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ALKS

黃謙智:台灣就是 PVC 世界最大供應商,所謂回收根本只是假議題

小智研發(Miniwiz)的創辦人黃謙智(Arthur Huang)

如何讓垃圾變得迷人?小智研發(Miniwiz)的創辦人黃謙智(Arthur Huang)於 2007 年選擇用建築來回答這個問題。

2010 年的台灣花博的環生方舟吸引了各大媒體關注,而 Nike,容我們在這兒說,這個一年需要生產千萬雙球鞋的國際品牌,早已明白為地球盡一分心力的重要性。

如今在上海 Nike On Air 狂想集結站,我們訪問了黃謙智,用他的專業來告訴我們,究竟何謂升級再造(upcycle)?
.


.
Heaven Raven(簡稱 HR):
首先,Nike 你喜歡穿什麼樣的款式?
.

「Nike Flyknit Racer,喜歡能展現腳型、較簡單的款式。」
.


.
HR:這樣的個性似乎也反應在你們的設計上。
.

「我是機能導向,因為越少的浪費,就是機能高效。」

「所以你用越少的材料,做越多東西,達到最強的結構,這就是一個高效的體現。只要在這高效能的體現上面,多餘的東西,不管你是用什麼材料,我都覺得是多餘。」

.

.
HR:現在很多時裝品牌是 More is More,你對這點怎麼看?
.

「恩就很鳥啊(笑),你看現在潮牌的東西,一層又一層,越貼越多,好像越醜就越酷。」
.


.
HR:似乎你也喜歡 Vapormx?
.

是啊, 我平常就會穿這雙,還有 Racer。我基本上都是 Vapormx 系列,你知道,因為有時需要開會,都是黑色,覺得自己有點無聊。」


.
HR:在設計上來說,台灣人對於(152 萬個廢棄寶特瓶磚打造的綠建築)環生方舟非常有印象,但讀者可能不知道,但你在 Nike 參與非常非常多項目,想問 NikeLab 店舖有哪些部分是採用環保材質?
.

全部都是,從貨架(回收的 ABS) ,貨架上面的燈(回收的 PC),一直到櫃檯(回收的鞋子製成)、沙發、展示的盒子(也是用鞋底做成),全部只有 LED 燈泡不是,其他都是,連直立桿都是用回收再製而來。」

..


.
HR:但回收材質耐用程度強嗎?
.

噢~ 塑膠比鐵還強,當然要看什麼樣的壓力,他有弱的地方,也有強的地方,但大底來講,塑膠的強度是比鐵強的。」

 


.
HR:所以有辦法用環保材質蓋成摩天大廈嗎?
.

我們其實做了非常多建案,公寓、飯店也有,畢竟不能只靠行銷,要做太多材料研發和機器設備開發。」

環生方舟

【榮耀台灣集錦】- 偉大工程巡禮:台灣環生方舟

台灣環生方舟,全球第一座PET寶特瓶綠建築,是現在世界上最環保的建築之一。
而這個建築,來自於一位兼具遠見、膽識和超強執行力的建築師.黃謙智。

全球第一座以PET寶特瓶作為建材的綠建築,用152萬支PET寶特瓶回收再製而成。
但要如何將PET寶特瓶變成建材?秘密就在偉大工程巡禮:台灣環生方舟。

國家地理與Johnnie Walker攜手帶你一起看見台灣No.1!KEEP WALKING TAIWAN!
CH18 3/20(二) 18:00 – 偉大工程巡禮:台灣環生方舟 精彩獻映

#KEEPWALKINGTAIWAN

國家地理頻道發佈於 2018年3月15日 星期四

.


.
HR:請問是所有東西都能回收嗎?
.

「基本上我們有幾個東西不太回收,像有聚氯乙烯(Chloride)成分的, 塑膠本身沒有戴奧辛,戴奧辛是因為聚氯乙烯燃燒後產生的,PVC C 就代表這產品有一定程度會產生戴奧辛,當溫度達到 80 度就會有戴奧辛的揮發,致使再製過程因為溫度過高就一定會有戴奧辛,所以我們不碰, 而台灣建材(背牆、水管、電線)很多都是 PVC,它工廠再製過程就需要很嚴密的監管和設備。你可以猜猜看全世界最大的 PVC 供應廠商是誰,就是台灣。」

實際上,真正的大環保議題是毒性,水和土壤被毒化被酸化,這才是真正最恐怖的事情。

你種花,你倒一杯柳橙汁在裡頭,你看那花還會活嗎,要讓被毒化的土壤回復原本狀態,這要多少水、多久時間?土壤是個很珍貴的資源,要經過很漫長的過程才有土壤,裡頭是有一整個生態系,細菌、有微生物經過幾百萬年才能形成,不是你隨便在地上抓一把就是土壤,有機物能在裡頭存活才是,其實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容易。如果廢棄的塑料、廢棄的材料,這些會污染地球的東西,不重新利用,卻去生產新的,這就是雙重污染啊!
.


