砸得多,藉此來傳遞想法,但我們在做的遠不只是時尚,是完整的生活。」

論重大事件,Nicolas Ghesquière 離開 Balenciaga(#1)、Raf Simons 離開 Dior 之後(#6),他倆離職後皆在此處首度接受專訪,前者探討了時尚業務的現實面,後者坦白如今創意總監的壓力已大到非常不健康。

你以為時尚工作者都過得很爽嗎?沒有,就諸多訪問的整理,除了上述的問題外,編輯時裝周一天要跑這麼多秀是要如何消化?廣告主強制要求大片都沿用秀上 Look 要造型師如何發揮創意(畢竟消費者是很少 total look 買單的)?實習生加班欠薪、設計師的成就與否如今只取決於商業上的成功、產業之餘環境的議題….等等。

業界有很多需要解決的問題,《System》則試圖透過和創意人士對話來探討它們,舉凡:Kim Jones 和高橋盾(#12)、Miuccia Prada 女士及 Raf Simons(#8)的世紀對談,論珍藏,其川久保玲女士的那本(#2)在 Amazon 的二手價超過兩萬台幣(但 eBay 有一本只要三千所以有興趣的人請趕快下手)。

 

然而如今的時尚資訊諸多來自社群,為何我們會需要《System》?
.

剛出爐的第 14 期,請來山本耀司和 Rick Owens 同台來探討「自由」,可怕的是,這七年,他們一期都比一期還要厚。

如 Elizabeth Von Guttman 所言:「我們嘗試做出經典的內容,十年後再來讀訪問仍會覺得有所共鳴且品質優良,這也代表我們會避免做太多新聞,因為那總會過時,人們雖會在社群上讀新聞,但在《System》他們會想學習,想倘佯在文字中。

 

 

《System》會想做成線上媒體嗎?
.

「對雜誌來說這是很沒意義的事,尤其是在當前這世代。」

「我們選擇將精力放在現實世界的實體店面(還有遊戲領域上),像是巴黎香榭大道上的拉法葉百貨我們有 System Bookstore,也試著推廣 System Book 概念店在不同國家。」(ps.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的訪問他們和新浪合作名為 Ada 的虛擬穿衣遊戲 App,其將品牌所推出的單品穿在遊戲人物上,預計將於明年推出。)

 

像《System》這樣的獨立雜誌是如何爭取到廣吿商?
.

「和廣告商合作一直都是挑戰,競爭是越來越大,」 Elizabeth Von Guttman 表示,「但我們的廣告主通常知道我們會呈現什麼內容,他們明白我們不太做掛名的時尚大片或是全身都穿某個牌子好取悅他們。我們的故事主要都是從時尚記者的角度出發,從一個很棒的故事開始,當我們決定深崛某個品牌,它勢必有著值得探討的地方。

 

「當你在做獨立雜誌,你需要去發表意見或是做點不同的事,不然獨立的意義在哪。這是我全部的樂趣,嘗試去激起不同意見對話,即便有人在背後說三道四,但那也是正面的,因為這意味著你激起了反應和對話。」

 

 

這幾年覺得時尚界最令人挫折或興奮的改變是?
.

「最大的改變無疑是社群和 KOL 的崛起,致使說,許多內容開始變得很容易消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在於如今的人害怕擁有意見,因為所說的話很有可能被斷章取義。」

「如今消費者對於產業在環境上影響有越來越多的認識,雖說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如今已有很棒的改變。」

 

「《System》的座右銘很簡單,我們拒絕失敗!(refuse to lose),即便是與全世界為敵,我們也會繼續走下去。」

 

資料來源:
《ODDA》
1 granary
Paper Magazine
Financial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