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ne Serre,老佛爺評「她有鋼鐵般的意志」才華更甚 Virgil Abloh

Marine Serre & Karl Lagerfeld

Marine Serre & Karl Lagerfeld

LVMH Prize 青年設計師獎是個奇妙的東西,因為進入前幾強的人都有著比冠軍強大的名聲,舉凡 Virgil AblohMatthew WilliamsYoon AhnDemna Gvasalia,但這次要講的人是 2017 年的冠軍,Marine Serre。曾經,Karl Lagerfeld 在接受 Numero 受訪時被問到下述設計師 Simone Porte Jacquemus、Virgil Abloh、Jonathan Anderson 誰的才華作為出眾?作為 LVMH Prize 評審團一員的老佛爺直言道:「若不按排理出牌,我會選 Marine Serre,她是人小志氣高的標準案例。」
 

延伸閱讀(他們都參加過 LVMH ):
doublet 如何用「碗麵T恤」的幽默創意拿下LVMH新人冠軍?
Jacquemus,他的衣服美到大家希望能去接Celine,2019 春夏推首個男裝 


 

來自法國中部的年輕人,一個畢展秀就讓她平步青雲

Marine Serre, photo by Biel Parklee for The Cut

Marine Serre, photo by Biel Parklee for The Cut


這所謂「人小志氣高」的說法從何而來?

故事要從 Marine Serre 學生時期開始說起,根據 Ssesne 的訪問(必須說,也只有他們家的訪問能知道設計師過去較深的細節),1991 年出生的 Marine Serre 來自法國中部的小村莊 Donzenac,雖想讀時尚,但她不想去巴黎,「感覺太明顯,且我覺得我不適合住在首都。」所以她來到了馬賽學時尚,兩年後,她覺得她準備好了,但「我其實對這產業一竅不通,我是對服裝衣料有興趣,可其他東西我真的什麼都不懂,然後在搜尋學校時,聖馬汀的學費真的太貴了,所以我選比利時,La Cambre 是間公立學校,非常適合我。」也在讀書期間,他遇到了現任男友兼商業夥伴 Pepijn van Eeden,當時在歐洲綠黨工作的他告訴 Ssense:「因為 Marine 的關係,我開始對時尚有興趣。」(ps.  Saint Laurent 創意總監 Anthony Vaccarello 也是從 La Cambre 畢業。)

在這讀書的五年時間,Marine Serre 到了許多她認為懂她時尚的品牌實習,舉凡:Alexander McQueen、Maison Margiela、Dior(by Raf Simons),「我在巴黎沒有人脈,但我學到如果你真的很努力工作你就會有所回報。」
 

 

「以前我沒買過 Vogue 或 Elle,我就只是看走在街上的人們 — 我的母親、我的外婆 — 我所認為漂亮的女性,再與其他事物搭配在一起,」​

 

故事來到 Marine Serre 的畢展〈Radical Call For Love〉,她著手時間是在巴黎和布魯塞爾遭到恐攻之後,「我問我自己,現在作為設計師,我該做什麼?我絕不是只為典禮活動設計裙子的人,我一直很喜歡歷史韻味的服裝,特別是 19 世紀,我對那時摩洛哥的衣服和街上人的穿著很感興趣,就自然而然往那方向走。」然而,這場秀來了很多時尚能人:The Broken Arm 創辦人之一 Romain Joste、Glenn Martens(Y/Project)還有 Demna Gvasalia(Balenciaga / Vetements),而這些人開啟了她的時尚大門。
 

Marine Serre The Borken Arm 28150810_155106075201153_8956286922867605504_n

在這場秀後,先是 Balenciaga 招攬了 Marine Serre,然後 The Broken Arm 請她來做櫥窗設計和小型概念系列(如上圖),也因為這個櫥窗,Dover Street Market 的 Adrian Joffe 注意到了 Marine Serre,Adrian Joffe 表示:「我當下就受到她的願景所吸引,幾個月後,我去她的公寓參觀,系列雖少但感受很強大,我可以看到一個創作者與作品間原創度和信念的連接。」

爾後 DSM、Ssense、Opening Ceremony…等店開始下訂單,可問題來了,他們只有兩個人四隻手(別的報導有說 Marine Serre 的妹妹有來幫忙啦),是要怎麼處理這一切?

