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ada Goose加拿大鵝:即便是最凍的環境下穿上它,你依舊說得出“我好熱”三個字

「我常告訴別人Canada Goose是服裝界的Land Rover(世界第一豪華休旅品牌),這牌子的車以功能性為主打,能克服諸多嚴峻環境,如今倒也被視作奢侈品牌,但起先它不是以時尚或是地位象徵為主要目的,就像我們即便和許多時尚品牌合作,可依舊秉持著功能第一。」來自加拿大的服裝品牌“加拿大鵝”Canada Goose,其總裁兼創辦人之孫Dani Reiss受訪時說道。
 

canadagoose_action-1-

這個起初提供戶外服飾給生活在北極圈的家庭企業牌,漸漸的,它不單只給登山或滑雪的人穿,而是橫跨米蘭、紐約到日本時尚衣物。而根據英國《獨立報》指出,Canada Goose年營收從2001年的270萬英鎊,如今市值已達三億美元之高,甚至在2017年初,品牌將首度公開募股,預計將籌入20億美元的資金。
 

延伸閱讀:
若消費權落在千禧世代手上,該如何讓他們願意掏出錢包?
Balenciaga 和 Crocs 聯名!?嫌醜之餘,這篇為你解釋背後的故事動機

 

淺談Canada Goose的家族背景

品牌起先以「Metro Sportswear」的名稱創立,來自波蘭Sam Tick移民到了加拿大開始了“禦寒”的事業,服務的對象是必須在低溫戶外工作的科學家、警察和工人..等人們。於1985年,Sam Tick的女婿David Reiss將大部分的股權從其他品牌購回後以「Snow Goose」之姿重新開啓了羽絨衣的主業(同時父親也設計了品牌獨有填毛機),可因歐洲已有Snow Goose的品牌,為避免廠商混淆,因而誕生了“加拿大鵝Canada Goose”。
 

Dani Reiss


如今到了第三代,創辦人之孫Dani Reiss在這裡扮演的絕不只是爽爽過的富二代,在2001年從父親接下事業之前,從小祖父就帶他去工廠見習這一切,學生時期的暑假更是要來這裡幫忙負責包裝和貨運,幾乎除了縫紉外的工作他都做過。或許小時候環繞在Canada Goose身旁,他認為這個創立於1957年的老牌一點也不時尚,也不實用,加上自己的父母並不希望兒子進入這“辛苦的”服飾製造業。直到多倫多大學畢業後,Dani Reiss的一份兼職讓他回到了家鄉,其第一份家族正職是業務拜訪多家北加拿大小型航空公司,他們是Canada Goose最最忠實的顧客, 藉此Dani Reiss開始了解家族事業的偉大。
 

 

最保暖的天然材質:Hutterite白鵝毛

David Reiss

David Reiss

品牌起初主要經營羊毛背心、雨衣和雪地摩托服,到了後期羽絨衣,其最重要的組成成分是來自加拿大Hutterite的白鵝毛,光是「Hutterite白鵝絨」的名詞就猶如高等級的Cashmere般,每盎司有著將近兩百萬線的絨毛,其蓬鬆和密度藉以形成最棒的空氣隔膜。如今品牌總裁Dani Reiss掛保證,「Hutterite白鵝絨是世界上最保暖的天然絕緣材質,即便是在最天寒地凍的環境下穿上它,你依舊說得出出“我好熱”三個字。」

 

品牌的轉捩點

在人們開始往中國靠攏的那時,Dani Reiss瞧見報紙又有兩間公司要離開Canada往海外設廠的消息,加上某一日在德國的專業展(Trade Show)上,有位當地的買家告訴他,Canada Goose的外套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其製造地,這有如當頭棒喝的啟發,原來年輕時不願穿上的外套卻是國家之光,他便立誓將自家羽絨衣與Canada做連結,猶如瑞士製錶般壯大,Made in Canada的標簽將會讓他贏得勝利。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品牌,非常的單純,這並不是商業打廣告,就只是把一件事做到極致。Canada Goose很明顯的不是反資本主義,我們希望公司有所成長,但同時也希望維持其純粹。」他表示,「我們工廠的房東提醒了我,我的工作是給予人們他們生活所需的工具,別去擔心我究竟能做什麼,這個建議我銘記在心。」

 

關於那個Canada Goose的臂章Logo

canada-goose-square
許多人認為其Logo是加拿大國家的輪廓,但其實並非如此,Dani Reiss解釋道:「這圖其實是北極圈的顛倒,白色的土地是海洋,藍色是島嶼。」這個臂章Logo是Dani Reiss的父親David Reiss在80年代早期設計的,其依舊反映著地理位子的起源。

 

