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件你該從Supreme創辦人James Jebbia和《Vogue》訪問中知道的事

James Jebbia via HYPEBEAST

James Jebbia via HYPEBEAST


 

1. 「我們不想和人牽扯太多。」

若說 James Jebbia 起初是對受訪感到焦躁,現在則是擔心過度曝光,品牌除了早期元老們的廣告外,至今沒什麼曝光可言(感謝潮流網站們),如今只有請職業滑板人擔任品牌模特兒的合作。

A LOVE SUPREME from MoFo!Vision on Vimeo.

貴為團隊成員之一的 Sage Elsesser 在接受《Vogue》訪問時表示,「Supreme 是家族事業(family-oriented),這點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存在的官方 IG 功能則是提供展示,James Jebbia:「我們不想和人牽扯太多。」 (他也覺得大家都不懂 Supreme。)

 

「我一直都喜歡滑板剛開始的氛圍,少了商業,
更多他媽的管你去死的態度。」

 

2. 「酷酷的一間店,不要有大牌子,進一些人們想穿的酷酷商品。」

http-hypebeast.comimage201507supremes-brand-director-opens-up-about-line-ups-and-the-brands-misses-0

《Vogue》編輯 Robert Sullivan 於文中表示,Supreme 沒有什麼是預先計劃的,能成功都只是天時地利和努力的偶然,奠定紐約 90 年代次文化電影《半熟少年(Kids, 1995)》的編劇 Harmony Korine(《放浪青春》導演)表示:「(來 Supreme 的)他們能夠快速適應不同的環境,縱使你與他人的頻道對不上也很容易打成一片形成另一種新氛圍,」James Jabbia 喜歡他們的魅力,縱使對滑板一竅不通,但他知道這股力量的龐大,在幾乎是城市邊緣的 Lafayette Street 上展店,「James 讓這些藝術家、模特兒、滑板人能持續活躍,因為年輕推動了文化,他們始終都與年輕人站在同一陣線,這點你假不了。
 

延伸閱讀:90年代「來店裡聊滑板殺時間」「線香混著大麻味」,毫無疑問這是Supreme最重要的一段日子


James Jebbia 覺得:「我們在做的衣服就像音樂一樣,很多批評聲音都不了解我們,現在年輕人除了會喜歡 Bob Dylan(藍調)外,他們也會喜歡武當幫(Wu Tang Clan)、John Coltrane(爵士) 和 Social Distortion(搖滾)。年輕人和滑板人其實對音樂、藝術..等事物的想法都非常開放,而這點也讓我們能夠隨心所欲的創作。」(關於與 LV 的聯名,他僅表示,很高興能與 Kim Jones 合作。)

 

但別擔心,我想做的還是一個很酷的牌子,能讓年輕人對他們的父母說:『媽,你最好不要跟著我進這家店。』—  James Jebbia(via BOF)

 

3. 他喜歡 Alessandro Michele 的 Gucci 
PicMonkey Collage起初的 Supreme 只做 T 恤,來店上的顧客都穿上 Carhartt 搭配 LV、Gucci 和 Levi's 來到店上,慢慢的,Supreme 開始有了連帽長袖,再來是帽子。James Jebbia 了解到,如果把品質做得比別人好一點,那大家也捨得多花點錢在上面,此現象不僅專屬於潮流,James Jebbia 以 Alessandro Michele 的 Gucci 為例,他覺得 Michele 不僅把伸展台變年輕,更是讓這些衣服能實際在現實中穿搭,「他真的為現代創造了令人興奮的系列。」(延伸閱讀:十大真相:Gucci 酒神包(Dionysus)

 

4. 2012 年的聯名成了轉捩點

supreme-comme-des-garcon-shirt-part-2-capsule-collection-2013-rumor-01cdgpreme_1


「我認為 2012 年和 CdG Shirt 聯名開啟了很多機會,也帶來非常多的關注。」


「我從沒見過有人有著這樣的視野和遠見,他始終堅持自己的價值觀。」Comme des Garçons 帝國 CEO Adrian Joffe 表示,「這是為什麼我們當初的聯名會如此意義深遠,也解釋了 Supreme 的增長同樣反映在我們自己身上。」

 

5. 他不稱呼自己為 Supreme 創辦人

James Jebbia Photographed by Anton Corbijn for Vogue

James Jebbia Photographed by Anton Corbijn for Vogue

「我的太太(Bianca)一直叫我稱自己為創辦人,」James Jebbia 表示,「我都向外介紹自己『我經營一家滑板店』」,原因他並沒有多說,只覺得自己像是在指導事情。話題切入品牌成長,雖說他在乎,但緩緩而治就以滿足。「我們不想要讓人們覺得我們很賊、好像很難買一樣。我們一次只會做這些事,…我們只想做我們會覺得驕傲的事,而非為了賺錢生存,」他並不受限、也無視市場需求,在訪問最後,「我看很多品牌都很穩定安逸,但我從沒這種感覺過,我每季都覺得這會是我們最後一季。」(延伸閱讀:為什麼現在的男人都對 Supreme 愛不釋手?

 

ps. 

– Supreme 的辦公室約有 40 個人

– 他個人最喜歡的品牌是 Patagonia 和 Antihero,「他們非常低調,也非常遵循他們所追崇的,我對他們的尊敬就如同我對 Chanel 和 Louis Vuitton 一樣。」

– 「我們可以賣 1500 美元的皮外套,如果它品質好,年輕人就會了解,但我們也想讓人們有『這件衣服一個月後就不會出現在店裡』的感覺。在我年輕時,我想每個人都懂,愛要及時,喜歡就要現在買。」


資料來源:
Vogu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