Marine Serre 選擇接受眼前的挑戰,接下所有的訂單(要自己生出約 1,500 件衣服),「時間非常緊湊,我白天還要替 Balenciaga 工作,所以基本上只有晚上和凌晨可以工作。」

然後,LVMH 集團的人來了,邀請他們參加 LVMH Prize 比賽,「感覺很不真實,但我還是申請了,過程很草率,因為我不覺得自己會得獎。當時有 1,200 個參賽者,我是年紀最輕的,而且只有一個(畢展)系列可用,我從沒想過會入圍甚至得獎,殊不知,最後竟贏了。」她說,「我記得有個評審問我說:『你作品很棒,但你要怎麼面對產業的艱難?』我回,『雖說那會很難面對,但我會先努力讓自己有這方面的煩惱。』當我離開的時候,每個人都笑了。」

 

 

世界還需要另一個時尚品牌嗎?

gallery-1521744833-p2100575

有了冠軍獎金(30 萬歐元)的援助,她開啟了自己的同名品牌,作為第一個獲得此獎項的法國設計師,不止一次,Marine Serre 在接受訪問時表示:「為什麼這世界需要另一個時尚品牌?」

「一個小品牌要找到解決方法並不容易,回收或布料創新的成本都非常高,我們想要思考能夠創造獨特、尊重我們所處世界的服飾。在時尚產業中我們過量製造,這點究竟是為何?無論我是用回收衣服、再生布料或是全新材質做設計,成品都會是衣服,所以為何,我不用對環境更好的方式來製作呢?」

 

「每一位設計師都該思考影響他們的議題,並用自己的方式去做回應,所以 2017 年底,我思考如果我要成立一個時尚品牌,我必須檢視生產過程,這解釋了為什麼我受『回收再製』所吸引,因為我能有更大的掌控權。」

 


一夕之間,作為獨立品牌的挑戰變得更真實了,團隊從兩人增加到 15 人,透過 2018 秋冬首個伸展台系列〈Manic Soul Machine〉,Marine Serre 以「回收」做回應,根據 Elle 訪問指出,該系列有超過 30% 都是用回收衣物製成,另外還有 30% 是沿用自己首個系列加以改造,「如今,夢想還不夠,你必須採取行動,你必須去質疑,你必須給出實際的答案,」年僅 26 歲,人生第三個時裝系列,就已從「夢想家」,變成了「執行者」,而這回收比例,到 2019 春夏系列〈Hardcore Couture〉時來到 45%。

 

「我認為某種程度上我們需要有點激進,因為太多事情難以改變,如果大家繼續用同樣的方法在做事,那什麼都不會改變。」

 

18 秋冬系列當中,Marine Serre 和團隊搜羅了 1,500 多條復古絲巾,除了在秀款上呈現,也能投入生產,「對我來說,光用回收來的衣物去製作疑高訂的時裝還不夠,因為縱使展現概念可其他人買不到也沒意義,時尚是能被穿的衣物,你也必須顧及到這點,」
 

Marine Serre 2018 F/W ,photo by Thibault Montamat for NYTIMES

Marine Serre 2018 F/W ,photo by Thibault Montamat for NYTIMES

marine-serre-slide-1LZ9-articleLarge

Marine Serre 2018 F/W

而這每一件衣物都是獨一無二,呈現激進的美感,從技術層面上來看,這些服飾已達到了 Margiela 0 號系列的級別,Marine Serre 把襯衫和潛水衣變成洋裝、韻律體操球變成包袋,部分衣著上看到 Dior 女性的堅強和 Balenciaga 的瘋狂。
 

延伸閱讀:
直擊巴黎Martin Margiela 展,難以想像究竟還有什麼設計不是他先做的
直擊巴黎Martin Margiela展,這些概念不知道千萬別說最愛品牌是MMM

 

