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廣告也不賣香氛,Dries Van Noten 如何用細水長流迎來品牌第100場時尚秀?


「對我來說,衣服是你需要用真心、全心全意去製作的,希望透過展示得到好的回應。有時可以做點特別的設計,讓別人能更了解你,作為設計師要懂得冒險犯難。」
 

有些設計師的話聽起來會是冠冕堂皇,有些則是字字珠璣,已成大師級的Dries Van Noten便是屬於後者。他走著自己一貫的風格,品牌始終沒有早春/早秋、不打廣告,甚至也沒有香氛系列,細水長流的不與潮流新歡爭寵,也不屑理會所謂的“秀後即買”,於今年2017秋冬,品牌迎來Dries Van Noten第100場的時裝秀,這無疑是一個值得歌功頌德的時刻。

延伸閱讀:用時尚連結藝術與工藝的靈魂,Dries Van Noten

原先是要接管家族事業(爺爺從事時尚業,父母親都有開店)的Dries Van Noten選擇在18歲轉向時裝設計師學習之路,這個反叛的決定讓他父親撤回了對他的經濟支柱,並請Dries Van Noten自己另尋財路,這是一個你我都常聽到的家庭故事,但Dries Van Noten選擇自立自強找比利時的廠商詢問:「我現在在讀時尚設計,不知你是否有興趣讓我設計部分你的系列呢?」在入學的第一年,他已在設計商業系列,為學費和自己的未來籌錢。

via New York Times

Dries Van Noten via New York Times

這是一篇來自《1granary》很真誠的訪問,每年Dries Van Noten都會回安特惠普母校演講,品牌依舊是穩定、健康的成長,藉此他對台下同學勸道:「即便每個人都覺得自創品牌很美好很吸引人,但我常會說這是必須跨越重重阻礙,因為時尚並不存在於比利時。我80年從學校畢業,85/86年才成立自己的公司(當時28歲),在92年才有了人生第一場秀(請見小趣聞1)。所以別認為我從學校一畢業就開始自己的公司辦秀之類的,這些都是很大的成功,它需要時間,我也曾做過很多不那麼重要的商業系列,從童裝到網球運動服,我必須要賺錢來投資我自己的公司,也因為這樣,你能夠學到很多事,培養你的耐心,你的財務困難也會迫使你循序漸進慢慢成長。(更具體來說,他早上上班,晚上忙自己的系列。)

「我一直是個堅信創造力的人,可如今卻發現話題和及時送貨比設計更重要。」如今已快邁入耳順之年,很顯然Dries Van Noten對如今時尚界發生的一切相當看不慣,「有個英國品牌宣告他們將直接送貨到消費者手上…,好啦,就是Burberry。我們都知道這是個大牌,但這真的是時尚嗎?儘管我非常尊敬Burberry,但對我來說這有點像是奢侈版的ZARA,他們只在乎產品、公關、行銷、營運…等東西。」

2
如今秀後即買這看似殘喘的話題世人依舊在觀望著,Tom Ford以不適退出,還走在前端奮鬥的是Tommy Hilfiger和Burberry,Dries Van Noten對此行銷手法表示:「從最基本時尚系統的邏輯推論,你辦秀,有人下單,你依訂單訂材料生產衣服,然後分送給買家。如果換作秀後即買,這勢必得有一個人出來決定:好,這件外套決定要以這個模式販售,關於價格決策者?這不會是設計師會下的決定,而會是商品部的人會來定這個價格、數量、尺寸ok與否,我認為這讓創意部門的人日漸式微,取而代之的是忙著數字和售罄率的商人。」

讓Dries Van Noten煩躁的,還有所謂的時尚媒體,「因為社群媒體和諸多可能性,時尚媒體變得很奇怪而且鬧哄哄的,我每天都會讀《bof》,但每次看到“Breaking news, Hedi Slimane leaves Yves Saint Laurent.”這類的新聞都會淌血,它變得越來越像八卦新聞。可能很多人喜歡Gigi Hadid,但真重要到每兩天就要出現在《Vogue Runway》嗎?這真的是時尚嗎?我覺得時尚理當要比Kendall Jenner的化妝技巧更崇高一點的東西。Oh!她們換了髮色呢!超級大新聞!

Dries Van Notne

Dries Van Notne

「拜託趕快脫離這個系統,別一副:我一定要辦時裝秀才行、一定要請到Anna Wintour坐在第一排、Tim Blanks一定要寫篇好評論,沒達到這些我就不是個成功的設計師。這很可悲,拜託嘗試點別的東西吧。」這是Dreis Van Noten給年輕設計師的勸誡,尤其是在這個社群媒體的時代,「別急著去實現你的夢想:第一季就來個大走秀。比起倫敦來說,因為他們有時裝協會的幫助,你其實這點可以很快就達成。但這也帶著一定的危險性,因為辦秀其實不難,第二場也不會難到哪裡去,因為你的親朋好友都會無償幫你,但到了第三場,狀況就會變得有點複雜,你會開始覺得累了,你必須專心在新系列上,還必須面對運輸和整理前兩季商品的問題,你的朋友們也會開始乏了,因為沒有薪水(或是友情價)的關係,他們會不太想與你見面。這就是導致第三場第四場秀一直是見真章的地方。」

「我覺得不要一直想要大紅大紫,你應該多花時間把基礎打好,品牌能存活不是你紅或不紅,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概念。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你必須把自己的組織架構建好,這樣媒體才不會有機會控制你,我能這麼說是因為Dries Van Noten賣最好的系列媒體大部分都不喜歡(加上我30年的工作經驗)。」

小趣聞:

1/ 如今已為Chanel、Hermes…等國際精品辦秀的Etienne Russo,比利時出生的他,早期和Dries van Noten走著浪跡天涯的路線,在雙方合作拍攝過一些照片後,Russo當起了Dries的銷售員,每一季時裝周時,他們的三人小團隊(Russo、Dries和品牌銷售總監)便開著卡車從安特惠普前往佛羅倫斯男裝展(Pitti Uomo),並將系列作品轉化成小小展示間,Russo甚至跨海為買家們下廚。直到1991年,Dries van Noten首場巴黎大秀登場,「好阿」,Russo想都不用想就說答應,但在秀前20分鐘,他卻嚇到把自己鎖在廁所裡發抖。


 

2/  如何遠離塵埃沈靜心靈?「Patrick(Dries Van Noten的伴侶)和我的家有個非常大的花園,有花園會讓你有時想遠離時尚,你會想要看牡丹開花,而不是去參加Met Ball。」

via Vogue

via Vogu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