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TORY

Sacai,沒辦法,我就是不想跟別人一樣

時尚產業有幾個牌子的履歷是必須得提及的,從過往 Maison Martin Margiela 到近期的 Celine,當然,還有就是 Comme des Garcons。

有著 Comme des Garcons 資歷的設計師常有著自己一套風格,例如阿部千登勢(Chitose Abe)的 Sacai。
.

延伸閱讀:得川久保玲庇佑,他們都是 Comme des Garcons 家出來的人

 

她在川久保玲旗下工作了八年,同為日本女性時尚企業家且品牌唯一的設計師,她也很努力的在「做自己」,「並為廣大的女性創造出有意義的服裝,並希望她們穿上能感受到力量、舒適和自信。」在 19 秋冬巴黎男裝周,阿部千登勢似乎順勢進入了「奠定當前男裝」的設計師行列當中。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A post shared by Matthew M Williams (@matthewmwilliams) on

論當紅,Sacai 的阿部千登勢可以說是站穩了日本設計師「女二」的角色,2015 年,隨著與 Nike 的合作,Sacai 聲勢瞬間水漲船高,從 Birkenstock 到 Hender Scheme 等品牌合作邀約不斷,要說這一切的開始,要從 1999 年她在家做了五件毛衣說起…

 

這故事要從一個在家帶小孩的媽媽覺得很無聊信手捻來開始
.

1997 年,阿部千登勢生下了的女兒,兩年之後,「我一個人突然在家覺得好孤單,」她在接受《The Gentlewoman》訪問時表示,「我真的很想做點什麼,」於是,她的丈夫,kolor 設計師阿部潤一(Junichi Abe)就說何不做幾件衣服試試?她買了毛線針和十個砂球回家,用手針出了五件衣服,「把一個牌子的概念建立在五種輪廓上,這想法在那時似乎蠻奇特的。」

阿部千登勢(Chitose Abe)|圖源:The Gentlewoman by Anders Edström

 

「我並沒有長期計畫,我只是個媽媽在帶小孩,然後突然想做點什麼。」

 

她找到了一家工廠來製作這些衣服,雖說是無心插柳,但第一個下單的品牌是日本知名的 Beams,緊接著其他店鋪也在尋找這牌子的主人是誰,「他們都在納悶要找誰聯絡,因為所有人得到的回應是:『去找阿部女士,她會接電話,然後把你要的衣服做好。』」

之所以叫 Sacai?「因為那是我娘家的姓,但我把 K 改成 C 讓一切低調一些。」品牌隱匿了數年,只因為阿部千登勢力不想要走跟別人一樣的路。

 

當然,這是一個最值得敘說的履歷,在 Comme des Garcons 帝國旗下工作
.

你知道,身在日本,雖說阿部千登勢的夢想是進入文化服裝學院(Bunka Fashion College,這兒的傑出校友包括:山本耀司、高橋盾、渡邊淳彌),但有鑒於家庭觀念傳統,她父母不願讓她離家讀大學,所以(來自岐阜市的)她則「通勤三小時」去名古屋時裝學院,畢業後,她直接受聘於東京大型服飾集團(她說:「即便我畢業後我母親也不允許我搬來東京,在我離開前一個月,她沒跟我說話,我爸媽一毛錢也沒給我。」)

在日本,在大公司工作被稱作「菁英」,但阿部千登勢不安於此,午餐時間,她看到附近 Comme des Garcons 工作室的員工穿著一身黑及波卡圓點襯衫,兩年後,她成為了旗下的一份子。

若說她上一份工作是在收集各種雜誌的剪報為靈感,在 Comme 則完全不同,「我學會創新的重要性,」阿部千登勢 2016 年告訴英國《衛報》「在 Comme des Garcons 是沒有靈感模板的,這裡的工作就是創造從未有過的事物,這是我所學會最重要的事情。」她先是與渡邊淳彌在 Tricot 旗下兩年,之後便隨渡邊淳彌之邀來到了新創的 Junya Watanabe。

回想起往事,「我不會去評論其他人做得東西,我覺得她(川久保玲)也不會,我猜或許她會密切關注我們在做什麼,但她不會用言語表達出來,但我覺得 Sacai 在 Dover Street Market 販售可能就是一個她支持我的暗示。」但在另一篇報導中,她說:「我收到最好的建議是來自川久保玲女士,她告訴我,你需要設計的不僅僅是衣服還有你的公司,能掌握自己的業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這意味著你也能掌握創意。」

 

論女性主義,Sacai 甚至走在 Dior 之前,且非常的 Phoebe Philo
.