好萊塢之前把它穿紅的國家

大約十幾年前,瑞典成為第一個視Canada Goose為“時尚衣著”的國家,品牌開始在首都斯德哥爾摩隨處可見。在那之後,美國則開始大量引進Canada Goose,倫敦則成了非常重要將羽絨衣成流行的地區;當說到品牌對流行的重視,則要從Black Label黑鵝系列開始,「這是一個我們只專注在現代時尚店鋪的系列,完整保留了Canada Goose的功能,傾向於都會人士使用。」

PicMonkey Collage (1)在《紐約客》的報導中形容道,Black Label系列的線條讓人更修身顯瘦,有些Logo臂章也以黑色呈現,店員行形容:「這感覺更加微妙,人們想要某樣東西寫著Canada Goose,可是卻又不想大聲宣揚,紐約人愛死全黑的產品了。」

 

與好萊塢的緣分

因為美國有North Face和Patagonia機能性品牌早已站穩市場,使得當初Canada Goose於美的發展相較緩慢。

lead-2

根據Dani Reiss在受訪時表示:「真實性對我們來說是最重要的,我們必須找到一個方法讓大城市的人們知道Canada Goose的存在,所以我們開始和國家地理頻道合作,確保看這節目的人能看到我們的衣服,這樣觀眾會知道假使要去遠征這些地方,這件就是你必須穿的裝備,一旦能夠打入他們心房,就能讓Canada Goose從幕後轉成幕前。」(如《國家寶藏》《明天過後》在雪地都是穿著Canada Goose。)
 

PicMonkey Collage (2)

到了2010年時,Dani Reiss仿效許多奢侈品牌會做的事情,將大衣贈送給明星藝人,並讓Canada Goose成為(寒冷季節時期)電影節的贊助商,雖然好萊塢明星們不太願意穿上長袖,但這一個禮拜的保暖衣物著實讓他們動心。起先是在柏林開設快閃店,之後在Sundance日舞影展,之後便是隨處可見Canada Goose的身影,女星在紅毯準備期間穿上Canada Goose被狗仔拍到便成了最佳的宣傳。在美國,比美麗卻痛苦的逸品還好賣的,就是能夠讓你在嚴峻環境下舒適的產品,如同明星藝人在冷冽風中照片傳達的那樣。

 

時尚圈與Canada Goose

kateupton

美國甜心Kate Upton在2013年《運動畫刊(Sports Illustrated)》封面上只單穿一件白色Canada Goose外套讓Dani Reiss知道,品牌已開始有了知名度,「這是我們流行文化的重要時刻,我們沒有付錢給Kate,也沒有請藝人背書,《運動畫刊》就打電話給我們因為他們要去南極洲拍攝內頁,希望有我們的大衣,殊不知最後是Kate穿著它登上封面,這沒有事先計劃,一切就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當然近期與Vetements的聯名,其紫紅色Oversized大衣也成了雷哈娜天冷必備的愛款。

延伸閱讀:
Levi's 與 Gosha Rubchinskiy 和 Vetements 2017 春夏聯名故事

 

vetements-canada-goose

 

關於那正藍色的防寒大衣
螢幕快照 2017-02-21 下午1.57.36

這樣的似曾相識顏色似乎是許多人認識Canada Goose的狀態,但這樣的設計是為了抵禦北極熊的攻擊,這美麗的克萊因藍似乎人人都愛,只有北極熊不喜歡,倒也讓穿上它的科學家有了雙重的保護。即便沒有北極熊這樣的兇猛略食者,Canada Goose所參加「北極熊保育計畫」(Polar Bears International)的系列依舊在紐約市境內售罄(每售出一件「北極熊保育計畫產品」品牌即捐25美元),銷售人員在受訪時表示:「人們就是愛慘了這顏色,再者,臂章上還有著一隻熊在上面,到底誰能拒絕?」

 

為什麼你該正視Canada Goose正貨/保暖的問題?

《紐約客》形容道,「這件不似尋常的昂貴外套或許會花掉你一個月的薪水,但它不是在喚醒你的時尚潛能達到新的境界,而是具備了如枕頭般柔軟的保障,讓你能抵禦外在環境,它給你的不單單只是暫時的溫暖,而是永久性的暖活,穿上它你將終生的不再感到冷。」

而就因為太過於保暖,Dani Reiss則擔心,有些商品不只是說盜版的問題,可能是不安全的。「羽毛不是灌進去,只是一層覆蓋而已,我們發現雞的羽毛和其他東西在夾層中,這是攸關健康問題,材料的價值有些人是用一磅0.25美元,但我們使用的是一磅100美元的材料。」他表示,「最糟糕的是事會發生在假如有人信以為真的買了Canada Goose假貨並穿去登山,有可能會導致失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