「系列中的實用情緒暗示了保護主義,」Marine Serre 告訴《紐約時報》,點出了其他日常的風格,像是帶有襯墊的機車皮夾克,以及如 Dior 經典 Bar Jacket 輪廓的單寧外套,「我想把女性輪廓帶回衣著上,但我完全不想用可愛的方式去呈現。」

「系列中的實用感暗示了保護主義,」Marine Serre 告訴《紐約時報》,點出了其他日常的風格,像是帶有襯墊的機車皮夾克,以及如 Dior 經典 Bar Jacket 輪廓的單寧外套,「我想把女性輪廓帶回衣著上,但完全不想用可愛的方式去呈現。」

「什麼是外套?是有關真實生活的實用性,」其外套附加了多樣性口袋,你可以放水壺,可以放口紅,甚至可以放地鐵票,其看起來像是一個為世界末日後精心製作的生存包。

「什麼是外套?是有關真實生活的實用性,」其外套附加了多樣性口袋,你可以放水壺,可以放口紅,甚至可以放地鐵票,其看起來像是一個為世界末日後精心製作的生存包。


2019 春夏系列〈Hardcore Couture〉依「舊」,只不過更上一層樓,她將系列分成 Gold line:前衛成衣;Green line:(從已存在的產品)回收再製環保未來感服飾;White line:大品牌合作衣物,像是和 Trylex、Nike、Converse 和 Melissa 的聯名;Red line:高級訂製服..等四大主線。

 

「我不想把 Marine Serre 和想透過環保賺錢的品牌混為一談,每個人都該在乎這些已發生的問題,否則時尚只有死路一條。」

 

Marine Serre 2019 S/S

Marine Serre 2019 S/S

Marine Serre 2019 S_S_2 (1)

這樣的二手衣物再製雖不是什麼新鮮事,但用得這麼真誠卻是難能可貴的少見,其辦秀地點選址在 Marine Serre 家附近的公園橋上,就如同每天所見的人事物般,許多大牌都想藉這酷斂財,可 Marine Serre 卻是把這「草根日常」運用得真誠自然,即便是鑰匙圈裝飾的大衣也有著爺爺是收藏家的典故回憶,Marine Serre 告訴 Suzy Menkes:「我的靈感你可能不會在衣服上看到,但當你穿上買下它時你自會感受到背後的故事。」

Marine Serre 2019 S_S_2

Model wearing coat with badges Marine Serre 2019 S_S

這會是拯救世界的答案嗎?很難說這一定是,但毫無疑問,這肯定是業界期待已久的時尚救世觀,巴黎仍在為 Marine Serre 瘋狂著迷,「對我們來說,道德和社會價值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同時,有了這些也意味著,別人無法複製你的設計,」

 

有關口袋:Marine_Serre_mar_dets_aw18_023_hr
「我所想到的是感覺,有關日常,什麼對現在是合適的?同樣我也是個女人,所以當我搭捷運時我會需要什麼?

這是為什麼我會把 FutureWear 夾克加上這麼多口袋,我出門一定會帶一瓶水,所以我覺得我們需要的是口袋而不是帶包包,不然口袋為什麼要被設計出來勒,我們都太習慣口袋的出現致使都忘了這點。

所有的洋裝都有口袋,甚至大部份的高級訂製款禮服(Red 和 White line)也都有,即便你哪天走上紅毯,你也可以有口袋。」


======


有關月亮:
The-Moon-Over-Marine-Serre

「有些人覺得佈滿月亮的印花很激進,有人則對其政治背景一無所知只是覺得很可愛,這正是我喜歡它的地方。」

Marine Serre 表示,這是在伊斯蘭教、紋身店或是便宜的珠寶店都很普遍的符號,因為「我不希望用我的名字當 logo,我覺得那非常的蠢,而月亮有多種意涵,同樣也是代表女性,且無需任何修正。」她解釋這個非常古老的符號說,「我喜歡人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詮釋它(像有人說這是月光仙子),對我來說,這同樣也是愛的符號,月亮也是一種永恆的象徵,它永遠都會在那。」

Marine+Serre+FW18+ADV+BEHIND+THE+BLINDS+BTB+8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