「雖然這很難,但我想創造一個女性在有孩子的情況下也能在適當時間回家的工作環境,」因為孩子而離開工作的阿部千登勢表示,「從商業角度來看,最好員工都不要有小孩可以每天都做到很晚,但我想要我的員工都能夠做出選擇。」

.

「如果沒有生小孩,我可能可以更專注在設計上,但這樣我就沒辦法去思考,像是我必須帶她去公園、必須去超市、我必須去學校;所以,我的女兒真的影響了我的設計,因為我需要製作我也可以穿的衣服。」

 

日本極具影響力的時尚歷史學家和名譽策展人深井晃子(Akiko Fukai)在接受 Net-a-Porter 雜誌訪問時表示,「女人成為老闆並不容易,自安倍晉三成總理以來,雖然政府宣布鼓勵女性升職,但什麼事都沒發生。」

且 Sacai 的衣服是「絕對」的實穿,「無論設計是如何的創新,我都會問自己我是否會想穿著它走出門,如果答案是不,那我就不會做出來。」
.

「日本商業記者很常問我有關性別問題,我會回說,很幸運的,時尚產業是對每一個人都敞開大門,無論你的國籍或是性別是什麼。經商是很困難,但並非因為你是女人,而是做生意本就如此,然而時尚本身具有很強大的力量,這是全球性的產業,且遵循著不同的規則。」
.

 

回到上個話題,她很討厭跟別人一樣
.

當你搜尋阿部千登勢的報導會有一件很有趣的就是她很討厭別人跟她(或她跟別人)一樣,怎麼說?根據諸多報導指出,在小學的時候因為喇叭褲正當紅,但她覺得這麼多人都在穿有什麼好的,所以阿部千登勢就請媽媽把所有的褲子改成窄管褲,「當我穿去學校的時候,我班上的同學也叫她們媽媽用成這樣,我看到後超生氣,直接掉頭說我要回家了!」這種狀況也發生在髮型上,「我真的很討厭別人跟我一樣,我無法原諒這種事情,會讓我很想要尖叫,但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蠻蠢的。」

這延伸到了 Sacai 的方程式,2015 年她告訴《WWD》:「當我成立了品牌,我就想要那是一種特別的存在,所以我沒有即刻就開店(2011 年才在東京有了第一家店),這也是解釋了為什麼我很長一段時間後才開始在巴黎辦秀,因為我不想用大家都一樣的方式,我會一直去想要如何才能打破人們的刻板印象。

畢竟,這是時尚界,有許多品牌都會「借鏡」他人,但阿部千登勢如今已看淡,她說:「如果別人想學我,我寧可他們揣摩我其他部分,像是別立即開店或是跟大家做一樣的事,Sacai 已快 20 年了,這是一段很長的時間,我相信現在很多設計師兩三年就能獲得名氣,但我已年逾 50,若有人向我看齊並理解到有其他做時尚的方式我會感到非常榮幸。」

 

Sacai 的品牌造型師很厲害,跟 Dior、Coach、Zara 共享同一位造型師

是的,這位便是鼎鼎大名的 Karl Templer,他也曾與 Valentino、Alexander Wang 合作過,他在接受《the Gentlewoman》訪問時表示:「阿部千登勢非常有才華,我覺得她是個天才,當我看到她的服裝系列,很多想法是我從未見過的。」

Karl Templer 和 Chitose Abe 於 2017 S/S 後台相擁|圖源:NEXT Management

雙方的合作始於 2010 年三月,當時的 Sacai 仍未辦秀(2011 年才開始),因為阿部千登勢覺得這種人人都在做的方式並不吸引她,而當品牌在巴黎做發表會時,150 位的受邀嘉賓中,Karl Templer 便在其中,「他走到後台,然後說:『我們何不合作看看?』」而她則稱讚,「Karl Templer 把我們提升到了另一個領域。」
.

「阿部千登勢了解女人的生活,她為自己設計,Sacai 是少數能讓模特兒們想留著秀服離開的品牌,她們深深愛上了這些衣服。」— Karl Templer.

 

 

那男裝呢?當然,一樣很 Sacai(很與眾不同)
.

