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馬雲說:「假貨比真貨好」,我們正失去對經典的正確認知

影集《Sex and the City》曾有這樣的橋段,當女主角看著後車廂的盜版Fendi包包,她感傷的說:「我應該要喜歡它們的,但看著這些包包躺在後車廂,看起來就是難以優雅,取而代之的是廉價感,即便每個人看到我拿都會以為這包是真的,但我內心知道,這包是來自LA某個小巷裡。」

13269254_899492703510682_6270260742294173881_n

近日,阿里巴巴集團董事長 ‪#‎馬雲‬ 在杭州總部上說:「如今的假貨制造商,他們制作的產品質量比真貨更好,價格也更實惠,擊潰這些真實品牌的不是假貨,而是新的商業模式,這些制造工廠是真實的,原材料也是真實的,只不過他們不使用自己的品牌名字。」引起軒然大坡。

但馬雲沒提到的是,那設計概念和品牌價值呢?時尚界有太多的革命家替世人謀福,如果沒有聖羅蘭先生或是香奈兒女士,或許女性還被封閉在層層的馬甲和裙擺當中;倘若不是川久保玲和Martin Margiela,也不會有如今的解構哲學在巴黎時裝周爆炸;若不是Nicolas Ghesquière(和Kate Moss),現在也不會有機車包;Thom Browne聞名的縮衣裝若不是出自Thom Browne之手,是否還會讓人欣喜?

山寨品的出現無疑是橫刀奪愛之舉,諸多前人的努力被遺忘忽視,我們不禁納悶馬雲旗下的電商們是否能像Visivim採用埃及棉並做出向傳統自然部落致敬的高品質?或者像真正的巴拿馬草帽用基督山城的Toquilla草手工接力數月編織而成?

關於品質,彼得梅爾(Peter Mayle)的著作《‪#‎關於品味‬》亦解釋了許多,

從手工鞋:「一穿上鞋,說時遲那時快,雙腳立即脫胎換骨,以前是青蛙,現在變成王子了。」

訂製襯衫:「我們走出電梯,置身於一大片襯衫當中,那聲勢足以叫蓋茨比那小伙子暈頭轉向,不知如何取捨。約瑟夫伸手橫掃一下,指向這些襯衫,問我想要何種款式。他們再領我搭電梯下樓,到布料間去;蓋茨比到了這裡,準會高興到氣絕倒地。有絲質的、亞麻的、府綢的、牛津布的,有素色的、細格的、粗格的,還有各種你想得出來的條紋,從你幾乎看不出來,到你幾乎無法忍受,無奇不有。」

Cashmere羊毛:「人類若要把羊背上的絨毛移到你的身上,仍得用中古世紀的老辦法。把山羊絨毛變成紳士服裝的整套過程既麻煩不便,又勞工費事,並且受制於各式各樣難以估計的因素。這種山羊的毛如果可以像綿羊毛那樣剪下來,事情就簡單得多,價格也會便宜得多,但偏偏就不是這樣。裡層的細絨毛會脫落,和外層的粗毛糾結在一起。要取得絨毛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用手工慢慢地耙梳,一次處理一頭山羊,每頭羊只能梳出幾盎司的絨毛。當然,首先你得抓到羊才行。這會兒你發覺了,這可不是簡單又迅速的差事。」

這些專業、服務和細節,絕非「求形似」就能得償所願。

而回顧《Forbes》2015年以一篇《“權勢人物”馬雲與“造假恐怖分子”:阿里巴巴如何應對貪婪的兄弟與憤怒的盜賊》報導馬雲,將品牌方、賣家和買家三方用《天方夜譚》故事來比喻阿里巴巴「貪婪的兄弟,忠實的奴僕和憤怒的大盜。」

報導指出,身為「假貨搬運工」的阿里巴巴,一直持續不斷有消弭售假形象的行動,但馬雲必須顧及他的衣食母小販們,因此打假行動有如杯水車薪。引述美國律師勒溫(Harley Lewin)認為,如果阿里巴巴根除假貨,「他們會破產。」然而,在阿里巴巴業績蓬勃之下,外媒的形容是:「他們一邊用左手數錢,而一邊又用右手遮住眼睛。」為此篇報導不得不無奈的下了結語:「最終,得到所有金幣的是阿里巴巴。」

自始至終聲稱自己是堅決支持打假的馬雲曾說:「一款假冒產品會讓我們失去五個客戶。如果我們對此不加以控制,那麼我們就會失去更多的客戶。」但直到14日,他卻大方讚揚假貨的品質,此舉也引起了國外奢侈品集團聯合反彈,強烈譴責馬雲講的話,具有誤導性、誹謗性,與全球打擊假貨的有效行動背道而馳。

我們不得不說,品質、設計、工藝、歷史、設計師的創意和裁縫師的辛勞血汗…等關鍵成就了品牌,那山寨品又能拿什麼來說嘴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