..
HR:但回收再製,難道就沒有二度污染?像是發電的廢氣?
.

「我們的環生零耗機(TRASHPRESSO),全部都是用太陽能發電,全部的水也都是用內循環,空污也是,沒有二度污染,沒有碳足跡,所以我們在用這些機器證明給別人看說,你們根本都是在講廢話。我們用低於 10K 瓦 — 十台冷氣機的用電量 — 就可以把 5000 人社區的垃圾全部回收,這東西怎麼會造成更多的污染?所以我們也是間接的在教育世人,因為能源使用量都非常明白清楚。」

..


.
HR:那再製的建材,可以再被回收嗎?
.

「一定要可以,所以我們才會一直強調單一材料,因為單一材料的分子是靠機器過程在做重組,所以它並沒有影響分子的表現,所以它可以回收非常多次。你可想像,你用 20 分鐘的東西,使用時間可以變成兩年、五年,甚至二十年,經過回收時間可以再延長,碳排放量也因降低許多。」

 


.
.

HR:你覺得,生活上有什麼物件我們常碰到但其實也是回收再製而我們不知道的?
.

「幾乎沒有,這就是問題所在,回收再製成本比生產新的貴很多,所以根本沒人在做,這是我們無比憂心的。」
.

 

「所有企業都想賺快錢,所以他們就會覺得為什麼要花這麼多心思做這些事,這是我們所詬病的事。」

.


./

HR:日常隨手丟進資源回收箱的廢棄物,真的有被回收嗎?
.

「台灣的回收叫做『熱回收』,換句話說就是把它們燒掉,只有極少部分才是被清潔再利用,所以你看台灣竟然是火力發電全世界密度最高的地方。」
..


.
HR:你在演講當中說到你不想上學?
(ps. 他是哈佛建築系研究所畢業)
.

「以前為什麼我要去哈佛,是因為那個時代哈佛的圖書館或是老師掌握了重要的 Know-How,現在剛好是顛倒過來,圖書館已抓不到這些資訊,老師又沒實際的經驗,所以你知道想自己目標是什麼的話,這個年代你根本不用進學校,你在網路上能找到的資訊都比課本還多,所以別浪費時間上學了。」

.


.
HRNike 算是眾運動品牌中,比較願意在環保和回收上盡一份心力的?
.

「其實他們一直做了很久,但沒有大肆宣傳,我們一直希望他們大聲講出來,因為這具有指標意義。

NikeLab x Arthur Huang, photo via Whitewall

.


.
HR:有無夢想在哪個城市有自己的建案?
.

「我們這個回收概念,是我大學在羅馬學考古課時,看到羅馬的房子都是垃圾做的,所以你看一個千年的古城,其基礎卻是來自垃圾。」
.


.
HR:你所謂的垃圾指的真的是垃圾?
.

「是啊,就是古時代的垃圾,像陶瓷器具,從埃及運過來打碎的就直接拿來蓋房子,如果未來有機會,我們會想在羅馬蓋間更大的建案,完成一個循環,我們的確在羅馬也蓋過,那案子我們超愛,彷彿回到了當初的原點。」

PS. 我們這部分去做了研究,報導指出,幾千年前,人類便會為垃圾挖坑,但部分也會有回收用途,原因是以供未來當肥料或是蓋房子前來填補道路。
..


.
HR:最後,隨著發展,你希望更先進的科技能為回收做到什麼?
.

AI,我認為現在 AI 用的方式都是跟保全有關,但所謂保全是用來保護財產,未來要保護的財產是什麼?地球的資源其實也是財產,我們的環境也是財產,回收的過程,或許 AI 有辦法去預警污染的可能性,可以告訴你這個東西不能這樣分類,這樣子的分類會造成污染,這個是 AI 可以做到的,所以我們需要更多這樣的數據。我認為未來網路的 AI 科技對環境是有幫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