Sacai Men’s 2010 S/S

時間先回到 2009 年,Sacai 來到了巴黎舉辦了成衣發佈會,這是男裝首度正式發跡(更早之前,品牌也各別與 Dover Street Market 和 10 Corso Como 合作過男裝),阿部千登勢告訴《華盛頓郵報》:「許多女裝都取經自男裝,它們是組合在一起的東西。」這點也和陳冠希喜歡 Sacai 的原因不謀而合,除了低調,還有就是穿上女裝也豪無違和。

顯然這已成了某種成功的公式,尤其當你有了陳冠希、菲董 Pharrell Williams 背書。

當然,與眾不同還是核心宗旨,品牌直到 2015 年(16 S/S)才開始舉辦男裝秀(品牌成立 16 年後),你眼前所及的,仍是專屬於 Sacai 版本的男裝,幾乎每一場秀後評論,編輯們都如同在欣賞奇聞軼事般,為讀者解析究竟衣服上的面料和材質是如何拼貼組合,這解構重組正如深井晃子所言:「Sacai 沒有做作炫耀的成分,阿部千登勢女士用最迷人的方式把材料擺在一起,其細節令人無比著迷。」

Sacai Men’s 2019 F/W|圖源:10magazine

 

「Sacai 的設計語言是既複雜又精緻。」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acaiofficial(@sacai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張貼


2017 年,Sacai 與 the North Face 聯名合作,基於有菲董的加持,該系列至今的轉手價仍是居高不下,時尚評論家 Matthew Schneier 曾說:「阿部千登勢不會為主題和故事所苦惱,反而服裝自己會為它們講述一切,並讓顧客感到開心。」

若你好奇,為何 Sacai 的系列看不大出來有什麼主題?設計師解釋:「與其透過每一季改變外觀來維持原創,我會使用相同的東西來當作我的設計基礎,我試圖在穩定和背叛中找尋平衡,前者是你們會覺得看起來像 Sacai 的事物,而後者則會是新穎和不同,我一直是帶著這樣平衡在做設計。」

 

「我發覺我一直想要穿同一種衣服,像是襯衫、機車夾克或是褲子,但我可以讓它們變得更新、變得不一樣,」阿部千登勢表示,「我想做出每個人都可以穿的服飾,但只有我,才能做出那樣子的與眾不同,致使我開始思考布料混合,讓衣服變得更特別。」
.

 

身為 Kim Jones 和藤原浩的友人,她也很懂合作(聯名)
.

阿部千登勢是一位多產者,其聯名清單洋洋灑灑,除了引言所提到的之外,還有 Pierre Hardy、Sophie Bille Brahe(珠寶)、CLOT、Hiroshi Fujiwara、Ugg、New York Times、Pendleton、BeatsX…等,其選擇的標準是?很簡單,根據她是否喜歡這個品牌、是否有無相同理念、是否有能吸引人想拆解重組的設計而定,「我想要和朋友一起工作,」阿部千登勢解釋,「我不想賣得太多或是發展太快,一切就只是求樂趣。」

 

「要不要聯名合作最簡單的就是我想不想,舉例像是無法用 Sacai 做到的事物,我其實非常容易懂,我就只是做我喜歡的東西,就這樣。」

 

不想發展太快?這話怎麼說?「我不想有人對我說你這樣做對業績無益。」在近兩年的報導中,她並沒有想要拓增的打算,甚至還擔心品牌發展太快,「我沒有長期的目標,我甚至不介意當我想做某件事而導致收益下滑,這是我願意去冒的風險。」阿部千登勢說,「我開始會開設店舖辦時裝秀是因為我內心覺得這是一種合適的方式去讓更多人了解 Sacai,每個人都說我太慢才做,但我覺得對我來說,這才是對的。」

 

「或許我沒能力像醫生那樣拯救生命,但我絕對可以給予人們快樂和正面的力量。」— 阿部千登勢(Chitose Abe)

 

.
備註:
1. 值得澄清的一點是,在《華盛頓郵報》的報導中,阿部千登勢並不覺得自己的系列和日本有著獨特的關係,更多的是對繁忙的都市生活,她想創造的是「新的」服飾,可以適用於任何場合,「我並沒有想添加任何日式元素,但我倒是覺得我們的職場理念非常的日本,我們在商品製作方面非常的嚴謹。」
.
2. 她在 2016 年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說:「有段時間我想學滑板,我有一個超酷的 Supreme 客製化滑板,但我沒時間去玩它。」
.
3. 雖說她的丈夫是 kolor 設計師阿部潤一,但雙方沒合作過,因為他們幾年前就訂下了規則 — 不會互相討論工作,「我們都處在相同的環境,所以最好不要知道對方比較好,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我唯有在洗衣服的時候會看到他的衣服,然後我會拿起來想:『噢,原來這就是他衣服的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